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第四十九章 反对者

第四十九章 反对者


    “刘处,今天不忙啊?”副秘书长热情地招呼道。

  “忙不忙的吧,年底啦,到处要结账,我得把资金计划再核对核对,这个礼拜天就得审议了。”

  “呵,你们这会都排到礼拜天了?还说约你去钓鱼呢。”

  “可不是,校长下周要去部里开会,要一个礼拜,所以什么事都得往前赶,周末也休息不了。钓鱼,下周吧,我买了根新海杆,咱们出海去钓几条黑鲷尝尝鲜。”

  黑鲷这东西......

  “刘处您好,我是学生会的周嵩。”

  周嵩硬着头皮打断了这俩人的无聊话题,要是由着他们这么胡吹滥侃下去,只怕是白来一趟,什么都没问就要被迫告辞了。

  “这位同学不是跟你一起的?”刘处扬了扬眉毛。

  “这是生活部的周嵩,最近学生会安排他来跟进那个那个,学生宿舍升级改造的事。我也不是很了解,就带他来刘处你这里问问。”副秘书长解释道。

  “升级改造?”

  “就是安装空调的事。”周嵩接下话来。

  “哦,知道,之前不是杜鹏飞在张罗的……”

  “是这样,杜鹏飞这孩子,下个学期准备出国深造了......等一下,电话。哎呀,我那边有事,刘处,有什么情况,你就跟周嵩同学说一说,孩子热心学校建设,咱们要支持啊。”

  “行,没事。下礼拜天说好了,你别到时候有事,钓到鱼还指着你的手艺呢。”

  “额,这个这个.......”送走了副秘书长,刘处长回头看了看周嵩,欲言又止。

  “我叫周嵩。”

  “啊,小周,刚才说到这个这个.....杜鹏飞是吧?”

  “对,我们杜部长之前说,这个事他已经跟各方面都说好了,最近他忙出国的事,把这个事就托付给我了。”

  “我说呢,最近钓鱼俱乐部都见不到他人了。这个事被上面搁置了,他不知道吗?”刘处故作惊讶。

  “他知道,所以,这不是安排我来跟您了解一下原因,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他疏通的,是哪位校领导反对么?”

  “你想错咯,还真不是校领导反对。

  “本来这个事,王校长是当政绩来办的,我这里安装改造方案和运行计划都做好了,来年的预算额度也有,正常来说,明天夏天第一批就能用上了。

  “可是,你们学生居然联名反对,那还搞什么啊?”刘处摊开了双手。

  “学生反对?我们学生会没反对啊?”周嵩大惊失色。

  “学生会能不能真的代表学生,他杜鹏飞没点哔……没点数吗?我不是老许那种老政工,我是个一砖一瓦做事的人,不跟你讲那些虚头巴脑。

  “上个月,有同学在校内网写了联名请愿反对装空调,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既然有这么大的声音反对,帖子虽然删了,但校长还是要重新考虑。

  “毕竟学校花钱,学校出力,最后学校还要被说不是,这样的事不能干。”

  这是哪些狗娘养的在反……

  “那些反对的人,总要有个理由吧?空调有总比没有好吧?”

  “帖子我也没去看,无非就是连一点使用费和电费都不想出,反对者总是能找到各种角度来反对,看也无用。”

  “使用费?会很贵吗?”

  “贵不贵就见仁见智,这是整个项目的方案书。”

  刘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册子。

  “你既然替杜鹏飞问这件事,就拿去给杜鹏飞看看吧,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也不希望自己忙了好久的事,最后无疾而终。”

  周嵩接过这本厚厚的册子,简单翻了一下,感觉并不是三两下就能看完的,又担心自己假借杜鹏飞名头来的事情被戳穿,便决定告辞。

  “行,那你去吧。不过,这个方案书虽然没有什么是不能公开的,还是要告诉杜鹏飞,不要乱传,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断章取义,很容易造成坏影响的。”刘处叮嘱道。

  ——分割线——

  “邪他妈的门了,装空调这事有人反对我信,毕竟一样米养百样人。

  “可是这能凑出个联名帖子捅到校长那,那就见了鬼了。”

  学生会的办公室里,老毒物一边在电脑前敲着键盘,一边跟周嵩掰扯:“这事交给我,帖子删了也能捞出来,顺着网线老子给你把这个搞事的揪出来。”

  “不过这也真不能怪有人反对,这方案确实让人高兴不起来啊。”何思蓉最近总跟老毒物在一块,好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她翻阅着周嵩手里从基建处拿来的册子,右腿搁在左腿上,一只单鞋挂在她的脚尖,一颠一颠的。

  这两个备选方案,一个年付租金月付电费全是均摊,一个宿舍4个人加起来,一年的钱都能把这台空调买下来了。

  另一个更离谱,扫码付费使用,一小时5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呢?

  “贵是贵点,但是用不用,不还是在自己吗?又不是强制的。”周嵩愁眉苦脸。

  “哪那么简单啊,”何思蓉说:“一个宿舍4个人,你说用,我说不用,你说冷,我说热,一起买杯奶茶还这呀那呀的呢,这一说就几百上千的,有的吵呢。”

  “嘿,”老毒物搭腔了:“最后基本就是,愿意出钱的裹挟着中间派,逼着反对的掏钱就范。发动群众斗群众,这祖传的手艺就没放下过。”

  “所以反对的人这次就先发制人了?”周嵩问。

  “我奇怪的不是为什么有人反对,而是反对的人为什么能形成反、对、派。

  “这年头,没钱的人就没社交,没社交就没朋友,尚无朋者,遑论结党啊?”老毒物发表了一番自己的“高论“,但是手底下并没有停。

  “有了!”删掉的帖子捞出来了:“乖乖,难怪删得快,周嵩你看,这是把这两个方案偷到手,直接贴上去了,难怪响应者这么多,原来是有内鬼啊。”

  “这贴上去就这么有效吗?”周嵩问。

  “当然啦。”何思蓉的单鞋啪一声落在地上,她很无聊地伸出穿着肤色丝袜的小脚在老毒物的小腿上划了两下。

  “干什么玩意儿,有人呢。”老毒物一个哆嗦,小声道。

  “嵩哥又不是外人。”何思蓉撇了撇嘴,弯下腰,把袜边向上提了提:“没有这个帖子,反对的人,反对的是三伏天开空调乘凉,这怎么可能有人支持。但是这个方案放在这,反对那就是与学校的阴谋摊派作斗争,性质都变了。”

  “没错,”老毒物接话说道:“而且这帖子里没有提到方案中,只计划在几个宿舍楼先行安装试点,也没有提到方案里的用电补贴,只说摊派收费不合理。

  “想通过披露信息引导舆论,不一定需要说谎,很多时候真话说一半效果更好,也就你看不出来这套路坑人。”

  “哎,要是方案不这么坑爹,应该就不会有这事了。这些家伙少贪点就不行吗?”周嵩说着,突然电话响了。

  “喂,宝宝。“

  “……”

  “上午核磁做了?那个环不碍事是吧?“

  “……”

  “那就好,安心等结果吧。”

  “……”

  “哎呀,下午的课说要点名,你知道我以前缺课多,别因为这挂科了。”

  “……”

  “哎呀,别发火呀,你找下小蓉嘛,她们下午好像没课了。”周嵩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何思蓉和老毒物比比划划。

  “……”

  “好,行,下了课我马上过去,给你们带好吃的。”

  “我说你下午有什么课啊?点了名你再走也行啊?你陪陪苓儿不行啊?”周嵩一放下电话,何思蓉立刻不满地抱怨。

  “就是啊,你妈的,你老征用我女朋友陪你女朋友算怎么个回事啊?”老毒物也在添油加醋。

  “别闹了,老毒物,咱们得赶紧找这个发帖的人,看看能不能挽回影响,让项目重新上马。”周嵩一脸疲惫。

  “弄不成,不就弄不成了?我看你是魔怔了!”说话间,何思蓉电话响了,她连忙给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起了电话。

  “喂,主子啊?”

  “……”

  “呃.......”

  “……”

  “嗨,你们家狗子不是在认真上课吗,你看你想出国,一直督着他上进,他真上进了,你又嫌他不陪你。”

  “……”

  “好啦,知道你委屈,我一会就去陪你,给你带奶茶,乖啊。”

  何思蓉放下电话,回头看着周嵩,把鞋穿好,幽幽地说:“狗子啊,你最好能证明,我做这些是值得的。”

  “不是等会,”周嵩举起右手:“这节奏不对啊,你怎么也开始喊狗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