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纵情局 > 第三章 巧言令色玲珑心

第三章 巧言令色玲珑心


  霎那之间,周遭的空气都好像是凝固了一般,除了安静,甚至连马车的晃动都无法察觉。
  原本看书之时,沈姒蛮也没觉得这个人设病娇容貌妖孽的王爷,竟然有这么的难以对付,甚至记得当时论坛底下,这王爷的唯粉可是盖了一整个精品帖,
  上了高维的时候,更是层出不穷各种PK榜单,如果没记错的话,但是这九千岁可是以屠榜之势“出道”的,然而,现如今自己正面迎上之时,怎么直觉直冒冷汗呢?
  这种似乎仿佛心里任何的小九九,都会被对方一眼看透的感觉,真的是让人很不爽啊!
  而沈姒蛮这家伙,也从来不收敛自己跋扈锋芒,眼瞅着这个九千岁都将自己的伪装给戳破了,她也就二话不说,抬起来眉眼直视对方接着说道:“九千岁哪里的话,臣女心里的敬畏,都只不过是被这娇羞爱慕取代罢了,毕竟您可是琛国皇朝的摄政王,帝都之内的九千岁岁啊……”。
  这种完全不过脑子的阿谀奉承,沈姒蛮素来都是信手拈来,她一边说着,一边也已经打了清楚了,眼前这个书中之人到底是甚模样。
  白裘鹤氅之中,九千岁容涧就这么半倚着,体态清瘦墨发如瀑,足下贴壁缕银踏仙履,细腰垂绦挂玉髓,身着绛紫云纱绣金氅,滚金坠星烟罗衣,山眉星瞳唇咬血,顶束玄金羽刺冠,好一个星夜降世俏谪仙。
  此时此刻,沈姒蛮不得在心中感慨一句,它自是知晓那原著之中的摄政王九千岁,到底是何等妖孽容貌,但是等到自己亲眼一见之时,倒也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一番。
  这一身基佬绛紫穿的,再配上他这种妖娆姿态……。
  还未等沈姒蛮的脑海里冒出什么危险的想法,那九千岁便又微微一笑,笑容之中让人根本不辨悲喜,更无法从他的这种面目表情之中,揣测到他内心到底在思虑什么鬼点子。
  “据京门府役那边的人说,沈府最近可不太平呢,有人失足落水,有生告老还乡,有人突然发疯,也有人无故坠楼,尤其是你沈二小姐的乳母,更是失踪了数天之后,在家里悬梁而尽,她唯一的儿子也在今天早上没了踪迹,也不知是你们沈府哪位贵人冲撞了神鬼,竟然招来如此横祸”,容涧言语之时,还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动着自己手边的那盏茶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在言说帝都之中的逸事新闻。
  只是说者看似无意,听者却是有心,这九千岁说的没有错,大概一个月前,她无意之间醒来,发现自己成了沈姒蛮,作为一个素来人不犯沈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除他出满门的“狠角色”来说,已经成为沈姒蛮的她,是断然容不得自己继续去受那些苦的,又考虑到这反派女二的凄惨结局,因此她便先下手为强,明理暗里处置了不少,曾经对待女二造成过身体或者心理创伤的人。
  不过就算是她做这些事情,也并没有特别的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是也从来没有给别人留下太多的蛛丝马迹,而且如果掐算起来原著之中的进程的话,现如今沈家大小姐也好,二小姐也好,和眼前的这九千岁容涧,都还没有建立太多的爱恨纠葛悱恻关系,可怎么现在这个家伙,却对自己所作所为如此了如指掌?
  若不是有心盯着,或者是暗地里排查的话,又怎么可能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清楚?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沈姒蛮又忍不住脊背发凉,想来这个家伙今天晚上,之所以出现在琛国帝都之外,或许根本就是在等着自己。
  既然这一切并不是一场充满着各种暧昧的偶遇的话,那么就说明,这个家伙对自己,或者是对整个沈府,别有所图。
  但是沈嘉鱼现如今已经对他情根深种了,没记错剧情的话九千岁也已经暗地里和沈嘉鱼搭上线了,这个时候截了她的马车干嘛?
  “九千岁对于我沈府之人的一举一动倒是了如指掌呢”,沈姒蛮颇有一些答非所问的回答了一句之后,便端直了脊背坐立于一旁,收起了之前,那故意在这九千岁面前表现出来的乖巧,紧接着更是直视他的眼睛,用一种平等地位的感觉接着说道:“既然九千岁这么关心我沈府之事,今日又特地护送臣女回府,臣女自然要将这份恩情铭记于心,肝脑涂地,誓不敢忘”。
  “倒是有一张巧言令色的嘴,一颗不卑不亢的心”,九千岁言下之意,自然是听明白了沈姒蛮和自己所说的一番话,到底何意。
  俗话说得好,在敌人太过于强大,无法攻破之时,那边选择加入他们,眼瞅着这个九千岁对自己肯定是“别无所图”,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自己的身上花费这么多的时间。
  因此,沈姒蛮便将计就计的,表明了一下自己对他“忠心耿耿”的心思,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的立场转变的有些太快,但是不得不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毕竟这摄政王九千岁容涧,可是原著之中最大的反派啊……。
  虽然理论上来说,想要阻止自己接下来的黑化,那就是要尽可能的和他保持距离,但是这保持距离的前提,也是自己能够在他的手底下存活下来才是。
  道理如此直白简单,沈姒蛮又怎么可能不懂?
  而已然察觉到了沈姒蛮心思狡猾的容涧,倒是将自己手中的那杯茶水,推到了沈姒蛮的面前,似乎是想让沈姒蛮看清楚自己那一副变化多端的嘴脸,紧接着还说道:“三日之后,琛国皇室要在番邦之女与大臣宗室之间选秀采女,还望二小姐替本王转告一声,望你长姐能够在此番选秀之中力拔头筹,莫要枉费本王一番苦心”。
  对了对了,这才是正常剧情的走向嘛,原著里她的姐姐沈嘉鱼。可是对着九千岁芳心暗许,而沈嘉鱼作为女主,也正是因为九千岁准备将她安插在皇宫之中,企图里应外合,从而让沈嘉鱼和真正的男主,也就是琛国的小皇帝相识相交,最终在明白九千岁对于自己,至始至终不过只是一场利用之后,终于和小皇帝伉俪情深,携手并进,最后除了摄政王这个渣男大反派。
  虽然因为沈姒蛮的到来,导致许多细节上的剧情,似乎好像有了很多的不同,但是这个故事大体的走向,还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毛病的。
  意识到这九千岁,并非是对自己“别有用心图谋不轨”之后,沈姒蛮便忍不住暗自松了一口气,紧接着挑着眉毛,一副心知肚明狡黠之相的说道:“九千岁此话,臣女必将带到,不知九千岁还有其他吩咐?”。
  虽然理论上来说,这个时候沈姒蛮最好装作自己听不懂,但是却不多问的模样,然后乖巧的接了这件差事,好在这九千岁的面前,表明自己不知此事也不参与的立场,从而糊弄过关,尽可能的拉远二人之间的联系。
  但是沈姒蛮相信,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的话,那才是真真正正的班门弄斧。
  如果今天这家伙是刻意来找自己的,那么就说明他对自己了如指掌,关于之前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想来也已经调查清楚,既然这一切都已经板上钉钉,那么她多说无益,不如顺水推舟。
  这九千岁容涧一见她情绪转变如此之快,也忍不住在心中暗自赞叹,毕竟传闻之中,这沈府二小姐并非是什么上得厅堂之女,但是现如今自己亲眼一见,却觉得这个小姑娘反倒是临危不惧,答辩自如,是个可用之才。
  “你似乎,比你的姐姐更为机灵善变”,九千岁此话一出,沈姒蛮的心里,又是咯噔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