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阎王追妻难孟婆又跑了 > 第50章:回不去了

第50章:回不去了


  “看到没有?这只是普通的黑线,真正国师府的衣服那都是金线,最差也得是银线!”
  “可是,你怎么知道的。”
  一个大妈问道。
  张德福放下朱霆的袖子,看向那个大妈笑眯眯的说道。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他!”
  张德福指向那边还在研究自己袖子的朱霆,“不是!”
  “听见没有!你们可以走了吗?”
  朱霆懵懵的看着突然大发雷霆的张德福,还没意识到什么,旁边一直围着的大妈们就骂骂咧咧的走了。
  “不是就不是嘛,浪费我时间!”
  “走了走了,这男的凶的要死,看样子就不是国师府的人!”
  “我早就说了,看他们其中一个傻傻愣愣的,另外一个瘦瘦小小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国师府的人。”
  “……”
  大妈们散的特别快,一下子人就都回归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回家的回家,接孩子的接孩子。
  张德福又重新呼吸到了自由新鲜的空气。
  “还愣着干嘛?赶紧带路啊!”
  张德福现在又不是忙着去买东西,真的很想把旁边这个人大卸八块。
  “哦哦,可是这衣服?”
  朱霆还是想不通,自己的衣服应该是真的吧?可是自己找来找去都没发现金线或者银线呀?
  张德福撇了他一眼。
  “不要再管你的狗屁衣服了,我在说一遍!带路!”
  朱霆看着张德福眼里那快要喷火的样子,也不能敢再去纠结什么线了。
  带路要紧!
  朱霆带着张德福一路走到了郊外。大城市的喧嚣已经不见,随处可见的是青山绿水。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张德福板着脸问道。
  自己就是买个东西而已,怎么还跑到郊外来了,这地方鸟都不拉屎。
  连个人影都看不见,这地方没有东西卖,张德福反正是不相信。
  “我们是不是要买黑狗血,公鸡,符纸……”
  “所以呢,说重点!”
  张德福已经累的没有力气再去听他的废话,找了个大石头,坐在上面,就连扇风的力度都加大了许多。
  “城里没有卖,这才有。”
  朱霆很简洁明了,一句话说完了,全部的重点。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张德福顿时就从大石头上跳了下来,质问他。
  “你也没问呐!”
  “为什么城里没有卖?”
  这些东西又不违禁,怎么可能没有卖?
  张德福怀疑是不是自己被他耍了,毕竟刚刚把他绑在柱子上的人是自己。
  朱霆接着道“因为城里面有国师!”
  朱霆神色莫测的说了这句话,在张德福疑惑不解的眼神中,顿了顿,继续道。
  “国师会抓鬼呀,根本就不需要那些江湖骗子用的东西,所以城里就没有卖了。”
  朱霆淡淡的说到。
  “国师!”
  张德福在心里怒骂“阎辰轩!你捉鬼就捉鬼,怎么就把那些东西给废了?”
  “害得自己跑这么远买,要是没买到,回去又得被人嘲笑!”
  “张德福,张德福?你想什么呢?”
  自己说的是实话呀,那些江湖骗子看骗不到人了,就都跑到郊外谋生了。
  他又在想什么?
  张德福被叫回了神。
  “还有多远!今天晚上来得及赶回去吗。”
  这是当务之急张德福最想知道的事。
  朱霆默默的思考了一下,在张德福期待的眼神中,说道。
  “可能,应该,也许,来不及。”
  朱霆说的吞吞吐吐的。
  张德福大惊失色,“完了!完了!你害死我了你!”
  “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张德福像看犯人一样的盯着朱霆,自己现在有十足的理由怀疑,他就是故意的。
  “我怎么故意了,是你自己让我带路的,而且我又没骗你,这已经是距离皇城最近的一个点了。”
  “最近的一个点?什么意思?”
  朱霆立马捂着自己的嘴巴,完蛋了,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我们要买的东西,那是最近的。”
  朱霆赔笑道。
  张德福疑惑的看着他。
  哦!有秘密!
  我倒要看看你瞒着什么。
  张德福整理好心情,“你确定他那里我要的东西都有?”
  朱霆别的不敢保证,但他要的东西只多不少。
  “放心,我做事很靠谱的。”
  张德福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那行,接着带路吧!”
  张德福拍了拍衣服后面的灰尘,重振旗鼓接着走。
  太阳已经夕下,黑暗开始笼罩整个皇城,夜上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来福客栈里,孟卿卿慵懒的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锁锁,什么时辰了。”
  孟卿卿眼睛都还没睁开,只是下意识的问道。
  “戌时。”
  “这么晚了,张德福还没回来吗?”
  孟卿卿依旧是闭着眼的,丝毫没有意识到回答的声音有什么不对劲。
  锁锁颤颤巍巍的在桌子上躺尸,椅子上坐着,把自己直接扔到主人大门上,没心没肺的男人。
  这个鬼男人趁着自己和主人睡着了,居然敢偷偷摸摸的溜进来。
  还把自己从床上拿下来,扔在破桌子上。
  这个桌子硬邦邦的,一点都没有床上舒服,自己是想要提醒主人的。
  但是还是屈服在了男人的淫威之下。
  现在,主人终于睡醒了,这个男人竟然还替自己回答问题,可是主人你也太心大了吧?
  你就没有听出声音的不同吗?
  人家这么温温柔柔的小奶音,怎么是他这个大糙汉子那冰冷冷的嗓音比得了的?
  “没有。”
  还来!锁锁企图制造出一点声响,这个臭男人都盯着主人好一会儿,应该没有注意到自己。
  “老实点!”
  好吧,自己被发现了。
  锁锁老老实实的趴了回去。
  “什么老实点?”
  孟卿卿终于听出了不对劲,可算是舍得从床上爬起来了。
  一抬眼,黑暗中桌子上那高大神秘的身影,按照一般人来说肯定会惊恐的,大叫。
  “什么人!啊!滚出去!”
  可是,孟卿卿终归不是普通人。
  只见,女子懒散的靠在床头,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在窗外月光的照射下,映射出女子的皮肤洁白如玉,嘴唇红的滴血。一头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但丝毫不影响美人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