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从垃圾堆爬出来后 > 第61章 父子缘分(捉虫)

第61章 父子缘分(捉虫)


他这话刚一说出口, 弃厌的脸色更冷了。

季付干笑道:“我……妈以前不长这样,稍微调整过一点点,我们之前长得还是比较像的。”

调整过?一点点?

猎手本能的不相信, 但见弃厌没有丝毫反驳的意思, 艰难的又仔细看了看季付的络腮胡子,顿时眼前一黑, 捂了捂心口,向后倒退一步。

他身后的人立即扶住他:“兄弟!坚强!”

猎手顺了口气,摆了摆手, “……没、没事, 打扰了姨, 您……整的挺自然的, 再见。”

随后片刻也不多留, 转身就走, 恍如身后有狼在追。

季付看着他的背影,啧啧两声:“还是个崇尚自然美的人,”他邀功道, “小五, 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像这种知难而退的人以后一定不要找,擦亮眼,别被人骗了。”

弃厌面无表情的把他的手从肩膀上扒拉下去,“谢谢关心,我还小。”

说话间,整个探险队已经集结完毕,领头七个人是较大几个猎手组织的头儿。

季付正经起来,观察一阵:“有一个已经是七阶了, 但是精神力收敛不稳,应该是刚进阶不久,其余的,都在五六阶之间。”

那这样说来,昨天他们见的老陶,就算是中高层的战力了。

弃厌:“进去之后,尽量和这些人保持距离。”

“知道。”

他们两个没有抱团,算是势单力薄,旁人察觉不出他们的精神力波动,难免会把他们两个当成来混好东西的低阶武者,而踏骨沼内围危险重重,万一被当成探路石,可就不好脱身了。

队伍逶迤几十米,缓缓向前进发,弃厌两个人不远不近的跟在中间。

踏骨沼的外围全是荒草,他们走的是条新路,但是听说这也是折了好几个人才探出来的一条比较好走的路了。

脚下的土地呈现出诡异的暗红色,夹杂着零星的白色骨片,不知道是兽骨还是人骨,土质微软,一脚踩下去,稍微向下塌陷。有些地方荒草极低,攀附在地上,而其他地方的荒草几乎漫过膝盖。

弃厌将背后用布裹着的刀拿出来,剥开荒草,全做探路,把攻击力稍弱点的季付护在身后。

“外围地段通常会出现复眼蟑螂,现在还没动静……有点不太正常。”季付谨慎道。

确实是有些太过安静了,三大凶地之首,走了这么远,一人未死,平顺的不可思议。

弃厌:“别放松。”

旁边的人长着一双三角眼,听到他们的对话,白眼一翻,嗤笑一声,“你们怕是没听说过这次领队的名号吧?”

季付丝毫不恼,笑嘻嘻的恭维道:“哦?这位大哥,这次的领队有什么了不得之处?让我们长长见识呗。”

三角眼拿乔半天才道:“领头的从荒川漠那边赶过来的,是荒川猎手组织的老大,叫印钊,七阶星控师,血脉图腾觉醒的是起源星的‘蝮蛇’,他狩猎经验丰富,先前已经派人出去在这附近撒了驱兽粉。”

原来是这样,弃厌若有所思。

但是派出去的人恐怕是已经死了吧,这个印钊……

弃厌眯眼往前看了看,最前面的是一个配短刀的刚毅男人,半截披风,指挥间言辞果断,颇有领导风范。

不过这个人的血脉图腾竟然是蝮蛇。

血脉图腾是天生的,自溯源时代之后,大部分人类源骨觉醒的血脉图腾,来自于起源星的古老生物,少部分特殊的,也有据可查,蝮蛇属于蛇系的一种,攻击力强大,精神力会附加腐蚀性,腐蚀的强度随着等级的提高而增加。

老师的紫剑应该就是特殊系的一种,据说六阶和七阶是天堑之别,就是不知道这天堑究竟有多深。

弃厌回神。

踏骨沼的外围安全渡过,随着队伍的深入,那片光秃秃的枯树林近在咫尺。

前面的印钊站在一棵大石头上,朗声道:“前面就是踏骨沼的中围了,我不能保证每一个人的安全,注意不要走散!”

灰扑扑的天色,将光线本就不强的枯林称的更加黯淡的,黑鸦乌泱泱的一片蹲在树枝上,生着倒钩一样的嘴,歪头看下面的人群,它们不会主动攻击活物,但是依靠腐肉生存,嘴尖有剧毒,一旦发现生物濒死,就会一拥而上。

进入踏骨沼的人类,只有活人和死人,没有人能重伤后逃出来。

季付皱了皱眉,忽道:“小五,”他悄悄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周围有点不太对劲,然后指了指四周树上的黑鸦。

弃厌顺着看过去,发现这些黑鸦暗黄色的眼睛全都盯着一个方向看。

那个方向是——印钊。

“能感应到他身上有什么东西么?”

季付摊手吐槽:“我又不是探测仪,但他确实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

忽的,他耳朵动了动,飞快拉住弃厌,“有东西过来了!”

与此同时,前方的印钊大喝一声:“全员警戒!”

气氛一下紧绷,所有人握紧武器,一股腥臭甜腻的味道飘了过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数百只体长两米左右的黏刺蜘蛛蜂拥而至。

黏刺蜘蛛,五阶星兽,群居,多出没于阴暗潮湿地带,腿生细密毒刺,吐丝攻击。

眨眼间,白色的毒丝铺天盖地笼罩而来,弃厌反应极快,拉着季付越上旁边的树枝,“小五,不用管我。”

弃厌:“别被咬着。”

疼的狠了又得哼哼唧唧半天,头疼。

“对付这些东西绰绰有余。”

两人一左一右默契分开,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就有将近二十个人身亡,黑鸦嘎嘎的冲下来撕咬尚且温热的尸体,不过几分钟时间,就成了一具森森白骨,而白骨刚一露出,接触到暗红的土地,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

弃厌收回视线。一年半的特训不是白白浪费的,这些五阶星兽对他和季付都造不成多大的影响,但是对队伍里一些实力不够运气又不好的人来说,不啻于一场灾难。

“救命——!!”

弃厌所在的树突然一震,他扶稳树干往下一看。

只见两只黏刺蜘蛛的前肢死死的抵在一名猎手的武器上,猎手紧紧靠住树干,面容扭曲,偏头尽全力往后躲。

是一开始搭讪他的那名猎手。生死攸关时刻还有心思哀嚎。

“救命啊,我未来对象是男是女我还不早知道啊!我不想死啊,来个人救救我,哇哇哇!!!”

弃厌眼睛耷拉着,噙着糖棍子懒得动弹。

这里本来就不是好来的地方,要是第一关都过不去,后面只会死的更惨。

“可怜我师父孤家寡人一个!没了我可怎么办?谁给他养老送终?呜呜……”

年轻猎手悲从中来,仰天长叹,手中抵抗的力道渐渐松了。

正欲闭眼之际,一把裹着布的刀状物破空而来,刺穿一只蜘蛛,紧接着一抹人影从树上跃下,横腿一扫,带着杀气的凌厉腿风直接把另一只击飞,狠狠的撞断了一棵枯树。

轰——!

猎手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真的获救了,神色有些呆滞。

弃厌瞥他一眼,默不作声的抽出自己的刀,裹在刀上的布沾了蜘蛛的粘液和血的混合物,普通的布不具有防御性,已经被粘液腐蚀了。

他将布揭开,露出来切菜刀原本的面目,又撕下自己身上一截布,裹住了比较有辨识度的手柄,随后稍微变了下声线道:“保住自己的命,对你师父好些。”

猎手紧了紧手中的武器,眼神发亮的看着弃厌的侧颜,脸有些红,“谢谢你……姨。”

弃厌:“……”

他磨了磨牙,权当没听见。

初始有些慌乱,但这些猎手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娇花,尤其是有印钊坐镇,他一人就包揽了将近三分之二,数百头黏刺蜘蛛一只只减少,动乱很快平息下来。

他们进入踏骨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消灭完第一波星兽之后,天色已经黑了。

晚上的踏骨沼更危险,而这里刚经历过一场厮杀,有智慧的星兽一般不会选择靠近这里,虽然味道难闻了一点,但这里的确是最安全的。

队伍暂停出发,原地休息一晚。

弃厌和季付两个坐在一起,靠着树休息,“没受伤吧?”

弃厌:“没有。”

季付:“那就好,”他忽的咦了一声,扭头道:“谁啊,出来吧,再往这看也看不出花来。”

旁边磨磨蹭蹭出来一个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年轻猎手,眼神亮晶晶的往弃厌身上瞅,“是我。”

“呦,你来干嘛,还不死心?”季付认出来了,嘲讽的话说的无比顺溜,“不好意思,我们母子俩不是很欢迎你。”

说话的空档,他赶紧抚了抚自己的假胡子,生怕露馅。

年轻猎手丝毫不在意,往两人面前小媳妇似的一坐,扭扭捏捏的样子看的季付眼疼。

“我叫郑志明,27了,未婚配,有存款,两套房,孤儿,只有一个师父要孝敬,条件还不错……”

季付脑壳疼:“你到底想说什么?”

猎手一开始来搭讪的风流劲儿全没了,只憨的冒泡。

他眼神躲闪,不敢看弃厌的脸,冲季付道:“我问个问题,你父亲还健在吗?”

季付:“……啥?”

“你看,我可以吗?”猎手强行对着季付的中年脸,挤出慈爱的微笑,“我觉得我们两个长得有点像,这说不定就是天定的父子缘分啊!”

作者有话要说:  被码字软件关起来了,找不着怎么出来,哭泣,错过了更新!感谢在2021-08-10 21:58:25~2021-08-12 00:16: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039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墓雨 80瓶;atzcgzy 50瓶;月亮不睡我不睡 30瓶;雾里看花、扶苏 20瓶;满满 6瓶;九米、酒醉千年 5瓶;苦夏棒棒冰 4瓶;039 2瓶;1958464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