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大话仙 > 第二十七章 少年离城

第二十七章 少年离城


  背上弓和箭,庄羽买了几种蘑菇做样品,再进山碰到了,就能采回来食用。

  他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没想到碰到了熟人,他的那位“左邻”在摆摊卖粮食。庄羽见了,自然是要上去打个招呼。

  “我儿子明天就回来了。”邻居说道。

  庄羽没有反应过来,说道:“那好啊。”

  邻居接着道:“我明天就去取药材。”

  庄羽这才明白邻居直接说他儿子是什么意思,是在怕他变卦啊。他笑了笑,说道:“好啊,明天上午我出去,下午吧,下午你过来,我在家等你。”

  邻居感激不尽,庄羽轻描淡写,“一株药草而已。我回了,你慢慢的卖。”

  一行人簇拥着一位白马白衣的少年走到庄羽院门前,走出一人“啪,啪”打门,“有人在家吗?客人来访。”

  连叫三声,院子里没有人出声。少年摸着白马马头,笑道:“算了,这么久没有人应声,应该是不在家。走吧,我们连夜回去,路上小心一些。”

  马蹄踏过石板路,少年感受到地面不好,说了一句,“这路确实该修了。”

  有人应声道:“少主放心,我回去马上安排人买石板,明天上午就会把这里修好。”

  少年道:“有心了。”

  一行人出了城门,打马没入夜色当中。留在城门前的人回身朝回走,灯光下显出一张满是忧色的脸来,原来这人是庄氏在山中城货站商行的临时负责人。

  此人朝看门的黑衣人拱拱手,一言不发的钻进从黑暗中冒出来的马车中,低调无声的没入黑暗当中。在此人的眼中,山中城的黑夜是恐怖的凶兽,随时就能把他吃掉。他黑怕,恐惧!要不是送少主出城,他早在太阳下山之前就躲进地下秘室去了。

  少主的到来并没有解决太多的事情,少主的随护人员没有留下一名,来多少全部带走多少。而且城外家主还派了一支人数不清的高手在等着,一路上要护着少主回去。

  今天少主来了,多少安定了一下人心,敌人专杀他们的人,剩下的活人都吓死了,跑不敢跑,呆着又怕不明不白的死掉。少主去城主府,他特意准备了丰厚的礼物,谁知城主府拒收礼物,连门也没有让进。少主表面上不在乎,一脸笑意,但所有人都知道,城主府的人这是在与他们划开黑白,忌惮下杀手的人啊。

  是谁在疯狂的杀害庄氏的人?不知道!没有人有明显的动机。他们庄氏是有敌人,而且还不少,但没有一个有能耐用那种明显不是凡物的石珠和弩箭。

  所有人都怀疑是庄羽身后的人出手了,除了庄氏核心人物外,他们都不清楚庄羽到底有什么可做凭依,被庄氏逐出家族,明显针对的情况下还能活到现在。而且山中城谁都知道,除了城主府请高人设下法阵,能种一些初阶灵药外,剩下的也就是庄羽那一处院子了,可奇怪就奇怪在,大家都知道,可是没有人真的敢出手占下那处院子。若说没有人动心,那是不可能的,里面随便一棵五年以上的灵药拿出来,都能让一个穷人之家翻身脱贫。

  大家都知道,但都规避开,没有人打主意。有人说那处院子原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院子,十年前来了一位高人,凭空而行,神异无比。那人来到山中城,那里已是修武第三阶武师的城主恭敬相迎,一路相陪,陪那位高人在城里买下了一处三进三重的院子。那高人买下院子,布下法阵,从外面大山里引来一道灵脉注入到院子地下,这才能种植灵药,成了整个山中城除了城主府之外唯一一处奇异之地。

  那高人,到底是谁?据说是从天外真墟降下的,奉一位仙子仙命来凡间办些事情,顺手置下这处产业也是仙子的意思。做为庄家在山中城的负责人,对这些事情自然心中有谱,多少也是有些不信的,就凭庄羽那副模样,被家主毁掉根基,这么多年活得连个一般的普通人也不如,怎么会有真门修士作背景。这话莫说不信,就是想想都觉得不现实。

  但今天城主府的反应让这些临时的负责人心里面寒了个透,杀人的还没有露头,城主已经怂了。庄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家族,但绝不是小小山中城能随意无视的小家族。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城主偏就表明的态度,与庄家不一路,庄家也莫要想着让城主府替他们庄家多做些什么。

  此人把这件事看在眼中,前后一勾一连,一搭一挂,马上就惊了,那些闲话恐怕不是闲话,别人没有发言权,城主可是当年亲自陪同那位高人的人,城主最知道真假,城主今天的表现,无一不表明那些关于庄羽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捕风捉影。

  每个人都不是单独的存在,此人在庄氏的货站商行只是个小人物,家里面有一大帮子要活。原来还觉得背后有庄氏人活得有底气,这一回却是后背冒凉气,他可不能因为在庄氏挣了点小钱把命搭进去,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倒还罢了。那是真门修士,是将来的仙人,与仙人作对,真是要死一户口本,别人还觉得不解恨,死得少了。

  负责人的马车直接进入到大院中,负责人下到城下室中,叫来人,吩咐采购石板,找些人手明天上午把庄羽门前的路修好了。并再三嘱咐此事是少主子吩咐的,不可应付,更不可大意。说罢还担心,就意味深长的点了一句,咱们要保护好自己,这样才能更好的替家主做事。等那个人一脸了悟的离去,负责人才放心。

  庄羽回到家中,把弓和箭收起,扫了一眼地图,目光从山中城扫向城外,突然发现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名字冒着黑光在黑夜里快速移动,越来越远。

  庄羽下意识的就瞬移到城外,这才发现,以那个黑名字为中心,有几十个人在快速移动。

  庄久敬,那个曾经让庄羽自惭形秽的同龄少年。竟然突然出现了,这是要干什么?扫了一眼仇恨值,还是满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