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阎王追妻难孟婆又跑了 > 第46章:国师的名字

第46章:国师的名字


  阎辰轩从地上起来,微眯着眼,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嗓门中出来。
  “你粗鄙,女孩子家的肚兜随便给一个大男人看!”
  孟卿卿没想到他跟自己聊这个。
  以为自己会羞愧脸红吗?不存在的!
  孟卿卿嗤笑一声,双手抱胸,目光看猥琐变态一样的扫视着他“我粗鄙!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呀,看女孩子的肚兜,那眼睛睁的跟个什么似的,眨都不带眨一下的!”
  阎辰轩罕见的红了耳垂。
  偏偏又玩味着警告道“你的肚兜真不错!为了当国师夫人,真的是不择手段啊,还给我看你的肚兜!”
  孟卿卿怒目而视,双手也不抱胸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男人。
  “你猥琐!”
  “那也是你自愿给我看的!”
  男人将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
  孟卿卿也不想睡觉了,气都要被他气昏过去。
  一手抄起旁边的茶壶,就砸向他。
  阎辰轩眼疾手快的闪到了一边,看着在地上破碎四溅的茶水。
  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女子因为怒气而上下起伏的胸脯。
  孟卿卿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一脸不可置信,“你还看!真的是顶着这张脸,竟不干人事呢!”
  这男人顶着阎辰轩的脸,干的全是下三滥的事,等哪天自己回地府了,一定得和阎辰轩说说。
  这脸都是谁捏的,怎么就重合的这么神似,不会是天上有人要故意整阎辰轩吧!
  阎辰轩当场被孟卿卿揭发,顿时转移了视线,脸红心跳的。
  “我没看!”
  则略显苍白而无力的解释。
  要是每天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了,孟卿卿肯定要嘲笑自己。
  孟卿卿双目喷火,把房间里面所有的瓷器都砸了过来。
  满地的碎片,也就幸亏这客栈里面没有人,就要是闹到官府,堂堂的国师大人居然被一个女子追着扔碎片。
  就这信息就足够坊间的妇人们流传许就了。
  阎辰轩只躲,也不阻止,也不反抗。
  孟卿卿累的满头大汗,但是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手边的东西都砸完了,那就砸字画,顺手就把墙上的那幅画取了下来。
  反正看着也不像自己,扔了算了!
  “呐,给老娘滚!”
  孟卿卿一招制敌。
  阎辰轩看着那个字画被孟卿卿亲手扔了过来,心中大骇。
  立马接住。
  “你丢这幅画干什么!”
  阎辰轩清冷的眸里藏着刀锋般的寒意。
  抱着那幅画跟个宝贝一样。
  “你拿它干什么?”
  阎辰轩不回她,拿着画,走到窗边吹了个口哨,就把画扔了出去。
  窗外一个黑影接过画,就消失了。
  孟卿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画就这么没了?
  “不是,那是我的画?”
  孟卿卿理解不了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阎辰轩注视着她,低沉的声音说道“既然你不珍惜,那就我帮你保管。”
  孟卿卿笑了,“不是,我不珍惜,那也是我的!关你什么事啊?赶紧把画给我送回来!”
  很显然阎辰轩并没有这个打算。
  朝着门走,打开门就要出去。
  孟卿卿扑过来反关上门。
  “今天你不把画给我拿出来,就休想出这个门!”
  孟卿卿死堵在门口,就是不让他出去。
  “这个画对你很重要吗。”
  孟卿卿要是仔细听的话,还能注意到他语气里的轻微的颤抖。
  “废话!”
  这他妈是阎王爷给我画的,能不重要吗?
  要不然自己怎么会把它挂在墙上呢?这要是让阎辰轩知道了,不就是又让他抓住了一个把柄?
  不行不行,画必须拿回来。
  自己刚刚怎么就脑子抽了?把它丢了!
  “快点的,叫你手下把他送回来!”
  孟卿卿急躁的吼道。
  阎辰轩反而冷静了,也不急着出门,坐回到桌子边。
  刚想要拿茶杯喝水,才发现整个房间的瓷器都已经丧失在地上了。
  “不给。”
  孟卿卿气呼呼的坐在他的对面,“凭什么,那是我的!”
  “可是你把它扔了,而且现在它在我手上。我为什么要给你?”
  阎辰轩从容不迫的说道。
  孟卿卿简直想回到刚,一巴掌把扔画的自己给打死。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把画给我?”孟卿卿问。
  “看我心情。”
  孟卿卿咀嚼着他的话。
  看心情!
  孟卿卿瞬间气馁了,就他这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心情。
  谁能把握得住?只要是能把握住,那个人就不能称之为人了?那是神仙!
  可惜自己不是啊!
  孟卿卿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宛如人之将死,前的凄凉晚景。
  “唉!唉!唉!”
  “你叹什么气啊。”阎辰轩看向她,皱着眉问。
  “我就要死了,人之将死啊,看在我们认识一场的份上,告诉我你叫什么呗!让我死的明白一点。”
  “……”
  “说说呗,我看他们都叫你国师或者大人,太卑微了我才不要这么叫你呢。”
  孟卿卿此刻就像是无聊的人,随便问问的语句,他要是说自己就听着,他要是不说,那就算了呗!
  “那你想怎么叫我?”
  阎辰轩眉梢一挑,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的回答。
  孟卿卿依旧是慵懒的趴在桌子上,无所谓的道“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才能想好怎么叫你啊。”
  孟卿卿美眸一翻,感觉对方就是个白痴。
  阎辰轩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孟卿卿眼睛里的黑色珠子,转来转去的“你不会连自己名字都忘了吧?”
  男人看向孟卿卿,眼睛里流露出迷茫的神色。
  “不是吧,不是吧!你还真把自己名字忘了!”
  孟卿卿语气充满叹息,但那表情怎么看都像是看热闹的样子。
  “从来都没有人问过我的名字是什么?他们都是叫我国师大人!”
  孟卿卿怀疑这话有装的成分。
  两个人对视,无语。
  一阵风吹来,尴尬的气氛出来了。
  “难道你从生下来就是国师?总得有个过程吧!你没当国师之前别人是怎么叫你的?”
  没当国师之前?
  阎辰轩这三个字肯定是不能再用了,自己没想到混到这个地步,还得现给自己起个名字。
  阎辰轩脸上有点僵硬。
  孟卿卿脸上充满探寻的目光,接着问道“你不是说你姓阎吗!然后呢?”
  阎辰轩淡淡的回她“我是姓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