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序章 请将我的女友逮捕归案!

序章 请将我的女友逮捕归案!


  周嵩身处的这个教堂不大,有着明显中式的风格。在木质的三角屋顶下,宾客稀稀拉拉,看不清面容。和煦的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洒下,面前新娘的脸却深埋在头纱的覆盖下,丝毫没有被照亮。

  “周嵩同学,你是否愿意以自己的灵魂起誓,接受袁月苓同学作为你的合法妻子,从今往后爱她,尊敬她,安慰她,关爱她并且在你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她,直至死亡?”罗神父手中托着厚厚的祭典,示意周嵩回答他的问题。

  望着眼前被他缠了两年的女孩,周嵩思绪奔涌。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两年多来,他在学生会任劳任怨,换来的也不过是更多凝望她背影的机会。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现金/点币等你拿!

  “我愿意!”现在可不是思前想后的时候,回答态度和答案本身同样重要。

  罗神父满意地点点头,转向了我们的女主角。

  “袁月苓同学,你是否……”

  “我……”女孩无声地开口,嘴撅起来,形成一个“不”字的开口。周嵩瞪大了眼睛,心脏都要从喉头跳出来了。

  “是否可以就我上节课布置的这个规划方案,阐述一下你理解的设计思路和优缺点?”

  新娘和周嵩一起望向了罗神父。

  听着罗神父郑重地重复刚才的问题,那眼神从疑惑到询问,再到恼火,最终定格在了嫌恶。原本洁白的无垢也在一片黑雾的浸染下陷入无光。

  小腹最近时时出现的无来由坠痛再次袭来,汗水淌进了他的眼睛,他隔着衣服死死攥着口袋里的小盒子,指望着那里面除了戒指还能有一根救命稻草。

  “这个方案是由伦敦首席建筑和城市顾问里查德罗杰斯在1992年.....”女孩忽然开口了。

  周嵩猛地抬起头,却被讲台上罗教授秃脑门的反光晃到了眼睛。

  艹,果然又是做梦!

  一席黑衣却穿着纯白运动鞋的女孩站在投影仪前侃侃而谈。

  “......之所以有这样的不足,并非他的专业水准不够,而是他低估了魔都的发展速度,也高估了华夏的发展速度。谢谢。”

  周嵩还在翻手机希望查到这个理查德罗杰斯是何许人时,女孩已经乌云踏雪般从讲台飘回了第一排的座位,在黑板上为周嵩听不懂的问题留下了周嵩看不懂的答案。

  “袁月苓同学的见解很有想法,看来下了功夫,很不错。”罗教授虽然已经年过六旬,但浓重的关中口音依然中气十足。

  “接下来是随堂测试,袁月苓你要是不舒服就去医务室看看吧,我看你精神不大好。”

  袁月苓看来确实有些不适,她没有推辞,向教授道歉后,便匆匆离开了教室。

  走到教室门口时,她停住脚步,扭头冲着周嵩的方向弯了弯手。周嵩一愣,难道刚刚的美梦距离成功跨出了它的一小步?

  他刚要站起身,第一排的高个男生已经抢先一步朝门口走去。

  “这位同学你去啥地方啊?”罗教授诧异地想要阻拦,那男生却解释说自己只是陪袁月苓来听课的,不是本班学生,就顾自走掉了。

  陪月苓来上课吗?男生?

  “这都啥事情嘛,刚才点名这个同学明明应声了嘛。”落了面子的老教授有些不满地翻看花名册,喃喃自语。

  “我这个人是很通情达理的。“罗教授看上去想要缓解一下尴尬课堂的气氛:”我的课同学们要是有事都可以请假,只要有合理的理由,我是不会为难大家的。

  比如最后一排那位刚睡醒的同学,是叫周嵩吧?你也别为难我了,我给你半节课假,去医院开个假条什么的好吧?以后你在课上只要不讲梦话,到期末你还是有机会参加补考的嘛。”

  听到教授喊周嵩这个名字时,周嵩还把身子缩到桌子后面,假装自己是别人。但是教室前后充满的快活空气让他无法呼吸,于是他也离开了,没有任何人被打扰到。

  不知道是因为趴桌子久了,还是昨天通宵打魔兽太累,周嵩似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好像走在棉花糖上一样。心事重重的他终于在某个楼梯拐角处一脚踩空,摔倒在地。

  “咚!”接下来是凄厉的惨呼。

  没有人闻声赶来,没有人关心他。周嵩缓缓地爬起身来,坚强地闭上嘴巴,假装无事发生,一瘸一拐地走下楼梯。

  下了两层楼,他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坐在台阶上,侧着身子撩起裤腿,将黑色的棉袜褪下。

  明显的红肿在白皙的脚腕的映衬下分外显眼。

  “真是中了邪了!”袁月苓对站在身边的男生抱怨道:“痛经就算了,晚上睡着了就做一宿的噩梦,白天困得和没睡一样,现在又开始平地崴脚了。”

  “下午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男生提议道。

  袁月苓轻轻摇了摇头,提上袜筒,放下裤脚:“不了,好不容易占到图书馆的座。”

  那男生抬头看到周嵩,和他挥了挥手臂,周嵩这才认出来,他是学生会生活部的部长杜鹏飞。袁月苓回头看见周嵩,脸色立刻一黑,扶着楼梯扶手站起来:“走。”

  杜鹏飞跟了上去,又回头对周嵩留下一句:“晚上部里的聚餐你可别忘了,7点半。”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知道了,知道了,杜大部长……”周嵩在刚才袁月苓坐的地方坐了下来,对着空荡荡的楼梯间,小声嘟囔着。

  真羡慕杜鹏飞啊,和袁月苓一直关系这么好。周嵩想,如果当初没有莽撞的告白,也许到现在他和袁月苓还至少是好朋友吧?

  独自一人去医院看病在孤独等级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但周嵩也没有别的选择。

  下午的时候,他打车去了镇上的医院。

  拿了血液检查报告和X光片,周嵩忐忑的再一次推开了挂着“泌尿(1)”牌子的房门。一进门他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刚才明明只有一位和蔼的老先生坐诊;现在诊室里男男女女的实习医生站了半屋子,站在看片灯上挂着的几张X光片前,聚精会神的听刚才的老医生讲着什么。

  那几张A4纸在人群中传阅着,没拿到材料的人就盯着周嵩打量,兴致盎然。

  “小伙子,你的这个情况啊,非常的特殊。”

  周嵩忍痛坐正了身子,准备迎接这个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一种疾病的神圣时刻。

  “你听我说啊,有些人就是天生有两套生殖系统……”

  周嵩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他现在真的相信祸不单行了。

  “哎哎,你别激动,你并不是这种情况,所以我才说你的情况非常特殊。”

  到吃晚饭的时间,周嵩提着两盒痛经宝一瓶止痛片和一包膏药,回到了学校,神色木然。

  他抱着手,裹紧了身上的长款风衣。天灰蒙蒙的,凛冽的风从校园的小径吹过,轻轻刮起了路旁的枯叶。往年的冬天从来没有这么冷过,连路上的行人都少了一些。

  一些教学楼已经亮起了灯,拿着书的学生们三三两两从周嵩身边走过,那是去上课或者晚自习的。几个大一的家伙勾肩搭背,嘴里幺三喝四,准备一起去网吧。去吃饭的、去打球的、去幽会的、去夜跑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一张周嵩熟悉的脸庞,这让他产生一种荒诞感,好像自己是一个完全格格不入的过客……

  胃肠蠕动产生的刺激感提醒周嵩,他上一次进食还是昨夜网吧的泡面,于是他加入了向第一食堂移动的队伍。手机及时的振动提醒了他,他在这个学校里还有属于自己的位置。

  “啊,是了。”周嵩查阅着短信,嘟哝道:“不吃白不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