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大话仙 > 第一章 好像在是做梦

第一章 好像在是做梦


  雨下了两天,天地间湿沉一块。庄羽坐在院门洞内,两眼瞅着外面,一脸愁色。

  没柴烧了。洗的衣服都干不了,身上的衣服几天未换,缠在身上如同蛇衣,湿冷冷的,散发出一股子怪味。

  庄羽很不喜欢!

  一顶蓝伞出现在院门外,在檐前站定不动。

  庄羽看了一眼,伞遮掩到低处,看不到伞下人的容颜,就收回目光,继续陷入愁绪之中。

  “啪!”的一声响,接着就是喀喇喇的声响。

  蓝伞动了,不紧不慢的从庄羽的院门前离开。

  “又碎了一块!”庄羽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这两天总有人在他站在门洞口观风看雨时,走过来踩碎院门口的石板。

  庄羽的目光随着蓝伞在雨中飘动,都是一些什么人啊!

  庄羽试过,石头很硬,划个痕都要用尽他的全力。

  庄羽伸手拍了拍额头,额头发热,还是有些发烧。

  他一度怀疑自己是烧糊涂了,要不然怎么一醉过后,就换了人间?

  长衫飘飘,石墙青瓦,雨傾处,铅灰一色!

  两日的风雨,无人打扰,庄羽从惊惧,忧疑,再到淡然接受,很自然,也很坦然。

  也有遗憾,自己熟悉的那些人啊,再也见不着了。

  可惜的是,原主没有给他留下一丝记忆,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风相同,雨也识,人却不知敌和友。也许这是酒醉得深了,梦做得实了,一场大梦而已。

  庄羽这样想,又去想那些在他面前踩碎石板的人一语不发,是示威,还是另有其意?

  庄羽想不明白,索性关上房门,撑起伞,走向后院。

  柴房里真的是一点柴火也没有了,他扭头,看到堆在墙边的一大堆淋雨的老房檩,自语道:“只能废些力气劈些湿材了。”

  庄羽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手小身子,又重重的叹的口气。身子很弱,俯卧撑做不到十个,仰卧起坐一个不得。

  他使劲攥了攥拳头,力气只比鸡大,想做些力气活真的是为难自己了。

  劈材得等雨停了才行,四五米长的檩条垛成一堆,得慢慢的倒腾。

  现在,庄羽能做的只有去外面看看,看看能不能弄一些柴火回来。既使是湿的,也要提前储备,生活啊,回到原始,就让人马上恋起煤气。

  想到煤气,庄羽觉得值得一叹,于是就重重的叹息一声,“唉!”愁绪万千!

  蓑衣在隔壁墙上挂着,斧子,绳子就在脚边。庄羽抬头看一眼下个不停的天空,手伸到雨中,啪啪的就湿了手,皱皱眉,雨大路滑,黄历说了,今日不适合外出,还是决定先盘盘家底再说吧,万一倒腾些能烧的东西,一顿饭能凑合就齐。

  米,面都有,一个人吃,不浪费的话,能够吃上两个月的。

  嗯!灶房里还挂着几挂熏肉。

  看看,三重的院子里长满了他不认识的草啊花啊的,还有一些高高低低杂错而生的树,完全可以铲除一些,刨根深翻,找一些菜种撒上去,自给自足吗!一个纯粹的种花家的灵魂,只要有地,饿死对不起祖上好些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天晴后,打柴,买菜种就有两件事可做了。

  庄羽一直在想,这么大的院子,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

  就是做梦,那梦里原主家里面的其他人呢?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原主没有留给庄羽一丝记忆,庄羽只能靠猜……

  可能,大概,也许,这家里就只剩下庄羽一个人了。

  孤儿!多么悲惨的一个故事……

  庄羽眨动眼睛很想震惊一下,但孤儿这个想法他震惊不起来,很老套的故事。

  很正常,穿越不是死爹就是死娘。做梦也一样,不是梦到孤独一生,就是梦到称霸一方。

  他拿起一本书,纸质的,纸张质量还不错,纸上的字也是方块体,但他一个也不认识,能看的也只是上面的插图,花花草草的,无聊的时候用来打发潮湿的时间。

  这是个问题——很严重的问题!

  语言不通,在梦里面庄羽寸步难行!

  难道只去做个旁观者?

  也好吧。

  外面墙上挂着一束带穗的干枯草,庄羽走出门,实在无聊,伸手扯下枯穗,用力的揉搓,揉出几粒细小的红色的种子。

  突然他眼前一花……

  惊住了,这一回他真的震惊……

  ##@!~¥%%¥#&*&……(%¥#

  ……不大的空间,阳光普照,一片水面占据了七成的面积,石头和水泥砌成的坝堰上五米宽的水泥路散发着热和光,入目发白。

  路两边种着各种果树,黄杏,樱桃,水密桃,猕猴桃,梨,苹果,荔枝,芒果,梅子,椰子,葡萄,无花果,香蕉,桔子,菠萝,甘蔗,大枣,开心果,茶树,花椒,火龙果……

  堤坝向水的一面的坡地种着草莓,小茴香,大蒜,香菜,白菜,蕃茄,茄子,辣椒,空心菜,豆角,豇豆,梅豆,黄豆,蚕豆,芝麻,油菜,高梁,玉米,小麦,水稻,棉花,向日葵,花生,土豆,冬瓜,南瓜,西瓜,黄瓜,苹果瓜,紫苏……

  树荫下,夹缝里,见缝插针的生长着人参,三七,何首乌,黄精,烟叶……

  挨挨挤挤,果实累累,一股股丰收的气息扑打着庄羽,打得他头发晕,眼发花,张开嘴巴,无意识的哈哈哈哈的傻笑着。

  太好了,梦里面还能玩游戏,种种花,吃吃瓜;玩玩水,迈动腿,不管是挖坑刨土,还是上树摘果,都比让他坐在院子里,看着雨水发呆的好。

  一条一米长的大鱼从水底跃出来,鳞片闪着银光,一眼看到站在堤坝上发傻的庄羽,吃了一惊,忙一摆尾,一头扎起水里,轰隆一声,炸起一片好大的水花。

  水里面……

  水里面种有菱角,莲藕。

  黑身青角的大菱角飘在水面上,随着水波一漾一漾的。

  红的,白色的荷花开得盆一般大,红的刺目,白的圣洁。

  呵呵……

  庄羽笑着,目光缓缓移动,坝堤尽头一边是一座水电站的一角,轰隆作响。其他的部份没入接天连地的灰白色的雾里。

  一边的高坡上建着一座白色的两层楼高的电管房大院,露一半,隐一半。未显露的大部分和水电站一样,隐藏在灰白色的物质当中。

  一切都显得神秘而又诡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