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阎王追妻难孟婆又跑了 > 第48章:委屈的锁锁

第48章:委屈的锁锁


  阎辰轩难得识趣的出门了,关上门,仿佛刚刚那个还在嬉皮笑脸的阎辰轩只是一个错觉。
  一出门,阎辰轩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无情,面无表情,做什么事都冰冻三尺的男人。
  阎辰轩顺着楼梯来到客栈的大厅,坐到了客栈的正中间,右手摸索着茶杯,但却不喝。
  眼神热烈而专注的看着二楼那个自己刚刚走出来的房间大门。
  仿佛他已经看透了那扇门,能够看见里面正坐在椅子上生闷气的女人。
  男人轻微的咧开了嘴角。
  但只是下一秒的瞬间,这微不足道的笑容也没有了。
  茶杯被他重重的置到桌子上,但偏是一滴茶水,也没有出来。
  男人往自己的脚边一抓,一捆长绳就被他重重的甩在了桌子上。
  绳子正是刚刚躲在扶手上挂着的绳子,听到房间里面激烈的争吵,十分识趣的没有进去。
  刚刚看到男人出来,那熟悉的脸,就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没想到,还才刚蹭到他的脚边就被捉了上来,还这么粗鲁的对自己。
  “不许哭!”
  男人严厉的命令,成功的止住了锁锁的眼泪。
  锁锁,孟卿卿给自己取的小名,欺软怕硬,成功的继承了它主人所有的优缺点。
  面前的男人长的很像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可是刚刚他不是都亲口说不是了吗?
  锁锁迷茫了,如果不是的话,他怎么知道自己要哭啊?
  自己一只是有了一点意识而已,不知道怎么分辨好人坏人啊!
  主人,救命!
  “你不老老实实在她身边呆着,跟着我干嘛。”
  阎辰轩问道。
  锁锁发现,自己是被他批评了吗?
  呜呜呜,为什么今天不是有人要拿刀砍我?就是找主人威胁我,现在还批评我!
  “赶紧给我回去,老实呆着,不许再跟着我!”
  锁锁抽抽噎噎的发现,男人好像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
  因为除了它和主人,没有人会这么命令自己,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想到一条绳子,有自己的意识的。
  锁锁高兴的立马就在桌子上跳舞,哦,我终于聪明了一回耶,我比主人还先知道他就是阎王爷。
  阎辰轩黑着脸,不耐烦的看着桌子上扭来扭去的绳子。
  直接一巴掌给他拍飞到了二楼的大门口。
  “彭”的一声。
  孟卿卿立马就把门打开了,想看看是哪个找死的来捶自己的门?
  结果一打开就看见了,挂在门上的锁锁。
  “锁锁,差点就把你忘了,来跟我一起进去睡觉。”
  孟卿卿一把就把锁锁抱在了自己怀里,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
  阻挡了男人吃醋,又幽怨的眼神。
  真不知道那条臭绳子有什么好的,傻不拉几的,还偏偏要抱着它。
  晚上睡觉了,还把它挂在床头,方便你自己上吊吗?
  吃醋的男人是最惹不得的。
  可偏偏有人找死。
  “殿下,林青山拒绝了您的要求。”
  说话的是悄无声息出现在阎辰轩身边的判官。
  估计整个地府都以为阎辰轩去了南山剿灭林青山,那伙鬼众了。
  其实只有判官知道,殿下是来了人间,至于做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阎辰轩神色晦暗的看着判官拿上来的手册。
  “他拒绝!”
  “是的,他说要亲自和您面谈。”判官感受到了来自阎王爷的威压。
  直冒冷汗,这林青山真的是害死自己了,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害得自己两面不是人。
  “他还不配!告诉他,如果不答应那就一个都不用活了,让大刀全灭!”
  判官被阎辰轩的狠厉震惊了。
  “全灭?”
  判官下意识的确认道。
  “不行吗?”
  男人毋庸置疑的态度,决定了一切。
  “可是,这么大批的鬼众莫名其妙的消失在地府,我们怎么向天上交代啊。”
  判官很自然的抛出疑问。
  阎王殿下到底要做什么?判官很清楚,眼前的男人并没有其他鬼差想的那么简单。
  他们大都和孟卿卿混在一起,以至于都被眼前这个男人迷惑了。
  觉得殿下严厉,但那也只是地府的规矩,可他们不知道殿下的手段有多么惨绝人寰。
  自己是地府跟在殿下身边时间最长的,但也不能保证对殿下有九分的了解。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他就对孟卿卿的情意,有时候别人不知道的,自己却是看的最清楚的。
  费尽心机把孟卿卿留在自己府里,甚至不惜每天下狠手,把她打鼻青脸肿。
  就为了她出不了府。
  判官现在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为什么要交代?”
  阎辰轩似乎觉得这是个问题。
  判官显然有点愣神,呆呆的问“我们不要给添上一个交代吗?”
  男人嗤笑“他们不配,我给他们一个交代,这是他们欠我的!”
  “行了,你不用管那么多,照我要求的去做就行。”
  男人的脸色没有刚刚那么恐怖,开始变得正常。
  判官来的匆忙,走的也很迅速。
  房间里正打算睡觉的孟卿卿,突然神色兴奋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自己刚刚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难道那个鬼出现了?大白天的出来?
  “锁锁,你刚刚有感受到什么奇怪的?”
  孟卿卿自己感受了一下,但一下子那种灵力的波动就消失了。
  于是她问锁锁。
  锁锁正舒服的挂在床边上,用自己微薄的意识感受了一下,摇一摇自己的身体,示意没有感受到。
  孟卿卿皱着眉,绕着整个屋子走了一圈,最后回坐到床上。
  “奇怪,怎么突然就没了?难道是自己感受错了。”
  孟卿卿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锁锁也用自己的方法点了点头。
  孟卿卿沉思了一会,躺在了床上。好吧,可能真的是自己弄错了。
  都怪楼下那个臭家伙,要不是他打扰自己睡觉,害得自己发火生气,心情不好。
  怎么可能会感受错!
  自己从来都没有犯过这种错误,现在不仅耽误了自己的睡觉时间,严重怀疑还影响了自己的判断力!
  孟卿卿抱着枕头捂住自己的脸,在床上滚来滚去的。
  “啊,不想了,烦死了等晚上把那个鬼抓住,看我怎么弄死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