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六道征途 > 第十章 棺材里的人

第十章 棺材里的人


是夜,庞星河庞知秋二人前往汜水沟埋伏,茅丘八蒋灵儿前往六层楼,庞涓孤身一人赶往石磨盘镇,万言站在望海崖上轻叹一口气,有这么个姐姐,自己怕是再也没有办法参与哪怕有一丁点危险的行动了,不过,今日他有准备,眼见那二人下了山,急匆匆找了一匹马,顺着舆图上指的方向, 找了一条小路,直奔六层楼。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六层楼乃是西南世子娄凤林的地盘,万圣宫谁去都不合适,而且相比之下会比其他地方更安全一些,考虑到这本是万圣宫自己的事情,不该让万言他们以身犯险,庞涓便提出了让她们去六层楼的想法,毕竟那里高手众多,又有大黎朝廷的兵马,想必隐藏在整个事件背后的神秘人物在怎么疯狂也不可能对六层楼下手。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日的六层楼比起以往更加热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挂满了红色灯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过什么节,这就是西南世子娄凤林的一些嗜好,自从远离了京城,娄凤林日日夜夜都在想念那种十里红妆的风景,四条通向东南西北的街道中央一座六角红楼拔地而起,与这偏僻的小镇看上去格格不入,北毗锦州城,南下万圣宫,算是西南锦州重镇。

  大街上远远走过来一群人,人群簇拥在中间的那个便是西南世子娄凤林,此时的他身穿白衣,喝的微醺,左手搭在两个姑娘肩膀上,整个人重心都压在那二人身上,口中和着路边唱曲儿的音调,一步一颠的往前走。

  茅丘八蒋灵儿二人就在不远的地方喝着茶水,警惕的观察周围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似乎一切都与往常一样。

  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六层楼不可能出事情的时候,偏偏出事了。

  突然间,一阵阴风刮过,只听一声巨响,从天上掉下来三个物件,准确无误的砸在娄凤林前方不足六丈的地方,街上顿时飞沙走石,一股厚重的浓雾从四条街入口处朝着小镇中央六层红楼汇聚而来。

  娄凤林一身酒气吓做冷汗出了,睁大眼睛往前一看,那街道上立着的三个物件,竟然是三口棺材。

  旁边立马涌出一队侍卫,将那一群人保护起来。

  当中武官大喝一声:“什么人在此作妖?”。

  久久听不见动静。

  茅丘八二人立时藏在不远处酒馆中,透过门缝观察外面变故。

  蒋灵儿皱眉道:“好像是冲着这群人来的”。

  忽然听见砰的一声,两人透过门缝查看,只见那大街上三口棺材的棺材盖儿被崩飞出去,伤及旁边许多侍卫。

  紧接着,从那喷着黑气的棺材中走出来三具铜尸,浑身散发着浓烈的臭味。

  茅丘八惊呼一声不好,拿着剑便要冲出去。

  蒋灵儿拉回了姐姐低声道:“这样身世显赫的公子哥儿怎么会没有几个厉害人物保护,轮得到我们出手?”。

  果不其然,不知从何处跳出来两个高手,站在人群前边,一边招呼众人后撤,一边出手与那三具铜尸战在一起。

  那两人修为不低,从招式蕴含的灵力来看,至少也是武道四层高手,可每每出手,总觉得是被什么东西治住,一掌打出去,至少半掌就是打偏的。

  几个回合下来,反而渐渐落入下风。

  而就在这个危急关头,方才被棺材盖子所伤的那些侍卫,却缓慢的蠕动了起来,说是蠕动,也不准确,总之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活了过来。

  茅丘八一时想不到该用什么词汇形容这种场面,半晌,只从口中吐出一个字:“邪”。

  邪门,当真是邪门。

  那一个个被铜尸所伤或者是直接被打死的人,都在不久之后慢慢爬了起来,跟在三具铜尸后面朝着本来的兄弟杀去。没几个回合,本来人多的一方已经完全落入下风。

  长街之上鬼气森森,圆月之下邪晦作恶。

  娄凤林一把推开旁边拉着自己的女子怒道:“上边儿去”。揪过身边一人道:“你,赶紧去锦州城给我叫人,所有能在半个时辰内到这里的人都要叫过来”。

  转身冲其他的人大声道:“你们也是兵马出身,三具铜尸有什么可怕的,难道我西南娄家就这么不堪?今日有敢逃跑的,我娄凤林若是活下来,再别让我看见你,所有留在明天早上的,全部官进一爵!”。

  茅丘八闻言好奇道:“那人是谁?”。

  蒋灵儿翻白眼道:“西南娄家还能是谁,娄凤林,西南候娄万的儿子”。

  茅丘八讶异道:“你怎么知道?”。

  蒋灵儿道:“方才喝茶的时候听见旁边人说的”。

  忽然眼前局势突变,那本来与三具铜尸斗法的两人中一人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一不小心被旁边死而复生的鬼物伤了一刀。

  这一伤麻烦可大了,明显战力减去一半。

  茅丘八道:“再不救人怕是没有机会了!”。

  蒋灵儿闻声,两人破开茶楼大门,仗剑冲了上去。正好替那苦战已久的二人接下了班。

  娄凤林忽见从旁边冲出两个女子,先是一惊,随后看见两人身手大喜,从旁边侍卫手中抢来龙雀刀,大吼一声:“给我上!”。

  怎么说龙生龙凤生凤呢,眼前这娄凤林哪里还有半分执绔,不怕死的样子像极了他爹。

  大伙儿一看世子殿下都冲上去了,哪里还有不上的道理。

  可是怕不死是一回事儿,打不打得过就又是一回事儿了。

  人能投胎到西南候娄万家里,那必定是前辈子修来的福分,普通人哪有这么好的运气,转瞬间,白送掉几条性命。

  随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那娄凤林身边的人是越来越少,跟着三具铜尸的鬼物却是越来越多。

  方才不知道那两位武道四层楼的高手是怎么会打不过这两具铜尸的,此时才明白,这两具铜尸身上时时散发着臭不可闻的尸气,那尸气不仅臭,而且还有点辣眼睛,衣物沾之即焚,刀剑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

  这可怎么办。

  茅丘八二人渐渐不敌,转身朝身后一众再也不敢上前的人喝道:“快找地方躲着!”。

  她这是要放大招了。

  娄凤林听见那姑娘喊话,急忙大叫着:“快快,上楼上楼”。

  顷刻间,偌大一条街上,只剩下茅丘八和蒋灵儿两人,方才那么多人都打不过,何况现在只有自己两个。

  茅丘八朝蒋灵儿低声道:“你帮我撑半刻钟”。

  蒋灵儿闻言道:“好!”。

  却是迅速朝后退去,右手将剑插入剑鞘,左手往背后一抽,整个人金鸡独立在半空中,纤手一招,夜空中一杆白色大旗横空出世,迎风招展,宛如在楼上楼下看着这场激烈打斗的人心中撑起了一片天!

  但见白色大旗上面绣着一只金色灵鹿,清晰可见三个字:白雪峰!

  而另一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比那拿着旗子的小姑娘飞的更高,两人一上一下,一人展旗一人竖剑。

  拿旗的姑娘不过十八九岁,用力将那大旗掷出,手中印诀翻飞,金色灵鹿跳入半空中,仰天长嘶一声,那大旗见风便涨,片刻横挂在整个街道中央,紧绷天地之间。将鬼物铜尸拦在一侧,姑娘浑身金光,与那封印结界连在一起,死死支撑着结界后边儿铜尸鬼物的撞击。

  而另一位,双眼紧闭,两条纤秀的眉毛竖了起来,身前宝剑嗡嗡作响,口中念念有词。

  猛然间,九天之上传来一声霹雳,如洪钟大吕,炸响西南大地,一道淡蓝色雷电像是秉承着诸神的意志,狠狠的劈了下来。

  “放!”。

  一声怒喝之后,金色封印应声而解,一大群尸潮抵挡不住向前的力量,如同堤坝决水一般涌了过来,那一道惊雷炸响在每个人身边,亮在所有人心里。

  “轰隆”一声,红楼前方的十字路口出现了一个深坑,掀起的尘土覆盖了所有人的视线。

  娄凤林激动地大吼:“好!当赏!厉害!”。

  正当他以为已经结束了的时候,那大坑底部,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声音。

  夜空里,一个沙哑的声音阴恻恻道:“全部杀了,一个活口也不要留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