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二十四章:无路

第二十四章:无路


  说是次日开堂,但实际在牢房一连三日,沈姒蛮从未见过官府大人不说,甚至送餐饭的都不曾见过。三日之久,有的不过是一个衙役每次巡逻路过时的一碗清水。
  这大牢阴冷,紧紧三日,她感觉到了如度日三年般的难熬。是她想简单了,有的时候一个人想让你死,哪儿需要那么多繁琐的理由和正大光明的手段呢?
  她蜷缩着身子靠在一侧冰冷的石壁,忽然想起了当初和容涧在山洞时的处境,那一刻她竟有些怀恋那个暖暖的怀抱,还有那星点火光,虽然微弱却总要比现在处境好上百倍的。
  沉下一口气,正算着今日清水何时被送来的时候。忽然她听到一阵不急不慢的脚步声,听上去怎么也不像是一个人。
  是终于等到了吗?
  沈姒蛮猛然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脚步声刚好停住,她抬头便见到一身华装长裙的女子正站在自己牢房前面。灯光昏暗她看不清那张背对烛光的脸,但对方穿的并非素白的服装上来看,至少排除了是沈嘉鱼的可能。
  沈姒蛮呼吸有些不稳,扶着墙慢慢站起了身子。当时一同跟来的狱卒正好开了牢门,沈姒蛮轻笑了一声道:“大小姐比我预估的来了晚些呢。”
  门口举足间有些错愕,她未言,只是稍稍摆手,身侧人便已经退出去了。走进牢狱里面,她看着那个强撑着站在墙边的瘦小身影,一身白衣倒是显得她更加纤弱。
  沈姒蛮的眼神亦如上次那般傲气满满,那样的倔强就好像在告诉孟昭,这些小手段根本不足以让她跪地求饶。
  她没多言,将手慢慢伸出,松开的时候,正有一串珠环落地。
  孟昭嘴角依旧带着和善的笑意,只是眼眸间的轻蔑倒是让这份和善变了不少的味道。
  “你知我会去你房中取东西?”孟昭的这话说的好听。
  说是取,实际上便是偷偷进沈姒蛮的房间里面,然后拿到她贴身的物件儿,最后找人放在孟琅受伤的现场,再引诱官府的人前往,威逼利诱...那么杀人灭口自然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所以在这一句‘取’,说的倒是轻巧。
  “你故意将琅儿用过的东西放在你的房门口,你想表达什么?”孟昭继续问道。
  沈姒蛮没说话,压下了的一口气,才道:“没什么,只是想孟大小姐取物不成,该会换一种方法,便自己动手为你留下证据。”
  “沈姒蛮你真的觉得你自己聪明绝顶吗?”不等沈姒蛮的话说完,孟昭直接反问了一句。
  气氛停住了,想了许久,沈姒蛮讲到;“没有。”
  “那你还敢自作聪明?”孟昭显然不是在问。
  当即沈姒蛮也不再说什么,她更没去多在意孟昭所言,只是将话扯到了另一个话题上,问道:“这三日,大小姐应该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过吧,情况如何呢?”
  三日的确不是什么都没做,本来第一天将人抓进来,然后将和孟琅之间的矛盾放在沈姒蛮的房间中,最后以她怨恨孟琅将人暗杀为由致死。结果谁知道第二日官府带人去沈姒蛮的房间中搜查东西的时候,竟什么都没有发现。
  于此,左右奔波竟还是落得一个无果。
  孟昭有百种方法能杀沈姒蛮,偏偏这三天,孟昭竟惊奇的发觉,好像她有一百种法法竟都没有名正言顺的弄死一个沈姒蛮。这些天她辗转反侧,最后才来了牢房,亲眼看到她三天米粮未尽过的状态,才敢相信这些天这丫头一直都是被关在这里的。
  是因为这样,孟昭心中松了几分。如今在沈姒蛮被关押的状态下,便只能说明有人想要暗中救她,只要找到背后之人,沈姒蛮这条命基本便也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若今日来了,孟昭发现一直在和自己对弈的人真的是沈姒蛮,那她真的会觉得这女人深不可测,条条件件的事情细思急恐。但还好,不是。
  “沈姒蛮你觉得如今你如蝼蚁般阶下囚的样子,我想杀你很难吗?”孟昭没回答她的问题,这话出来,沈姒蛮更没有声音了。
  “好好珍惜你余下的时光,然后...准备去死吧。”说罢,人转身便已经想要出去。
  但刚刚踏出牢门的那一刻,却不知是不是幻觉,她听到了一声:“好。”
  停住脚步,孟昭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被黑暗埋藏的沈姒蛮。她愣了一下,却没再说什么,摆正自己仪态后,便出去了。
  “带我去见你们大人。”出去时,这是孟昭对身边衙役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什么,孟姑娘现在就要处决沈姒蛮!?”那官府大人本来在自己主位之上稳坐泰山,听到坐在一侧孟昭言论的那一瞬,他便已经恨不得跳起来,两步到了孟昭面前。
  “我有感觉,这件事情未免夜长梦多,沈姒蛮必须马上死。”孟昭讲到。
  一下那官府大人一时间竟也不知该说一些什么,他笑了一声,反问了一句;“姑娘也觉得这事情会夜长梦多?”
  他继续言道:“您府中出人命之事本来就...”话说到这儿,那人顿了一下继续言道;“那沈姒蛮,再怎么说也是沈将军之女,若没有真凭实据直接给处置了,那免不了日后一定会有麻烦存在的。”
  “如今她牢房中我妹妹的珠环难道不是证据吗?”孟昭直接问道。
  那人瞬间不知道这姑娘是真的聪明还是在这儿跟自己装聪明的,她刚进去过,证据便已经留在了沈姒蛮在的牢房里面,这般怎么说,它也不能是在沈姒蛮身上发现的吧。
  沉下了一口气,官府老爷正想细细跟孟昭讲清楚的时候。
  孟昭忽然笑了一声,她说:“看来还是银子给少了,所以如今大人只记得京城沈家,忘了京城还有我孟家。”
  “哎呦,姑娘这又是哪里的话,这本官可真的...”
  不等他将那些客套敷衍的话说完,孟昭直接打断道:“论手段,官府的手段应该要比小女的多才对,屈打成招、刑讯逼供,又或者是,一餐食饭人突然暴毙而亡,这些...又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呢?大人您说是与不是?”
  想着自己房间那些金银珠宝,官府老爷咬了咬牙道了一句:“姑娘说的是,是我没将事情办明白。”
  “大人如今明白也不算晚。”孟昭说完走时还不忘带走了孟琅的尸体。
  出了官府大门后,人人都看着这孟家大女儿带了一个棺材回去,一时那沈家姑娘杀人之事,便又瞬间成了人人口中的谈资。
  一别数日,沈嘉鱼在家中来回渡步,终于见到扶桑回来,匆匆追上去,不等开口问,便见到扶桑摇了摇头。当时沈嘉鱼忽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叹了一口气后她才问了一声:“父亲还是不愿回来救救蛮儿吗?”
  见她眼神中的执着,扶桑是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那日沈姒蛮被官府的人带走后,那孟家的人便带着人又来三翻沈姒蛮的房间,虽然什么也翻不到,可对方有意想要栽赃陷害的心思的已然被沈嘉鱼看出。
  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那么做,却也是在那之后,每天沈嘉鱼都会去摄政王府去寻办法。
  但听说摄政王最近不在府中,后来也算的上是经过好心人一番推敲,沈嘉鱼想起,如今城中能救沈姒蛮的并非一人,这才四处开始寻找父亲的下落。
  谁知最后人找到了,可却被的父亲避而不见,她拼了命的日日让扶桑去军营门口找人,可日日如白做功一般。
  “小姐,事已至此,既然已成定局小姐何苦还要这般奔波,这府中少了一个只会惹事的二小姐,难道不好吗?”扶桑苦心劝道。
  沈嘉鱼没说话,只是摆了摆手后便离开了。
  第二日一早沈嘉鱼便穿好了披风,扶桑端着饭食回去的时候,只见人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备好了马车。她自然回到沈嘉鱼这架势不是去军营便是要去官府。可沈权离开时是有对沈嘉鱼说过的,让她死也不要去官府,这般才真的能将沈家从里面摘出来。
  可见沈嘉鱼如今这般样子,哪儿又是听话的人。
  眼见人要上车,扶桑直接拦到了前面喊了一句;“小姐,您去不得啊!”
  “让开。”沈嘉鱼不想和她废话,便这般言着。
  “可...”扶桑口中道理不等脱口,便见到一群人乌央乌央的冲着官府方向去了。
  当时沈家人都愣了,但从那群人言语中可得知,好像是孟琅父亲,孟大人直接去了官府。想着孟琅一案拖了这么久没有消息,众人便觉得今日孟大人定是去为爱女讨回公道的,由此所好奇的人便才纷纷的一起去了官府。
  官府门前,没人敢肆意喧哗。听里面衙役的传唤声,没多久便见到几个穿官服的衙役见一形影单只的女子,被铁链捆锁住手脚的踉跄走进了堂内。
  她衣服该是白色的,却被血硬生生染出了暗红,蓬头垢面的样子,若不说谁知这竟是前几日被押进来的沈家二小姐沈姒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