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二十章:坠崖

第二十章:坠崖


  由不得犹豫,一把锋利的长刀便已经迎面砍了过来。沈姒蛮处于现代教育的本能反应,便是想要将人推开。谁知,人没推开,最后倒是被容涧的步伐逼退,几次踉跄。
  她根本没工夫去看,只是再等抬头的时候,已经见到了容涧手中握着的刀柄,随即在他的带动下,两人便已经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了。沈姒蛮是觉得,毕竟他是布局的人,所以不管怎么说,应该总会知道这里哪儿有路下山才对。
  谁知道最后她还是被带到了断崖上,所以说白了,这崖还是得跳。
  “怕吗?”声音从头顶传来,那言语间的温柔是真的让人甘愿与之共死。
  偏偏沈姒蛮就不是吃这一套的人,她紧闭双眼忍不住道:“怕...”
  话音刚落下,她只觉得自己在往后倾仰随后便是一股下坠的力让她瞬间感觉到心脏快要跳出来的不适。再后来...她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那样晕死过去了。
  只是等沈姒蛮再醒来的时候,自己正睡在一个山洞里面,在沈姒蛮的身上还披着一件带血的外衣。她站起身,出了山洞仰头望着那高不见顶的石壁,便没忍住叹了一口气。
  四下找不到容涧,她便左右都去寻了寻,谁知这个地方竟也只有不大的一块儿地儿,四周全是石壁,这些想要找出口,那是难了。
  但也是在这巴掌的地方找不到容涧的时候,沈姒蛮心中忽然生了几分的忐忑。直到稍稍走远一些,她见到池子里面正在洗澡的人,随即才匆匆转身别过了头。
  那动静不小,容涧看过去倒是也没说话。咽下一口气,沈姒蛮笑的尴尬,道了一句:“我...我还以为你走了。”
  话说完,沈姒蛮感觉自己是有些愚笨,毕竟这四面都是石壁,他就算是要走,又能走到哪儿呢?想着,沈姒蛮清了清嗓子,微微转头看向去的同时不忘问了一句:“不...不是王爷...这...这地方这么冷,你...现...你现在泡澡不冷吗?”
  转头时水池里面已经没有的容涧的身影,她正想认真看,身边便已经从另一侧耳畔传来道:“你试试?”
  那声音是贴着她耳朵的,暖流打在她皮肤上,当即吓的她真的险些跳起来。
  再看向容涧的时候,他已经穿上了一层中衣。身上的水滴打湿了那白衣,不说若隐若现,可如今九千岁的扮相,却是真足以让人想入非非。这是她第一次见容涧半束长发的样子,还别说,是真的感觉不一样。
  愣神之际,眼看容涧要走,沈姒蛮急忙问道:“这是哪儿啊?”
  来的时候沈姒蛮是被容涧拉来下的,她当时见容涧轻车熟路的样子,以为怎么也会为了这一场‘英雄救美’多次排练。所以,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该是最清楚的人。
  谁知道,人进山洞前,只是悠悠传来了三个字。
  “不知道。”
  她顿了一下,轻跑着跟上了容涧的脚步,才刚到洞口,便又听到洞中的人道了一声;“去找些吃的来。”
  话说完的那一瞬,沈姒蛮是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若是荒郊野岭,他这么说一句也就罢了,但这崖下什么状况,他自己还不清楚吗?
  一亩三分地儿,她能去什么地方找来吃的呢?
  沈姒蛮正想着,人又来了一句:“果子也行。”
  没办法,沈姒蛮回身,绕着那石壁走着,凡是见到树,她所做之事一定是拼尽全力的爬上去。最后找到了一些零星的果子,才算是功成圆满的带回去给了容涧。
  她再回去的时候,容涧已经穿好衣服了。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火,但透过那点儿火星,她看的到,此刻的容涧正靠着墙壁。她弯腰将手中的果子放下,也是刚刚放下。
  “离远些...”
  沈姒蛮满是惊讶的抬头,那一眼正好对上容涧的眸子。她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索性便也不多问,只是走到了另一处的石壁坐了下来。然后自顾自的咬了一口手中果子,那酸涩的味道瞬间如穿透她味蕾一般让她醒神,看着手中的果子,沈姒蛮想扔,可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想那不见顶的石壁,如今可算是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了。
  “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杀我?”
  容涧的话问出来时,沈姒蛮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小口吃着手中的果子。其实能感觉到,可能下一秒便会有一只锋利的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
  可她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谁曾想对方也不多问,这样的安静就这样持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姒蛮才忽然道:“因为我从小通神灵!”
  那玄乎的语气,若是旁人八成也就信了。
  可他是容涧,是大琛的摄政王殿下。一声没有出乎意料的笑声在沈姒蛮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从那方向传来。她小口吃着果子讲道:“不信算了,总有时间能证明我今天所说的话的。”
  “那你来说说本王未来命如何?”
  沈姒蛮咽下一口气,想着小说中容涧最后的悲惨死状,一下忽然不知该如何作答。她没说话,抱紧了自己的双腿,就那样沉默着。
  “死了?”
  “没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但语毕后的气氛才是让人难熬的。
  她松开了双腿,靠着石壁闭上眼睛一副要睡的样子讲道:“就当我是瞎说的吧,可能...我也不懂什么通神灵的术法。”
  沈姒蛮自己是这样说的,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如何让人不再继续逼问下去的方法。但谁知容涧那边又是很长时间的安静,安静的让人生疑。
  他竟是一个这么温顺的人?
  怎么可能!沈姒蛮又问:“没有别的想问的了吗?”
  例如,为什么沈姒蛮会愿意帮他?之类的...
  “你和想要杀我的人是一起的吗?”
  话从容涧口中问出,能感觉到的是,这问题大概已经在他心中盘旋许久。迟迟没有问出口的原因,大概是不希望这答案是他所想那般。
  但偏偏沈姒蛮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惹人生疑,似乎如果不是她自己说的那般,便只能说明,一切发生前的,她便清楚的知道,是今天有人要杀容涧。
  再联想之前,这女人总想接近自己...这桩桩件件都不能让容涧不去多想。
  这问题的确在沈姒蛮的意料外,她愣了许久,若说不是,那在这个生性多疑的人心中,其实便已经算是承认了自己另有图谋,可若说是...那她不是自寻死路吗?
  沈姒蛮正犹豫不决的时候,一股血腥气不知从什么地方散来,充斥着整个山洞,那一刻是真的让人不舒服。
  “坏了!”想起跳崖前容涧腿上的伤,沈姒蛮匆匆起身跑了过去。也是稍稍凑近些才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匆匆去查看她腿上的伤口,竟有中毒的迹象。
  “谁让你过来了?”容涧小声问道。言语中似乎有指责的意思,但说出这话,就和开始让她不要靠近一般,是不想让沈姒蛮多想吧。
  “刚刚去冷水泡澡就是因为减缓毒性发作是不是?你早察觉到了?”沈姒蛮没回答,她那样问着,言语间全是慌张和严肃,看着容涧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的不解。
  当时在外面的时候,在容涧还昏迷不醒的时候沈姒蛮是检查过他伤口的,腿上的伤除了像外伤一样,其他看上去什么异常都没有。可现在,他半个小腿都已经是紫色。
  他没回答,推开沈姒蛮的手后,言了一句:“死不了,你不用这样。”
  “你怎么这么烫?”沈姒蛮摸着他的手。
  可后来他始终没说什么,只是那双迷离的眼神一直在望着沈姒蛮。
  一阵无语突然从头顶席卷而来,她这一下是服了什么是小说里的角色了。既然已经身体不舒服了,开始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让沈姒蛮走远些呢?
  想着这些,沈姒蛮忽然忆起他的问题。——‘你和想要杀我的人是一起的吗?’
  叹了一口气,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一瞬便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拿下附在人额头处的那只手,正想先处理容涧腿时,一把手忽然拉住了沈姒蛮。
  那双眸子依旧在自己的身上,他面容憔悴,眼神虽然已经有些涣散迷离,却还是执着的在等待。
  “若我想杀你...”沈姒蛮想了想,看着容涧忽然变了口风讲道:“对我就是想杀你然后再等着被雇佣我的人灭口,九千岁是否满意了呢?”
  她言外之意便是自己没有那么蠢,不会傻到去受制于人。
  说完,沈姒蛮从一边撕下了一块布条直接紧紧的绑在了他的小腿上端。
  她没有学过医护,但却记得,人中毒后,是要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减缓毒液进心脉,随后沈姒蛮才又从手中取下银簪,开始想办法将腿部的淤毒逼出来。
  见人许久没再说话,沈姒蛮许久忽然又问了一句:“你会死吗?”
  他没立刻回答,直到沈姒蛮快要忍不住抬头看去的时候,人才忽然道了一句:“恐怕没那么快,让你失望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