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阎王追妻难孟婆又跑了 > 第23章:吓人玩吗?

第23章:吓人玩吗?


  额!张德福看了看自己还有旁边的孟卿卿,确实他们两个人严格意义上确实算不上是人。
  “鬼。”孟卿卿咀嚼着这个字,没想到自己从地府里跑出来,还得管这档子事。
  按理说人死了之后,灵魂从身体里出来变成了鬼魂,当天晚上黑白无常,就会带人把他们带回地府。
  不可能允许鬼魂在人间游荡,可是按照掌柜的说法,这个鬼在店子里面应该呆了蛮久了。
  难道是黑白无常把他漏了?
  不可能啊,人的生死都记录在地府里面的往生簿上,黑白无常按簿捉人,没有道理会漏掉一个鬼。
  而且这个鬼还被人给看到了,那就是有了实体,厉鬼呀!
  孟卿卿想到这,突兀的笑出了声。有意思了,自己好像更有了留在人间的理由了。
  就算自己没有研究出孟婆汤的新配方,抓个厉鬼回去,将功补过,好像阎辰轩那个人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孟卿卿的发笑成功的吸引了三个人的注意力。
  掌柜的“难道是被自己给吓傻了?”
  老板娘“这个姑娘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
  张德福“好了,这下她彻底不会走了!”
  孟卿卿看三个人都奇怪的看着自己,止住了笑声,郑重的宣布道“好了,都回去睡吧!不就是个厉鬼吗?看我怎么收了他!”
  说完丢下在原地疑惑不止的三个人,自己回房间补觉去了。
  “厉鬼!”张德福看着孟卿卿离开的背影,才意识到她刚刚说了什么。
  “孟卿卿!等等我,我和你一起睡啊!”张德福急忙去追孟卿卿,既然她说这里有鬼,而且还是厉鬼!
  那自己还是赶紧抱紧她的粗大腿吧!
  门被孟卿卿从里面很不留情的锁住了,“张德福你给我滚远点!”里面传来了孟卿卿的吼叫。
  楼下的掌柜夫妇也匆匆忙忙的跟了上来,对着站在孟卿卿房间门口的张德福担忧的问道。
  “公子,你还是劝劝那位姑娘吧!这个鬼可不是那么好捉的,不要意气用事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是啊,那个鬼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东西,不会看你是个娇滴滴的女娃娃,就饶你一命的。”
  夫妇两个人轮番上阵,就怕她干什么傻事,到时候自己可怎么对的起他们的提拔啊!
  掌柜的看张德福根本就没有在听他们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站在孟卿卿门口,眼神哀怨的看着紧紧关上的门。
  掌柜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拍张德福的背,没想到这一拍直接让江张德福窜起一米高。
  “鬼啊!”
  “不好意思啊,是我,不是鬼。”掌柜的没想到堂堂八尺男儿胆小,到这个地步!
  张德福回头一看是掌柜的夫妇,松了口气,说道“掌柜的,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掌柜的和自家婆娘的对视一眼,转头歉意的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只是看你一直站在这里,怎么不回房间去睡呢?”
  这番话成功的堵住了张德福,自己总不能明目张胆的跟他说自己怕鬼吧,那多丢面子啊!
  “马上就去睡了,我找孟卿卿还有点事。你们先去睡吧,快去快去。”张德福边说,边把他们送到了楼梯口。
  掌柜的夫妇心照不宣,只好回房间睡觉去了。
  他们一走,本就空荡的客栈更是只剩下张德福一个人,看着丝毫没有要开门意向的大门,张德福连忙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点了从楼下拿来的烛火,整个房间亮堂的和白天一样,完成后心满意足的躺倒在床上。
  “有必要吗,点这么多灯,你也不怕一不小心把人家客栈烧了。”说这话的正是刚刚消失不见的玉骨扇。
  此刻正出现在张德福的床头,一脸郁闷的看着床上四仰八叉的男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哟,舍得回来了,说说吧,刚刚跑到哪里去了?”张德福枕着自己的手臂问道。
  提起这个玉骨扇就生气,本来想着可以偷偷去看曾经的老朋友一眼,结果被阎辰轩这个小人给掳走了!
  偏偏现在自己只能听他的,想想就生气!
  “不要去打扰她。”阎辰轩这话虽然是和自己说的,但那眼神明明就是看着客栈内的孟卿卿。
  自己一听,瞬间就炸毛了,直接从瓦片上蹦了起来。
  “凭什么,要说认识,我比你早认识她,要不是你勾搭了她,现在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害得我们闺蜜两地分离!呜呜呜。”
  说着说着,想起了自己这几千年来的苦日子,竟是要哭了出来。
  “这几千年,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天上,做一个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的扇子,还要时时刻刻担心自己被别人捉去炼丹,我容易吗我,啊!”
  “……”阎辰轩一脸黑线的看着旁边撒泼打滚的扇子,依旧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玉青青!”这一声成功的拉回了扇子的理智。
  玉青青,好久都没有人叫过自己的名字了。
  玉青青看向那个叫自己名字的男人,几千年不见,他又变回了那个不近人情的样子。
  这三千年谁又是真的痛快呢?
  玉青青看向客栈内的孟卿卿,或许忘记了也是新的开始。
  “不要打扰她。我在说最后一遍。”阎辰轩下了最后的通碟。然后就果断的消失在了这。
  “哦。”临走前,玉青青不甘心的回了一声。
  不见就不见!反正自己天天跟着张德福,还怕见不到人吗!说起来,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然后,自己就回了张德福的房间了。但是这怎么能和张德福说呢?
  “我无聊,想出去玩一玩。怎么,不可以吗!”玉青青现在是把气全撒在了张德福身上。
  张德福也明显的感受到了玉青青的火气,不过并没有要哄他的意思。
  轻笑了一声,说道“玩?你一个扇子要玩什么,怎么玩,去哪里玩。”
  张德福拿过扇子,两个大眼珠子死死的瞪着扇面,阴森森的说“吓人玩吗?”
  玉青青终于想起自己忘记了什么,那个被自己吓的大叫的老板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