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毒舌唐僧 > 第1章

第1章


  这狗蛋的世界总是让老实人遍体鳞伤,还特么骗你伤口长出来的是翅膀,老子姓唐,单名一个僧字,贼老天,这就是你让老子穿越过来被虐的理由吗?给个孙悟空的身份难道不香吗?

  ……

  两界山前。

  唐僧忍着怒火,裂开嘴角,尽量让自己保持微笑:“大叔,能否再送小僧一段?就送过这山,想来也就没什么毒蛇猛兽了。”

  满身肌肉的猎户,有些为难:“大师,家中尚有妻儿,便送到此处吧。您有所不知,这山叫两界,再往前走几步可就不是东土大唐了,您有文书可过,咱却是不能过界的。”

  唐僧翻了个死鱼眼,在心里吐槽:“老子看过整本西游记,难道还认不出这是两界山?多走几步能死啊。”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那就不劳烦施主了。”

  猎户躬身告别。

  刚转身,唐僧就自言自语的说了句:“有句话也不知当讲不当讲,昨晚在施主家借宿时,恰巧见了一封书信,上面誊抄着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猎户一愣:“大师,这诗是何意?”

  唐僧微微闭目:“去年春天,就在这扇门里,姑娘脸庞,相映鲜艳桃花。今日再来此地,姑娘不知去向何处,只有桃花依旧,含笑怒放春风之中。”

  满身肌肉的猎户,听完这话,面色转瞬通红,鼻息粗喘,一跺脚便向家中冲去。

  尘土飞扬中,唐僧一手撩着僧袍,一手荡在空中微挥:“施主,生气就像是自己在喝毒药,你可千万不要指望别人会跟着痛苦啊。”

  直到瞧不见人影,唐僧才恢复身段,小声嘀咕:“多走几步能死吗,不通人情世故的莽夫,艳妻藏屋,早晚也得出事,小僧就当给你敲敲警钟了,不谢。”

  造孽啊。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珍珠一般雪白的云朵之下,风带着一点点的微甜和淡淡的香草芬芳,从雾霾中穿越而来,唐僧只觉得……有点醉氧。

  深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吐出来,耳边就传来雷鸣般的喊声:“师父来了?师父是你吗?师父你快过来啊!”

  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儿的位置,唐僧面色搵怒,用脚丫子听都知道,肯定是那只铁憨憨:“臭猴子着什么急,压你五百年都不长记性,心眼满打满算都凑不够一根手指头。那个捧瓶子的婆娘让你等老子,你就等啊,就没想过这是陷阱?命这东西,你要是认了,这辈子就算是彻底输喽。”

  “师父。”

  “师父!”

  “师父……”

  孙悟空没完没了的喊,一声比一声高亢。

  唐僧呵呵冷笑:“叫魂呢,老子见徒儿,不得找点见面礼啊。”

  慢悠悠地朝着两界山,也就是五行山溜达,边溜达边寻摸着道边树丛中的动静,耳朵直愣愣的竖起来。

  咯咯咯。

  有了。

  唐僧跟只泥鳅似得,翻身就钻进了树丛,一阵鸡飞狗跳:“唐僧是弱鸡,老子难道也是弱鸡吗,就算是弱鸡,抓只鸡还是绰绰有余的,站那儿别动,再动弄死你。”

  从日上三竿鸡飞狗跳到晌午,从晌午鸡飞狗跳到日落,当晚霞打着哈欠爬过山头时,唐僧终于搞定了他的大事儿。

  左手一只鸡。

  右手一只鸡。

  浑身裹着臭毛毛。

  筋疲力尽的挪到五行山脚下,唐僧一屁股靠在老槐树的树荫底下,周遭全是峰峦叠嶂的大山,头顶有雏鹰展翅盘旋,夏草胡乱疯长,各样小兽不时穿梭在树丛山野间。

  砰。

  土凹里钻出来一个猴脑袋,晃了晃脑壳,露出一双呆萌的大眼睛:“师父,你怎么才来呀,快救我出来,我保护你去西天取经。”

  唐僧又翻了个银魂版的死鱼眼:“呵呵。”

  内心鄙夷地想着:“去特么得西天,取他娘个狗屁真经,傻猴子,都是骗人的。”

  死鱼眼瞧了瞧快被压吐露皮的孙悟空,估摸着五百年的时光,多动症的猴子怕是早自闭了。

  猴头上满是苔藓,耳朵里全是杂草,脸上糊满了淤泥,原本应该叛逆通透的眼珠子,只剩下呆萌。

  唐僧思索片刻,举起一块石头,直接朝那两只野鸡砸过去,一鸡一下,砸晕了再说。

  别问杀生的问题,唐僧看过整本西游记,自己这副身子可是如来佛祖第二弟子金蝉子投胎,别说是杀生,就算捅破了大天,也没谁真敢把自己咋地。

  猪八戒没杀过生吗?吃、喝、嫖、赌哪样不粘,最后还不是封了净坛使者,得了正果,看,过程根本不重要。

  所以,唐僧啥都不怕,天不怕地不怕。

  反正这辈子也是穿越赚来得。

  干!

  喘了几口粗气,唐僧凑到孙悟空跟前,抬手为其拔去猴头上的苔藓和杂草,问道:“你刚刚喊什么呢?”

  孙悟空急迫的说:“师父,您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去西天取经的吧?”

  唐僧瞧着完全不能动的孙悟空,忽然觉得手心儿有点痒痒,脚底下这可是神话里的齐天大圣啊,大闹天宫的大佬,牛牛中的牛牛。

  撸一下毛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越想越刺激。

  越想越痒痒。

  越着越着,想着想着……一只手就这样撸在了孙悟空的脑壳上,有点扎手,感觉全是刺儿,毛毛糙糙的,一点都不顺滑,没劲儿!

  “师父?”被撸了毛儿的孙悟空,也不敢想,也不能动,完全不知道这和尚在干啥。

  “啊?”

  “咳咳。”唐僧轻咳两声,随口问道,“饿了吗?”

  孙悟空晃了晃脑壳,张开嘴嚼了一口铁丸,伸出舌头又舔了一口铜汁:“不饿,一点都不饿,完全不饿。”

  “哦。”

  问完这话,唐僧直接拍拍屁股就站起来,走到老槐树底下,撸起袖子就开始给那两只鸡拔毛,拔完毛又找来一堆干柴。

  拎着一根棍子走到孙悟空跟前:“来口火。”

  孙悟空:“……”

  唐僧:“看啥?不懂吗?烧鸡啊!你不饿老子还饿呢!”

  呆萌状态的孙悟空啥也不敢想,啥也不敢问,老老实实喷了一口火。

  很快。

  被穿在木棍上的野鸡就开始弥漫出一层浓郁的肉香,鸡肉从傻白色慢慢过渡到金黄色,滴滴答答的鸡油落在柴火堆上发出呲呲的响声,就连唐僧自己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吹着凉气儿,小心翼翼的撕下来一小口金灿灿的鸡皮,递到猴头跟前。

  孙悟空下意识的张嘴。

  唇齿流油。

  唐僧俯下身子问:“香吗?”

  孙悟空点点头:“香。”

  唐僧继续问:“饿了吗?”

  孙悟空猛点头:“饿了。”

  唐僧裂开嘴一笑:“那你看着我吃吧。”

  孙悟空:“……”

  两只鸡送进肚子里,唐僧美滋滋的打了个饱嗝,瘫坐在孙悟空的脑壳边上,呢喃道:“狗和狗见面不是吻就是舔,人和人当面不是演就是骗,这就是现实。刚才逗你那些话,只是辅助师父来发泄情绪,跟师父的素质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世上总有那么一拨人,惯于用圣人的标准去衡量别人,用贱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

  “初次见面,这几句话就当是礼物了。”

  “不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