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十一章 张家花会

第十一章 张家花会


  没有刻意的去等回音,在窗边又捋了捋自己的安排以后,沈姒蛮便上床歇息,睡了极好的一觉。
  倒是那厢收到书信的人,坐在燃着灯火的桌案前,一直到太阳从东边儿冒头,才有了困意,此时又已经是新的一天,又有新的事物。
  摄政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一天要处理的事物,比殿前的小皇帝还要多上不少。
  摄政王容涧站起身来,推开书房的门,活动活动自己有些僵硬的筋骨后,对着候在一旁的青追问道:“这几天有没有什么花会?”
  青追很是恭敬的在容涧身侧回答:“回禀王爷,三日后张家有一场花会,今儿一早才开始送请帖。”
  和书信上所写的内容对上了。
  容涧眼睛微眯,其中放出一道骇人的光芒。
  “给我盯着这场花会,有任何情况都告诉我,特别是里面发生的冲突。”
  “是!”
  青追虽说不明白容涧这命令的含义,却依旧回应得非常干脆,转身就去安排人手去了。
  至于容涧自己,已经开始每日一次的晨练了。
  拳拳出风,呼啸之间恍若有虎鸣,他竟然还有着不输于江湖一等一高手的武功在身,只怕沈姒蛮在这里,也会惊得下巴掉下来。
  原著里有说过摄政王会功夫,可没说功夫这么厉害。
  在容涧晨起练武的时候,沈姒蛮此时还在睡着觉呢。
  一向不爱早起的她,现在也没什么人管,无事的时候常常睡到日上三竿,才会起床。
  往日里还有南烛来提醒她,现在南烛受伤,没有人叫她,沈姒蛮直接睡到了午饭过后,才悠悠醒来。
  醒来过后,由着其他小丫头伺候着,沈姒容完成梳洗。
  出了自己的小楼,大小姐沈嘉鱼的丫鬟已经在门口等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了。
  她是来送请帖的。
  这请帖正是摄政王早上问到的张家花会请帖。
  沈姒蛮笑嘻嘻的将请帖接过来,对着等了好久的丫鬟道:“你去回禀你家小姐吧,我三日后和她一同前往。”
  “是。”
  看着丫鬟离去的背影,沈姒蛮笑得格外有深意。
  还好自己来到以后,这蝴蝶翅膀并不大,大部分的事情都在按照原剧情走,这张家花会,便是原剧情中一个小小的节点。
  也没有什么,就是花会中出了些小摩擦,也是原著中女二黑化的一个小因素之一。
  按照原剧情发展,张家花会宴请京城内一众贵女,虽说大家都看不上沈家二小姐,但作为沈家之女,地位不用言说,依旧被请了去。
  这次宴请本身也是为了选秀一事,宴请去的贵女都是将要参加选秀的人。
  张家作为小皇帝母亲的娘家人,选秀这事儿,自然也是要帮忙瞧上一瞧,连小皇帝本人也是悄悄的出现了的。
  而沈姒蛮作为不受待见的女二,她就是在这场宴会上对小皇帝是一见钟情,那小皇帝更是一眼就看到女主沈嘉鱼。
  他看到女主只是动心了一下,此时并没有什么真情。
  现今又有摄政王亲自送礼在前,只怕这心动会被蝴蝶翅膀给扇掉。
  为了确保剧情发展,沈姒蛮原本不打算参加花会的,也决定走上这一遭。
  而昨晚寄出去的那封书信,便是寄给的摄政王容涧,她将花会会发生的冲突,以及小皇帝会出现一事,讲得完完整整让他验证。
  至于说法,沈姒蛮用的是自己会占卜,可以入梦预测到未来事,想要以这个作为交换条件,与容涧进行合作。
  现在她参加选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只有和摄政王合作,以自己能先知剧情的条件为交换,让摄政王把自己落选。
  这摄政王让一个女子落选,不要太简单。
  自己一顿瞎折腾,都不一定有人家动动嘴皮子来得有效。
  最最重要的是,沈姒蛮昨晚突然想通了,她自己一个人战斗在现在这个情况,赢的机会要多小有多小。
  但她和摄政王合作,两个反派一起,一个权势滔天,一个剧情先知,没道理两最后还得双双去世,给男女主铺路啊。
  越想越是这么回事,才有了那一封让小厮送过去的书信。
  沈姒蛮索性也不出门了,她让丫鬟去厨房给自己弄着吃的来,自己又回到小院儿里头,开始准备张家的花会去。
  张家,前太妃的娘家,其家族威势不算特别大,历史也就那几代,在京城这个家族众多的地方,不太够看。
  但随着如今小皇帝上位,张家的势头却是涨了不知道多少,有摄政王压着他们蹦哒不了太高,却也比普通家族要显赫不少。
  这次花会醉翁之意不在酒,未来两天的时间里,这花会请帖遭到京城贵女们疯抢,都想去张家那几位主事儿的人面前,混个脸儿熟啥的。
  而沈姒蛮要准备的,则是花会上的冲突。
  原剧情中没有摄政王送礼这一出,而是摄政王暗中帮助,使得沈嘉鱼在花会上大出风头,引得众贵女心中嫉妒。
  心思不好的个别贵女,就给沈嘉鱼使绊子。
  作为女主,那女主光环可是必备物品,结局自然是恶意的贵女没有得逞,还受到了惩罚,女主则因此更加受人喜欢。
  小皇帝就是因为这个,对沈嘉鱼心动了那么一小下。
  沈姒蛮这次前去,就是要保证这次冲突会发生,给沈嘉鱼发光发热的机会,让小皇帝看到的机会。
  在红楼小院儿里挑衣服的沈姒蛮,挑了好一会儿,再想想自己的计划,深觉自己就是一个拉官配的媒婆。
  在不余遗力的,让男主女主能够看对眼儿,乖乖按照剧本发展而走,委实是不容易。
  挑了半天衣服,发现自己实在挑不出来,沈姒蛮放弃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有些小笨。
  既然要拉官配,让沈嘉鱼出风头,那就得去关心关心沈嘉鱼穿什么啊,在这儿纠结自己穿什么,不是浪费时间么。
  想到此,沈姒蛮总算放过自己的衣柜,从小院儿里跑了出来,准备去祸害沈嘉鱼的衣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