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六道征途 > 第七章 奇怪的事

第七章 奇怪的事


伪装成蒙面人的庞星河死死盯着眼前三丈高的古怪神像,那神像半佛半鬼,脸上一副骷髅面容,自己脑海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尊大神。

不管地下半人半妖的鬼物,他心里清楚地很,这些人活不久了。

现在要去找的,是自己的爹,庞涓。

锦州地面上不乏豪门世族,往西边的六层楼,掌柜的背后是西南世子娄凤林,又有听风阁的背景,昔年渝阳覆灭,娄家大爷娄万立下过汗马功劳,只是在当今皇权路上站错了队伍,一门老小除了官居要职的娄万一人在京都之外,其余全被皇帝赵宣安顿在西南锦州这疙瘩天高皇帝远的地界上,完全与朝事脱去干系。世子娄凤林日日夜夜都想建功立业,重回朝堂之上。

娄少爷不是傻子,有这万圣宫在,必定要死盯着不放。

庞星河怕的就是参与此事的人太多,惊动了六层楼。

附近村子的情况几乎都与刚才那个草帽村一样,往远走就是六层楼的地界,眼看着高耸的六角红楼已在眼前,庞星河站在树梢上失去了方向,纵眼八千里林海,想找一个人太难了。

林中传来奇怪的哨子声,那是自己弟弟呼唤自己的声音。

庞星河不得已从树上下来,用同样的声音不同的声调给自己弟弟回了个消息,相约在橘子林见面。

庞知秋与庞星河同样打扮,见面扯下面罩,道:“灵儿姑娘知道了我引她去草帽村的目的”。

庞星河眉头微皱,踱了几步,低声道:“唯今之计,也不能藏着掖着了,多一份帮手多一份力,那茅丘八姑娘和蒋灵儿姑娘不是什么坏人,这些年我屡屡试探她们底细,想必可以信任,此事要再拖下去,等到六层楼生了疑心,西南世子插手之后,就不好办了”。

指了指回去的路道:“今天是找不到了,先回去再说”。

万圣宫内,庞星河躺在躺椅上磨着指甲,注意着所有父亲可能进入万圣宫的方向,庞知秋一脚踩在栏杆上,拿着一块小磨石将几枚菱形飞镖磨的光亮,同样注意着四面八方可能有人进来的地方,庞星河起身道:“你盯着,我去望海崖上看看”。

望海崖上,万言盘坐在月光下,慢慢引导着灵气走遍周身八脉,最后陈聚于丹田,兴许是雪参膏药力过了,丹田修复极慢。只要灵气过多,立即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手底下掌印变幻极快,转瞬间打出一圈掌影,细看之下,千手观音横坐莲花。

万言擦擦头上的汗,起身正要回房,耳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抬头望去,万圣宫群山之上划过一道黑影,直直坠入远处剑侍峰。

走近姐姐房间听见那二人切切私语,正要推门进去,忽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万大哥!”。

转头看去,来人正是庞星河。

万言对这胖子印象还不算坏,迎了上去道:“这么晚来我这儿做什么?”。

胖子左右看看笑道:“进门说?”。

两人坐在椅子上,万言看得出来庞星河有事,只不过庞星河一直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尽是说些无关的话。

万言打断了庞星河道:“诶诶,从进门你就说个不停,一句有用的都没有,有什么事你直接讲”。

庞星河迟疑半晌,起身拱手道:“小弟确实是有事情找大哥帮忙”。

万言吃着瓜子道:“说”。

庞星河长出一口气,讲了一个奇怪的事。

那是万圣宫立足锦州第八年,天大旱,庞星河带着粮食谷物去附近村子发粮赈灾时遇上了一件怪事,那些村民都像是着了魔一般人不人鬼不鬼,也正是那次机会,遇上了茅丘八。

万言不耐烦道:“挑重点的讲”。

庞星河连连点头道:“时至今日,那样的人在万圣宫周围越来越多,大哥你既然知道我这玉佩上的吊穗乃是诛神剑剑穗,那也不瞒你了,诛神剑确实在我万圣宫之中”。

万言闻言,差点惊掉下巴,没想到这胖子就这么承认了?

胖子又道:“我父亲当年乃是渝阳王朝皇宫十二侍卫之一,渝阳王朝覆灭之时,带了圣物诛神剑本想逃离皇宫,不想大黎兵马来去如风,被挡在皇城之内,只能降于大黎,又在大黎做了三年宫内侍卫,这才偷偷带着诛神剑逃到此地,这些年来,每年都有寻上门的仇家,一半是江湖上的人,另一半便是当年知道诛神剑的十二侍卫”。

“我父亲想尽了一切办法驱动诛神剑,奈何那神剑不论怎么做,就是一动不动,和寻常百姓手里的烧火棍没什么区别,于是,父亲他……”。

那一年的三月十五,痴迷于诛神剑的万圣宫宫主庞涓终于在长时间的精神折磨下发疯了,杀了自己十二个侍女,用她们的血来祭祀诛神剑,那诛神剑终于在那一次有了回应,千年的锋芒直接斩去了老爷峰峰顶。庞涓以为自己找到了驱动诛神剑的办法,可是自那之后,无论怎么样,诛神剑又一次陷入沉寂。后来,庞涓为了得到活人血祭诛神剑,经常和锦州衙门做交易,将那些死囚带到万圣宫用他们的血来实现自己掌控诛神剑的梦想。

可是,不论怎么样,那诛神剑就是一动不动。

两年前,万圣宫来了一个神秘的人,只说有驱动诛神剑的方法,父亲和那人见面之后不久,万圣宫附近开始出现人不人鬼不鬼的鬼物,在自己和弟弟庞知秋的强烈要求下,那人被赶出了万圣宫,可是两年过去了,万圣宫周围的鬼物越来越多,附近的几个村子无一幸免。

万言闻言迟迟不说话,诛神剑啊诛神剑。因为他知道,庞涓的办法没有错,血祭的确是唤醒诛神剑剑魂的一种方法,可是,凡人的血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就是为什么当日杀了自己身边那些侍女诛神剑会有反应的原因。

而如今如果真是按照庞星河所说的,那些妖不妖鬼不鬼的东西很可能是受人指点的庞涓所为的的话,那么这一幕,和千年前自己见过的一幕太像了,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当年的幽都魔君,为了收集人间苦厄业力,释放凶兽屠苏,再将屠苏斩于幽都,是为养蛊,如今胖子所说的这些,与那养蛊之事并无差别,等到山下这些鬼物大成之时,这些凡人,便有了妖邪之气,届时一杀,诛神剑剑魂可破。

胖子双手捂脸,用力抹了一下,低声道:“今晚又是月圆之夜,父亲他……又不在宫里”。顿了一下又道:“这些年我每半年去一趟缺月峰,说是娶茅姑娘,实则是想让她帮我查出真相,救父亲一命,锦州势力交错纵横,稍有不慎,整个万圣宫将堕入万劫不复之地,我手下出了弟弟庞知秋外,实在没有可信之人,今日来找大哥,也是万不得已”。

万言闻言道:“我知道了”,紧接着的一句话,让庞星河心中一紧。

“你父亲的方法没错”。

万言眉头紧皱道:“若是这样的话,等那些魔物大成之后,诛神剑剑魂自然觉醒,届时神魂变魔魂,天下可危”。

“那……那……那……”,庞星河愣愣的连说了三个字,颓然坐在椅子上,“那……大哥可有什么办法?”。

忽然跪在地上,泣声道:“如若能救我父亲一命,此生当做牛马报答”。

万言道:“你先起来吧,现在说这些没用,为今之计,只能先找到你父亲,如若要斩了那些魔物觉醒剑魂,也必须得有法坛才是,我们若是能找到法坛,到时候夺下诛神剑,自然可解,只是那些村民,再无解救之法”。

庞星河默然无语。

万言看着眼前这个胖子,短叹一声道:“错已铸成,不要再想了,我们即刻动身出发,或许还有弥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