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九章 偏离剧情九千岁

第九章 偏离剧情九千岁


  沈府前厅,灯火如灼。
  那九千岁端坐于这前厅高堂之上,而落座于沈氏兄妹顺位之下的沈姒蛮,面容表情看起来古井无波,但是心里,却已然惊涛骇浪。
  这家伙,难不成是生怕自己没有把话带到,所以今天便大张旗鼓的来到了沈府,自己寻这沈嘉鱼了?
  不过这想法,也只是在脑海里转瞬即逝,若是真的想要同这沈嘉鱼叮嘱那一番意味深长的话的话,这九千岁便断然不会在这前厅坐着的。
  所以说,这九千岁整这如此大的阵仗,断然是又有新的花样。
  随即沈姒蛮忍不住在心底吐槽,这沈嘉鱼还没进宫呢,容涧这家伙就已经这么拉拢了吗?
  沈将军不在,沈夫人殡天,这年纪轻轻的沈权,便成了沈家的主心骨,眼瞅着这摄政王九千岁坐于高堂之上,也不喝茶,也不说话,面容表情不辨悲喜,临夜烛火蓦然自顾,让人琢磨不出来他今日而来意欲何为。
  更是不知是福是祸。
  众所众知,这摄政王九千岁。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善茬。
  心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所以沈权便略微有些惶恐的说道:“不知九千岁,今日到访,所为何事?”。
  而那九千岁容涧就好像是没听见沈权的言语,倒是他身边的贴身侍卫青追开口说道:“明日,沈大小姐便要进宫筹备后日选秀一事,这琛国帝都的大臣贵女之中,王爷最是看重沈大小姐,因此今日便有礼相赠”。
  这家伙,果然就是来拉拢人口的,正当沈姒蛮心里刚咕哝完这句话,就见这前厅门口,突然出现了两排侍女,有些奇怪的是,那两排侍女手中所捧之物,似乎好像都是一式两份。
  那紫玉琉璃佛塔也好,江南双绣锦缎也好,甚至是后面清漆钿花的小盒子,都是成双成对的。
  难不成这有什么说头?祝愿沈嘉鱼入宫殿选旗开得胜,和琛国小皇帝喜结连理龙凤呈祥?
  “这左边一份,是沈大小姐的,右边一份,是沈二小姐的”,只见这青追说完话之后,还看了沈姒蛮一眼,嘴角还似有若无的带着一种莫名的笑意。
  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沈姒蛮便立马僵在了椅子之中,她是知道,这时间久了,宠物会随主人,但是这侍卫随主子,倒是第一次见啊!
  那笑容不怀好意的模样,简直和她在马车之中,面对九千岁的时候,别无二致。
  这大概就是摄政王府之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吧。
  “臣女谢过九千岁,姒蛮”,沈嘉鱼见状之后,反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赶忙跪地谢恩,见沈姒蛮还愣在原地,便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莫要逾越了规矩。
  被着突如其来的赏赐,还有意味不明的笑容,整的有些蒙圈的沈姒蛮,谢恩之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晓得这个九千岁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整个人都愣愣的。
  理论上来说,沈嘉鱼后日便要殿选,明日便要进宫,这等身份是不应该接见外男的,虽然这九千岁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但正是因为他摄政王的身份,更是会影响到沈嘉鱼殿选的结果。
  琛国帝都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无时无刻的盯着这九千岁容涧,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实时更新在那些探子们背后的主子眼中。
  殿选之前九千岁亲自来赏赐沈嘉鱼,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已经和小皇帝那边表态,这个人是自己选的,所以小皇帝无论如何,也会将沈嘉鱼纳入后宫,这件事情似乎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是进入后宫之后呢?
  原著里的小皇帝,就是一个不安分的笼中鸟,这沈嘉鱼突如其来的就表明了自己是摄政王的人的身份,那小皇帝对她肯定有诸多提防,这和原著剧情不符啊!
  如若沈嘉鱼同九千岁现如今就“藕断丝连”的事情公之于众,那么接下来沈嘉鱼在宫中的所行所为,肯定都会和原著有诸多偏差,她和小皇帝的感情也肯定会有问题……,假设后期这九千岁如果不正常黑化的话,结局不堪设想啊。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沈姒蛮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沈嘉鱼能够按照原著那般,按部就班的成为小皇帝的皇后,两个人伉俪情深,你侬我侬,比翼双飞才好。
  但是原著之中智商在线的摄政王,怎么现在就突然如此跳脱呢?他难道不明白,自己这“任性妄为”的举动,这是给沈嘉鱼和小皇帝之间的感情,增加难度吗?
  不过好像原著之中,九千岁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这有了难度,便必然会有变数,关于女二身边的变数,沈姒蛮倒是可以尽可能地掌控,但是如果这个变数出在女主的身上,那么这所有的剧情,便真的是要乱了套了。
  不过事已至此,沈姒蛮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她总不可能一觉醒来,又穿回了沈姒蛮大病初愈的时候吧。
  “子阳在此,替父亲谢过九千岁”,沈权面对这九千岁如此恩惠,也是立马谢过,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才貌双绝,在这一次的秀女之中,也断然是头筹级别,但是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九千岁竟然会亲自前来降恩。
  虽然沈权的父亲沈战,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沈权教导过,尽可能的不要沾染进皇室夺权的漩涡之中,但是看来树大招风的沈家,现如今也难以独善其身了。
  尤其是沈权侧眸看向自己的这个妹妹沈嘉鱼的时候,他更是知道,这一切,接下来肯定不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因为沈嘉鱼看向九千岁的眼神,那简直就是星河倒灌,唯此一人。
  不得不说,沈权的心里是有一些忐忑的,沈嘉鱼断然是要进宫成为皇上的妃子,但是她心却在这九千岁的身上,万一因为这段感情惹出了什么是非的话,那么他们沈家上上下下几百口的人命,都不够做代价的。
  正当沈权心中忧虑,而沈嘉鱼思翻涌之时,那九千岁倒是好像回魂一般,蓦然看向了沈姒蛮,难得开了金口说道:“这二小姐,也到了及箕的年纪了吧?”。
  此话一出,沈家三人又都愣了愣,沈权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紧接着便回答道:“二妹年纪尚小,且性格品性都未成型,故养在深闺之中,要再需打磨才能成器”。
  旁边的沈嘉鱼也是猛然一愣,没明白过来怎么这九千岁,竟然关心起来了沈姒蛮。
  而被关心者沈姒蛮,也是立马反映了过来九千岁此话何意,他的意思是,自己也已经到了可以选秀的年纪,而他今天所赏赐的这些东西,难不成就是暗示自己也去殿选的?
  沈姒蛮怎么可能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这不明摆的是在给自己的姐姐,也就是女主沈嘉鱼的爱情故事添堵吗?
  这女二当初就是因为踏上了这条不归路,所以落得一个玉减消香身死魂亡的下场,现如今的沈姒蛮是断然不可能重走这条路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