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十七章:不能相让

第十七章:不能相让


  她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可说不出是什么。原著中,似乎并没有说孟琅当时具体做过什么。
  可不管怎么说,孟琅和沈嘉鱼的关系不错,那她便该知道阿梨是沈嘉鱼最喜欢的丫鬟,于此总不至于发生些什么吧。
  她想着的同时,没多久的时间便已经见到阿梨从一个草灌里面走出来了。
  沉下了一口气,沈姒蛮对南烛吩咐道:“去提醒一下那丫头,这毕竟是在郊外,让她别走太远。”
  “可...”南烛想说,这丫头不是一直和沈姒蛮不对付吗?那何必再去说这些呢?
  “快去。”显然沈姒蛮不想多加解释。
  南烛看出当时沈姒蛮眼神中的坚决后,便也就不情不愿的去了。没多久,沈姒蛮便见到阿梨看向了自己,但看着南烛脸上憋屈的样子,沈姒蛮便知,对方并没有领情。
  她倒是也不在乎,毕竟该做的都做了。
  “沈二小姐。”青追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沈姒蛮的身边。
  见人行礼的样子,沈姒蛮本能的便看向了容涧。不远处的地方,也不知道容涧是什么时候到沈嘉鱼身边的,她记得,原著里面好像说过,就是今日外出郊游,沈嘉鱼才对容涧中下了情根。
  所以如今两人在一起,也算正常。
  “王爷让属下提醒二小姐,这毕竟是山野中,希望小姐最好不要离开众人的视线。”这话从青追口中说出的那一瞬间,沈姒蛮顿了一下。
  “即使好奇,也不要随便触碰四周的物件。”青追说完,便见沈姒蛮很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我亲自去感谢你家王爷的挂怀!”沈姒蛮说着,已经起身。
  待青追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掠过了自己。
  “二小姐!”青追两步走到沈姒蛮的面前,伸手挡住了人的去路,他连连摇头说:“不可以,王爷...”
  “既是郊游,有什么地方是不可以去的呢?”沈姒蛮反问道:“尤其,我可是乖乖的听了王爷的命令,没有离开众人视线呢。”
  “阿蛮。”当时两人的位置离着沈嘉鱼不远,自然两人所交谈的声音也很快的被那边的二人发现了。
  见青追拦着沈姒蛮,沈嘉鱼本能的便看向了容涧,得到了默认后,沈嘉鱼才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唤道:“快过来。”
  这话一出,沈姒蛮冲青追白了一眼,随即便小步跑到了沈嘉鱼的身边。
  她没来的时候,沈嘉鱼和容涧相谈甚欢,可如今三人站在一起,气氛竟瞬间变的安静了不少。沈姒蛮看了看容涧,又看了看沈嘉鱼,想了许久后才笑着讲到:“看来,九千岁对姐姐感情不一般啊。”
  “瞎说什么呢。”这话是冲着容涧说的,但很快的沈嘉鱼便已经反驳道:“只是发现九千岁也喜欢前朝旧事,所以才与九千岁多说了几句。”
  “可姐姐莫要忘了,九千岁本就是皇室中人,究竟是耳熟能详还是真的同好一处,你真的分的出来吗?”沈姒蛮侧头看着沈嘉鱼的问道。
  这显然话中有话,沈嘉鱼总觉得沈姒蛮在提醒自己什么。但想着那日在云记,容涧的一句‘我的人’,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些羞愧。
  她自知沈姒蛮和容涧之间的暧昧,所以生怕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生了不该存在的念头。可想想刚才在这河边同容涧的畅言,沈嘉鱼满心只剩留恋。
  压下所有的问题,沈嘉鱼本想说明自己不会抢她喜欢的人时。容涧却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姒蛮昂头看着容涧,许久才道:“我只是想起了一句老话,有些接近若是刻意为之,便是目的不纯。九千岁身份贵重、学识渊博,想同你聊些像是修身养性的风雅之学固然容易,但...你屈下身姿,又是为了什么样子的目的呢?”
  容涧脸色显然已经没有刚才好看,倒是真从未在意过,这丫头有一张这么伶俐的口才。
  也不等谈话再继续下去,沈嘉鱼忽然甩开了沈姒蛮的手,那一下沈姒蛮惊了,转头时才发现,沈嘉鱼的脸色也没多好看。未等她将话往回找补几分时,沈嘉鱼已经讲到:“站久了发现累了,我去休息一下,不打扰二人了。”说罢,根本看都没有看沈姒蛮一眼,便直接走了。
  本来沈姒蛮是好意,她只是想提醒沈嘉鱼,看清眼前的人为什么而来。
  但...好像自己做错了?
  “你姐姐,应该也算是一个很有傲气的人吧,你刚那一番话是在提醒她不错,但貌似也不小心伤到她的自尊了呢。”容涧说的清淡,似乎对刚刚沈姒蛮所言丝毫不在意一般。
  沈姒蛮侧头看向了容涧,许久才讲道:“别再打她的主意了,从今以后,我也会躲千岁远些。若还是一个男人,便别在女人的身上动心眼。”
  若说开始那些话还能让容涧镇定自若的话,那这过于深意的话,倒是让他的表情一时间严肃了不少。从沈姒蛮开始来找自己的时候,容涧便已经在好奇了,好奇这丫头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他总觉得一定知道一些什么的吧,不然怎么可能做得每一件事情,都好像能猜到自己需求一般。
  今日她的几句言辞,若说的开始只是因为谨慎,那这句话呢?
  什么叫,别在女人身上动心思?
  “你知道些什么?”他声音一下降低了好多,低沉的声音,严肃的语气,较为正经的样子,还真的让人不由的心生畏惧。
  “我不知道什么,但...别再想打沈嘉鱼的主意。”沈姒蛮觉得自己言尽于此,欲离开。
  刚转身抬脚准备走的那一刻,沈姒蛮的下巴忽然被一只手钳住,那只手迫使她看向了它的主人。
  “放开我!”沈姒蛮想要挣脱,却根本不是那个儿的。
  “所以你是让本王将主意打在你身上?”容涧说:“那不如先看看,你愿意为本王做到什么地步的吧。”说完,人竟真的要凑过来。
  沈姒蛮张嘴正好咬住了容涧虎口靠上的地方,见人松手,她大声喊着:“神经病,你给我走开!”
  当时容涧是本能的收回了自己的手,随即便感觉到了腹部的推动,他被往后推了几步,再回头看去的时候,沈姒蛮已经跑了。
  容涧甩了甩自己的手,有些疼,虽然不是太疼可想着刚才那狼狈的样子,他心中瞬间冒起了几分的火气。看了看虎口处的牙印,不觉间容涧笑了一声。
  之后的一段时间,沈姒蛮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等给足了沈嘉鱼时间后,容涧才走到了沈嘉鱼的身边。但也只是刚坐下,沈嘉鱼瞬间便如同撞见鬼一样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同时,还没忍住连连往一侧移动了几步,不管怎么说,算是稍稍离他远了一些。容涧就那样看着沈嘉鱼同受惊一般的样子,随后直接毫无顾忌的笑了一声。
  拿起烤架上的木棍,稍稍翻了两下,沈嘉鱼便已经忍不住问道:“九千岁...在笑什么?”
  “你们姐妹两个人,一静一疯,她肆无忌惮起来连牲畜见了都害怕,你...稍稍拾起一些礼数,便恨不得拒全世界人于千里之外,倒是不知道该说些的什么。”这些话从容涧口中说出。
  形象,贴切...容涧抬头时便见到沈嘉鱼脸上紧绷的样子已经稍稍有了一些的缓解,同样的,一句话过后,她脸上多起来的是几分的笑意。
  容涧将手中烤鱼递了过去,沈嘉鱼正顺着木棍看去。
  随后她坐在容涧身边,小心翼翼的吃着手中的烤鱼,再不多说一句。或许是这种状态,已经让她感觉到满足了吧。
  “若她喜欢的,你都让吗?”容涧问道。
  刚刚沈嘉鱼的反应不看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容涧将另一个山药递了过去,拿过了沈嘉鱼手中的烤鱼,又开始架在上面烤了起来。
  “先吃这个吧,红薯要趁热吃才好吃。”容涧看着沈嘉鱼,是一点点的看着她脸上表情从开心变的有些无措的。
  “那九千岁呢?”沈嘉鱼转头看着身边的人问道;“是不是真的同蛮儿说的那般,所谓的兴趣相投,不过是您在故意放低姿态迎小女的喜欢?”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最终自己的计划还是被那小丫头给影响了。看着沈嘉鱼,他想了许久,讲到:“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让本王放低姿态的。”
  她愣了,眼神中的繁乱似乎已经说明了当时这句话带给沈嘉鱼的影响。她急忙撇开了头,一句句的提醒着自己要保持冷静,后才继续讲到:“那...那...”
  “本王从不管别人如何想,只是若有一日她要与你争,你可千万别没出息的将本王让出去。”
  他那话说的若无其事,沈嘉鱼微微侧头看着身边正在专注看着火堆的人,一时间心中竟有千层的暖意。
  “九千岁在说什么,嘉鱼听不懂。”说完,沈嘉鱼起身便匆匆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