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第八十一章 憧憬的未来

第八十一章 憧憬的未来


  秦江尧背着两只手,左顾右盼地晃进了汇南镇的“蛇之梦”里。

  何思蓉在家睡觉,打发他出来附近的超市采购东西,难得有一个人出来闲逛透气的机会。

  何思蓉的身子已经有五、六个月了,最近孕吐愈发严重,脾气也一天天坏了起来。

  这让两个人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感情基础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之前秦江尧在学校里要应付功课和学生会的事情,回家还要伺候身子不方便的老婆,这让他感到非常疲惫。

  好在现在放暑假了,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少了,可两个人总是呆在一起,反而引起了更多的矛盾。

  考虑到孩子出生后的情况,何思蓉已经申请了下个学年休学。

  她也总算做通了家里的工作,趁着身子还出得了门,又是暑假,两个人计划回一下两边的父母家里,见见老人。

  于是采购就成了近段时间秦江尧的日常。

  “给她父母买的……给我父母买的……给宝宝买的……给她七舅姥爷买的……”秦江尧拿出手机,嘴里轻声念着那份购物清单。

  那上面清清楚楚写明了所有要买的东西以及数量。

  秦江尧察觉到,自己的后半生,好像也已经变得像这份购物清单一样——清清楚楚,一眼望去,安排得明明白白,仿佛一眼可以看到头,而里面并没有自己的身影。

  最近,他时常产生这种对于未来的恐惧感。

  诚然,在过去,他的生活也算不上有多幸福美满。

  但是,他有幻想,有希望。

  或许在下一个分钟,或许在下一个转角,会有一个美丽的邂逅。

  伊人长发及腰,纤细高挑,正半跪在地上系她的球鞋带。

  他与她无话不谈,她崇敬他的奇思妙想,他们会展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

  现在,憧憬的未来正在变成“现在”,曾经的青春幻想正在“具现”。

  而秦江尧也越来越看不清,何思蓉到底是不是那个姑娘了。

  或许刚认识的时候,自己在她身上还隐隐约约找到过一些。

  而这半年相处下来,那份理想的影子却是越来越淡,现实的烟火气也随之越来越浓。

  与何思蓉在一起以后,人生就会一览无余看到底——工作,生育更多的子女,抚养孩子长大,衰老,最后死去。

  不会再有任何惊喜,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不会再有什么幻想的空间,不会再有转角遇见的,低头系鞋带的姑娘。

  就算遇见了,那也是不道德的。

  不过,每当想起自己就要做父亲了,秦江尧心里都会升起一种奇异的,正面的情感。

  压力亦会随之而来。

  说到底,还是不够爱罢了,秦江尧苦笑着想。

  许多同学羡慕自己,自己却在这恐婚。

  倘若结婚的对象不是“何思蓉”而是“袁月苓”,自己的心态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秦江尧这么想着,抬起头就看到袁月苓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看来最近确实是太累了,秦江尧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那个袁月苓还在眼帘中,她的手里牵着……那是周嵩吗?我的天,都快认不出来了!周嵩的另一只手里牵着……另一个姑娘?

  唐,唐小洁?

  秦江尧有些紧张,出现这种症状说明自己病得不轻。

  他扶着额头转过身去,打算先回家躺一会儿,以观后效。

  然后那只大手就重重地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老毒物!你暑假没回家?”

  是周嵩的声音。

  秦江尧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回过头去。

  这几个人已经放开了拉着的手——两位女生站在周嵩身后,彼此窃窃私语着。

  见秦江尧看向她们,袁月苓腼腆地朝他弯了弯手指,唐小洁则“嗨”了一声。

  “小蓉呢?”袁月苓朝四周望了望。

  “在家休息呢。”秦江尧挠了挠头。

  ——分割线——

  周嵩和老毒物在一家港式茶餐厅面对面坐下。

  “你们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悄悄话,要背着我们说?”唐小洁半开玩笑道。

  “嘛,我们哥俩好久没见了,老爷们叙叙旧。”老毒物一挥手道。

  周嵩一手按住一个的肩膀,叮咛道:“你们俩要乖,不许再吵架了。”

  那模样活像一个送两个女儿出门上小学的家长。

  “不会的不会的。”唐小洁摆手道。

  周嵩又看向了袁月苓。

  “嗯。”袁月苓沉默了几秒,轻轻点了点头。

  唐小洁和袁月苓一起出了茶餐厅,俩人又一起逛到了“AP”品牌的Lolita洋装店。

  一路上,俩人默默无言。

  “唐部长,”就在唐小洁聚精会神地挑拣着衣服时,袁月苓忽然开口了。

  “嗯?”唐小洁一边应着,脸却没有转过来,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刚才在CHAANEL,我有点冲动了,不好意思。”袁月苓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没事。”唐小洁很淡定的说。

  “谢谢你的礼物,”袁月苓想了想,又下定决心,轻轻跺了一下脚:“等我正式工作有收入了,再给你回礼。”

  “不客气,”唐小洁终于转过了脸来:“我希望你知道,我一直是想把你当成姐妹的。”

  “我们……谈谈?”袁月苓提议。

  “别在这儿。”

  两位女生找了一家奶茶店,随意点了两杯饮品,在小圆桌旁坐下。

  “说吧,谈什么?”唐小洁笑盈盈地说。

  “你不知道我想谈什么吗?”

  “小洁怎么知道你想谈什么?”唐小洁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的食指放在唇边:“不是你先找我谈的吗?”

  袁月苓叹了一口气。

  “你该不会是想对小洁说,”唐小洁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低头玩弄起自己玫红色的手指甲:“小洁,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但还是请你把周嵩还给我?”

  “我以为我们是在友好交谈,不应该有阴阳怪气的。”袁月苓的怒气又有些上来了:“也许我现在什么都不能给你,但是将来——”

  “你这个行市的商业承兑贴现可不便宜哦。”唐小洁吮了一大口面前的饮品。

  “可周嵩追了三年的人是我……”袁月苓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些没底气了。

  “你说得对。”令袁月苓吃惊的是,唐小洁似乎完全不想争辩。

  她凝望着低头叼着吸管的唐小洁,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唐小洁想了一会,再次开口:“所以我才容许你住在我这,这是我给周嵩的礼物。”

  “你什么意思?”袁月苓很吃惊。

  “你是他的,他是我的。”唐小洁干脆地回答说。

  “你……”袁月苓说不出话来。

  “你好,我好,大家好。”唐小洁说。

  “怕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袁月苓毫不客气地说。

  “哦?”唐小洁没有抬头。

  “就算现在可以这样不清不楚,将来他要跟谁结婚?”

  唐小洁没有说话,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婚姻跟感情有什么关系?一辈子这样过下去,不也挺好的?”唐小洁仿佛在自言自语。

  “我和周嵩都是教友,”袁月苓说:“教会是不会允许这样的。”

  “看来教会一定允许你们俩没结婚就过夫妻生活。”唐小洁嘲讽道。

  袁月苓没有接这个话茬:“你了解过周嵩憧憬的未来吗?周嵩的职业规划你知道吗?将来他是要做神职人员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的规划会断送他的职业前程?”

  “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我以前还跟你一块讨论过呢。”

  “所以你根本没有想过以后,你只要眼前快活。”

  “我想那么远干嘛?现在开心就够了。”唐小洁怒道:“说不定过两年我不喜欢他了呢?”

  “你——!感情的事情怎——”

  “别对我唐小洁说教,”唐小洁把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顿:“未来是吧?结婚是吧?如果他想结婚,我会和他结婚的。我完全没有必要和你分享我的男人,我这么做是出于大度,以及一直以来对你们的感情的喜爱,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我也不介意换一个更严厉的剧本!”

  ——分割线——

  老毒物神秘兮兮地把头伸了过来:“说吧,什么情况。”

  “你最近怎么样?”周嵩故左右而言他:“何思蓉还好吧?”

  “挺好的啊。”

  “你俩还好吧?”

  “嘛,就那样吧,凑合过呗,还能离咋地——你别跟我这岔话,你跟袁月苓还有……那谁,怎么回事啊?”

  周嵩笑了笑,没说话。

  “你上回不说她跑了吗,找人还找到我家来了——”

  “共生,恢复了。”

  老毒物咋舌:“这怎么还没完没了呢?”

  周嵩给老毒物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通。

  老毒物吃了块叉烧,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那,唐小洁这意思,摆明着是想让你们三个一块过,你干嘛不同意?”

  “哪有这样的啊,”周嵩下意识地说:“再说,谁知道唐小洁是不是在钓鱼?女人会这么大度吗?”

  “你是不是傻啊,”老毒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她都表达得那么清楚了?不然你以为她干嘛给袁月苓买东西?”

  “金钱贿赂?劝退?钱多了烧的?”

  “别傻了!”

  “我不想这样,”周嵩气哼哼地说:“首先,且不说是不是对得起小洁,凭什么她袁月苓想走就走,想分就分,说复合就复合?”

  “合着你在这故意赌气呢。”老毒物抚掌笑道。

  “不是赌气,”周嵩认真地说:“她回来是因为什么?因为共生。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我追了她两年多,和她相处了这半年,所有的这一切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我俩觉都睡过了,她却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不当回事——这还有什么意义?我厌倦了你明白吗?

  “等到共生彻底解决了,她还是会走的。起码唐小洁是真心喜欢我的。”

  “那你呢?你喜欢的是谁?唐小洁还是袁月苓?”等到周嵩这一堆叭叭地说完,老毒物尖锐地问道:“你真的不喜欢袁月苓了?”

  “无可奉告。”周嵩生硬地回答说。

  老毒物端起饮料,坐等周嵩改口。

  “你要是真的拒绝她,就让她搬出去。”

  “难怪别人都叫你老毒物啊!”

  “心疼了吧?”

  “而且,袁月苓和我,也多少都算是教友吧?”周嵩转移话题道:“一夫一妻制是从初期教会就定下来的规矩,现在是可以这样,将来我跟哪一个结婚?你知道的,我将来是要在驱魔人协会做事的,如果养情人的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想得可真够远的。”老毒物脸上笑着,心里却很是有些妒忌。

  这孙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个阿拉狄亚,简直是莫名其妙,我根本没有同意,牠不会想说,我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就是默认,然后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来了吧……”周嵩嘟哝着抱怨道。

  “嘛,你凭什么就觉得,在魔鬼面前,你的态度和选择会有什么实际意义?”老毒物悠悠地打断了他。

  周嵩没有说话,只是侧过头,摆出洗耳恭听状。

  老毒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却又不吭气了。

  此时,周嵩忽然凭空感觉到被人泼了一脸水。

  糟了,她俩动手了?

  “怎么了?”觉察到周嵩的异样,老毒物问道。

  “没,没事。”周嵩感觉到袁月苓的脸被纸巾擦拭着,似乎暂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所以呢?”周嵩缓过神来问道:“我以为你还是崇尚科学的唯物主义者呢。”

  “不,”老毒物道:“科学是探究客观世界的规律的,本身和唯物主义没有关系。如果鬼神客观存在,那科学工作者就去观测并且研究它们——很显然,我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他们的存在,所以,我不再是无神论者。”

  “那你想说什么?”周嵩不解。

  “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性,阿拉……什么玩意儿来着,只是在咋呼你?”

  “此话怎讲?”

  “恢复不恢复共生,和你同不同意没关系,甚至那个恶魔,牠自身在其中,可能,我是说可能,也发挥不了主观能动性。”

  “呃……”

  “科学不是照本宣科,它是一种方法论,你得学会总结事物发展中的客观规律,去归纳。共生是什么时候消失的?”老毒物循循善诱。

  “呃……在我和袁月苓,第一次那个以后……”周嵩期期艾艾地说。

  老毒物从心底发出了一声叹息。

  “发生了这件事以后,”老毒物继续道:“你们又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共生并没有恢复,对吗?”

  “对。”

  “但是在袁月苓离开你一段时间后,共生就回来了,对吧?”

  “那是阿拉……那个魔鬼又回来了。”周嵩有些焦躁。

  “你脑子怎么不转弯呢?要是那个魔鬼真的在起作用,牠早干什么去了?牠为什么会先放任共生消失?也跟灶王爷一样,需要上天述职,所以没在?”

  “你接着说。”

  “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直会做,而分开以后就不会做了的呢?”

  “那可太多了,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说话,待在一起,还有……”

  “我们再换个角度来思考,”老毒物道:“既然共生消失于首次性行为之后,我们是否可以假设,这件事情和性行为有关系?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多久一次?”

  “呃,每周都会有吧,可为什么——”

  “你们两个不能分开太远,否则袁月苓会有危险,是也不是?”

  “是。”

  “那是不是可以认为,袁月苓不能离开周嵩太远?”

  “你搁这绕口令呢?”

  “那如果是周嵩的一部分呢?”老毒物问。

  “什么?我的一只手?一片指甲?一根头发?”

  “你们可以做做试验,指甲头发我觉得是没用的。可能得是某种活的,带着你DNA的东西……”

  “啊,是这么个意思吗……?”周嵩有点开窍了。

  “那东西,”老毒物咳嗽了一声:“在空气中存活的时间不过10分钟左右,但是在人体内的环境下,却可以有几天时间……”

  周嵩没有说话,空洞的眼神越过老毒物的肩膀,投向远处深邃的虚空。

  ——分割线——

  “你觉得,我分析得有没有道理?”

  与此同时,袁月苓和唐小洁那边,也暂且结束了刚才互相泼水的不愉快,转而讨论起共生的原理来。

  袁月苓提出了和老毒物差不多的分析假设。

  唐小洁不得不承认,这个推论很有逻辑。

  “刚才小洁的态度不太好,”唐小洁的语气也软了一些:“你想试一次,证实你的假说?”

  袁月苓垂下头,没有说话。

  “小洁允许了。”唐小洁站起身来,手里划拉着手机:“老毒物那边要走了,我们去和他们汇合吧?”

  与老毒物告了别,唐小洁驾车带周嵩和袁月苓回到了别墅。

  一路上,三人都不怎么说话,各怀心事。

  返家后,袁月苓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再没出来过。

  是夜,周嵩和唐小洁洗漱后入寝。

  唐小洁把一只手放在周嵩的腰上,开始不老实起来。

  “别弄了,”周嵩说:“袁月苓会感觉到。”

  “管她呢?”唐小洁眯起眼睛:“难道你俩一直不解,我俩就一直柏拉图?”

  “等等。”周嵩的脸色忽然变了。

  一阵难以言述的感觉从身体的某处传来。

  “怎么了?不舒服?”唐小洁关心地问道。

  不是不舒服,而是太舒服了。

  但是这话如何好与唐小洁讲?

  片刻后,唐小洁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是她?”

  “应该是。”周嵩摸出手机,就要拨过去。

  “下去吧。”唐小洁轻轻地说。

  “什么?”周嵩没反应过来。

  “今晚下去陪陪她吧,我是认真的,我真的没有在生气或者钓鱼什么的。”

  “你开什么玩笑?”周嵩急道。

  “难道,你想三个人啊?”唐小洁眼波流转,半开玩笑道。

  “……别闹。”

  “去吧去吧,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只是明天要记得回来。”唐小洁轻轻把周嵩往外推。

  “我去叫她停下来。”周嵩起身,套上一条外裤。

  他出了卧房,掩上门,下意识地揉了揉眼。

  袁月苓在哭,而且没有擦眼泪。

  大颗的泪珠挂在脸上的感觉不太舒服,无论怎么擦脸却都是徒劳。

  周嵩觉得自己正在被袁月苓的悲伤所吞噬。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屈服于这种外来的悲伤情绪。

  虽然是夏天,但夜晚还是有些凉意。

  周嵩没有穿拖鞋,他的脚趾体味着地板的微寒。

  然后,在那个他和袁月苓曾经的安乐窝前停了下来。

  大半夜的,屋子传出来的那种断断续续,时有时无的哭泣声,有些渗人。

  周嵩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叩动了那扇门:“月苓,不早了,早点睡了吧。”

  哭声停了下来。

  周嵩身体某处那种异样的舒适感也渐渐消失了。

  一阵快速的脚步声传来,门开了。

  周嵩深吸了一口气:“袁——”

  他的嘴巴旋即被堵住,门的里面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一般,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被拖进了房间。

  “咔哒”一声,房门落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