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阎王追妻难孟婆又跑了 > 第47章:用阎辰轩这个名字

第47章:用阎辰轩这个名字


  说的理不直气壮。
  孟卿卿傻眼了,这么大个人了,名字忘了就算了,还这么的不要脸。
  “你不是说了一个名字吗,阎辰轩,我觉得挺好听的,那我就叫这个了。”
  阎辰轩宣布道。
  “不行!”
  孟卿卿一改刚刚趴在桌子上,要死要活的模样,拍案而起,怒目而视。
  第一时间拒绝了他。
  “为什么?”
  孟卿卿挠了挠头发,“你就是不可以叫这个名字!”
  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要是让阎辰轩知道,自己不仅把人给认错了,还让那个人顶替了他的名字。
  那自己就彻底没活路了。
  偏偏阎辰轩心意已绝,就是不改。
  孟卿卿很后悔,当初一顺嘴就把阎辰轩三个字秃噜出去了。
  “阎辰轩这三个字有什么好听的?你叫哪个名字都比这三个字好听啊!”
  孟卿卿企图说服他。
  阎辰轩来了兴趣,“阎辰轩三个字不好听吗?”
  孟卿卿心大的,并没有看见男人眼里那一丝意味不明的眼神。
  一听有希望换。
  立马拍着胸脯道“肯定不好听呀,你看辰轩,辰轩这两个字多不搭呀!”
  “而且依据我多年的算命经验,这两个字要克你的!”
  孟卿卿活像那江湖骗子,一摇头一摆手的。
  孟卿卿看着阎辰轩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该怎么跟他说啊?自己真的没有骗他,他要是用的这个名字,不仅克他,还克我!
  阎辰轩摸索着自己的手,笑意冰冷“是吗,克我?”
  孟卿卿没有听出他言语中的咬牙切齿。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骗他,拼命的点点头。
  孟卿卿的眸光越来越亮,十分期盼着男人能开口改名字。
  要不是不能对凡人用法术,孟卿卿都想给他用幻术了,别说是改名字,只要自己想,八辈子的祖宗都能给你改掉!
  但偏偏对方是个凡人,而且还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天生运气好,长了个阎辰轩一毛一样的脸!
  害的自己是打也不能打,只能在这苦口婆心的劝啊!
  “对呀,克你!你别不相信呀!我之前算命很灵的。”
  孟卿卿为了证实自己说话的真实性,只能开始讲故事了。
  “有一天,有一个人和你一样,想取一个不适合自己的名字,然后我就跟他说,名字不适合你,要改!”
  “结果他不信,然后他就倒霉了,第一天一出门就磕掉了门牙,第二天莫名其妙被野狗追,第三天,家里妻子跟别人跑了!”
  “后来发现连儿子都不是自己的!你说惨不惨?”
  孟卿卿发四,若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
  “……”
  “真的,你要是不信我把他找来让他亲自和你说!”
  孟卿卿说的是感天地泣鬼神,就不信眼前这个人一点都不怕!
  阎辰轩冷眉一竖,淡淡道“好啊,我倒是很想知道,不改名字究竟有多倒霉?”
  “你让他亲自跟我说吧!可能亲身经历的人要说的比你更惨呢,说不定到时候我就改主意了。”
  阎辰轩坦然接受了。
  相比之下,孟卿卿有点不淡定了,自己是真的没有骗他啊,但是自己怎么让一个鬼魂来见他呢?
  这不是闹着玩呢嘛!
  但是看着男人死猪不怕开水烫,孟卿卿下了狠心,我就不信你不改掉这个名字!
  “好啊!那你就等着吧,他随时都有可能会来找你的哦!”
  阎辰轩超淡定的点了点头,丝毫不放在心上。
  “而且见到他的时候啊,你可千万不要害怕,不要因为他跟你不一样,就感到诧异,知道吗?”
  孟卿卿笑着和他说注意事项。
  到时候你可不要吓得尿裤子,我等着看你来求我的样子!
  “我不会歧视他的,让他放心来吧。”
  阎辰轩无视孟卿卿的警告。
  孟卿卿差点被他这话气得吐血,不会歧视他!
  这可不是你歧不歧视他的问题,这是你会不会被他吓死的问题!
  孟卿卿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男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就想要打压他。
  “哎,你怕不怕鬼呀?”
  孟卿卿凑上去问,男人坐在椅子上,无动于衷。
  孟卿卿默默的攥紧了手里的拳头。
  硬挤出一个笑容,咬牙切齿的道“哎呀,我怎么忘了?我们国师大人可是专门捉鬼的!”
  “怎么会怕鬼呢!不过就是不知道我们的国师大人是不是江湖骗子呢!”
  孟卿卿这话说的,明摆着就是存心故意激怒阎辰轩的。
  说他是江湖骗子,难道不对吗?除了他自己有谁见到了他捉的鬼?
  真正树起威信的,还不是因为他求风求雨,求太阳!
  孟卿卿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阎辰轩也只是冷冷的看了孟卿卿一眼,并没有要和她呛声的想法。
  孟卿卿一个人的独角戏也说够了。
  气鼓鼓的坐在对面,“到时候我把他带来,你必须得换名字,还有刚刚的幅画,必须完好无损的还给我!”
  “听到了没有?”
  别说,孟卿卿耍起赖来还真像那么回事,要是一般人肯定刚刚就被骗了。
  男人不回答,只是一个劲的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孟卿卿。
  “我说你听到没有?”
  孟卿卿警惕的双手抱住自己,问他。
  男人看孟卿卿这么谨慎,笑得毫无章法,“你觉得我有那么蠢吗?”
  孟卿卿听出了不对劲,狐疑道“你什么意思?你要反悔!”
  男人耸了耸肩。
  “我只说一见一见你带来的那个人,没说见过之后就改名字啊!更是没说那幅画要还给你。”
  男人逻辑清楚,条理明晰,说的孟卿卿是哑口无言。
  “我……”
  孟卿卿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他流氓的时候那么流氓,这讲起道理来是一点亏也不肯吃。
  “你还在这呆着干嘛?赶紧给我滚出去!”
  连滚这个字都用到了,孟卿卿是真的很生气!
  阎辰轩偏不怕死,还要在上面加一把火“你刚刚不是不让我出去吗?我还以为你要跟我一起睡呢!”
  “呵呵!请你给我圆润的滚,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如果不是房间里面的瓷器都已经被摔完了的话,孟卿卿肯定又是一通乱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