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十二章   猜疑

第十二章   猜疑


  始终是沈姒蛮天真了,她仰头看着站在上面伸手正仰头看着她的那丫鬟,忍不住冷笑了一声,都还不等多言,那人便已是趾高气扬的模样,她喊道:“小姐的院子怎么是你这种身份的人想进就进的吗?”
  沈姒蛮没有立刻言语,只是冷笑了一声,问了一句:“我是什么身份?”
  小丫鬟打量了一眼沈姒蛮,才百般犹豫的讲到:“自然是那风尘女子所出之女。”
  “即是如此,为何我能在沈府居住这么多年?”
  这话脱口说出的瞬间,那小丫鬟便已经知道自己理亏,她是这府中的二小姐,自然是可以在此常住。可偏偏小丫鬟就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子,双手叉腰直接讲到:“那也没办法抹掉你是狐媚子生出来的事实!”
  对,沈姒蛮嘴角带着笑意,看着那丫头,问了一句:“可至少我还是二小姐不是吗?你呢?”
  话说完的瞬间,跟在沈姒蛮身后的小丫鬟瞬间有了底气,上去两步,直接一把将人退开,便已经算是给沈姒蛮开了路。
  小丫鬟一时语塞,再回神时,人却已经过去了。
  是这个道理,沈姒蛮不管是谁生的,但她是这府中的二小姐没错了。也是同样的道理,这小婢女不管背靠谁,她却依旧是一个婢女的身份。既然是仆人,又有什么样的道理来挡她的路呢。
  “诶诶诶。”小婢女想着答应过沈嘉鱼的事情,便又二话不说的跟了上去,只是这一次,她再没有开始那么硬气,毕竟身份就在那里。
  “我今日来呢,没有别的事情,只是张家的宴要开了,所以便想着来看看姐姐缺些什么。”说着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进了沈嘉鱼的院落,沈姒蛮的眼神已经开始忍不住四处滴溜溜的看了。
  见偏房没有,沈姒蛮便已经决定直接去主卧,她不相信,不相信外面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动静,房间的人却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视若无睹。
  只是那脚还没有进去,小婢女便已经又双手挡在了两人的面前,随后喊道:“说的好听,若小姐真的缺物件儿,你真的会甘心送来吗?”
  这问题的确有深度,今日虽然是借口,可这丫头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不会双手奉上呢?只不过区别是,要看她要的是什么而已。
  “会啊。”这是沈姒蛮想了许久之后才脱口说出来的答案。
  当时已经是黄昏的时间,两个女孩的四目相对,一个猜一个便任由她猜。
  “恶毒的女人,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看来也不傻,那小丫头一副强硬的姿态,对她说:“小姐今日不在院内,就算二小姐是真心来访,也请改日再来吧!”
  她没说话,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丫鬟,沈姒蛮只是在想,自己好像从没有招惹过这女孩,如今又咋么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吗?
  正想着,那小丫鬟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正想提高警惕的时候,忽然沈姒蛮专做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言道:“是吗?那既然不在的话,我就改日再来好了。”她说着,四周看了一眼,便已经装作要离开的意思了。
  转身的同时,那小丫鬟正放下自己的双手,半信半疑的等人离开。可谁知道,刚松懈下来的瞬间,在沈姒蛮身边的丫鬟,便已经扑上来。
  本该离开的沈姒蛮,趁机转身便已经蹿进了房间里面。
  “坏女人,你果然同我娘说的一样,满嘴瞎话。”小婢女想要挣脱,却也不等挣脱开,沈姒蛮已经是满脸失望的出来了。
  见自家小姐出来了,小婢女也被放开了。
  面对那小丫头恶狠狠对着自己的眼神,她反而一副坦荡荡的样子,眼神伴着些许的得意,讲了一句:“你家小姐都不在,你拦的那么认真干嘛?”
  可明明再已经对她说过了,不相信的人也是她自己不是吗?
  那丫头提起掉落的披帛,没多说什么,只是满脸气愤的将手往大门处一指。
  “那不知现在二小姐是不是能离开了呢?”
  沈姒蛮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随即才装作不着急的样子慢慢的离开了。
  出门前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小院的门子,可谁知道,转头便见那丫头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像是生怕她转头又会使出什么诡计一般。
  只等沈姒蛮真的离开,随即她才将院中的门关上了。
  不对,在沈姒蛮印象中,原著没有这么一个小丫头的身影啊,而且原著中,似乎也没说,在张家办宴的几天,沈嘉鱼出去过。
  她想着,忍不住问了一声:“你认识那丫头吗?”
  身后婢女听了声音,匆匆回答道:“回小姐的话,这小女儿今年十二,是张嬷嬷家的姑娘。”
  “张嬷嬷?”她脚步停住,未等转身看向身后人的时候。
  那人已经垂头急忙解释道:“听说当年是和小姐乳娘一同来的张嬷嬷。”
  这么一说,沈姒蛮忽然发觉自己是有印象的。拎着自己的裙摆,她一步步的走下了台阶,沉下了一口气后才问了一句:“那你知道大小姐今天去哪儿了吗?”
  当时小婢女并没有立刻回答,若说不知道那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沈姒蛮转头便一眼见到那婢女眼神飘忽不定的模样。那一刻,她还真没多想,岂料婢女撞上沈姒蛮视线的瞬间,竟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次,沈姒蛮是真的不能不多想了。
  当初有了眼线这回事儿后,沈姒蛮便也只信任南烛,可若离开原剧情有的东西,她也分布出在自己身边的人究竟是些什么身份。
  “你知道?”沈姒蛮的表情很明显冷了不少,垂眸看着脚边的人,她只是不知道,这丫头会说出什么。
  “今日...今日孟家的姑娘来过,奴只知孟家的姑娘和大小姐在闺房中说了很久,后来没多聚的时间,两人便结伴出去了。”
  看样子像是说完了,只是曾当沈姒蛮准备开口的时候,那小婢女冷不丁又补了一句说:“听...听那意思...”
  “好...好像是说要去云记..”说完,那女孩声音越来越小。见后来沈姒蛮不说话的,她像是忍不住了,便抬头看了一眼,见人正看着自己,她又立刻将脑袋垂了下去。
  “奴婢真的不知道了,其他的奴婢真的不知道了。”她连连喊着,一下竟也有泪水冒出。
  “恩,我知道了。”沈姒蛮说着,随后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这么简单吗?
  骗人居然这么简单,小婢女顿住了,正不知该是庆幸还是喜悦的时候,远远的忽然一个声音传了里,这话音落下后,那婢女再没有抬起头,随即伴随的是不停的抽泣。
  “今日找个理由离开走吧,不管去哪儿...别再让我看到你。”
  孟家的姑娘?
  原剧情中好像是提过的,不过也只是一笔带过说这孟家的姑娘是沈嘉鱼的闺中密友。所以这一切不难想,自己身边的小婢女定是无意被孟家的姑娘收买,才有了如今这一计。
  可她想不通的是,这丫头故意想要引她去,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
  按说之前也没有说过,这女主和她有什么关系的啊。但说起来,原剧情里,好像沈嘉鱼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位闺中密友所以后来才能在宫中混的如鱼得水的吧。
  说到这儿,她倒是开始好奇这孟家的姑娘。
  于此,她终决定,这一趟是非去不可。而这云记,便是原小说里面所说‘三朝布桩’,好像说过,曾有一个市井平民进去,但只是看了一件衣服便直接晕在了里面,最后生生被人架了出来。所以后来云记便有了门槛,进出之人定是非富即贵。
  所以,此行她更想去看看这云记如何。
  但真的去了后,好像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无非一个几十平米的店面,一楼卖布匹,二楼挂成衣的。还不等沈姒蛮瞧出什么的时候,一阵声音以从二楼穿来。
  “瞧吧,阿鱼,姐姐说过,这有心想要毁你的人,便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这不还是来了。”这大概就是孟家姑娘的声音。
  话音落下之际,沈姒蛮顺着声音看去,当时便一眼瞧见了一个手中持着扇子,缓缓走下楼梯的人。这店面不大,所以那人话说完的瞬间,店中人都在看着沈姒蛮。
  “不仅如此啊,她定还会说什么刚好路过的话。”说罢,她装作不知沈姒蛮在的样子,直接问道:“呦,那不是阿鱼的妹妹嘛,怎么这么巧在这儿遇着了?”
  沈姒蛮就那样看着楼梯上的人步步走下来,一下倒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见人又欲开口,沈姒蛮直接喊道:“孟家姐姐好大的忘性,不是你邀请我来的吗?”
  见她张嘴说不出话来,沈姒蛮便做提醒道:“湖亭边,桂花酥...”
  “你住嘴!”
  气氛那一下僵住了,见孟家姑娘四处张望的样子,沈姒蛮只是礼貌的笑了。她身边婢女每天的行动线都比较固定,尤其南烛受伤了之后,那小婢女基本全天的时间都在自己的身边服侍,若说出去,便是去厨房取来糕点的时候,若说能遇到的对方,大概只有那湖亭里面,所以这些不难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