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十五章:奸计

第十五章:奸计


  便该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毕竟...她的确利用了对方...关键是...她现在没有靠山,不易结仇。毕竟昨日所发生的都不在她所控范围内,容涧那边不明朗,她可不想在提前死在仇家的手中。
  故而,今天这不是就来了吗。
  “你们家小姐到底何时出来?”最终南烛是沉不住气了,不说南烛,沈姒蛮都快要忍不住了。那看门的人没有说话,南烛还想问,却被沈姒蛮直接拦在了身后,她将手中已经捂热乎的碎银两给了那下人。
  随后清了清嗓子后,大声喊道:“昨日小女言行不当,今日特来带了上好的礼品为琅姐姐赔不是!劳烦这位大哥进去帮忙向孟琅姐姐说句话,家中只给了小女一个半时辰出门的时间,所以...”
  沈姒蛮喘了一口气,随后继续大声喊道:“小女绝非诚心不够,若一会儿等不到孟琅姐姐出来,望!别怪罪!”
  这声音,可真别说孟府内看热闹的人,大概这十里街坊都能听的清楚。那话儿还需要进去传吗?小护院看着手中的银两,左右犹豫,最终还是跑进去了。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的时间孟琅从里面满是气愤的出来了。
  “沈姒蛮从前当真没有看出你还有破皮无赖的性子!”她当时是被气着急了。
  昨日所发生的事情本就不大,奈何当日在云记的楼下人都知楼上孟家的和沈家的吵起来了,虽然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可那孟家二郎和九千岁纷纷上楼,不大的事情也能被传大了。
  因此一夜后,人人都知沈家和孟家生了嫌隙。可两家本就要好,没法去纠结两个孩子的过错是非,又是好面子的人,所以即使吃亏了,却也不想让外人知道。
  但今日听到沈姒蛮的喊声,众人更是瞬间明晓,原来是孟家素有端庄之仪的孟家姑娘孟琅被欺负了。
  可人家总归是来道歉了不是吗?
  孟琅站在沈姒蛮对面的瞬间,台阶之下的人瞬间如云般聚拢,谁都想知道事情过由,谁都想再发生些什么,所以十几层台阶上,孟府门外的两人便很快的成了众人的焦点。
  “孟琅姐姐谬赞。”她嘴角处带着笑意,这般回答倒是妥帖。
  只是孟琅满脸惊诧,是真的不知道这坏丫头能不能分的清好赖话了。她冷笑了一声,看着台阶下面的人,倒是也没那么生气,毕竟沈姒蛮才该是那个卑躬屈膝,下跪道歉的不是吗?
  “没夸你,是来道歉的吗?”她眼眸中似有几分的高傲,可始终是她低估了这丫头。
  闻言,沈姒蛮立刻从南烛的手中接过了茶糕,递给了对方讲到:“对,听长姐说孟琅姐姐喜欢香酥阁的糕点,便带来特地为姑娘赔不是。”
  她手没有伸出来去接糕点,这本就是沈姒蛮心中意料中的事情,微微抬眸看着对方,也不等说话的时候,孟琅便已经讲到:“当初我本以为是阿鱼不舍的伤你,如今看来沈姒蛮,倒是你诡计多端啊。”
  “孟琅姐姐说什么?”她面容上依旧带着笑意,眼神中的温和和无辜基本就是装绿茶的标配了。但没办法,昨天的仇,不管孟琅愿不愿意,总是要在今日抵掉的。
  “我说你可真会装!”孟琅声音不大,但却足够能让沈姒蛮听的清楚。
  下面人看着两人都是和颜悦色,却始终不知道上面所在发生的事情。只是看着沈姒蛮手中拎着高高的酒壶和糕忽然就慢慢放下了,她垂头,当时孟琅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幻听,从沈姒蛮的方向,竟传出了一声轻笑。
  未等人反过神儿,沈姒蛮已经抬起了头,她重重的沉下了一口气,看着孟琅讲道:“真可惜,看来孟琅姐姐今天是不会吃到这上好的糕点了呢。”
  这话听着竟然有些讽刺,谁说她出来就一定要接受道歉的呢?
  沈姒蛮又说:“看来还是在对我说的那句前朝糟桑...”
  “你住嘴!”孟琅大声喊着,下意识满是心虚的看向了下面的人。见沈姒蛮那副好像无关紧要的样子,她笑了一声:“沈姒蛮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今天来是做什么的?”
  “可...是姐姐不愿接受我的歉意不是吗?”她讲道,言语中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说白了就是不管她今日作何感想,这礼和这歉必须照单全收。
  孟琅眼中尽是火气,她真恨不得给沈姒蛮一巴掌。可那火气在一刹间似乎很快磨平了,许是现在才发觉从开始到现在,自己都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吧。
  “可今日也没有见到姑娘诚意不是吗?”她反问道:“沈姒蛮你不是很厉害吗?那就去死吧,等你死的那天...你这茶饼我一定收下。”
  说完,孟琅不想和沈姒蛮多加纠缠,转身便又回了府中。
  “小姐...怎么办啊?”南烛当时没了办法,她是一个聪明人,自然能听的出来,刚刚沈姒蛮只差一点便能让对方接下礼物。
  毕竟说到底,两个孩子的小打小闹是不可能影响两个家族的和平往来的,也是如此沈嘉鱼才让她必须来的这一趟。所以这歉接不接受都可以,偏偏现在当着外人的面,才成了必须得接受,沈姒蛮才能功成而退。
  她垂着头脑子想了很久,没说话,但在那一刻,沈姒蛮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一闪而过。
  随即她未言,只是将手中东西给了门外的护院,说:“帮我带给孟琅姐姐。”她一副伤心的样子,再不管那护院说些什么,将手中东西放下,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孟府,才满是伤心欲绝的离开。
  在沈姒蛮离开后,当下以孟府为中心,那闲话直接传开了。本来开始还和当日发生的事宜相同,但话不知为何传着传着便说,这沈家姑娘上门求和却被孟家姑娘狠心撂在门外的意思。
  但已经无所谓了,这便是结果,沈姒蛮承诺给沈嘉鱼的结果。
  阳光正好,街外口口相传的尽是前几日在孟府门前的事情。沈姒蛮还好,渐渐已经被人忘却。只是这孟琅就倒霉了,当日众人只是听了一个囫囵吞枣,这架不住四方邻居的口舌,一下名声算坏了不少。
  见红楼的沈姒蛮正玩这着窗台处的花草,南烛看着也是开心,将水中打好的水递给沈姒蛮后,便忍不住讲了一句;“当时小姐是怎么猜到如今事情会发展成这般样子的?”
  沈姒蛮鼓着嘴没有回答,想了许久后,沈姒蛮才讲到:“不是猜不猜,只是收不收的问题。”
  “可孟家的姑娘并没有要收我们礼的意思啊。”南烛问道。
  “所以我要做的只是将东西放下,再后面,是否将东西带入府内便是她们的事情。”说着,沈姒蛮一边小心翼翼的倒着水。
  南烛显然还是没有听明白,也没多问。
  只是听说当时那护院看着礼物正犯嘀咕的时候便被叫进去了,后来那礼物就在外面一连晒了好多天。那几天,那壶酒、那份糕点好像都要成一大景观似的,总有几个人会围上去看看。只要有人去看,最后关于孟琅的谈论,那必定只会多不会少。
  如此,便是沈姒蛮那样做的意义。没人管你接不接受道歉,大家在看的只是你在怎么做。
  “若是小姐,小姐会怎么做?”南烛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竟想都不想的便答了一句;“带回去,喂狗。”
  “嗤...”南烛没忍住笑了一声,见小姐依旧专心的样子,她不再敢多打扰。只是也不等她带着东西离开的时候,门外便响起了一个声音,“可真是一个坏女人!”
  沈姒蛮看去时便见到当日拦着自己的那小婢女竟进了房间,将手中糕点放下后,就转身准备离开了。眼看要出去了,最后却还是停在了房门前。
  似乎是感觉不妥,她添了一句:“孟家的长姐来了,给你带了糕点,大小姐让我给你送来,还说...孟家小姐下午约你出游。”
  “你叫什么名字?”沈姒蛮竟没问是和谁同游。
  那小婢女侧头用余光嫌弃的看了一眼,她没回答,只是继续讲到:“大小姐让你好好准备,说摄政王会一同出游。”
  说完,她抬脚什么都没说的便直接离开了。沈姒蛮看着人影消失的地方,一时间竟有些出了神。
  “小姐在想什么?”南烛看出了问题,便问了出来。
  沈姒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一手压在窗台上,便开始继续戏耍手中的花草了。
  她想不透,想不透为什么这次出游会有容涧。原著中关于出游好像有过简单的描写,只是描写中没有沈姒蛮的身影。那么...若她这次去了又会发生什么?
  想着那天在容涧那车上时,他那眼神,沈姒蛮本能的便没忍住打了一个冷颤。想了许久,她对身侧南烛讲到:“去告诉大小姐...就说我身体不舒服,下午的出游便不去了。”
  那小婢女愣在那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