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念她入骨 > 第48章 番外五

第48章 番外五


婚后的第一天, 沈清腰酸背疼地从床上睁开眼。

金灿灿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射进来,在床上洒下一片平行四边形的光域。

昨晚……

她和谢辰怕是都疯了。

一次又一次,即便谢辰不是粗暴只顾自己的人。相反,他很在意她的感受, 一直忍着直到她准备好才开始, 期间也不会让她难受。

但是,累是无法避免的。

最后她直愣愣地看着月光, 精神都涣散。

她深刻体会到了人与人的体力不能相提并论。

而此刻腰间还有明显的酸胀感。

思及此, 她一拳打在身旁的人身上, 抬眼才发觉谢辰早已醒来, 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早安。”

沈清惊呼一声, 拉起被子躲进去, 发出害羞的“呜呜”声, 根本没有功夫和他说早安。

被褥外传来低笑一声, 他顺势也探进被褥中,藏着自有若无的笑意问:“怎么了?”

“你流氓!”沈清大声控诉,嘴贴着被褥发出的声音很闷。

谢辰不以为意:“昨晚难道不是你先开始的?”

沈清一噎,回忆了一番, 确实如此, 是她先推着他进卧室,解开他的扣子,又把他往床边逼。

她嘴硬说道:“那是你引诱的!”

“是吗?我不记得。”

“你无赖!”

沈清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能感受到耳边谢辰温热的气息, 其中还藏着和昨晚相同的诱惑。

听着耳边他的笑声, 沈清气急,索性一把抓过被子,裹住自己的身躯, 一瞬跳下床,躲进了浴室洗漱,丝毫不顾被抢走了被子的谢辰此刻衣不蔽体。

沈清看着镜中的自己,水流声在耳边掩住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还是不敢相信昨晚过后,她成了有夫之妇,而谢辰成了有妇之夫。

她和他还是最亲密无间的关系,却是完全不同的。

初春的天气和煦温暖,湖边柳树新生的嫩叶在风中飘舞。

从家中走出,谢辰牵着沈清的手在樱花盛开的公园里漫步走着。

“谢辰,我们这样好像一对老年夫妻。”

晨起散步,看美好风光。

沈清现在觉得,太熟悉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不用花费心思去了解谢辰的习惯,不用担心两个人同住会不会不适应,也不用担心谢辰是不是一个日子过久了就露出真面目的渣男。

再者,沈清其实知道自己的性格属于比较娇气的一类,工作上她会努力吃苦,可是家庭生活中她通常都希望自己是被宠着的,撒娇撒泼有用,她就一定会用。

而只有谢辰,是习惯了这一切的,又或许说,这一切都是被谢辰惯出来的。

不知怎的她想起在那次慈善晚宴上,导演和临时经纪人给她难堪,谢辰倏然出现说“他来惯”时的模样。

沈清偏头看着走在身边的人。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霸总剧受欢迎。”

谢辰偏头:“为什么?”

“因为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还挺心动的。”

当然这霸总绝不能是个没有礼貌的或者比较神经质的。

“今天想去哪里?”

沈清问:“不去公司吗?”

谢辰低笑:“哪有新婚第一天去公司的道理?今天是完全属于你的。”

沈清咬着嘴角,升起一抹坏笑:“完全属于我?那也就是随便我安排咯。”

“嗯。”

“先去看电影吧。”

“好。”

沈清选择的一家私人影院离得很远,或许因为是春天,沈清格外喜欢往车窗外眺望。

a市最美的景当属在春天,满街的樱花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

“春天真好啊。”

沈清发出感叹。

等红绿灯的时候,谢辰单手拿过一个靠垫递给她:“那就多看看。”

车绕着城市兜了一大圈,凉爽的风拂面,柳絮满城,沈清伸了个懒腰,辰辰睡去。

显然昨天的运动并没有让她得到足够的睡眠。

终于抵达目的地,私人影院里没有多少人在。

他们找了一间坐进去,开始挑选电影。

意外的,沈清发觉自己参演的《象群》就在片单中。

“你看这个吗?”她侧头问。

谢辰睨了一眼:“看过很多遍。”

“你看这么多遍做什么?我都只看了两次。”

“因为有你。”

沈清噎了噎,臀部挪动一公分,远离谢辰。

人生二十多年没有听到过多少甜话的她,很不适应!甜得她耳朵和脸颊总是发烫。

她之前觉得甜言蜜语很肉麻,每每听到都要耸起肩膀抖一抖,闭着眼睛表情嫌恶。

怎么说出这些话的人换做是谢辰就不令人讨厌了呢,就像亲吻一样,和别人是无法想象的讨厌,和他是欢愉。

沈清探身轻轻地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看在是新婚的份上,这是新婚福利。新婚夫妻总归要浪漫一点。”

即便他们早已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老夫老妻”了。

“那你知道新婚夫妻还要做什么吗?”谢辰捉住她又要逃走的手掌心。

“什么?”沈清问。

“蜜月旅行。”

“对哦。”

沈清仰头。

她一直没有想这件事。

她和谢辰的恋爱中总是缺乏些仪式感,也许这正是因为太过熟悉了。

“想去吗?”

“去哪儿呢?”

“你选择。”

沈清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下嘴唇:“去海南吧?上次去我因为身体不舒服都没怎么玩,这次得补偿我。”

“好。”

谢辰的作风就是有效率,尤其是沈清说出的话。

林雨晴嚷嚷着也想去,被周书昊一把抢过电话:“蜜月快乐。”

挂断电话,他回身对林雨晴说:“那是他们的蜜月旅行。”

“啊?”林雨晴只当是一次普通的旅行。

身边的朋友好像鲜少有人真的开始意识到沈清和谢辰是夫妻了,毕竟,他们从来都是如此亲近。

-

海南,气温比a市高许多,有些酷热。

沈清如愿以偿地穿着比基尼走在烫脚的沙滩上,手牵着谢辰的手,在沙滩上歪歪扭扭地走着。

他们找的这片海滩属于酒店,只有零星几人在,一点也不吵闹。

沈清用脚在沙滩上画着蛇形,脚尖提着一次又一次涌到脚下的海水,细密的气泡在脚趾间散开,凉爽又惬意。

谢辰提着凉鞋走在他身旁,眼含笑意。

“谢辰,你总是笑着看我做什么?”

“少看了四年,多看看。”

沈清脸微红,别过脸:“不给看,都看了二十多年了还没腻啊?”

谢辰替她拍掉裙摆上的沙粒:“这么说,你是看腻我了。”

沈清鼓起嘴,他怕不是在故意找茬。

要说看腻,看沈南着实是看腻了,初中就看腻了。已经到了横看竖看都找不出哪里好看的程度。

唯独谢辰,看不腻。

“对啊,看腻了,”她随手指了指海滩上晒太阳的一个英俊外国男子说,“你看,那个人就很帅。”

谢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是吗?”

“嗯,”沈清后仰头,笑嘻嘻,“你要有点危机感,保持好你的腹肌,别松懈了啊。”

她伸手拍了拍谢辰的腹部,靠近的瞬间,被谢辰横抱起。

“喂!”

她惊呼一声,眼看着谢辰抱着她往海里走了几步后才停下。

“不怕我吃醋?”

沈清憋红了脸:“你放我下来。”

没想到谢辰乖乖地就把沈清放下了,却把她锢在怀中,环着她的腰。

沈清的脚不偏不倚地踩在谢辰的脚背上,避免了和沙子的直接接触。

“想游泳吗?”谢辰轻声问她。

沈清点点头:“想,但是不敢。”

时间一久,她学会了在谢辰面前保持诚实。

直接说出自己害怕什么,其实也没有多羞耻。因为谢辰永远不会嘲笑自己,相反他会很认真地帮助自己。

沈清的狗刨式泳技不足以让她有信心在海里游泳,虽然她对海洋的心里阴影没有对湖泊的大,毕竟海洋有一段可以够到地的缓冲地带。

而像这种酒店承包的海边区域,都有围网圈出一块安全地。

再者,谢辰就在身旁,其实她可以壮胆试试。

“我会护着你。”

谢辰说着,轻轻托起她的腰,在浮力的作用下,沈清很轻松地就漂浮在了水面上,她有点慌张地扑腾着,直到感觉到腹部一阵暖意。

谢辰的手掌心一直横在她的腹部下方一寸处,只要她稍稍下沉,他就会托起她。

“慢慢踢腿。”谢辰耐心地教着她。

沈清试了试,溅起的大片水花落在自己的身上和谢辰的身上。

“我怎么一点没动。”

她踢了半天的腿,还在原地,丝毫未动,看上去有些滑稽。

“方式不对,泳镜戴上,面朝下,有规律地去踢腿,找到身体的平衡点”

沈清顿了顿,找足了勇气,探下去。

尝试了几次过后,她成功前进了,只不过还不会手臂动作,只能借着谢辰托起自己的力道保持在水面上。

忽然,她觉得自己的脚踝处被什么东西碰了碰,她惊叫一声,一下跳到谢辰身上,双腿环住他,手臂勾着他的颈部,颤着声:“有……水下有什么东西。”

沈清的脸庞湿漉漉的,头发丝粘在鬓角滴着水滴,戴过泳镜的周围一圈压下去的印子,她眼里透出对未知的恐惧,像是抓住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看超人一样看着谢辰。

谢辰抚了抚她的后脑勺,把她往自己肩上拦,侧脸去查看水中之物。

蓦地水下钻出一人,嬉皮笑脸的。

是一个外国人,一头金发,笑着看躲在谢辰怀里的沈清,哈哈大笑:“我有这么恐怖吗?这位小姐。”

沈清听着他蹩脚的中文口音,猛地转过头,意识到刚才在水下抓自己脚腕的生物就是眼前这个人,他是在恶作剧。

“this is not funny”她很不客气地对他说,“这一点也不好笑,我怕水,你吓唬我可能让我遇到危险。”

看到她这样严肃的态度,对方举起了双手,养着眉头,嘴角向下撇:“i’m sorry 我不是故意想要吓到你的,只是这里的人,很少,我的同伴不一起玩,很无聊。我是想开玩笑。”

沈清的裙摆在海面上漂浮,谢辰觑了一眼,轻轻护住她的腰,不动声色地将裙摆压到水面下。

“玩笑只有被开玩笑的人觉得好笑,才叫玩笑。”谢辰淡淡瞥了他一眼,带着沈清走出海水。

那人追在后面说sorry,指着刚才沈清说帅的男人说这是他的同伴,可不可以一起玩。

一直躺在沙滩椅上养精蓄锐的棕发外国男子见状起身走来,视线在沈清的脸上停留许久,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你们好,我们是从英国来的。”

沈清想了想,英国,两个男人,是情侣吗?

好像也不是没可能。

但她并没有直接问出自己的疑惑,只是淡淡笑了笑:“中文不错。”

极其敷衍。

“我们在中国留过学,是同学。”

“喔,原来是这样。”

“你们……是情侣?”对方看了几眼谢辰,惊觉他比自己还高几公分,练得恰到好处的肌肉和沈清窈窕的身姿站在一起,堪称一绝。

“是夫妻。”谢辰说。

“好年轻。”

感叹完,对方终于发现了谢辰眼中并不热情,甚至有些冷淡和愠怒的情绪。

他忙解释道:“我们还有一个女生,是一起来中国的。她今天不舒服,所以不能出来玩。之后几天我们可以一起玩吗?我们对这里不了解。”

沈清低头呛了声:“再说吧,我们也不是这里的人,不了解。”

打发完,沈清和谢辰回到了酒店的房间,两人冲了个热水澡,躺在阳台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晒太阳。

“谢辰,蜜月旅行和其他旅行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是吗?”谢辰低头看向窝在他身上的沈清。

沈清其实很喜欢拥抱,这样的姿势能给她十足的安全感,所以当她解除了自己和谢辰的接触禁令后,她完全放开了。一有空就像一只树獭赖在谢辰身上,软绵绵的身躯枕着他,有时能直接睡着。

既能偷懒,又暖和。

“通常来说,”谢辰顿了顿,“蜜月旅行是——”

“造孩子的?”沈清抢答。

“……”谢辰噎了噎,“老一辈是那样的观点。”

“也是,现在年轻人不急着要,也可能不要。不要孩子一身轻。”

“嗯。”

沈清用下巴硌在他胸膛上,恶作剧似的用点力,想看他吃痛的表情,谁知他没有半点反应。

她不高兴地奴起嘴:“那你想不想要孩子啊?”

谢辰想也没想就答:“不想。”

沈清有些惊讶:“为什么?”

谢辰沉着脸不答。

沈清戳了戳他:“你说话呀。”

“我母亲生谢楚的时候很难受,孕吐反应很厉害,生的时候因为孩子太大,为了安全必须选择了剖腹产,产后也有抑郁一段时间。”

“这些你都记得?”沈清讶异。

“记得一些,那时候太小,只有大概的印象。后来是听其他人说的。”谢辰垂着眼眸,神色低落了不少。

沈清抿着嘴若有所思,摸了摸他的脸:“你这么好,妈妈一定会很高兴的。”

在天之灵,想必也终会感到欣慰。

“所以你不想要孩子啊?”沈清歪着头。

谢辰抬眼,慢慢展露出浅浅的笑意,还有心情揶揄:“我和你本就繁忙,二人世界不易,要是再有一个高瓦数的电灯泡插进来,岂不是更糟。”

“说了半天,你是怕和孩子争宠啊?”沈清抿嘴一笑,“怎么能连孩子的醋也吃?我以前怎么没发觉你这么能吃醋呢?”

谢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刚才那人还觉得帅吗?”

沈清一愣:“你有够夸张的。我觉得帅,怎样?”

“真的?”

“真的。”沈清挑挑眉。

“嗯。”

谢辰一边云淡风轻地应下,一边把果盘往远处一推,轻松地拦腰抱起沈清,竖着,看上去特别霸道。

“谢……谢辰!你做什么?”沈清惊呼。

“让你暂时没空想别人。”

窗外的云窥见一屋子的旖旎,羞得在空中乱舞,只让人想起李白的那句诗词。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虽说他们的蜜月旅行不是来造孩子的,但是能造孩子的事情可是一点没少做,只不过潜在的孩子最终都被丢在了垃圾桶中。

-

傍晚下楼到餐厅吃饭时,谢辰和沈清又碰见了上午在沙滩上遇见的两个外国人,一个金发一个棕发,老实说身形样貌都尚可,还是挺吸引人目光的。

沈清穿着一条波西米亚风的长裙和简单一身t恤的谢辰坐在靠窗边的位置。

在荒唐的白日战斗后,沈清没什么力气,简单戴了一副墨镜,素面朝天地就下来了。

两人气质优越,身材均高挑匀称,即便是在最简单的衣着和打扮下,也吸引了不少的注目。

“那个女人是明星吗?怎么看着有点眼熟。”有个对娱乐圈有一些了解的人开始说。

“你认识?”

“就是看着有点眼熟,看不到她对面男人的脸,等我过去假装溜达一圈。”

说罢,此人起身在餐厅里兜了一圈,用余光瞥了一眼谢辰。

她顿了顿,又瞥了一眼,才回到座位上。

“……俊男美女,我的眼球受到了净化。”

“有这么好看吗?”

“有!比明星还好看!”

“所以你认出来那个女人是谁了吗?”

对方挑了挑眉,神秘兮兮地说:“认出了,是拿到过最佳女配的沈清。”

“哦?那还挺厉害?”显然她并不关注娱乐圈。

“啧,”对方又皱了皱鼻,“不止,她是沈氏集团的千金。她对面那个,应该就是她新婚老公,谢辰。「与木」知道吗?他家的。”

“……卧槽?这么离谱的家世?这还混娱乐圈啊?”

“玩票咯,不过演技是真的挺好的。她那部《象群》之后又演了几部电视剧,我在电视上看过几集,挺好看的。这几年很低调,都不太出来。”

“诶,那两个外国人怎么走过去了?认识的?”

视线里一棕发一金发的两个外国人朝着沈清和谢辰走过去,面带笑容,看上去好像是去见老友的,只不过这次他们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大抵就是他们口中的上午身体不舒服的那位,是个金发碧眼的女郎。

这回沈清是真的多看了两眼,因为那个女人真的很漂亮。

“你们好,又见面了。”棕发男子摆出一副熟稔的模样。

沈清和谢辰坐的位置是靠窗的沙发座,可以坐下四人,只因这里的视野最好,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海景。

傍晚的夕阳如火如荼,将天空都染成一片橘红,海鸟在空中飞翔,掠过云彩,时而下降时而升起,海风从硕大的窗户吹进来,有些咸腥,却很凉爽,和餐厅里的空调一混合,吹散了白日的炎热,既宁静又美好。

餐厅里空位许多,这位棕发男子偏偏不认生地一屁股坐在了沈清的边上。

见没人搭理他,他自顾自说起话来。

“来吃晚餐?有什么推荐的吗?我不懂海南的美食,希望你们可以推荐一下。”

沈清向窗的方向又靠了靠:“我们也不懂,随便点,应该都好吃。”

视线下落的瞬间,男子瞥见了沈清颈肩很新的痕迹,浅浅淡淡的粉红,不深,还有她锁骨处的纹身。

他张了张口,想说的话咽回去,抬眼看对面的谢辰。

谢辰的肩上也有很新的一些抓痕,看上去是沈清的杰作。

男人皱眉默了默。

“好,那我们就随便点。”

谢辰起身,走到棕发男子身边,沉声说:“这不是你的座位。”

男子顿了顿:“sorry”

观察着这一桌动静的两个女人原以为这厚脸皮的外国人要起身让开了,谁知他竟然一下环住了沈清,手搭在她的上臂上。

“明天可以带我们一起玩吗?”

沈清吓了一跳,弹跳起来,餐布从腿上滑落。

她很抵触其他人的触碰,最多也是戏里必要的那些,但男演员通常不会这么无理。

谢辰一把推开挡在过道的桌子,走到沈清和男子之间,护着沈清在身后。沈清也习惯性地就抓住了他的手。

“请他们出去。”

谢辰厉色冷声和赶来的经理说。

这个“请”字,耐人寻味,经理打量了几眼谢辰的表情,心里明白了。

有些餐厅会看闹事的人是外国人而选择息事宁人,谁知这家直接叫了几人把人架了起来,看上去就要把他们给丢出去。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粗鲁!我要投诉!你们的boss会fire你们!”

棕发男子控诉道。

谢辰冷冷地看着他:“当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有别于你的国家的国度,你就应该尊重当地的文化和人,我想我们这里并不欢迎像你这样的人。”

对方愣愣地看着谢辰。

谢辰:“对了,投诉无用,这酒店,是我朋友的。”

周书昊坐在办公室里打了个喷嚏,过了几秒就看见沈清、谢辰和自己的酒店齐齐上了热搜。

内容大概就是谢辰和沈清赶走了洋垃圾,酒店也给力。

网友纷纷赞赏。

网友a:「我们欢迎优秀懂礼貌的外国人,但是不欢迎洋垃圾。」

网友b:「不要觉得在我们国家可以这么无理,干得漂亮。」

网友c:「这是踢到铁板了!笑死,这家酒店是我朋友的,这就是有钱人的底气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