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非著名影帝 > 5,拒绝

5,拒绝


  布帘拉开,露出一张国内电影观众都非常熟悉的脸。

  哪怕前世孙浩对于华夏娱乐圈不是很熟悉,眼前这人,他也认识~张逸谋,国内唯一一位使用导演这个职业做称呼而不用加前缀姓氏的人。

  “不好意思,由于四月份已经给你们试镜过一次了,我怕今天自己会先入为主,所以就拜托常丽老师搞了这么一个小仪式!”

  乐呵呵的张逸谋指了指教室中的布帘,不过,微微一顿后,他就迅速转变了话题。

  “请问,最后一个朗诵《海燕》的同学是哪位?”

  “哦…,我!”

  原本已经退回到队伍里的孙浩,此刻,只得再次上前一步。

  “同学,你的声音不错,非常有画面感,若是还有时间,你能否愿意为我演上一小段?

  嗯,就演个乡村教师吧。”

  “……”

  听到这个要求,孙浩沉默。

  自己原本就是个打酱油的!

  之所以过来,就是害怕常老师会生气,从而影响自己在先中戏混个文凭的想法。

  今天下午吃饭喝酒时,可是听他们三人聊过了,原本中戏96级影视表演班有20位同学,结果刚过两年就剩下17位了。

  开除达不到要求的学生,常老太太可是从来不手软。

  “怎么,同学,有问题?”

  “哦,没有!

  我就是在想,自己应该怎么来诠释乡村教师这个角色?”刚才朗诵时,用的是挂有南河方言味的普通话。而现在,孙浩讲的普通话里又掺杂了些许的川味。

  既然开口了,那就搞乱吧,各种口味的普通话我都给你们展示一下,到时候若有人问起,也好解释。

  “呵呵…,同学不错,语言能力挺丰富的嘛,那正宗的陕北话会不会讲?”

  “罢列。”

  “哈哈…,撩咋列,没错,就是这个味。”

  望着兴奋的张逸谋,孙浩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更何况自己根本就没打算跟他去演戏。

  想了想,朝张逸谋微微鞠了一躬,孙浩便脚步轻快地出了门。

  而张逸谋见状,也迅速和众人一起来到教室后门口,朝走廊外张望。

  此刻,站在走廊里的孙浩,突然双肩一松,笔直的身体瞬间变得佝偻,俊朗的脸充满愁苦。

  慢慢的挪到教室后门口,把嘴上叼的“烟”用手拿下来,怼在墙上捻了捻,见没有火头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放进衣服兜里。

  站定,跺了跺脚,整理整理衣襟,举起双手拍了拍脸,当脸上有了笑容,便努力挺直身体,大踏步的走进教室。

  “同学们好!”

  “啪啪啪…”

  当站在‘讲台’上的孙浩,还想继续向下演,而这时,张逸谋却鼓起了掌。

  “这位同学,不用演了,就你了!

  若是你这边没问题,今天晚上就一起跟我奔赴坝上?”

  “啊…”

  “哇…”

  “耗子的演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了?”

  “前两天,还被常老师批评他交的作业就是在演呢?”

  ……

  而就在同学们的小声议论中,有个声音忽然变得突兀。

  “导演…,坝上,我可不可以不去?”

  “呃…”

  张逸谋有点懵!

  在记忆中,自从《红高粱》之后,好像国内还没有演员当面拒绝过自己。

  “嗯…,同学,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或许是怕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演员再次开口拒绝,张逸谋又笑着补充道:

  “同学,实话实说,我这部电影为男主角开出的片酬可是不老少哦。”

  前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诱惑没有经历过,孙浩淡淡一笑,正要讲出早已编排好的理由,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人揪住了T恤衫。

  “导演,放心吧!

  我常丽以人格做保,今天晚上七点,这小子绝对会跟咱们剧组汇合,然后一起去丰宁。”

  ……

  有常丽以人格做保,心满意足的张逸谋走了。

  剧组还有一些杂事需要自己过去处理,不抓点紧可不成!

  或许是试镜失败的次数多了,班里的男同学在情绪上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有两位兴高采烈的家伙,甚至还相约一起到中戏门口的渔家小炒去喝两杯。

  心情忐忑的孙浩被留了下来,坐在他对面的就是班主任常丽,一位瞧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孙浩…”

  “嗯?”

  “在聊正事之前,有两个问题,你能不能先帮我解释一下?”

  “常老师,您讲!”

  “你是咱们班里唯一一位东山来的孩子,讲真心话,若不是你眉宇之间有些尊龙的影子,我当时就不会收你。

  因为你的普通话讲的那叫一个糟啊,充满非常浓郁的胶东口音,直到三天前还是。

  可现在,为什么你的普通话却讲的这么正宗,而且还可以掺杂着许多口味,比如说豫东,比如说川南,再比如说粤语……”

  “嘿嘿…”

  孙浩努力的将自己的笑容变得憨厚,用手挠了挠头,“常老师,我觉得我可能是突然开窍了。”

  “呵呵…,真的?”

  “当然!”

  目光在孙浩脸上巡视许久,见实在瞧不出破绽,常丽忽然笑了笑。

  “说吧,你到底是谁?”

  “呃…”

  “你绝对不是孙浩,因为孙浩从入学开始,就和张紫衣、曾鹂一样,在私下里都会叫我常妈,而你现在,却叫我常老师叫的这么自然妥帖,说吧,你到底是谁?”

  闻听此言,孙浩汗如雨下。

  前世纵横诈骗界43年,在自己消失之前,从未失手过,没想到才穿越到中戏半天,竟然栽在了一位老太太手里。

  该怎么解释呢?

  若是认帐,保不齐自己马上就会被送往国家某些神秘研究所,然后被切片。

  若是不认帐,则是无法圆谎。

  谁知道原主到底是不是在私下里就称呼常老太太为常妈!

  “哈哈…”

  而就在这时,常丽突然就笑了,伸手便把手里的手绢递了过来,“擦擦汗吧,傻小子!

  就你这点心眼,还想给我耍心机。

  你是不是觉得称呼我为常老师,就不必承担精神上的愧疚,从而可以拒演导演的电影了?

  哈哈,我告诉你!

  没有用的,只要你叫过我一声常妈,我就一辈子拿你当儿子看,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想因为失恋而就此沉沦下去,哼哼,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