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第二十九章 朋友啊“朋友”

第二十九章 朋友啊“朋友”


  正当周嵩、袁月苓因为复杂的事态焦灼不已的时候,老毒物与何思蓉却在医院门口的苍蝇馆子进行他们的青春日常。

  何思蓉不喜欢这个约会的环境,因为此处不是病人就是病人家属,匆忙和烦躁感染了这里的每一个人。

  袁月苓,你这个介绍人当得也太省事了!

  面前的联谊对象也不尽如人意:这人有点瘦,个子一般,不高也不矮,长相……倒不能说丑——按说是小自己两岁,面相却看不出,而且总觉得眉眼里透着一股猥琐劲儿。

  此时此刻,老毒物的目光就又在自己的胸前打了几个转儿。

  罢了,喜欢看就看吧,反正这大概也是自己,除了家境,唯一比袁月苓有优越感的地方了。

  但其实老毒物是冤枉的,他没有特意在看何思蓉的……山峰,只是在打量面前这个人而已。

  何思蓉的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圆脸蛋肉嘟嘟的,茶色卷发散落在肩膀两侧,皮肤还算白,双眼皮,大眼睛,平心而论,虽然和刚刚病房里的两位美女不在一个比较层级上,但也能称得上“可爱”,在人堆里也是中等偏上水平吧。

  而且,她还比月苓盼望都“大”得多。

  她的上身是一件蓬松的休闲服外套,虽然是冬天,牛仔裤却只有七分长,小腿肚曲线从裤腿和浅蓝色短袜之间露出了一小截。

  这样的女孩子,如果给自己做女朋友的话……应该,还可以接受吧。老毒物没逼数地想。

  周嵩,够兄弟!我就原谅你夺“袁”之恨吧!

  “你看起来好青春,很有活力,完全不像大三的。”老毒物真情实意地说。

  “谢谢,虽然你是在恭维我,但我还是不想让别人提醒我,我是个大三的学姐。”何思蓉甜甜微笑着说。

  “呃……虽然我很擅长拍马屁,但这次是说真的。”老毒物硬接着话:“而且……反正我看起来也不像大一的学弟。你知道我的绰号吧?”

  “所以,他们为什么叫你老毒物?就因为面相?”何思蓉把碗里面的香菜一片一片往外挑。

  “嘛,不至于吧……”老毒物说:“其实是因为,我在高中时期取得的一项技术专利。”

  “哦?”没听袁月苓说过啊?这小学弟,真人不露相嘛。

  “嘛,知道这个的人不多,只是知道的那几个人取了这个外号之后……”

  “就迅速地在人群中取得了共识?然后就没有人在意真实的起源了?”

  “啊,学姐一看就是过来人。”

  “好吧,我不该幸灾乐祸的,你的专利是干什么的?”

  “一种甘蓝的改良品种。”

  “橄榄?”

  “甘蓝,就是包心菜,圆白菜。”

  “……害,你说大头菜不就清楚了嘛。”

  老毒物刚要给何思蓉详细介绍他的大头菜,女孩却想到什么,放下塑料调羹,话锋一转:“对了,你是什么星座的?”

  老毒物本欲说,不知道,我是4月30日出生的,然后再义正言辞地批判一番女孩子喜欢相信星座的恶习,弘扬一下科学精神。

  但他想到自己上一次就是这么失败的,还差点把介绍人给得罪了……

  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适度向市场方向妥协吧。

  “我是……金牛座的。”老毒物说。

  “真的啊,我也是金牛座的。”何思蓉眼睛一亮,拿出手机点开一个APP。

  金牛座男配金牛座女:

  配对指数:80

  结果评述:相处和谐的一对

  恋爱建议:

  金牛座男生和金牛座女生相配度相当高,俩人性格相似,有着相同的价值观、世界观,有共同话题。你们感情发展并非一见钟情,而是如同炭火般,越烧越旺。随着时间推移,你们会越发了解对方。你们的感情酝酿过程相比其他星座组合而言要来得久,但却是最温馨的一对。在这么多星座里,没有其他星座比金牛座男生更吸引金牛女的目光,因为你们……

  注意事项:

  ……巴拉巴拉巴拉。

  ……

  老毒物听得云里雾里,但觉得总归是好话,便赔着笑道:“那太好了,看来咱俩说不定还挺合适的。”

  何思蓉心中暗道:“呵,小男人,一点也沉不住气”,嘴上不置可否:“对了,你几月几号的?”

  “阳历吗?4月30号。”老毒物说。

  何思蓉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唉呀妈呀,真的假的!”

  “真的啊……干嘛,你别跟我说,你和我同一天生日啊。”

  何思蓉伸手入裤袋,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举到老毒物眼前:“铛铛铛铛!”

  “哎呀这缘分!”老毒物也有些激动,声音大了起来:“这我们得喝一个啊。”

  “喝喝喝。”何思蓉撸起袖子:“不,不要这个,啤酒算酒吗?换了换了。”

  “老板!”

  周遭食客纷纷侧目而视。

  两位陌生男女初次约会,最安全又有效的谈资之一,就是介绍人了,他们二人当然也不会例外。

  “你和周嵩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何思蓉和老毒物碰杯。

  “我们都是学生会一个部门的嘛。”老毒物回忆着:“我和周嵩都喜欢看科幻皇帝,算是生活部的两个科幻迷吧。他呢,喜欢写写弄弄,我喜欢搞发明,所以有时候我们会一起探讨科学吧。”

  “对了,你刚才说改良大头菜,那个还能怎么改良?变成方的啊?”何思蓉终于又想起了老毒物的大头菜。

  “是变成红色的。”老毒物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

  “哎呀妈呀,快拿开吧。你不觉得这血呼哧啦,就像刚从什么东西腔子里掏出来的……一团下水吗?特别好吃吗?”

  “嘛,因为含有一些毒素,一般不推荐食用。”

  “那,这玩意有啥用啊?还给你专利?”

  “因为填补了一项栽培技术的空白。”

  “你为什么要搞这种研究?”

  老毒物一脸“你说到这个我可就不困了”的表情,也撸起了袖子。

  老毒物讲得是口若悬河,何思蓉却是越听越困。难道是自己喝多了?应该还没有。

  这种发明,既不有趣,也无卵用,对方还滔滔不绝地,和自己解释起了其中的科学原理……

  见何思蓉打了个哈欠,老毒物很有眼力劲儿地闭上了嘴。

  何思蓉抱歉地一笑,示意对方继续:“没,不好意思,今天一上午有点累了……”

  本想与他聊聊袁月苓的病情,不想对方却没有接这个茬,话锋一转问何思蓉,一个像她这样优秀的女性,为何没有参加学生会?

  “我吃饱了撑的呀。”何思蓉说:“我们寝室四个人,只有月苓一个人参加了,最近还好,以前天天忙得跟狗似的。

  “参加学生会有什么好的啊?每天被人呼来喝去,做着干不完的杂活,一分钱的收入没有,可能还要倒贴。

  “像月苓那样,三年才做到部长,大多数人到头来也就是个干事。图不着名也没有利……”

  “月苓学姐大四退役以后,我大概率是新的生活部长。”老毒物坐直了身体,试图展开孔雀的羽毛:“大二当上部长的话,后面还是有前景可期的。一方面是人脉,另一方面是学校的各项资源,再说将来履历上……”

  何思蓉听老毒物滔滔不绝,讲着他在学生会的奋斗史,虽然不是很感兴趣,却又暗想着:“这人还是挺有上进心的,这是好事。”

  “你以前处过对象没有?”何思蓉打断了老毒物。

  “高中的时候,谈过一次。”老毒物如实答道。

  “上床了?”

  “怎么可能啊!我们那时候就拉拉手……”

  何思蓉点点头:“你是哪里人来着?”

  “闪西的。”老毒物说。

  “毕业以后准备回老家还是留在魔都?”何思蓉开启丈母娘模式:“打算在魔都买房吗?”

  “……?”老毒物一怔:“目前是打算尽量留下来发展吧,买房……太遥远了。”

  “嗯,这样啊。”何思蓉靠在椅背上,也觉察出自己过于现实了一些,有些不好意思。

  正当何思蓉思索如何岔开话题,缓解尴尬的气氛时,老毒物开口了。

  这是一个只有处男才会提的问题:“你……觉得我怎么样?”

  问完这句话,老毒物忐忑地等待审判结果。

  “……还行吧,我不是很讨厌。”何思蓉双手捧着杯子喝饮料,客观评判道:“做恋人可能有点不合适,但做个朋友蛮好的。”

  老毒物的心沉了下去——果然又被发卡了说。

  “这么失望的表情?你已经爱上我啦?”像猫逗老鼠一样,何思蓉饶有兴味地说。

  “爱上倒不至于,失望……也还好吧,多少有一点,但本来这种事情就……”

  “你喜欢我?”何思蓉追问道。

  老毒物怀疑她已经有点多了。

  “挺可爱的,也很聊得来,性格也不错……要说喜欢的话……太快了,应该说,有好感。”老毒物拿起了杯子。

  “嗯,我知道。”何思蓉笑道:“你喜欢的是你们袁部长。”

  老毒物机敏地扭头,把嘴里的酒吐到地上,避免了喷何思蓉一身的悲剧。

  “别激动别激动,你看她的眼神很明显,很容易看出来的。”何思蓉体贴地递上纸巾:“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的。”

  老毒物刚想问“那她是不是也看出来了”,眼珠子一转,咽了回去,矢口否认道:“别胡说,完全没有的事情。之前周嵩觉得有困扰的时候,我还给他支招想过办法呢。”

  “哦?你给他支什么招,想什么办法了?”何思蓉的兴趣彻底被勾上来了。

  “嘛……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秘密。”老毒物举起食指摇晃了两下。

  “苓儿跟我讲过,有人建议周嵩赶紧把她睡了,这人是不是你啊,老、毒、物?”

  老毒物感觉自己遭受了背叛,刚要矢口否认,何思蓉又神秘兮兮地开口了:“看来,你对苓儿确实没什么意思。那你……”

  她说着,将身体向前倾,两坨沉甸甸的就这样撂在了桌面上:“想不想睡我?”

  “噗——”

  何思蓉早有准备,敏捷地侧身闪过老毒物喷来的水。

  顾不上道歉,老毒物惊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何思蓉带着一股决绝的表情,手指敲击着桌面,一字一句说道:

  “我们,也许,可以做一种,特殊的,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