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闲人日常指南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们都想去蹭课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们都想去蹭课


  有钱无钱只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
  瞧瞧,这女孩真的很大气啊!在心境,即便是之前刚到这个世界的侯平安也很难做到。现在或许能够做到。
  有钱了又能怎样?
  橙子想的很简单,有钱了又能怎样?自己还不是要当老师,还不是一样的睡宿舍,还不是骑着电驴上下班,有什么区别吗?
  没钱又能怎样?
  还不是骑着电驴,去学校上课。生活依旧是之前的样子,只不过是多了一个牵挂的人而已。锦衣玉食这种日子,对橙子来说真没多大意义。
  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现在,橙子就算只靠工资,也能吃的非常不错。
  所谓的豪车豪宅,橙子更是没想过。
  在她的心里,她就已经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了。她是真没觉得侯平安就算是多少亿,那真的有什么区别吗?
  所以橙子是单纯的,单纯得只想要一种简单的触手可及的平凡的幸福生活。这也是她为什么有那么好的心态和侯平安在一起的原因了。
  “还有……这個……”
  侯平安又从袋子里找出了结果盒子,放在茶几上摊开了。精致的盒子,一看上面的标志性的标志,就知道是欧雅泉的商品。
  上次的商品让两个老人家都喘不过气来了,这一次他们显然还有些不适应,有些慌乱的摇手:“不不不,这可不行了……”
  “是给橙子买的三金!”
  老两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橙子心里欢喜,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想看就打开啊!”侯平安就对着橙子眨了眨眼睛。
  橙子还真的不客气,拿起其中的一个盒子,打开了,竟然是一个大钻戒。那顶上硕大的钻石亮晶晶的,直晃眼。
  “啊——好大啊!”是紧盯着橙子的陈乐,他瞪大眼睛,看着这硕大的钻石,惊呆了。
  “姐夫……这……这得多少钱啊?”
  “俗了啊,小弟,爱情不是用钱来衡量的。”侯平安语重心长的教训他,“关键是看钻石大不大,知道吗?”
  橙子“扑哧”一声就笑起来,赶紧拿手轻轻的掩住嘴巴,被老两口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身去了。
  侯平安也将陈乐忽悠过去了,免得继续追问要多少钱,让陈母陈父心里又有了压力。然后自己也打开一个盒子递过去。
  “这个是手镯,你戴戴看!”
  橙子又将手镯戴在手上了,伸出来左看右看,还对着陈乐问:“好看不?”
  “姐夫挑的,肯定好看啊!”陈乐笑嘻嘻的,然后看侯平安,“姐夫,这个得多少钱啊?”这家伙,不问清楚不罢休啊!
  侯平安无语,说道:“这些都是自家的,自家的东西,还要问多少钱?你见过自家做饭了,问别人,这顿饭要多少钱?都是要吃的,钱多钱少,不都是要吃饭的吗?真拿出当钱卖了啊?你说是不是?”
  这话没毛病,连陈父陈母都点头。
  “所以说,自家用的东西,再贵那也是必需品,再便宜也是嫌弃不了的。所以,不论贵贱,真心实意是最好的。”
  侯平安继续说道。
  这话又让陈母陈父不住的点头。这孩子明事理,难怪能成大老板的。女儿跟了他,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委屈。
  “这事儿吧,我们是同意了,要不……找个时间,跟亲家母见个面?”陈母试探着问了一句,“我们也好商定个日子。”
  “应该的,应该的,我这次回去了之后,就和我爸妈过来拜会,到时候一些事情我们好商定了。包括日子啊、办酒的地点啊!”
  “那办酒的地点……”陈父很关心这个。
  “我的想法是,现在这里办,完了再去我家那边办!不过这还要遵循阿姨叔叔你们这边的风俗,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那只是我的想法!”侯平安说道。
  “这样办好,你想的很周到的!”陈母赶紧说道。
  “那行,那行,阿姨,叔,您等我回去后的信儿。”侯平安就赶紧说道。到现在为止,橙子这边算是搞定了。
  一家人又聊了好一会儿。
  完了让橙子送侯平安回酒店。陈父为人还是保守的,不允许橙子未婚就和侯平安住一起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家的闺女早就是侯平安的人了。
  “侯老师,帮我一个忙呗!”
  走在路上的时候,在昏黄的路灯下,橙子背着手,跳了一个圈,然后面相侯平安,调皮的眨了下眼睛。
  “上课?”
  侯平安斜着眼睛看她,很不屑的样子。
  橙子就嘿嘿笑:“你都猜得到,多没意思!嘻嘻……”说是没意思,但是心里高兴的很啊,自己心里想的,侯平安都能猜得到。
  似乎就是一种默契吧!
  “我想让你讲讲上次高考的两套试卷的作文。一篇是下棋的本手、妙手和俗手。一篇是《红楼梦》里的片段‘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的片段节选,我拿给你看啊!”
  橙子说着,居然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了试卷来了。
  额的个天,这姑娘一直就想着这事?还转成的把试卷藏在包里。今晚不知道是自己向叔叔阿姨提亲的日子吗?
  这姑娘脑子有问题啊,老是想着这个。
  “我可以拒绝吗?”侯平安装的愁眉苦脸的样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试卷。
  “我——不——批——准——”
  橙子一字一顿的说,笑起来,眼睛就像是月牙弯儿了。
  “那就没得选啊!”侯平安忽然就笑了,“那行吧,不过你的亲我一下!”
  “嗯,不亲!”
  “不亲我就不上。”侯平安威胁。
  “那你闭上眼睛!”
  侯平安闭上了眼睛。
  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忽然就远去了。睁开眼,橙子跑的像只打慌了的鸡一样,一路咯咯咯的,跑的飞快,还两只手提着凉鞋,一转眼就进了小区,消失不见了。
  侯平安不禁莞尔。
  这世界总是让美好和自己不期而遇,真的很厚待自己了。
  第二天一早,侯平安还睡得香呢,橙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侯老师,起床了!”
  “再睡一会儿!”侯平安翻了一个身,哼哼了两声。
  “起来啊,我的第二节课,不然来不及了啊!”橙子急了,赶紧催,“快点啊,我先去备课了,你快点,乖呢!”
  电话刚挂,就看到了桔子还有办公室其他的老师都将眼睛盯着自己。特别是想到刚才那最后一句“真乖”,说的那么的暧昧和亲昵,脸红的,都想钻地缝里去了。
  “哈哈,咱们家的橙子也会说情话了啊!”
  中年妇女永远是聊天里的战斗鸡,一发现情况就“咯咯哒”的无差别的开火。
  橙子闹得更加脸红了。
  桔子就怼中年妇女:“情话是年轻人的专属。”
  中年妇女瞅一眼桔子:“得了,你们年轻人去聊吧。”
  吃完早餐,上第一节课的时候,侯平安还没有过来,橙子有些不放心,拿起手机准备再打电话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就在门口响起来了。
  “这里!”门口侯平安对着她晃了晃手机。
  中年妇女就看着侯平安笑:“侯总,我要告状啊,刚才橙子对着某个人打电话,秀恩爱,还说什么‘真乖’的话呢!”
  橙子就跺脚:“不是……”
  “是呢,是呢!”这时候办公室的所有人几乎都一同回答。
  橙子羞得不行。
  办公室里顿时就轰然大笑起来。
  侯平安其实就是很喜欢这样的办公室氛围的。以前在三中的时候就是这样。也有个中年妇女郭老师,也有个妩媚爽朗的少妇李文秀老师……反正那时候的办公室,热闹得很,也春意盎然的很。
  那就是平凡的乐趣。
  现在人际交往倒是挺好的,但是总觉得差了那么点意思,可能也就是在这里吧。
  “来,坐这里!”橙子赶紧让侯平安过去,按着他坐下来,“你备好课了没有啊?”
  “备课?”侯平安就笑,“我上课一直都不备课的。随心所欲,想哪讲哪,你不会怪我到时候胡说八道一通吧!”
  “不会啊,我相信你!”
  说起这个,橙子的眼睛里就是崇拜的神色了。侯平安的才华无疑是让她心折的原因之一。这个男人,一站在讲台上,就会自动生成为一个发光体,吸引所有人的眼光。
  这就是魅力,自家男人的魅力。
  满心的欢喜和满足感,就是来源于侯平安的这份自信。
  “侯老师,你要给陈老师上课啊?”
  “给她班上讲一讲作文。上次高考的作文吧,我就是随意的讲讲自己的体会和感受,也算不得是讲作文。”
  “莪要去蹭课,不会不让吧?陈老师——”中年妇女对着橙子说。
  “不是,就这真的只是讲作文……”
  “哈哈,看你急的,我们是真心想去听啊,这魔师平安的创始人来学校讲作文,你说我们能放弃这个机会吗?肯定不能啊!”
  有人说道:“要不……干脆跟曾校长讲,放到多媒体阶梯教室去讲得了,全校的老师都听……”
  橙子都懵了,一个头两个大,事情好像不受控制了啊,自己明明只是想让侯老师给自己一个人的班级讲课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