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七章 言语之中攻其短

第七章 言语之中攻其短


  早春凉夜,乍暖还寒。
  只见这沈姒蛮还未来得及给自己添一件衣裳,便径直的冲到了沈夫人所居住的修善院,沈夫人殡天之后,忍冬姨便一直居住在那个地方,每日晨起便擦拭桌台,整理花草,就好似是沈夫人根本没有离开一般。
  搁在别人的眼镜里,这可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家仆,若是把这沈夫人换作是她的丈夫的话,那么这个忍冬姨,早就可以在村口,立一个留着后人刻到此一游的牌坊了。
  只是作为一个看过这些人前世今生的人来说,沈姒蛮却是知晓这个忍冬姨,因为对沈夫人忠心耿耿的原因,所以便对沈姒蛮的母亲百般不容,而对于这侍妾所生的女儿,也自然是从小看不惯,只是碍于沈夫人的原因,她也从来没有动什么狠心思,但对于沈姒蛮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敌人。
  只是因为在原著之中,忍冬姨至始至终,也只不过是给沈夫人的两个孩子,也就是沈权和沈嘉鱼两个人的人生,起到了助攻的作用,并没有在女二的黑化之路上面有过建树,因此自始至终,沈姒蛮对待她都是尽可能的回避,不要有正面冲突。
  可是现在看起来,这忍冬姨倒是在原著里坐不住了,开始拿自己身边的侍女来开刀了。
  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冲到了修善院之后,便看到庭院之中,衣衫单薄的南烛,正跪在一片碎裂的琉璃碎片之中,那琉璃碎片一看就是人为砸碎的,最大的碎块也不过孩童手掌大小,而更多的,则是如同坚果一般的碎块。
  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跪在上面那膝盖,完全可以说是要废了的节奏。
  而且看南烛摇摇晃晃的模样,沈姒蛮便觉得有些奇怪,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南烛的面前边,看见南烛鬓角凌乱,神色凄然,尤其那泪痕斑驳之下,更是鼻青脸肿的一张脸。
  看着脸颊上面的痕迹,想来应该是被人左右开弓扇巴了几个回合,并且这个人,还很有可能是断掌……。
  最最重要的是,这南烛身上似乎好像已伤痕累累,后背似是还有鞭笞的痕迹。
  说真的,沈姒蛮这个家伙最是受不了别人欺辱到自己的头上,而现如今,南烛身上伤痕累累,和自己承受了这一切,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想到这一点,沈姒蛮便是怒火攻心愤怒非常,扭头就看向了这修善院屋舍大堂之中的方向,随即便极其冲动的开口怒吼道:“忍冬!你给姑奶奶我出来,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这沈家便是有你没我!”。
  话音刚落,便见一个身穿青衣头挽素髻的中年妇人走了出来,双手叠放于腹部,脊背挺的笔直,一张被岁月刻画过的脸,更显得有一种严肃刻薄,再加上她微微扬起下巴,故作冷凝的神色,那姿态和容嬷嬷可真是别无二致。
  虽然知道这忍冬姨对于沈嘉鱼来说,那是忠心耿耿的忠仆,毕竟原著之中,女主沈嘉鱼每每遭遇女二挑衅和一些难堪之时,都是忍冬姨出来替她出气,如果从沈嘉鱼的视角来看的话,这个忍冬姨那肯定是一个正面角色。
  毕竟她沈姒蛮是一个从懂事开始,就一直怨恨沈嘉鱼的庶女,不仅仅身份低微,而且心肠歹毒,这忍冬姨替自家主子来教训她,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现在这视角,可是放在了沈姒蛮这里,她沈姒蛮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沈嘉鱼的事情,虽然她平日里维持自己人设,说话也有些出言不逊,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害沈嘉鱼性命,或者是阻她前程,毕竟对于沈姒蛮来说,她将来可还是要仰仗着飞黄腾达的沈嘉鱼。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的话,这南烛和忍冬姨,那可是近日无冤,往日无仇,再加上南烛这个性子,你就算是让她忤逆忍冬姨也不可能,平日里,她更是在红楼小院之中闭门不出,因此,沈姒蛮便断定肯定,是这忍冬姨故意来找麻烦。
  这简直就是一出典型的指桑骂槐杀鸡儆猴,果然是宅斗助攻MVP,这一出手就是这么经典的让人没有任何新意,却又忍不住恨的牙痒痒的案例。
  “南烛这小丫头到底犯了什么错,竟让忍冬姨如此置气,若是不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交代话,怕是今后这沈府也没什么安宁日子了”,沈姒蛮在看到了忍冬姨那般倨傲严肃的脸之后,便多多少少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没了之前的冲动,她知道,这忍冬姨,可是当年替沈夫人稳固了宅斗冠军王座的一员猛将,和她过招,还是要小心一些的。
  而忍冬姨面对沈姒蛮如此出言不逊,却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的情绪动容,仅仅只是严肃着一张脸,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沈姒蛮接着就说道:“南烛这小丫头,刚刚入府毛手毛脚没学过什么规矩,咱们沈家自是大家门第,不能让他这种小丫头跌了颜面,因此奴婢只是在教些规矩而已”。
  “规矩?”,沈姒蛮看着忍冬姨一副早有准备的模样,便冷笑一声,接着质问道:“敢问忍冬姨,您身为奴仆之时,也是这般被沈夫人教导的吗?她南烛既然毛手毛脚,忍冬姨身为前辈,自然是要事必躬亲一一指教,这上来就是如此狠毒的惩罚,难不成就是当年沈夫人对您的教导吗?”。
  话音刚落,忍冬姨的脸上那种一开始的不动声色,似乎好像有了些许崩盘,她的眼神里也好像闪过了一丝局促愤怒,但是却并没有失了分寸。
  只是这些小动作,落在了沈姒蛮的眼里,却是让她知晓自己刚刚的一番话起了作用。
  俗话说得好,攻人其短,杀人诛心,这忍冬姨一生兢兢业业,都是为了沈夫人,而那沈夫人也确实是一个人美心善之人,所以沈姒蛮便上来就说,忍冬姨如此的心狠手辣之行,都和已故的沈夫人有关,为的就是要牵扯正主,让她自乱阵脚。
  想来今天拿南烛开刀,已经是忍冬姨筹谋已久的事情了,所以今儿就算是自己捅破天来,忍冬姨也应该有补天的本事,让沈姒蛮有苦说不出,所以今天南烛之事,便必定得要剑走偏锋。
  她也必须要让这忍冬姨吃到点苦头,不然的话,还真以为她沈姒蛮是什么好捏的柿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