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三十五章:别如你那风尘出身的母亲一般,骨子里带着脏

第三十五章:别如你那风尘出身的母亲一般,骨子里带着脏


  但日从外面回来后,沈嘉鱼深思过。
  恍然间,她好像能感觉到,这几日一直困惑沈嘉鱼的问题,似乎不再是什么问题。
  所以天亮后,沈嘉鱼便直接去了沈姒蛮的小阁楼里。
  按照她如同一直小懒猪一般的作息,沈嘉鱼只是笃定当时沈姒蛮一定还没醒,于是便一直傻傻等在门口。
  只等南烛出来的那一刻,见到大小姐站在门前,这才匆匆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快步跑了上去道:“奴婢见过大小姐。”
  沈嘉鱼转头时面容上依旧带着和颜悦色的意思,她开口问道:“阿蛮还没起来吗?”
  “小姐?”南烛有些吃惊,想着沈嘉鱼今日在这里等了良久,很可能是在等沈姒蛮,一下她心中更是止不住的紧张了起来。
  “小姐...一早就出去了啊...”她声音越来越小,眼神更开始在不由间观察着沈嘉鱼脸上表情的变化了。
  “出去了?”显然沈嘉鱼要比南烛惊讶。
  后来南烛才将出去时,沈姒蛮对自己说的那些她听不懂的话尽数告诉了沈嘉鱼。很奇怪,那一刻在她脸上多出的竟是些许的欣慰。
  而沈姒蛮一早到底去做什么了呢?这个或许只有沈权知道。
  因为今日天不亮沈权便已经准备去军营,谁知道刚出自己的院落进了甬道,便见到沈姒蛮挡住了甬路的半条路,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他有幸听闻过这段日子沈姒蛮如同一个疯女人一样的作为,当然上次他也有幸代理父亲解决过沈姒蛮和孟家姑娘的事情。于此,他才更不想和这个庶出又只会闯祸的妹妹扯上半分的关系,毕竟有损声誉不是吗?
  所以也幸好当时沈姒蛮还流出了半条路,能让他装作的视若无睹的样子过去,不然他真的觉得自己会像处理垃圾一样,顺手将沈姒蛮从府中扔出去,省的再去祸害沈嘉鱼。
  眼瞧着要走过去了,沈权自己都有些好奇,这丫头怎么还不开口。他可不信,这天蒙蒙亮的时辰,能在这儿发生什么偶遇。
  果不其然,擦身后刚走出两步,便听到身后人急切的喊了声:“哥哥!”
  当即沈权竟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没一会儿的时间,沈姒蛮已经跑到自己面前,双手伸开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昂头打量着眼前的人,不等开口,对方便已经盘算上了。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主动问道:“这么早的天...哥哥是准备要去哪儿?”
  “军营。”两个字,虽然冰冷,却比容涧那张让人发冷的脸好太多。
  “哥哥...还真是报效国家的...大好男儿。”她说着,看着对方,心中所有能寒暄的词汇当时早已经干净了。
  看着对方,正当她不知该在的说些什么,然后平稳的将话过度到户部家小言大人的时候。
  人已经有些没有耐心的想要绕开她离开了,她急忙往一侧跨了一步,伸开胳膊挡住沈权前路的同时不忘问了一句:“听说哥哥同那肖家公子交好?”
  这话一出,沈权淡入止水的面容一时间多了几分让人揣摩不透的表情,眼神中更有了几分的审视,那感觉似乎是在防备沈姒蛮。
  沈权伸手,手掌贴着沈姒蛮的脑袋,然后给人一把推开。边往前走的同时,边道了一句:“和你有什么关系?”
  沈姒蛮急忙跟上沈权的脚步,正要挡住对方去路时,沈权忽然警告的一句:“别挡路。”
  “肖家公子不涉政,但有一好友乃户部侍郎之子。”她疾步跟着沈权的步伐,继续讲道:“若哥哥能帮小妹引荐,那日后小妹定然不会忘记这莫大的恩情。”
  一番话,那沈权的脚步停住了。
  沈姒蛮喘着粗气,一同停下脚步,转头便见到当时沈权正看着自己上下打量。
  当时沈姒蛮看了自己一眼,却也没想别的,只是又看向了沈权。
  “做梦。”干净利落,说完,见沈权要走,沈姒蛮又急忙追了上去,她面对着沈权,倒走同时总想争取。
  可话都还不等脱口说出来,沈权便已言道:“沈姒蛮,你什么时候才能记住你是一个女人。”
  这的竟让沈姒蛮的脚步停住了,沈权为此感到吃惊,但他还是不想多加理会。如今他至少知道,这丫头一早来截自己便是为认识户部侍郎之子而筹划。
  虽然不知道沈姒蛮要做什么,可不管做什么,定是一些引来全京城人议论的事情。从前,沈权不管,那是因为都是一些女儿家家的小事。
  如今沈权依旧不准备管,因为沈权知道,只要管了,沈家便要拿着几代人用血肉换来的颜面去给沈姒蛮做代价。
  “是女人就不能去结交权贵了吗?”这一声冷不丁从沈权背后传来,当时一股怒火瞬间从胸部涌上。
  沈权连想都没想沈姒蛮的话什么意思,可单单只是听着这么不知羞耻的话,他便觉得沈姒蛮是真不配做沈家的姑娘。他脚步停在原地也有一阵儿,咽下肚子里所有的火气,他直接的转身两部便到了沈姒蛮的面前。
  一双大手用力的掐住了她的下颚,一时间沈权想起那日张家璇玑郡主似乎也曾这样做过。当时他不想理会,却觉得自己的这个妹妹有些可怜。
  如今,他倒是知道,真是沈姒蛮咎由自取。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权咬着后槽牙,将这话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在沈姒蛮记忆里,从未见过愤怒的沈权。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的什么,所以作为一个女人,想去设法去帮那些流民这就是错的吗?
  但后来沈姒蛮明白,是沈权会错意了。
  “你母亲出于烟花之地,但我希望你作为沈家女儿,骨子里别有那些肮脏的东西。”说完,他松手离开了。
  “...”沈姒蛮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神,再抬眸的时候,那身影已经走远了。
  渐渐明白过来沈姒蛮,心中的闷气渐渐越发的严重。
  所以到底是谁的想法更肮脏呢?
  她松下一口气,忍不住白了一个眼。沈姒蛮想冲着那个离开的身影破口大骂,但不能...毕竟结交那户部侍郎之子的事情,还真的得靠沈权。
  没办法,她放下了自己置在半空许久的手,摆了摆手后,便带着满肚子的闷气直接回了自己的小阁楼里面。
  沈姒蛮不懂啊,在这沈家,怎么就谁都看不上这沈二小姐呢?
  “小姐,你回来啦,大...”
  “煮碗面条给我送上来。”沈姒蛮没注意当时南烛的样子,更没多听她说的话,只是一副恼火到再不能更明显的样子,拎着裙子两步去了阁楼上,进了自己房间。
  见桌上正有糕点,一手拿起一个二话不说便直接往嘴中塞。
  什么味道不知道,什么样子也没注意。但是的沈姒蛮满脑子都是沈权的最后一句话。
  那一句:别学你风尘母亲那骨子里的肮脏。
  就是这句,越想那肚子里面的气越大。随即她伸手便又拿起了两块塞进了嘴中,好像生怕此刻自己嘴里不堵满东西,便会有不好听的话的说出来一样。
  但她还是气不过,扶着额头,正想该怎么摆平沈权的时候,身边忽然有了倒水的声音,她侧头看着那双纤纤细手,正好奇南烛手什么时候这么好看时。
  顺着看上去,正见到沈嘉鱼的面孔。
  那一瞬,沈姒蛮整个人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稍稍往一侧躲了两步,满是诧异的问道:“阿...阿姐什么时候来的?”
  “你回来之前,南烛说你出去了,便想在房中等你,谁知你这丫头,进房间只顾着吃,根本没见到在书案前的我。”她还是亦如平常的温柔,说完,沈嘉鱼坐在了沈姒蛮的对面讲道:“刚才吃的那么急,喝些水缓缓吧。”
  沈姒蛮还是有些犹豫的,她有些害怕沈嘉鱼是为了说别的事情而来。如今她脾气正不对,若真的是那般,只怕今日也要惹恼沈嘉鱼了。
  但她来都来了,这还是自己的红楼,难不成作为主人,她还能躲开不成吗?
  这样想着,沈姒蛮一咬牙索性直接坐下来了。
  她喝了一口水后,才看向了对方讲到:“阿姐...今日这么早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昨日扶桑带回去桃花酥很好吃,便想着做些你喜欢的给你送来,听说你一早去见大哥了,这才留下,觉得你会有话想要对我说。”她当时是这样说的。
  听到这话,沈姒蛮眼眶莫名红了,看着眼前的糕点,一瞬她更是忍不住,整个人直接趴在桌子上,嘤嘤的喊了起来:“太难了,他怎么软硬不吃啊。”
  “若吃软硬的男人,那便不是我们沈家的男儿了。”沈嘉鱼如开玩笑一般的讲道。
  沈姒蛮没再说什么,她双手跌在一起,头压着手臂,抬眸看着沈嘉鱼。如同沈权说的那些话,虽然意思不同,但沈姒蛮总觉得,不管是沈嘉鱼还是沈权,好像对做沈家的儿女都独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