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纠葛情 > 第134章,谭内水深情也深(1)

第134章,谭内水深情也深(1)


  颜大春笑道:“我这里虽谈不上海纳百川,但也可以跟兄弟们一起在社会上讨碗饭吃!”他把自己说成了帮主似的,他海纳百川只是要他有用的人,为的是给他卖力赚钱。
  颜大春今天算是又把裘举盼回来了,颜府里没有他,靠黄汉权那才是见了个鬼。黄汉权不能赶走,要是要他走黄剥皮一定会整死自己的。随后,梅老幺以及几个再河里的得力干将拉进了自己的圈子。裘举来到这里本就是冲何花而来的,他要依靠颜家来保护何花。他与梅花的事情,他不好意思到颜家干下去,他就在自己一条船上跑河里的运输,搞单帮。他人很勤快,也喜欢帮助人,不久他与沙同镇船帮里人很合得来。这也得亏梅老幺帮助他在河立下了脚,他为人耿直帮了船帮兄弟们不少忙,还为他们在汉口打过码头,很快他又在镇上就有了名气了。这样的裘举,颜大春不会不要啊。就是抱小面当众认错,只要裘举来颜家就有了。这真是一号和两好,裘举与颜大春又皆大欢喜。
  一晃已是快秋天了,裘举回来看祖父母,老太婆一股地对他道:“我孙子将来一定有出息,我们都快入土的人了,你还是多想想你姐姐、妹妹与弟弟,把你娘啊与老子伺候好就行了。”
  裘举笑对婆婆道:“姐姐是别人家的人了,她有人心痛,用不着我了。”
  这里,没有裘举的位子睡觉,他离爷爷家回镇上去了。他爷爷这一厅两室的小房子只有两房一厅,祖父母一间房,黄雅梅家一间房,可没有他的住处呀。
  快夜色了,他从村李出来去街上要经过一个大水潭,据说这潭是大水冲毁村庄留下的大水坑。在夜梦快将临时,他发现在水潭里有一个女子在摸鱼。他定眼一看,她就是个踏了入青春期的大姑娘何花。她是趁着晚霞快下天际之际脱了鞋袜,趁着夜幕快来临时就挽起麦绿色的长裤下水的,时值秋时那河水还不是那冷,在余晖下那很少见阳光的一双腿显得更加美丽。
  裘举没有喊,他看着她在水胡闹。他想,摸鱼哪是女孩做的事情啊。何花摸鱼那简直就是瞎摸,那会摸到一条鱼儿呀。裘举正怀疑何花鱼没摸到一条,到头来把全身都会打湿。正在此时,何花不小心一只脚踏空,落进了深水里。好在她还能几下狗爬式,但方向不对,就越游离岸越远。这时,裘举没有看到她危险离她越来越近,他就走到潭自另一边准备驾自己的小船去接何花的。他这小船平时就靠在这里停放,为的不让那些调皮孩子们偷出去胡划船出事情,全村的家长都知道这个潭子是很深的,孩子们也不到此处玩耍。这次回家除了看祖父母还有任务,那就是到湖里区催收鲜鱼。
  就在此时,何花慢慢的她体力不支了,求生的欲望使她一边使劲用狗爬式游泳,一边喊救命。但是,她那声音太小了,惊动不了过往的船只,船上的船老大们还满意为是哪家的孩子在游泳呢!河里行船本来离那潭子就较远,根本看不清何花是男是女。再者,刚初秋游泳也是常事,何况湖乡人游泳几乎个个男子都会,有些胆大的女子也会游泳。玩水在水乡来说是小菜一盘,谁会注意何花的生命正在生死之间啊。人在命一玄时,求生欲望是那么的强烈,她拼尽全力地向岸边游去!一个人清醒地知道死亡向自己逼近时是何等残酷,就在何花无力游动时就闭眼去安心等死时她感到了一双有力的手托起了她的胸腹部,她睁开眼睛一看是裘举。她忘记了别人是在救她,少女的本能地心里暗骂裘举这该死的占了自己的便宜,自己一个黄花闺女的胸就这么被这该死的摸了---
  就是后来,只要何花一想到这次,就感到很温心。她知道,裘举那也不是有心的,在水里、在救人时哪管那些周公理了呀,救人才是根本!何花记得,那时生存的本能使得自己把裘举抱得紧紧的,这是她第一次与异性抱得如此之紧,身体贴的如此之近。
  裘举抱起何花抱上岸时,她也感到了裘举的心跳得那么狂。这一下,何花就感到自己的双脸颊滚烫,心跳快了。在岸边,裘举把丢在岸边的外套披在何花身上。
  何花反而问道:“这热的天你还带外套,是不是存心盯着我呀!”
  裘举笑了一笑,道:“本来我是要到湖里区过夜的,我最近帮东家到守在湖里的王家湖墩渔网处去收鲜鱼。晚上怕湖里冷才带这行头啊,我可没你说的那心事啊。”
  这王家王家湖墩就是何花的未来的婆家的湖中村土墩子,她被父亲在她在月子里就与王家公子定亲了,那时两家门当户对,那可不是高攀啊。
  那时,王家也是个打鱼的。后来因打渔赚不到很多钱就改行做起了鲜鱼生意。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就在这镇上置了家业。谁知那个王家小子长大了后不学好反而学坏,五毒俱全败了家业,气死了父母后一个人回了湖里做起了渔民。
  “没那心事?谁叫你去受那洋罪啊!”何花总是不饶人。看着裘举笑了笑。后添了一句:“为东家在湖里去王家湖礅守渔网,守夜那苦你也去?”
  裘举笑道:“端人碗受人管,不去不行啊!”
  何花道:“我也是受人之托,不得不不管呀!我还不是看在你面子上。”原来,裘举把先生把生活托给何花嫂子来照顾,加上何花嫂子刚生孩子不久,可把她嫂子磨瘦下来了。由于嫂子没奶水,她这次特地下水来摸鱼给嫂子补身子。
  “那真谢了,你该跟我说一声,何必冒着这大的险呀!先生的生活就按你家平时一样,何必那么铺张啊。”
  何花道:“你这人也怪,来家不好好招待,不怕外人说我家不懂礼数。再说我嫂子奶水少,也得加强营养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