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第六十四章 驱魔(物理)

第六十四章 驱魔(物理)


  看到眼前周嵩奇怪的动作,赵神父有些迟疑。

  现在的局面,看起来是那根球棍拖着周嵩在行动,周嵩甚至更像是这球棍的拖累,但是这不河狸。

  魔鬼在主物质位面虽然可以操弄一些把戏,比如移动水杯、弯曲勺子之类的小手段,但那些都只是借力使力。

  可是,控制冷兵器拖动着一个大活人,还能如此迅猛有力?

  怕不是《所罗门之钥》记载的72柱魔神中的一位了?

  战机稍纵即逝,没有时间留给他过多思考。

  赵神父执手杖作剑,趁周嵩立足未稳,先是轻击压住球棍棍首,球棍毫不示弱上挑相接,赵神父的手杖顺势沿其光滑的棍身直劈向周嵩握棍的右手。

  球棍不是真正的兵器,没有护手,周嵩的手也没有装备护具,赵神父希望此一击可以击破周嵩的右手拇指关节,夺下球棍。

  没有武器只凭肉体,量周嵩也掀不起太大风浪。

  周嵩有可能后撤应对,赵神父也准备好了变招。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周嵩伸出左手,握住右手虎口当作护手,不退反进,同样顺着赵神父手杖让出的空隙直刺他的胸口。

  电光火石间,已无从变式,赵神父只好尽量测过身体,躲避球棍刺击,另一边的手杖继续保持攻势。

  棍杖交击,赵神父的左肩被球棍正面刺中,所幸球棍头大柄细,只是关节脱臼,跌倒在地。

  而周嵩的左手三指,已经被手杖挑到了诡异的角度,明显是断了。

  显然,周嵩完全没有被这点小伤所影响,一击得手后,立即旋转身体,球棍向赵神父身侧横扫而来。

  赵神父守着盼望退无可退,只好再次以手杖硬接。

  一模一样的重击,虽然被防出去了,但还是震得赵神父一阵耳鸣。

  赵神父下意识反击,以杖直刺周嵩的咽喉。

  周嵩依然完全不在乎,硬着脖子毫无躲闪或防守的意图,同时双手再次高举球棍,自上而下直劈赵神父的额顶。

  年轻的魔鬼不讲武德!

  显然,赵神父很吃亏。

  他当然无意换命,也不能真的对周嵩痛下杀手。

  无奈,只得收回刺出的手杖,双手自下而上接住这一击。

  咔嚓!

  赵神父的手杖这次撑不住了,被球棍一劈两半。

  赵神父努力把头偏向一侧躲避,余势未尽的球棍擦着他的耳边砸在他的左肩。

  他丢下断掉的手杖,双手死死抓住球棍,与周嵩展开了争夺。

  可是,受了伤的赵神父,如何是受异力加持的周嵩的对手?

  很快,赵神父就被甩到了墙角。

  球棍甩开赵神父后,并没有追击,而是再次高高扬起,准备处决失去了保护者的郁盼望。

  刚刚恢复意识的郁盼望,想要爬开,还没来得及翻身,就被周嵩一脚踩住小肚子。

  周嵩对着郁盼望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用脚碾了两下。

  “隔呃……”

  那是……饿了一星期的流浪汉,面对满桌美味佳肴的笑容。

  郁盼望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了。

  “哧溜!”周嵩咽下了口水,趴下身来,往郁盼望雪白的脖颈处咬去。

  “拉斐尔,救我……”郁盼望闭上了眼睛。

  赵神父拼命地想要扑过来,但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鞭长莫及。

  接着,他看到一道强光闪过,接着是周嵩的哇哇大叫。

  那道光出现得很快,散去时亦是很快。

  消逝的光芒在空气中留下一个模样好像天使翅膀的尾迹。

  “Raphael!!!”周嵩狂吼:“又是你!!!”

  此时“周嵩”的嗓音已经和刚才“袁月苓”的嗓音别无二致。

  “周嵩”抄起球棍,准备先处决赵神父。

  “狗子,住手!”

  就在赵神父的脑壳要走向跟他自己手杖一样的结局时,袁月苓终于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举在半空的球棒完全无视惯性定律,停了下来。

  接着,周嵩像一具无人的铠甲一样,松松垮垮地倒下。

  棒球棍也从他手里掉到了地上,滚开好远。

  ——分割线——

  郁盼望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手臂上绑着厚厚的石膏,稍微动一动,仍然是钻心的疼。

  昏迷了几个小时,在她的感觉中,却只是一瞬。

  这种香甜无梦的深沉睡眠,对她来说,是少有的。

  因此,她觉得很舒服。

  她听到了自己母亲嘟嘟囔囔埋怨的声音。

  接着是赵神父的声音:“我错了,小羊,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带小小羊参加驱魔仪式了。”

  “你发誓。”郁母不依不饶。

  “你知道的,不能为小事随便发誓。”

  “我女儿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爸爸……妈妈……赵……哥哥?”郁盼望不想让赵神父发出来这个誓,赶紧开口呼唤道。

  “盼望,你醒了。”好几个人凑上来,带着关切的语气。

  看到周嵩的脸,郁盼望露出害怕的神情,本能地缩了缩。

  “好了,周嵩,你先出去。”赵神父吩咐道。

  “没关系没关系。”郁盼望摇了摇头:“周嵩,你眼睛怎么了?”

  周嵩苦笑道:“你家胖哥打的。”

  “哥哥,你还会打人呢?”郁盼望嗔道。

  “兄弟,对不住对不住,着急了点。”胖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拍拍周嵩的肩膀。

  “你起开,塑料兄弟情,为了衣裳打断手足。”周嵩打趣道。

  “嚯,要是我打断袁月苓的手,你不揍我?”胖哥反驳道。

  袁月苓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缩了一下。

  “揍。”周嵩说。

  “妈妈,我又看到天使了。”郁盼望用左手撑着墙面,想要坐起身来,袁月苓赶紧上来扶她。

  “那可真好啊,女儿。”郁母慈爱地摸了摸郁盼望的头。

  见她不信,郁盼望急了:“是真的!是拉斐尔,祂又来救我了……妈,你信仰那么虔诚,为什么就是不信我看到拉斐尔呢?”

  郁母摇了摇头,与老许交换了目光,二人均是面露担忧之色。

  “好了,小小羊,这次我也看到了。”赵神父道:“回头我和你爸妈说。”

  “你们……都出去一下,我有话跟赵叔叔说。”

  众人纷纷离开以后,郁盼望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抓住赵神父:“你是不是我爸爸?”

  “我是你信仰和灵性上的父亲。”赵神父说。

  “正面回答!”郁盼望气急。

  “你号称研究驱魔十来年,魔鬼一句话就给你整破防了?”赵神父揶揄道。

  “我很早就觉得,你和我妈的关系好得不一般了!”郁盼望一仰头。

  “确实好,但我一直也只当小羊是妹妹,真正值得她托付终身的人,是你的父亲老许。”赵神父笑道:“但小羊年轻时很倔,当年我21岁进修院,小羊仍不死心,我修道9年,她就等了我9年,一直到我圣神父时,她才彻底放弃,随后接受了你父亲的入赘……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你母亲急着要给你招胥的原因了?”

  “什么,我妈是你的舔狗?”

  “你小点声!”

  “然后,我爸不仅是我妈的舔狗,还是接盘侠?”郁盼望瞪眼:“我就说呢,为什么爸爸一直看赵叔叔不顺眼!”

  “胡说八道,什么接盘侠。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我和小羊都从未有过不轨之事。”赵神父叹道:“说了你也不信,感谢科技日新月异的发达,你去和老许做个亲子鉴定,不就一切都清楚了?”

  “做屁啊做,你忘了,我能看穿谎言?你说的是实话。”郁盼望说。

  “还是做一下吧,万一你看走眼了呢?”赵神父笑道。

  “不会的,我鉴谎的能力是拉斐尔给的。”郁盼望自信地说:“况且,我要怎么和我爸开这个口啊?”

  “你可以和我做。”

  “你还没完了?”

  “我倒真希望有你这样一个女儿。”赵神父笑着摸了摸郁盼望的头。

  “所以说,你本该是我的父亲,这话也可以这么理解:你本来会是我的父亲,只是你放弃了。”郁盼望还在琢磨:“魔鬼玩了一个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

  “嗯哼,有可能。”

  “不对,要是你……你和妈妈,那就没有现在的我了。”郁盼望撅起了嘴。

  “我想,灵魂既然是天主造的,就算换一个父亲,也许你还是你,你还是郁盼望,只是长相有些不同,性格有些不同……”赵神父慈爱地说。

  “屁咧,那就该是赵盼望了。”

  “好像也对。”

  “嗯,而且应该会比现在更漂亮吧?”

  “你太贪心了,小小羊,美貌也是一种诱惑啊。”赵神父叹道。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职业病是吧?”

  “对了,小小羊,有关你的取向问题……”

  “赵叔叔,我现在不想谈这个,以后再说吧。可不可以帮我去把范熙叫进来?”

  赵神父站起身,走出病房,紧接着范熙走了进来,拘谨地坐在椅子上。

  “盼望……”

  “哥哥。”

  “你最近可真够倒霉的,先是被我弄伤腿,又被周嵩弄伤手。水逆么?”

  “你小点声!”听到“弄伤腿”,郁盼望紧张地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父母。

  随后,她打趣道:“我也觉得,应该离你们寝室的人远一点。”

  “那你可得小心一个叫王智的人,他以前也是我们寝室的。”

  “王智是谁啊?”

  “害,不重要。”范熙说:“那天出海,我只知道你是要抓一条鱼,做驱魔的材料,没想到这个驱魔的对象,就是我室友的女朋友……还把你弄成这个样子。袁月苓和周嵩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不能说。”郁盼望摇了摇头:“这是要替当事人保密的,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是我们自己的工作失误,你千万不要因此怪罪周嵩。”

  “我知道了。”范熙有些闷闷地说。

  “你过来。”郁盼望说:“到左边来。”

  “咋啦。”范熙一头雾水地转到病床的左侧,随后被少女一把拉过了手。

  心跳,停了。

  “不,不是说结婚前,都不可以有任何身体接触的么……”范熙结结巴巴地说。

  “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给,你不能抢。”郁盼望调皮地说。

  “哈哈……”范熙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鼻子。

  “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嗯。”

  “胖哥哥,我看起来茶吗?”

  “什么茶?”

  “绿茶。”

  “怎么可能啊!”范熙急道:“谁在跟你瞎说?”

  “你可得想好了,”郁盼望说:“做郁家的女婿,可是有很大风险的。”

  “什么风险?”

  “其实呢,我还从来还没有喜欢过任何男孩子,都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郁盼望委婉地暗示道。

  “害,那很正常,你还小嘛。”范熙满不在乎地说。

  郁盼望欲言又止,想了想,又说道:

  “我可能只是拿你当我的挡箭牌,因为我爸妈管我管得严,我可以打着和你约会的名号到处去玩。”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啊。”范熙笑道:“你就先把我当哥哥就好了。”

  “可是,等到将来要成婚的时候,如果我还是接受不了你,怎么办?”

  “这……”范熙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谈恋爱谈几年分手的都很多呢,很正常。”

  “是没错啦。”郁盼望不依不饶地说:“但是你可能要为了我留在魔都,学习你根本不需要学习的东西,最后如果被扫地出门,就会一无所有。”

  “其实,就算没有你,我也想留在魔都。”范熙说着,第三次摸了摸鼻头:“至于让我一无所有,我知道你们家不会这么做的。”

  “反正,你自己想清楚就好!”郁盼望放开了范熙的手:“反正,我没有在欺骗你,也没有在利用你。”

  “盼望,假如有一天你喜欢上别人了,”范熙又想了想:“或者不想跟我再有交往了,可以直接告诉我。如果你正式提出,我就会和你母亲说,我退出……”

  “笨胖哥!”郁盼望生气地用左手锤了一下床,然后抓住了范熙的衣服:“你难道没有一点进取心吗?没有一点想要抓住什么的决心吗?”

  郁盼望把“抓”这个字咬得很重。

  “我,我只是害怕让别人困扰……而且这种事情,尊重女孩子的意愿才是对的吧?”范熙不明白郁盼望为什么会忽然生气。

  “你呀,你这人还不如周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