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从垃圾堆爬出来后 > 第29章 蕴蓝星域

第29章 蕴蓝星域


无垠的宇宙神秘而幽深, 无数星体接近永恒的运转。

一艘星舰快速穿行其间,像是长河里的一只微小浮游。

人类从蕴蓝星域诞生,又从这里走向宇宙。这个星域瑰丽又古老, 是联邦记录里宇宙中已知最大的星域。但是因为负面磁场已经濒临联邦无法控制的阈值。

这片星域早就被抛弃, 星际监测站一年前就已经撤离, 仅存的生命体被全数转移到其他宜居星球。蕴蓝星域缓慢孤独的运转着, 静默在广袤的宇宙里。

星域中央,人类起源的地蓝星。

浑浊灰黄的天空,闷热的温度, 雾霭沉沉的空气弥漫着垃圾堆传出来的异味。

弃厌将星舰停好, 看了眼四周, 他对这里自然是非常熟悉的, 三年里,这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是看不见拾荒者的影子了,垃圾堆又多了许多, 负面磁场的强度更大了。

他默默踩着飞行器, 找了一座绵延不绝的巍峨山脉,沧海桑田, 从上方俯视,隐约可见数千年前,此处山河壮丽的影子。弃厌停在一处还算干净平坦的地方,将冻生舱拿出来放到地上。

丝丝缕缕的冷气沉沉溢出,与高山上的寒风缠在一起。

弃厌指尖冰凉,身上更冷, 却毫不在乎。

他折身跪在地上,跪在冻生舱前。

云雾腾腾,恍然有些神圣的意味。

“星域妈妈, 您……在么?”

他声音很低,却带着些恳求,被风一吹,几乎听不见,“您能帮帮老师么?”

没有任何回应。

弃厌将耳朵贴在地上,感受整片星域的脉动——死寂沉沉。

他苍白的侧脸上沾了泥,固执的重复,一遍又一遍,天色亮了又暗,夜晚降临了五次。

他一直跪着,少年的嗓音变得沙哑干裂,到最后,几乎说不出话来。

“……老师是很好的人,和您一样,对我很好。”

“您醒一醒好吗,救一救他,救一救老师……”

“我是您最后一个孩子,老师也是我唯一的老师……”

“老师很好,他也是人类,是您的孩子……”

弃厌词汇量匮乏,来来回回只会用‘很好’两个字去描述老师的好,长时间跪着的双腿已经没有知觉,明明冷的厉害,他脸上却泛起不正常的红,呼吸都带着灼热的气息。

——发热了。

基因链连接度再次降低的后果,可不只是说说而已,即使他实力强大,但是身体素质以及抵抗力,甚至不及普通人。

这还是弃厌第一回体会到这种生病的折磨,疲累绵绵不绝,丝丝入扣。

“您救救老师……”

“救救……咳咳咳咳……”

呆愣愣的豆芽菜着急的给自己主人输送更多带着冷锐寒气的精神力,企图降温,丝毫不知道自己是在雪上加霜。

一直沉寂着的大号源骨亮了亮,上面的九道锁链轻微翁了一声,把豆芽菜拢了过来。

这片星域像是才刚刚醒来似的,疲惫而迟缓无力地回应着弃厌的呼唤。

一抹从地脉升起的莹润的光,轻轻的把地上的冻生舱打开,然后覆盖在弃厌身上,温柔的推了推他。

无声催促。

“咳咳……您醒了,”弃厌感知着蕴蓝星域释放的信息,迟疑,“您让我跟老师告个别?”

冻生舱被打开后,锁住生机的功能会渐渐消失。宋仲安静的躺在里面,嘴角还带着一抹笑,像是睡着了一样。

弃厌跪的时间太久,一时半会没起来,就着这个姿势往前挪了两步。

半晌,他拿出自己差不多用半条命换来的二等功勋章,轻轻塞到宋仲手心里。

“老师,我……”,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发了会呆,才说,“……我没给你丢人。”

弃厌告完别,看着宋仲的身体慢慢浮起来,被那抹光包裹着,缓缓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天色将明,天地之间的交界处露出一抹曙光。

又是一阵风刮过来,弃厌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他还发着热,头上呆毛翘得老高,脑子反应慢半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专门跑到老师家收拾

的东西似乎没派上用场。

弃厌晕晕乎乎的,脑回路诡异的很,他想——万一老师出来了,没有衣服穿,难不成还得去垃圾堆里翻?

他沉默了会,然后果断的把他收拾出来的东西全都放进冻生舱,严严实实地合上后,又担心冻生舱丢失,吭哧吭哧地在旁边挖了个坑,费劲吧啦的把冻生舱拖进去埋好。

觉得还差点什么,他又往上面结结实实的堆了一堆土,削了根木头插在上面,木头上刻着歪七扭八狗爬似的几个字

——老师在这里找衣服,垃圾堆里的不好。

一切都弄完,弃厌才拿出飞行器,喝醉酒似的,脚步有些踉跄的踩上去。

到了星舰上,开启自动回程后,他才昏沉的睡了过去。

移风星翻了天。

冻生舱被盗,第九军区被迫滞留了半个多月,将移风星翻了个底朝天,军队效率极高,所有人被查的底裤都不剩。

而雷家星舰消失,作为宋仲学生的弃厌也一同没了踪迹这一异样,自然没能瞒过军区的眼睛。

这件事事关重大,雷力蒙装死苟了好几天,最终还是被叫到了审讯室。

宁西上尉叩了叩审讯室的桌子:“雷家的星舰,是弃厌开走了吧,他去哪了?”

雷力蒙低着头,梗着脖子不说话。

“说!如果是真的是他盗了冻生舱,就算他是宋先生的学生,也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你作为从犯,一并获罪!”

虽然宁西上尉不愿意怀疑那个独自扛了一波兽潮,年纪轻轻就是二阶星控师的天才少年,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不得不怀疑。

他正想着,面前这个大个儿突然抽泣了两声,慢慢抬起了头,满眼的泪花。

宁西上尉:“……?”

只见雷力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靠过来,抱住他的胳膊,死死挂在他身上,甩都甩不开,扯着嗓子哀嚎。

“上尉啊,你可不能怀疑我厌哥,他刚一听说冻生舱被盗,整个人都傻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疯了似的说他看见盗贼逃出移风星了,抢

了我家的星舰他就跑啊,跑啊跑啊呜呜呜……”

审讯室外的雷场主活见鬼了似的看着自家儿子,眼珠子差点没给瞪出来。

宁西上尉头疼的扯了扯自己倒霉的胳膊:“你……先松开!”

“按你这么说盗冻生舱的人,不是弃厌,他只是去追真正的盗贼去了?”

“对对对,”雷力蒙绞尽脑汁胡扯,“厌哥追出去的时候还说什么……塔斯托安之类的,奇怪的很。”

宁西上尉一惊:“塔斯托安?”

一旁的程中尉拧眉:“塔斯托安曾经在移风星出现过,还打伤了弃厌,如果是真的这样,那还真的有可能是他盗走了宋先生,毕竟……”

宁西上尉一时间没有说话,雷力蒙偷偷抬眼看他,心里默默祈祷:厌哥,兄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不管是不是,盗走冻生舱的人一定是星控师,现场留下了他的精神力的波动数据,弃厌是不是盗贼,再释放一次精神力,检测一下就知道了。”

雷力蒙心中暗道糟糕。

恰在这时,监控室的门被敲响,士兵在门外报告:“宁西上尉,我们截获了雷家的星舰。嫌犯弃厌也在里面,只是他的状况不太好。”

宁西上尉沉声:“先把他带进来!去拿精神力波动记录仪,立即检测!”

“是!”

弃厌是被两个人架着进来的。

身上滚烫,整个人烧的云里雾里。

“厌哥!”

雷力蒙一惊,麻溜的从宁西上尉胳膊上滚起来,赶紧把他扶到椅子上,轻轻晃了晃:“厌哥?”

弃厌抬头看眼前这张大脸,迟缓的眨了眨眼,也不知道认没认出来人,瘫着脸‘哦’了一声,眼珠子跟黏在他身上似的,动也不动。

雷力蒙:“……!”

傻、傻了?!

然后他就看见傻了的厌哥伸出手,朝他摊开,开口:“糖——”

得,这一声简直梦回三年前。

雷力蒙掏出根棒棒糖塞他手心里。

弃厌扒拉了半天没扒拉开包装纸,他盯了半天,随

后面无表情的直接朝自己嘴里塞去。

雷力蒙:!!!

他赶紧一把夺过来,飞快剥好,趁着弃厌还没反应过来,又塞进他嘴里。

弃厌不闹腾了,乖乖坐好。

“……”

宁西上尉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先找个人过来,给他瞧瞧脑子。”

医生收起仪器,“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发热,他烧的时间太久了,再晚一点可能真的就烧傻了,这孩子身体素质太差了,以后必须多注意着点,像是平常普通人的常见药,也多备着点……”

弃厌注射了一针抗发热药剂,稍微清醒了点,大致弄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

宁西上尉也想起来,眼前的少年为了对抗兽潮,身体差点崩毁的事,心里的怀疑又淡了两分。

“事情的经过你都清楚了,你确实是追着塔斯托安出去的?”

弃厌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有些愧疚似的:“追丢了。”

宁西上尉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出不来:“这么重大的事,你怎么不先通知军区?!”

弃厌低着头,打死不说话。

宁西上尉深吸一口气:“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再测一下精神力波动数据就知道了。”

旁边的士兵立即将精神力波动数据检测仪放到桌子上。

“来吧,释放你的精神力。”

作者有话要说:  厌哥这辈子,就跪过蕴蓝星域和老师。

今天估计还有一更?咳咳,要是十一点半之前没更新就当作者君没说过……

感谢在2021-07-09 23:05:46~2021-07-10 19:07: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拾秋城 10瓶;是星星吖 6瓶;千凝、青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