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阎王追妻难孟婆又跑了 > 第54章:开锁

第54章:开锁


  孟卿卿立马把瓶瓶罐罐放了回去,这可不能开玩笑,万一自己烂脸了,这世上不就少了一个仙女!
  不行不行!
  阎辰轩好笑的撇了她一眼。
  孟卿卿继续投入下一个抽屉,“哎,你这里面装的什么啊?怎么还锁了?”
  孟卿卿用尽全力都拉不开,自己还就跟他干上了!
  阎辰轩皱着眉,看着那个抽屉,自己不记得有上过锁啊,而且那里面装的也就是几本平常的诗集。
  孟卿卿松手,左看看右看看,试图找个工具来开锁。
  这车厢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吃喝玩乐的东西,样样都有,用来干正经事的,找都找不到。
  孟卿卿的视线扫向一边闭目养神的阎辰轩,“喂,你知道怎么开吗!”
  阎辰轩连眼睛都不睁,就拒绝了。
  “不知道。”
  孟卿卿眼珠子转啊转的,被拒绝了也不甘心。
  你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什么把柄,不然,嘻!嘻!嘻!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败坏了你的名声!
  孟卿卿伸手去拍车门。
  “大叔!有没有什么开锁使的工具啊?”
  “有啊,你要什么样的?是要撬锁的,还是要暴力拆破的?灵巧一点的,还是重型武器!”
  车夫回答的很快,甚至说的兴致勃勃的。
  孟卿卿没想到他不仅有,而且还这么齐全。
  这车夫该不会业余是小偷吧?
  “姑娘,你要哪种?”
  车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百宝箱,一打开琳琅满目,就是些叮叮当当的东西。
  孟卿卿透过车门的口子,这下倒是犯了难,自己对这么精巧的活也不熟啊?
  甩了甩头,在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甩了出去。
  “要不,你给我介绍介绍?”
  孟卿卿抓起一个小钩子问。
  “这个是什么?鱼钩吗?”
  车夫看着自己当宝贝一样供着的东西,结果被这个小姑娘随随便便就拿在了手里,还说他是鱼钩!
  势可忍孰不可忍。
  车夫一把夺过小钩子,从兜里掏出一块方巾,细细的擦着钩子。
  “你知道什么?这可是我找专人定做的!是那破鱼钩比的了的吗?”
  车夫细细的给小钩子擦灰。
  孟卿卿眼看着鱼钩被拿走,伸手就要去拿另一个锤子。
  孟卿卿还没见过这么小的锤子,就一拿起来还感觉蛮重的嘛!
  “哎!这个挺好玩的,这是拿来干嘛的?”
  孟卿卿拿着锤子的手中抛上抛下的,时而放在手指间转转。
  车夫大叔看得心绞痛,忙把手上的钩子放回去。
  “哎呦喂,你就是我祖宗行吗?快放下,等一下被你弄坏了,可怎么办啊!”
  自己就不应该把自己的箱子拿出来炫耀,就下好了,全部都要遭殃了。
  车夫说着就要拿过来。
  “哎!你先告诉我,这是来干嘛的?不然,嘻嘻嘻!”
  孟卿卿带着手里的小铁锤回到了车厢内,顺便关上了车门,任车夫怎么样也拿不到。
  “我的小姑奶奶,这就是锤子,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暴力拆卸工具啊,你快点把他还给我吧!”
  “暴力拆卸啊!”
  孟卿卿盘着腿,把玩着手里其重无比的小锤子。
  后背靠在车门上,撇向一边,似乎已经睡着了的阎辰轩。
  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
  孟卿卿偏头靠近车门,小声的对外面说道。
  “大叔。”
  “干嘛!”
  车夫看着独独缺了锤子的大家庭,心里十分郁闷,更加不爽。
  “哎,你别生气嘛,我就是拿来拆个东西,等我用完了回去还给你了嘛!”
  “那,你要用来拆什么?”
  车夫犹犹豫豫的道。
  孟卿卿一听有戏!
  眼神扫向那边紧闭的抽屉,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
  过了一会,孟卿卿看着面前摆放着的一系列工具,扳手,小刀,斧子?
  “暴力拆卸的工具都在这了吗?没有了啊!”
  “没了没了,你待会一定要按我说的顺序去做,那里面的锁也是特制的,你做错一点,那个抽屉就永远打不开了!”
  “哎呀,知道了,啰嗦,闭嘴!”
  孟卿卿才不管外面絮絮叨叨的声音,心虚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阎辰轩。
  “你别怪我啊,我是想跟你说的,但你就不是睡了吗?所以,你好好的睡吧。”
  孟卿卿背对着阎辰轩,偷偷摸摸的搞起了小动作。
  邪恶的挥舞着手上的小锤头。
  敲敲打打,就连在外面驾车的车夫都听的心惊肉跳的。
  这到底是要开锁,还是要拆马车啊!
  “不是,你这不行啊!”
  孟卿卿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工具,眉头紧锁。
  看着依旧关的紧紧的抽屉,这什么锁啊,这么难开。
  孟卿卿看着被自己扔的到处都是的工具,额,自己有弄的这么乱吗?
  “不管了,和自己没关系,反正自己没洁癖。”
  孟卿卿重新把车门打开,露出自己的脑袋。
  “大叔,还有没有别的,好使一点的,你那暴力拆卸有点不行啊!”
  “怎么可能!”
  孟卿卿相信如果大叔不是在驾车,肯定就要跳起来了。
  “真的,我完全是按照你说的步骤,一点都没错!”
  才怪!自己刚刚啥都没听到。
  车夫怀疑的看着孟卿卿,真的吗!
  “那,你要不在试试这个?”
  车夫试探的把自己的宝贝盒子拎了出来。
  孟卿卿饿虎扑食。
  在车夫猝不及防的眼光中,孟卿卿再一次关上了车门。
  “我就不信了!”
  孟卿卿十根手指,手握利器,磨刀霍霍向抽屉!
  孟卿卿全身心的投入进了自己的大业。
  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一道犀利的眼光正看着自己。
  阎辰轩盯着那抹好动的红色,嘴角上扬。自己多年的孤独在这一刻,得到了慰籍。
  “这个不是,这个不行!”
  孟卿卿用一把,丢一边,这么多东西,完全是中看不中用啊。
  没一个能打的!
  阎辰轩顺着孟卿卿扔出来的东西,看向四周!
  鱼钩,锤子,扳手,斧子!
  甚至自己一转头,一把闪着着利刃的小刀正离自己的头不到一根小拇指的距离!
  什么见鬼的慰籍通通都消失了,自己在不醒来,什么时候被弄死的都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