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第六十三章 控告者

第六十三章 控告者


  听到郁盼望说袁月苓不在这里了,一股寒气从周嵩的脚心倒灌到头顶:“那月苓去哪了?她不会有事吧?”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被绑在床脚凳上的少女发出了奚落的声音。

  原本白皙的肌肤上,几根青筋暴露了出来。

  接下来,是十几根,几十根,她的整个脸庞都变得沟壑纵横,脸色也暗了下来。

  “周嵩,打火机。”赵神父从容不迫地向周嵩伸出了左手。

  “打火机……打火机……”周嵩上下摸着自己的衣兜裤兜。

  “啊,周嵩。”牠开口了。

  周嵩一阵恶寒。

  月苓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不,那是两个声音,一男一女,分别从喉咙和肚子里发出来,形成一个混音。

  周嵩知道,这里面哪一个都不是袁月苓的声音。

  “周嵩啊,你真的要站在这个伪神鹰犬一边,对真正的神明执刃相向吗?”牠又仰头笑了起来:“吾辈可是你的大恩人呐,你难道忘了,就在刚才,你还在用吾辈赐予你的能力,享受着双倍的欢愉,转眼你就要秉着那苍白的正义来驱逐吾辈?”

  “不要听牠说话,把耳朵堵住,打火机给我!”

  赵神父已经在郁盼望的帮助下,将那坨巨臭无比的……“肉”塞进了驱魔香炉。

  “如果没有我的帮忙,你会得到她吗?周嵩?

  “如果没有我的帮忙,她已经死在你的柴刀下了,而你也将遭受你其他同类的制裁。”牠说。

  “你胡说!”周嵩大吼道:“我永远不会伤害月苓!”

  “凡人的谎言在吾辈面前没有任何意义。”牠露出了一个残酷的微笑:“所有的未来都如同书卷般在吾辈面前展开,吾辈看到了,在所有没有吾辈的未来里,你们一个在地狱,一个在去地狱的路上。”

  郁盼望跑上前来,伸手从周嵩的裤兜里拿出打火机:“赵神父,我觉得应该让周嵩先出去。”

  赵神父点点头:“周嵩,你先出去吧。”

  周嵩没有说话。

  赵神父看向他,只见周嵩脸色煞白,捂住自己的耳朵,跪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

  好吧,赵神父叹了一口气。

  郁盼望已经把香炉中的鱼肝点燃了,一股猛烈的浓烟从香炉中窜了出来。

  这鱼肝光是放着,就已经臭不可闻了,焚烧起来的味道更加是让人难以抵挡。

  周嵩倒像是被唤回了魂儿,他站起身来,冲进卫生间,抱着马桶就呕吐起来。

  “啊……熟悉的味道。”牠说:“道貌岸然的赵神父……赵家公子,你披着所谓圣子的圣带,自以为用祂的权柄能够伤害吾辈?”

  赵神父没有理牠,只是拿着一把小扇子把黑烟朝“袁月苓”继续扇去。

  “可是谁又知道,在你圣洁的面孔下面,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你对这孩子的母亲,真的只有青梅竹马的友谊吗?你三天两头往郁家跑,真的只是牧灵需要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小羊,把牠的嘴巴堵住!”赵神父举起了手中的十字架。

  “你什么意思?”郁盼望没有执行赵神父的指令,只是怔怔地说道。

  “哎,你最喜欢的赵叔叔,最喜欢与他亲近的赵神父……”牠残酷地笑了:“他本该是你的父亲啊!”

  郁盼望的脑袋哄一下炸开了。

  “赵叔叔……是我的……父亲?”

  “郁盼望!”赵神父声嘶力竭地喊道:“不要相信牠!”

  ……

  赵神父回头,只见郁盼望神色古怪地看着自己,然后倒退了一步,两步,三步。

  周嵩也从马桶上抬起头,讶异地看着这出伦理大戏。

  “小盼望啊小盼望……”

  “袁月苓”将目光转向了瘫坐在床边的郁盼望:“你总想着成为圣人,对吧?可为什么你们全班同学都不喜欢你,在背后说你是个绿茶婊呢?

  “因为有其母必有其女,你的茶艺如此精湛,是先天的,并不需要后天的训练——甚至远甚于你的母亲。”

  “你再侮辱我妈试试?”郁盼望站起身来。

  “你对你的未婚夫也是如此。那个肥胖的男人,你明明瞧不起他,却拿他当你的挡箭牌,只为了满足你那愚蠢的……小小的,冒险心愿。

  “等到你羽翼丰满的时候,你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他。

  “而他会为了你留在这片他永远无法扎根的土地上,被浸泡在谎言与欲望勾兑的毒酒中,最后凋零腐烂,被冲进肮脏的下水道。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吾辈,小盼望?你知道的,吾辈口中只有真相。”

  “那不是真相。”郁盼望站起身来:“如果哥哥真的通过了时间的考验,我会履约娶他。”

  “或许吧。”牠说:“反正对你来说,娶哪个男人都一样,因为你根本就不喜欢男人。”

  郁盼望的脸色变得铁青。

  “如果被人知道了真相,在你钟爱的教会里,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哦,想一想,要是你的母亲知道了,她该对你有多失望呢?

  “你会被每一所女修院拒绝,你的教友会在你的背后指指点点,当然,你可以不承认,你可以找无数个男人来证明自己,吾辈也可以不介意被你欺骗,但是,你又能欺骗你自己多久呢……”

  赵神父讶异地看向郁盼望,神色复杂。

  郁盼望一跃而起,奔至门口,一把扯开了门链,连鞋都没穿,穿着袜子就要往外跑。

  然后,她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拉住了。

  转过头去,看到的是周嵩坚毅的脸。

  周嵩拖着郁盼望的胳膊,回到了“袁月苓”的面前。

  “她,不是绿茶婊。”周嵩指着郁盼望对牠说:“她是我这十九年来,遇到过的,最美好,最善良,最勇敢的女孩子,不,人类。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她的灵魂就像天使一样,这一点,无论她到底是喜欢男生还是女生,都无法改变。

  “赵神父,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能看出来,他不是一个伪善的人。即使他真的曾经犯过……犯过什么错误……

  “至于我。”周嵩沉声说道:“你亦无权给我定罪!人的一生当中,可能会闪过一千个,一万个荒诞不经的念头,它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是一闪而过,就会被理智和道德所掐灭!”

  “你,他,妈,的,在,撒,谎!”周嵩掷地有声。

  “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周嵩,我没选错你。”

  “从起初,你就是杀人的凶手,不站在真理上,因为在你内没有真理;你几时撒谎,正出于你的本性,因为你是撒谎者,而且又是撒谎者的父亲。”郁盼望的声音响起,她重新戴好了头纱。

  “……那日夜在我们的天主前,控告我们弟兄的控告者,已被摔下去了。他们赖羔羊的血和他们作证的话,得胜了那条龙,因为他们情愿牺牲自己的性命死了。”赵神父再次举起手中的十字架。

  “啧啧啧啧啧,没意思。”

  “袁月苓”摇了摇头:“你们两个还不如一个外行,都不敢正面回答我吗?你们就指望着那些旧书本来面对新世界?”

  郁盼望重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本书:“神父。”

  赵神父定了定神,沉声念道:“在至高者护佑下居住的人,在全能者荫庇下居住的人。”

  “袁月苓”道:“那一定不是你们。”

  郁盼望接道:“请向上主说,我的避难所,我的碉堡,我的天主,我向你投靠。”

  赵神父走近了一步,将十字架抵在袁月苓的脑门上:“祂必救你脱离猎户的缧绁,祂必救你脱免害人的瘟疫。”

  “祂以自己的羽毛掩护你,又叫你往祂的翼下逃避:祂的忠信是盾牌和铠衣。”郁盼望的头纱划了下来,她伸出左手把它提溜上去。

  赵神父:“你不必怕黑夜惊人的颤栗,也不必怕白天乱飞的箭矢。”

  郁盼望:“黑暗中流行的瘟疫,正午毒害人的疠疾。”

  赵神父:“在你身边虽倒毙一千,在你右边虽跌仆一万。”

  “阿们!”那“袁月苓”叫道。

  周嵩惊恐地听到,窗玻璃破碎的声音。

  郁盼望的音量拔高了:“疫疾却到不了你身边!”

  “你们今天晚上全都要倒毙在我身边!”“袁月苓”叫得比她还响。

  “名字!”赵神父咬牙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一、二、三、四、五、六、七。”

  “告诉我!你的名字!”赵神父也吼了起来。

  周嵩听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里面的人是怎么回事,需要帮助吗?”

  “不需要!”周嵩吼道。

  “吾辈名号‘军旅’,”牠发狂地大笑起来:“吾辈众多,无穷无尽!吾辈的倒影遍布宇宙星辰!”

  “够了!”郁盼望返身,抱起那尊巨大的天使雕像,用力地举向“袁月苓”。

  “我们早就知道你是谁了!远古的恶魔阿斯摩太!你曾被天使长Raphael所驱逐,你还会再次被祂驱逐!”

  “小把戏。”牠冷笑道:“阿斯摩太那种蠢物岂配与吾辈相提并论。”

  郁盼望一怔,赌错了?也许……牠也许又在说谎。

  “牠的尾巴将天上的星辰勾下了三分之一,投在地上。那条龙便站在那要生产的女人面前,待她生产后,要吞下她的孩子……我们的数量无穷无尽,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

  “袁月苓”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但还在喃喃自语。

  “Michael和他的天使一同与那龙交战,那龙也和它的使者一起应战,但它们敌不住,在天上遂再也没有它们的地方了。于是那大龙被摔了下来,它就是那远古的蛇,号称魔鬼或撒殚的。那欺骗了全世界的,被摔到地上,它的使者也同它一起被摔了下来。”

  赵神父念完了上面这段话,再次举起了十字架:“我是奉祂的名而来的,阿斯摩太,现在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命令你离开这位主的使女。”

  “休想。”牠说。

  “命令你的不是我,是在十字架上被宰杀的那一位,是总领天使Michael和Raphael……”

  “如你所愿,与伪神不同,吾辈乐于回应每一位迷失灵魂的请托……”

  灯一下灭了,整个房间振动起来。

  “地震了?”周嵩跌坐在地上,一片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只看见“袁月苓”眼中的红光。

  “开开门!”门外又传来拍门的声音,紧接着周嵩听到一声熟悉的“哞——”

  是牠,那头通体发黑的巨牛?

  接着,周嵩听到了撞门的声音,门板上赫然出现两个牛蹄印。

  “赵神父!盼望!怎么办啊!”周嵩呼喊着。

  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

  灯,亮了起来。

  赵神父看到袁月苓脸上的青筋消失了,脸色也渐渐恢复了血色。

  她眼中奇异的光消失了,眸子再次明亮起来。

  ……狗子,你干嘛?小心!

  她想要喊,却发不出声音。

  赵神父听到脑后传来的风声,下意识地一偏头,躲过了这一击。

  他转过身去,周嵩的眼中只剩下眼白,手里拖着那根棒球棍。

  “盼望,你快跑!”赵神父急道。

  晚了。

  被重重的一脚踢软了膝盖,在郁盼望跌倒跪地的瞬间,球棍高高扬起……

  “啊!”

  郁盼望本能地举起手臂阻挡,然后手臂顺理成章地被打断,她痛得昏了过去。

  若不是赵神父抽出手杖接下了第二击,下一秒被打碎的,就是郁盼望的脑壳。

  大力的一击被架开,球棍被反作用力弹得老高,以周嵩的肩膀为轴,向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

  手握球棍的周嵩好像根本没有想要去控制,只随着棍子的运动向后踉跄了两步。

  赵神父见状,伺机探出手杖的弯把,勾住了周嵩的脚踝,猛地往回一带,周嵩便失去了平衡,仰面跌倒。

  一击得手,赵神父正打算趁胜追击,夺下球棍,没想到周嵩虽然倒地,手上的球棍竟如同一个可以自己行动的物件,无视握着它的周嵩还倒在地下,直接刺向赵神父的肋下。

  窝尼玛……

  赵神父不敢怠慢,连退了几步,退到了昏倒的郁盼望身边。

  那向前猛刺的球棍,直接把原本仰面倒在地上的周嵩拖起来,又拖倒成了脸朝下,然后停在了半空,静静地等待握着它的周嵩重新爬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