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第六十五章 软饭硬吃

第六十五章 软饭硬吃


  “阿秋!”周嵩和袁月苓一起打了个喷嚏。

  “是不是穿少了?”周嵩伸手为袁月苓掖好领子。

  “狗子进步很大,快升级为暖男了。”袁月苓轻笑着。

  周嵩和袁月苓此时刚从医院出来,因为两个人都忘记吃晚饭,此时他俩更是胃痛起来。

  见胖哥进去了,周嵩和郁父母、赵神父打了声招呼,便带着袁月苓出门觅食。

  “驱魔失败了,你好像心态很稳定。”周嵩有些奇怪地说道。

  “来之前盼望就跟我说过,驱魔不是一蹴而就的,往往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现在也想通了,活着也就那么回事呗,只要我和狗子彼此心里有对方,大不了一起死呗。”

  袁月苓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摸摸自己的眼睛——因为周嵩的眼睛挨了两拳,导致她自己的眼睛也痛痛的。

  “别胡说!”周嵩忽然想到驱魔时“袁月苓”所说的话,大惊失色道:“谁要跟你一起死!我们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嗯。”袁月苓说:“只是沒有想到,最后的结果会这样惨烈,还连累了神父和盼望他们。”

  “唉。”

  “你把盼望打得可真够惨的,”袁月苓道:“要不是神父身手不错,今天我们可能会全交代在这。”

  “神父说是你喊住手,我才住手的,不然他也没机会,你当时什么情况?”

  “我当时就像被梦魇困住了一样,能感知到身边发生的情况,甚至能看到你们在搏斗,但就是动不了,说不了话。

  “我脑子里一直在拼命地喊住手,一直到真的喊出声来。没想到真的管用。”

  “好歹我本能地听你话……”周嵩长叹道:“这鬼怕是从你身上出来,到我身上来了。”

  “应该不是。”袁月苓分析道:“我觉得更有可能是,牠在利用我,控制你的身体。”

  “控制我的身体?”周嵩迟疑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人可以互相控制对方的身体?”

  “嗯,有这种可能。”月苓点头道:“因为我还能感觉到……牠的存在,就在我灵魂深处潜伏着。”

  “感觉跟玩游戏似的,要是可以互相上对方的号,那就太好玩了。”周嵩一拍巴掌说。

  “有什么好玩的?”袁月苓翻翻白眼。

  “你看我的手,再看你的手,都没事吧?赵神父说他当时打伤了我的左手,但是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周嵩举起左手,活动着手指。

  “谁知道呢。”袁月苓道:“目前看来,这个共生还有许多我们没发现的功能和秘密,就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到看到它们的那一天了。”

  “又说丧气话。”周嵩指着马路的斜对面:“那里有沙县耶。”

  ——分割线——

  沙县小吃,即使对面没有兰州拉面,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在饥肠辘辘的夜里,在一眼望到头,全都拉着铁闸门的漆黑街道上,沙县小吃那一抹微光,就是疲惫旅人的天堂。

  此时此刻,周嵩就沐浴在它的荣光中。

  “感谢天主!”周嵩夸张地合起双掌说了一声,然后哧溜哧溜地吃起了拌面。

  袁月苓本想吐槽,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也合掌默默祝祷了一番,拿起塑料勺子。

  与周嵩的狼吞虎咽不同,袁月苓吃得非常文雅。

  “你就吃这么一两小馄饨,真的能吃饱?”周嵩把大半碗拌面吞下肚,又回过头来看着月苓说。

  “我最近都吃的很少,有时候懒了,就不吃了。”袁月苓放下塑料勺子,拿出自己的指甲钳,把上面的掏耳勺塞进左耳。

  “那怎么行,不饿吗?”周嵩一惊:“人是铁饭是钢。”

  “不会。”袁月苓摇摇头:“似乎你吃得饱,我就没啥胃口,也不会饿,也不想吃。”

  “啊这……”周嵩有些傻眼:“你怎么从来也不说啊。”

  说着,他把面前吃剩下的面推给了月苓:“你吃。”

  推过去了,又觉得不大好意思,便说:“我们再叫一碗。”

  “不用,真不用。”袁月苓说:“你吃,我也一样尝得到味道的,你只要吃慢一点,别太狼吞虎咽就好。”

  “……好。”周嵩把碗端了回来,嘀咕道:“这不科学,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呵呵。”袁月苓轻笑:“其实我一直觉得,吃饭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现在这样挺好的。”

  “你怎么比胖哥还懒,吃你都嫌麻烦。”

  “不是啊,狗子,你想。”袁月苓把挖耳勺从左耳拿出来,又开始掏右耳。

  “等以后我毕业了,工作了,你替我把饭都吃了,我就可以不用吃饭了。”

  袁月苓把手放在下巴上,头斜45度朝着右上方。

  “还有啊,如果大家都在加班,你就可以在家帮我睡觉,这样我就可以永动机地工作下去。你想想看,这在职场当中是多大的优势啊?我一定能很快升职的。”

  “不是,”周嵩拧目道:“您就是奋斗逼?996?无偿加班拖别人下水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哈。”袁月苓趴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

  “别笑了,你笑得我肚子疼……”周嵩捂着肚子说:“还有啊,我为什么可以在家帮你睡觉,我难道不用上班吗?”

  “如果睡觉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为什么不睡?不睡图什么?”袁月苓抬起头来,双脚轻轻踢着桌子下面的横杠:“你呢,就在家里做做家务,做做饭,其它时间都用来睡觉。要是还有闲工夫,就可以写写你那科幻小说……”

  “???”周嵩说:“那我成什么了?大号蓄电池,还是软饭男?”

  “哎呀,男人的面子。劳动不分高低贵贱,这怎么能叫吃软饭呢……这是分工不同啊。”袁月苓的眼睛已经笑成了月牙儿。

  “不成不成,平时还好,哪天你工作累了,心情不好了,咱俩吵架了,你准拿我吃软饭喷我。”周嵩连连摆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不会啊,那样你就可以反喷我,”袁月苓把脚从横杠上拿了下来:“你就说:你能在外面有无限充沛的精力工作,不是因为我在家给你供应能量吗?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啊!”

  “你妈的……为什么……”周嵩恨恨地说:“竟然觉得这种生活还挺有吸引力的……医生说我最近肠胃不太好……”

  “是吧,不错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不行不行不行,我还要做家务呢,将来还要带孩子,这可比上班累多了。还要负责吃饭、睡觉……”

  听到“带孩子”三个字,袁月苓脸色一红,嗔道:“你还真想吃软饭,让我一个人在外面拼啊。做男人一点担当都没有……”

  周嵩有点尴尬:“我这不是顺着你在说嘛,钓鱼执法不可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