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毒舌唐僧 > 第4章

第4章


  一个和尚,一个石猴,往西天走,一路上除了斗嘴,就只剩下睡觉吃饭了。

  睡觉没什么太多的操作空间,唐僧唯一解闷的事情就全落在了吃饭上面,反正他是金蝉子投胎,吃啥都不能把身子骨吃坏吧。

  “和尚,俺饿了,快点做饭。”日头刚刚上了三竿,孙悟空就一屁股坐到地上,再也不愿意往前走一步,吃了五百年铁丸,喝了五百年铜汁,哪能抵得住美食的诱惑。

  唐僧勒住马缰,翻身下马,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朝周围瞧了瞧,最后伸手一指:“去砍几根竹子,再去抓头野猪。”

  孙悟空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怎么不去?俺老孙从来……”

  “打住。”唐僧一瞪眼,“老子没使唤你,是你自己肚子饿了。”

  “俺……”

  “再多一句废话,老子就不做饭了,谁爱做谁做。”

  这刚出了大唐的地界儿,感觉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周遭荒凉的不像样子,草木疯长,到处都是十人合抱的树墩子,抬头望天,不见太阳,大半的阳光都被树荫遮住,耳畔吹过的风都有些微凉。

  幸好不阴森。

  唐僧瘫在一桩树墩子上,翘着二郎腿,撩着僧袍扇风,扇着扇着就闻到一股子花露水的味道,还是那种有些刺鼻的花露水。

  寻着味道望过去,树林子里走出来一位村姑,梳着大粗麻花辫,穿着碎花大长裙,脸颊上缀着两块殷红,大抵是常年山风吹拂落下的印记。

  唐僧左右瞧了瞧,凝神想了想,悄悄将二郎腿放下。

  村姑走近,附身挑眉:“荒山野岭,就你一人?”

  唐僧起身,弯腰拜了拜:“小僧还有一徒儿,寻饭去了。”

  村姑围着唐僧转了一圈,最后学着他方才的样子,坐到树墩子上,翘起二郎腿,但又整了整碎花裙:“小和尚,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啪!

  刚说完话,村姑就抬手在自己脚踝上抽了一巴掌:“这荒山野岭的蚊虫就是多,真讨厌。”

  手缩到袖子里,再伸出来的时候就多了一个净瓶,从瓶子里倒出来一点发黄发绿的水,直接抹到身上。

  浓郁至极的花露水味道弥漫开来。

  咳咳。

  直接呛的唐僧好一阵咳嗽,一边咳嗽,一边用古怪的眼神瞧着村姑手里的净瓶,这东西,他认识啊,老家过年上贡的时候,贴在南边那尊大佬,手里就有这么个东西。

  只不过……貌似没见记载是这个味道啊。

  可咱也不敢问啊,唐僧只好认认真真的回答:“小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取经。”

  村姑举起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取经路十万八千里,你行吗?”

  这时候,树林的另外一个方向,传来一阵树枝擦地的声音,尘土飞扬间能看到一只猴子扛着一头硕大的野山猪,拖着一丛筷子粗细的小嫩竹,七晃八摇的走过来。

  这猴子自然是孙悟空,但是却似乎没注意到唐僧边上的村姑。

  “和尚,你要的猪和竹……”

  “猴头,笨死你得了,师父要的是两个月大的小乳猪,碗口粗的青皮儿翠竹,熏肉竹筒饭没吃过吗?用你找来的东西能做出来?”唐僧声音调高了八度喊道。

  “你刚才……”

  “师父刚才说过了,是你没听到,还想不想吃饭了?”

  “你……”

  “滚。”

  扔掉猪和竹,孙悟空扭过头,面目狰狞,猴儿脸比猴儿屁股都红。

  唐僧故意对着孙悟空甩完脸子,再转过头面向村姑的时候,直接就是满面春风,变脸比变天都快:“让施主见笑了,小僧这徒儿性子顽劣,不说几句狠话办不好事情。”

  村姑眉目惊奇,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让她极度困惑的事情:“你这么说自己徒儿,不担心说坏了?我听说好些不服管教的弟子,被激怒之后都不怎么尊师重道,对自己师父大打出手的都有。”

  “我这徒儿就是不爱听人使唤,道理还是能听得进去的。”唐僧很笃定的说道。

  “世事无常,我这里有一套衣帽,你徒儿回来,可以让他穿上。我再送你一篇紧箍咒,他若不服你管教的时候,你念上一段,一定可以让他乖乖听话。”村姑都不等唐僧拒绝,直接就变戏法似得变出来一套衣帽,又递过来一页纸。

  这下不用猜了。

  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婆娘。

  唐僧其实真不想要这紧箍咒,他只想早点让孙悟空滚蛋,带这么个拖油瓶,干啥都容易出事儿。

  神话世界多危险啊。

  铁憨憨就是颗雷。

  可命这东西,真不是好逆的,唐僧拒绝的话都没说出口,眼巴前儿的村姑就闪过一道金光,咻的一声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道浓郁的花露水味道。

  下一刻。

  尘土飞扬中,孙悟空回来了,二月大的乳猪和青皮儿模样的翠竹,齐活儿。

  “咦?”

  “有人来过?”

  “这味道,不对啊,和尚,你老实交代,谁来了?”孙悟空右眼皮猛跳,然后就看到了树墩子上留下来的衣服帽子。

  唐僧没打算骗猴子,直接就说:“应该是观音菩萨,她让蚊子咬了,抹了点花露水,别盯着这衣服帽子看了,这东西是陷阱,穿上可就取不下来了。”

  孙悟空冷哼一声:“又骗俺,观音会怕蚊子咬?这世上的衣服,有哪件是可以困住俺老孙的。”

  盯着唐僧瞅了又瞅:“你是怕我抢了衣服,自己晚上挨冻吧,和尚,你心眼儿真坏。”

  一把抓起衣服帽子,孙悟空直接就穿在了自己身上。

  唐僧眼观口,口观鼻,鼻观心,默默吐槽:“贼老天究竟是有多想毁掉这只猴子啊,才会赋予他这般着急的智商。”

  世事如白云苍狗。

  造孽啊。

  唐僧叹一口气,这就是命,他也不想多说了,直接开始收拾旁边的青皮翠竹,将竹子砍成一段一段的,打磨干净棱角,将白马鞍子下面藏着的白米用溪水洗净,先备上。然后费力的收拾那头小乳猪,拔毛、放血、穿起来放火上烤。

  烤到八成熟的时候,换成烟熏,将香草的味道沁到肉里,最后切熏肉片混着白米饭一起塞到竹筒中,斜着放到侧火上烤。

  清风徐来。

  突然。

  孙悟空暴躁的声音从一旁的树墩子上传来:“和尚,这帽子是怎么回事?怎么摘不下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扯破衣服,扒开帽子,脑门上留下一个金箍,就像是生了根。

  唐僧一脸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模样:“别拽了,只要不念那紧箍咒,又不会疼,是你自己非要戴的,你可别赖我啊。”

  “紧箍咒?”

  “什么东西?”

  “快给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