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三十六章:不要命的沈姒蛮

第三十六章:不要命的沈姒蛮


  见沈姒蛮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沈嘉鱼凑近了几分,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虽然帮流民这些事情,的确不是女子可以做的事情,但或许我有办法帮你。”
  听到这话,沈姒蛮那脑袋立刻起来了,她望着沈嘉鱼,眼神中尽是期待。
  沈嘉鱼也正想说,但不等话说出口的时候,沈姒蛮又如同一盆蔫倒的花儿一般,整个脑袋垂在了桌子上。
  她说:“阿姐,算了吧。”
  顿了一下,沈姒蛮解释道:“结识户部侍郎之子本就不易,更不要说去让人家给出一些土地,大哥本来就不想我再给沈家丢面子,若是让他知道,我又拉着阿姐做一些让他想不通的事情,我会被他乱棍打死的吧。”
  虽然沈权不是那种蛮横的人,但若细细想来,好像面对沈姒蛮他从来都是一副强势的样子,也难怪沈姒蛮怕他。
  揉了揉沈姒蛮的脑袋,沈嘉鱼又问了一句;“真的不需要阿姐帮你。”
  当时沈姒蛮还是有所犹豫的,但细细想后,她很是坚决的摇了摇头。话说出来原因也是简单,她不觉得,没有官家的帮助,就能难得住她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见过飞机,吃过快餐玩儿过VR游戏的人。
  “谢谢鱼小姐,但我还是想自己试试。”她讲到。
  话落后,沈嘉鱼只是抚着她的头发什么都没说。沈姒蛮以为或许事情也就是这样了,谁知道沈嘉鱼竟忽然冷不丁来了一句:“我们兄妹三人,好像唯有你最像父亲一切。”
  她愣了,有些错愕的看着沈嘉鱼。
  那惊恐的表情,似乎已经表现了心中的拒绝之意。毕竟一个女儿家,像她魁梧壮实的老爹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见沈姒蛮被吓到的样子,沈嘉鱼笑的更是开心了几分。
  等送走了沈嘉鱼,沈姒蛮便坐在阁楼外的石头上,望着那晴空万里的浮云,她心中竟当真没有一点的办法。这事情若想要坐起来太难了...
  但结交这种事情,貌似也不一定必须要别人穿线搭桥不是。既然都住在一个城中,那其实有些事情反而是简单了不少。沈姒蛮想着,随后便又去了沈权的房间,用两个碎银子,向沈权的婢女换来了两身沈权不穿的旧衣服。
  转头便回去,不到半天的功夫便已经将衣服修改到了适合的尺寸。
  当时沈姒蛮神神秘秘的,弄得南烛开始不敢多问,后来也是面做好了,南烛才端着去了沈姒蛮的房间里面,见人正在铜镜前对着镜子比划。
  南烛本能的便问了一句:“小姐在做什么?”
  沈姒蛮看了一眼南烛摆了摆手,喊了一声:“快过来。”
  见南烛过来,沈姒蛮趁着南烛视线都在自己手中的衣服上,她上去一把便已经揽住了南烛的肩膀,随即沈姒蛮言道:“今天小爷带你出去见世面如何啊?”
  “...”南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姒蛮,她没回答,只是那样看着,然后拽起了的一只衣袖,道了一句;“这是大公子衣服...”
  沈姒蛮顿住了,两人四目相对时,其实多多少少已经窥探到对方的心虚了。后来沈姒蛮才解释道:“补充说明,是大公子不要的衣服,还是本小姐用钱买来的。”
  一时间南烛似乎仅用脸上的表情,便已经显出了自己内心的所有陈杂还有一些难以言喻的心情。谁不知沈家大公子最讨厌的便是自己的这个二妹妹,谁不知道上次在正堂之上的两下棍棒,沈大公子险些打死他娇弱的二妹妹。
  虽然没人敢在府中议论主子的事情,但谁不知道,就今日天不亮的时候,沈权掐着沈姒蛮的下巴厉声警告。
  是别的就算了,若让沈权知道沈姒蛮穿着自己的衣服在外面招摇撞骗,那还得了?
  基本就是不要命的下场。
  “小姐,趁现在公子未发现,快还回去吧。”南烛说着,匆匆拿起桌上的另一件便寻思着再多给那婢女几两银子,然后将衣服还回去是正事儿。
  谁知道,沈姒蛮不干了。
  她说:“就算被发现,那也是晚上的事情,现在本小姐要的出门!”说罢,从南烛手中抽出了一件一副后,沈姒蛮将南烛推出了门外。
  “至于你呢,要不要跟来是你的事情。”说罢,再不等南烛多言,门已经被关上了。
  南烛有的选的吗?
  沈姒蛮做事儿那是一向的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与其说现在南烛决定的是,现在到底要不要和她一起出去,还不如说,是要看着沈姒蛮一起闯祸,还是自己陪着她一起闯。
  显然啊,最后南烛选择了后者。
  “小姐,你都在孙家门口晃荡十多圈了,来来回回您这是到底要干嘛啊?”两人一身男装,虽然没有男相,却也是异常的干练,加上沈姒蛮画上的剑眉,还是让人觉得英气十足的。
  达官贵人一般都在朱雀街,这边一条街道直通京城南北城门,算的上是最大的一条路,也算是离着皇宫最近的一条路。所以这条路之上,行走的皆为达官贵人,或者名门小姐。
  除了串门拜访,还有已过及笄的偏多,大多都是在...看有没有合适的儿郎。而沈姒蛮今日装扮,那可算是招摇过市了。所以连在户部侍郎孙家门口晃荡的功夫,已经收到不少小姐姐的暗送秋波了。
  “观望!”沈姒蛮说着。
  许是也已经受不了这群人了,便拉着南烛直接去了离孙府最近的一个茶楼,进了一个包间内,那眼神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孙府的大门看。
  如此看来的话,那想着拼凑出一个偶遇的也并非沈姒蛮一个人啊,这般...倒是有些难搞了。
  “小姐到底在盘算什么?”南烛终究还是忍不住了问了一句,但话问出口,沈姒蛮便瞪了南烛一眼,打开自己的扇子,一边忽闪,一边问道:“喊谁呢?”
  “公子!”南烛立刻大声改口道。
  那一刻,沈姒蛮立刻满意的笑了。
  她问:“你可还记得,昨日我曾问你,管理京城粮土的是什么官?”
  “户部啊。”南烛答道。
  虽然当时没懂,但侧头看向孙府的门牌那一刻,她恍然好像明白了什么,随即一口气咽下差点儿没噎着南烛自己。
  “小姐,你疯了吧!”她压低自己的音量一副为难的样子喊道。
  沈姒蛮没说话,只是依旧看着户部侍郎的门牌匾。见沈姒蛮一副魔怔的样子,南烛二话不说双手上去直接将人的脑袋扳正,道:“不说孙家的公子为什么要看上你,就说人家凭什么要给一个刚认识的女子,田地呢?怪不得今天早晨你会惹怒大公子!”
  “有道理。”听沈姒蛮的话,南烛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但谁知沈姒蛮又言:“若是像下面那群恨嫁的小姐一般自然不行。”她拽了拽自己的衣服,手指从自己胡子上自信的划过讲到:“但志同道合的兄弟,那就难讲啦。”
  “...”南烛看着沈姒蛮,一下没了任何想法。
  但也还好,那天没有撞见什么户部侍郎之子,大约道黄昏的时候,两人已经从那家店里面出来了。可走的时候,沈姒蛮摆明了第二天还回来,所以回去时,连南烛也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可忽然沈姒蛮脚步停住了,南烛顺着她的视线看了去,正见到一个布庄。前天开粥铺的时候,沈姒蛮是几乎将自己所有值钱的首饰和衣服都卖了,最后也就撑了那摊子一天。
  后来将开粥铺的摊子也卖了,才稍稍有了一些回本。
  如今的确该制几件衣服了,南烛正想说可以让沈姒蛮进去看看时,那人比谁都自觉的早已经进去了。进去后,沈姒蛮只是奔着一件衣服去了,拽着那衣服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看了好久。
  却听到旁人先喊了的一声:“老板,帮我将这件衣服包起来。”
  随后老板便已经将沈姒蛮手中的衣服取了来,直接给另一个人包住了。沈姒蛮就那样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鸭子,成了别人的菜。
  她没说话,砸了砸嘴,便寻思着想要看看别的衣服。
  “兄台...难道也喜欢这件衣服?”那男子问了句。
  沈姒蛮没说话,只是笑了笑,想起今日自己一身男装,所以随后便故意将声音压沉了几分,回答道:“只是看着好像很合适家中阿姐,但...价格...看来喜欢,也不一定会是自己的东西。”
  “这本就是兄台先看上的,若你喜欢,先给你就是。”那人又来了一句,沈姒蛮听着,随即本能便看了去。
  她想了许久,脑子里忽然有了沈嘉鱼那一句:若非如此,便不会是我沈家男儿。
  “不了。”沈姒蛮拿出沈权的那种气度讲到:“君子不夺人所爱,衣服而已。”说罢,她从柜台上寻了一件发钗的,压在了那装衣服的箱子上道了一句:“想来公子此物所送之人,也是清雅女子,这发钗和衣服绝配,一起买回去,那姑娘定然开心。”说完,她便满是潇洒的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