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草芥王妃 > 第七十六章 表姐夫

第七十六章 表姐夫


  等悠悠走近了,店小二就挑眉努嘴的对悠悠使眼色。

  悠悠立刻就猜出了店小二的意思,然后看都没看店小二,脚步一转,就往客栈的隔壁布庄走去。

  店小二看悠悠懂了他的意思后,心里轻轻的松了口气,要知道现在客栈里都是官府的人埋伏着,等的就是悠悠他们这伙人。

  昨晚上衙门里的捕快抓住了一个朝廷要犯,有人举报说要犯以前跟他们客栈送过山货,还跟客栈里的一个客人接触过,所以今天官府的那些捕头都乔装打扮的来他们店里蹲点了。

  悠悠和胡峥进了布庄后,就慢慢的看起了布料来,布庄的老板热情的介绍着,悠悠看了半天后,最后就买了一匹藏青色的棉布,心想着,等救出了老头儿后,就给他做一件长衫。

  悠悠付了钱后,让胡峥拿着棉布出了店门,她们没有走客栈那边,而是到客栈斜对面的茶楼里坐下了。

  “哎,你听说了没,昨晚上衙门里的捕快在城东郊区抓住了一个江洋大盗”旁边桌上的三个年轻人在议论着。

  “你知道什么呀,昨晚上抓的可是乱臣贼子的后人,这会儿在衙门里的地牢里关着,明天一早就往京城送呢”其中一个年轻人牛气掰癞的说着他听来的消息。

  “真的?你听谁说的”另两个年轻人一听这爆炸性新闻就都来劲了。

  “你们知道我表姐夫是干什么的吗,衙门里还能有他不知道的,哼”说新闻的年轻人很拽的哼了一下。

  “知道,知道,你表姐夫是衙门里师爷的跟班,还能有他不知道的事”另两个年轻人拍着马屁讨好着。

  这边桌上的悠悠看了胡峥一眼,胡峥会意的走了出去,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口蹲了下来。

  悠悠喝完茶杯中的茶水后,就起身离开了,两刻钟后,悠悠在小院中见到了刚刚在茶楼里说新闻的年轻人。

  “听说你的表姐夫是衙门里师爷的跟班,那你能不能带我们去一趟衙门的地牢?”悠悠看着跪在她跟前的年轻人,轻声的问着他。

  年轻人一听要他带她们去地牢,就怕得浑身颤抖,跟筛糠似的。

  他听表姐夫说那个人是锦王的后人,而面前的人又让他带着他们去,他好怕,这次真的死在这张嘴巴上了。

  “大侠,饶了我吧,我哪敢带你们去呀”年轻人求着悠悠,这会子的悠悠又变回了男装。

  “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你带我们去地牢,完事后我们给你一笔钱,你远走高飞。

  第二条就是立马解决你,你想好了再说”。

  悠悠说完后,就拨弄起自己的指甲来了,屋子里静悄悄的,这种安静无形中给了那年轻人一种恐惧,两刻钟后,年轻人快到崩溃的边缘了,悠悠看时机已经成熟,就对胡峥使了个眼色。

  “主子,别跟他废话了,我找个地方把他给解决了”胡峥走近年轻人,提起他的衣领就往外拖。

  “我带你们去,我带你们去”年轻人见悠悠没阻止,就急得赶紧表白着。

  “早说了那还用得着浪费这么久的时间”胡峥见年轻人认怂了,嫌弃的甩手就把那年轻人丢在地上,边嘟囔着踹了他两脚。

  年轻人吃疼的“嗯嗯”了两声。

  到了亥时初,年轻人带着化了妆的悠悠跟胡峥来到了衙门旁一个二进的小跨院,这就是他的表姐夫的家。

  “姐夫,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年轻人笑着转身指着悠悠和胡峥手里提着的食盒。

  “是什么?”那个尖嘴猴腮的表姐夫眯着眼看了看年轻人。

  “是富顺楼的招牌菜,烧鹅外加油闷鸡,还有两坛十年的女儿红”年轻人讨好的报着菜名。

  “呵呵,你小子今天发财了,知道孝敬你姐夫我了”那个表姐夫听到有好酒就来劲了。

  “那是,有好东西肯定会拿来孝敬你的”年轻人努嘴让悠悠跟胡峥把酒菜放好。

  坐下后,在年轻人的奉承话中,表姐夫喝了好几杯酒,喝着喝着就感觉浑身难受起来了。

  “你小子今天这酒有问题”表姐夫指着年轻人,怒目的问着。

  “年轻人看到表姐夫那吃人样,就害怕的躲到胡峥身后去了”。

  “嘻嘻嘻,你是不是感觉全身难受呐”悠悠一脸坏笑的坐下。

  “你…~,你…~是…~谁?”表姐夫难受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那又疼又痒的感觉,真的让人好难受。

  “我…~,我…~,我是有解药的人”悠悠好心情的跟表姐夫玩起了结巴游戏。

  “快给…,给我…,解药”表姐夫仿佛更加难受了,已经在椅子上坐不住了,慢慢的滑倒在地上了。

  “好…,好…,好呀,但…但…但是,你…你…得答应我…~,一…一…,件事”悠悠弯着腰,用善良无比的笑脸对着表姐夫结巴的说着。

  “唉哟哟”表姐夫终于挺不住了,哀嚎着喊着疼了,看得那个年轻人两腿肚子直打颤。

  “姐夫,你就答应了吧,再不答应,你的命就没了”年轻人挺上道的劝着他的表姐夫。

  “唉哟…,唉哟…,好…好…好,我答应,给…我…解药”表姐夫也疼痒得不再坚持了。

  悠悠给胡峥一眼色,胡峥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给年轻人,示意让他去喂给他的表姐夫。

  年轻人拿到解药后就立马蹲到表姐夫身边,喂他吃了下去。

  不多会儿,表姐夫就没事了,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下子就变了脸,刚要大骂悠悠他们时。

  “你以为你现在无恐了?以为毒已解了就没事了?嘻嘻嘻”悠悠一看表姐夫那小人样,就好笑,也不想想,老娘是那种没智商的人!

  表姐夫看悠悠的表情,就暗暗的试了试,感觉胸口像块大石头压着一样,气喘不上来。

  “别使劲了,这样会让毒扩散的更快”悠悠很平静的告诉表姐夫,那样子就像是在谈今天的天气好一样。

  “唉…,说吧,你们要我干什么”表姐夫也后怕了,思虑了一下后,就如斗败的公鸡认怂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