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回到大明做藩王 > 第九章 常茂假死

第九章 常茂假死


  “哎。”朱桂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老婆解释这件事,难不成要告诉她自己要造反不成,这不是自己跳火坑吗,还得把人家也推下去,便叹道:“这件事寡人一句话两句话也跟你说不清楚,总而言之,寡人不想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王爷。”

  “寡人想像你的父亲徐大将军那样,为我大明建功立业,留威名于后世。”

  徐妙莐嘴角抹开一丝笑意,谁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人中龙凤,干一番大事业,现在见朱桂有这样的雄心,她这个做妻子的也替他高兴,想了一下,便说道:“既然这样,王爷得想办法打消陛下的疑心才行,你得让陛下知道,你是忠于他的。”

  “怎样才能打消他的疑心呢?我毕竟是他的儿子啊,他若是还不信我,我能怎么办呢?”

  朱桂一时感到头大无奈,老朱啊老朱,你可真是个难伺候的主啊,不相信跟自己打天下的老兄弟们也就算了,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

  我去河西啃沙子,挨蒙古人的刀枪剑戟去给你守江山,这你都不信我,我还能怎么办呢?

  徐妙莐一时也答不上来,这位洪武皇帝算得上是有史以来最难伺候的皇帝了,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你跟他讲感情?他有感情吗?去年扩大胡惟庸案杀了三万多年,李善长鞍前马后伺候了他那么多年,难道就没有感情吗?

  如果之前像徐家这些功臣之家们还敢跟朱元璋理论理论,那到现在,估计没有一个公侯敢去跟朱元璋讲理了。

  脑袋很多吗?嫌命长吗?

  徐妙莐秀眉微蹙,一边沉吟着,一边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她在想问题的时候,习惯将右手攥拳,放到左手手掌上不停地砸击,她觉得这样有助于她的思考。

  果然,过了片刻之后,徐妙莐忽然灵光一闪,猛地转过身来对朱桂笑道:“王爷,我有主意了。”

  “哦。”朱桂一阵惊喜,忍不住快步走了上去抓徐妙莐的双手,急切地说道:“你有什么主意?快说。”

  二人虽然有了婚约,但毕竟没有成亲,徐妙莐到底是徐达大将军家里的大家闺秀,还是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跟朱桂有肌肤之亲的,否则岂不是辱没了父亲辛辛苦苦一辈子打下来的名声。

  见朱桂冲了过来,徐妙莐忙侧身躲避,头一低,手一缩,十分自然地避开了朱桂的那双咸猪手,只见她脸颊微红,轻声说道:“王爷可曾听说常茂假死之事?最近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老百姓都在议论。皇上对这件事也是头疼不已,王爷何不趁这件事表现一下自己的忠心?”

  “常茂假死?”朱桂恍然大悟,一拍脑门,道:“寡人明白了。你是说让寡人去替父皇解决这个大难题。”

  “正是如此。”徐妙莐微微一笑道,自己这个未婚夫最近真是聪明了不少,很多问题一点就透,真是良才美玉,人才难得,假以时日,将来必成大器。

  所谓常茂假死事件是大明洪武年间一桩小小的迷案。

  常茂就是常遇春的长子,也就是朱桂的好基友常森的大哥。他本来在常遇春时候承袭了开国公的爵位,但是这个人为人暴躁狠戾,属于那种无风也起三尺浪,见树都要踹三脚的人。

  洪武二十年,常茂跟随自己的老丈人大将军冯胜出征辽东,本来战事十分顺利,没多久就逼迫元朝太尉纳哈出投降。

  可是常茂不改武夫的本质,在一起酒会上一言不合,竟然拔刀砍伤了纳哈出的右臂,造成纳哈出的手下们惊慌溃散,回到京城后,还和自己的老丈人冯胜互相告发。

  鉴于事态严重,朱元璋将常茂革职,流放到了广西龙州。

  但常茂到底是常遇春的女儿,即便是被流放了,到了当地也是神一般的存在。在龙州没过多久,常茂就勾搭上当地土司赵贴坚之女,将她收为小妾。赵贴坚死后,他的侄子赵宗寿继任为土司,但是常茂仗着朝中的关系,联合他的小妾把持土司大政,引发了赵宗寿的不满。

  洪武二十四年,常茂去世,或者说对外宣称去世。赵宗寿于是就想将土司大权收到自己的手中,可是常茂的小妾不肯放权,二人一来二去便势如水火,经常互相举报攻击。

  后来,有人传言常茂没有死,他的死是为了骗皇帝。赵宗寿收到这个消息之后如获至宝,立即将它捅到了京城,想给常茂定一个欺君之罪,如此一来,顺便也可以将常茂的小妾拉进去,一石二鸟,龙州的大权,今后不就自己说了算了吗?

  众所周知,朱元璋是个十分强势的皇帝,他不容许自己的皇权受到一点点的威胁,更不容许别人期满他。因为他一直认为,凡是欺君之人,将来必行篡位之事。

  所以,当他听到常茂假死欺君的消息之后,勃然大怒,立即下旨严查,并且责令赵宗寿将常茂找到。

  赵宗寿哪里找得到常茂,现在他成了自作自受,每天对着圣旨愁眉苦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结论,老朱生了一段时间的气之后,似乎把这件事给忘了,最近没有在朝堂上说起过这件事,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便是常茂假死的来龙去脉。朱桂将整个事件回味了一遍后,便问徐妙莐道:“妙莐,依你之见,常茂到底死没死?”

  徐妙莐微笑着摇了摇头,道:“王爷。常茂死没死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怎么想。皇上想不想他死。”

  一番话说得十分在理,朱桂忍不住连连点头赞叹道:“你说得对。说实话,寡人也一直觉得常茂之死十分蹊跷,我记得前年的时候,听人聊过他,说他在龙州过得很滋润,怎么突然之间就死了。而且连他的三个儿子也突然死了。”

  徐妙莐低头沉吟了一下,幽幽地说道:“王爷。有些话,本不该是臣女能说的,但是,既然王爷问起来,臣女也只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王爷还记得前年皇上杀李善长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