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阎王追妻难孟婆又跑了 > 第15章:国师有请

第15章:国师有请


  因为当朝的皇帝有很严重的疑心病。近乎疑心到了一种偏执的状态。
  一有人送来糕点,就怀疑后宫的妃子要毒害他,有太监来换熏香,皇上直接就把他拖出去砍了,理由是要用熏香下毒。
  就连满朝的文武官员,皇上也是一句话都不相信,大将军出去打仗,问他要粮草。
  他都怀疑这个将军要带头造反,后来还是国师出面拿到了粮草,再转交给大将军。
  总而言之,就是当朝皇上只相信国师一个人。
  孟卿卿不由得表示,你疑心病这么重,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啊,难道你不吃饭?不喝水,不睡觉了吗?
  就连国师说有鬼,皇上也相信了,任由国师组建了一支私人军队,专门在皇城里面捉鬼,闹得整个皇城是人尽皆知。
  要知道,皇城里面一些官员的家里连打杂的人数都是有要求的,皇上生怕就是他们哪一天会密谋养着私人军队来谋反。
  偏偏让国师建造了私人军队,还送上许多的兵器,粮食,场地,马匹,简直比国师这个主人想的还细致。
  按理说皇城里面有鬼,最恐慌的就应该是百姓,可偏偏因为这个英明神武的国师,似乎只要他在皇城坐镇,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闹事。
  但是这些在孟卿卿这个当了几千年孟婆的人,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最主要的是自己想知道这个国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一整个国家的人都视他为神明。
  孟卿卿刚要打算追问张德福,他为什么那么怕那个国师?
  难道那个国师还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孟卿卿最喜欢听别人的秘密了。
  那边街道就响起了一阵马蹄声,顿时马蹄的铁蹄溅起了路上的沙子,卷起了一阵的风沙。
  伴随着马的一句嘶吼,马匹在孟卿卿的面前停了下来。
  “孟小姐,张公子,我家国师有请。”来人穿着便衣,和那些官差一样的是,全身上下看不到第三种颜色。
  那张脸算是孟卿卿迄今为止,看到的人类里面长的最帅的一张脸了,五官端正,面容清秀,要不是穿着一身死气沉沉的衣服,那绝对是个帅小伙啊!
  吴刚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女子,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这个女子,除了长的好看了一点点,和其他女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虽然不知道国师要我来接她回去干嘛,但对于一个习惯听从命令的下属来说,自己认真完成好大人交代的任务就行了。
  “孟小姐,请问你一直看着我,是有什么疑问吗?”吴刚习惯性的板着自己那张冰山脸问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审犯人。
  孟卿卿吃完手上的最后一个糖葫芦,噗,冲着地上吐掉了一颗籽,真烦,明明前面都没有籽的啊,怎么最后一个又变得有籽了。
  孟卿卿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子,牙齿都快被他磕掉了。差评!
  孟卿卿泄愤一样的伸脚,死死的踩在那颗被自己吐出来的籽上,用力的撵着。
  在别人看来这是十分幼稚的行为,一个大姑娘家的被糖葫芦里面的籽磕到了,竟然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去踩它。
  吴刚自然也是这么想的,自己刚刚问她,女子的第一反应不是回答自己,而是去踩一颗籽!
  自己身为国师的人走到哪里不都是被阿谀奉承的?什么时候一个女子也敢如此轻视自己?
  吴钢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就连他身下的马似乎都感受到了主人的不悦,燥欲的嘶吼了一声。
  吴钢不知道孟卿卿的意思,可是跟在旁边的张德福明白呀!
  这小祖宗是不满意人家说话的态度了,得,看见了,地上已经变成粉末的籽了吗?
  他们离的远看不见,但是自己看得清清楚楚,孟卿卿,那一脚下去,恨不得地都给她踏出个裂缝来。
  张德福赶忙把小拨浪鼓扔进自己的后背竹筐里,移到孟卿卿的旁边,咬耳说道“别生气,你先问问他要干嘛?”
  说完悄悄话,孟卿卿一脸嫌弃的伸手拍开了,靠在自己耳朵旁边的张德福。
  看着那个比自己高出一匹马高度的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喂,你不知道下来跟我说话吗?仗着自己有匹马就坐那么高,不知道我抬起头跟你说话很累的吗?”
  孟卿卿话刚说完,旁边目瞪口呆的张德福,怀疑自己耳朵的那些兵差,就连一直顶着冰块脸的吴刚,脸上都泛起了不一样的神色。
  孟卿卿看他没有一点要下来的意思,伸手挠了挠耳朵,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喂,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
  孟卿卿怀疑他耳朵有问题,可惜了长的这么帅,偏偏是个聋子,孟卿卿无奈的叹了口气,十分贴心的加大音量,说道。
  “我让你下来,和我说话!咳咳咳,”用力过度,嗓子有点承受不了。
  一直都围在周围的百姓,一脸惊悚的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孟卿卿,这个姑娘是什么人啊!胆子这么大?
  张德福看着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孟卿卿,想到,自己就不该寄希望于她!
  借着给孟卿卿拍背的时候,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我是让你问他来干嘛的?不是让你叫他下来跟你聊天的!”
  “咳咳咳,咳咳咳”孟卿卿根本就没空回答他,你敢相信,就因为说话声音太大,呛了一下,现在有种连心肺都要咳出来的感觉。
  孟卿卿弓着腰,伸手示意他继续给自己拍背。
  张德福再怎么不满意,也只能任劳任怨的继续给她拍背,“感觉怎么样,好些了没有,你说说你,那么大声干嘛,这下好了人家还没怎么样呢?你自己都快呛死了。”
  孟卿卿在这边咳的都快死,张德福竟然还有心情在那里吐槽自己,侧过脸,用那双已经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恐怖的看着张德福,你给我闭嘴!
  “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我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无聊透顶!”张德福一边继续给孟卿卿拍背,一边继续说道。
  “唉,你说,我们俩认识才不过一天吧,我还是你硬逼迫来,怎么现在干这种事情越来越顺手了呢?难道我真的就是个跑腿的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