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六道征途 > 第五章 递向人间的一剑

第五章 递向人间的一剑


茅丘八忙完了自己的事情来找万言,推开万言房门,万言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个小瓷瓶发呆,见了茅丘八脱口道:“姐姐”。

茅丘八听见这两个字心思复杂,点点头,本来想着让万言拜入白雪峰之下让他改口叫自己师傅,没想到万言叫习惯了,根本改不过来,虽然无伤大雅,只是……她自有难处。

茅丘八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看着万言道:“你已经拜入白雪峰门下,按道理是要教你功夫,可是……”,茅丘八心里想着万一万言知道他没办法修炼该会有多伤心,一时间竟无法说出口。

万言双手撑着下巴,呆呆道:“只是我丹田破碎,无法孕育灵胎,经脉具裂,无法滋养灵气”。忽然回过神,手肘放在桌面,半个人趴在桌子上凑近茅丘八道:“是不是姐姐?”。

茅丘八很意外万言知道自己的情况,本想说些什么,心中烦乱,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耷拉在体侧,喃喃道:“要是师傅还活着就好了”。

万言伸出一只手放在茅丘八肩膀上,额角抵着姐姐额头道:“放心吧姐姐,我这条命可硬,老天不一定管得住”。

茅丘八被他这亲昵的动作吓得心脏乱跳,感觉双颊火烧一样,起身时轻轻撩拨开万言手臂,道:“可是无法孕育灵胎怎么修炼呢?”。

万言拿起桌子上的瓷瓶道:“这是胖子给我的雪参膏,修复丹田之用,估计啊,过不了多久我就能练气啦”。

茅丘八一脸狐疑拿过那瓷瓶,打开闻了闻,一股清香药味入鼻,伸手倒出来一颗拇指大的药丸怀疑道:“这……能行吗?”。

万言托着茅丘八右手,低头将那药丸吃入,含糊道:“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那雪参膏果然是神物,入喉便化成一股细流直入腹部,先是一股清凉,紧接着变成温热,体内像是有股气,盘踞在丹田不肯离开。

万言眉头微皱,茅丘八看他样子有异皱眉问道:“怎么样,这药可对吗?”。

万言道:“应该是没问题,只是……”。

“嗝……”,万言打了一个饱嗝道:“只是见效是不是太快了?”。

忽然想起什么,向茅丘八道:“姐姐,我要打坐了,你帮我盯着点门外,最好别让人进来”。

茅丘八很惊讶,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教过他。

“你会打坐吗?”

万言鄙夷道:“你忘了我是从哪里来的?我丹田是怎么破碎的?难道你一点都不好奇嘛?好了好了,有机会再跟你说,你先帮我护法”。说完推推搡搡把茅丘八推出房间门外。

反身跳到床上,双腿盘曲,心中默诵大慈悲手心经。

当年的万言,已是人间武道至圣。从小经历坎坷,弑神谷一战,认清了教自己师傅的真面目,追捕屠苏之时,认清了自己师兄弟的真面目,皇都一战,认清了自己所谓朋友的真面目。

不过好在天道轮回,失去的越多,得到的就越多。

初入江湖时白鹿洞一战,莫长风颠倒黑白,致使自己全身功力被废,逐出师门,被师傅赵乾纲收为入室弟子,修炼九天照玄经。

猎杀凶兽屠苏一战,不戒寺魔僧图南僧人传授不世魔功,九幽神功。

玄蛇岛一战,心爱之人被困上古玄蛇阵,空性大师传授大慈悲手。

点苍峰一战,点苍掌教孙逸尘传授诛神剑,获得神兽苍龙。

神木崖一战,得到上古轮回术,放眼天下,四大神术在手,左侧八部天龙,右侧上古玄蛇,已是无人能敌,就连那号称三界无敌的幽都魔君也要借助赵乾纲的力量,偷袭自己放才能致胜,即便死了,此生无憾,然而,自己这命,老天爷怕是拿捏不住!

此时的万言,紧闭的双眼眼角喷薄着千年前的业火,脑海中记忆一一浮现,腹中那一团气像是有了生命,暴躁不安,拼命想冲破万言丹田府地,拉扯着他的身体,每一次冲击,都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浑身冷汗如雨,颤抖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巨大的疼痛让他已在崩溃边缘,而与此同时,体内中四大神术毫无征兆的同时运转起来,大慈悲手,玄照经,九幽神功,上古轮回术,将他体内那团横冲直撞的气体扯入周身断裂的经脉,体内的经脉,已是一个筛子,到处都是气孔,皮肤之下无数细小的气流顺着经脉乱,只能听天由命。

然而,老天爷怕是拿捏不住这条命!

渐渐地,四股气流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每一股都盘踞在身体一个部位,迅速修复着万言受损的经脉。

不知过了多久,那四股气流修复完成了各自经脉,无处可去之时,一股脑扎进丹田之中,迅速扩散开,融为一体,而后紧紧贴附在破损的丹田之上,缓慢的修复着灵胎府库。

万言睁开眼,大口喘着粗气,他感觉得到,虽然雪参膏没有将他丹田完全修复,可是却意外地修复了周身经脉,而且剩下的气体也将他的丹田保护了起来。

不由得长出一口气,擦擦脸上的汗,浑身衣襟已经湿透了,张口大喊:“姐姐,给我拿身衣服进来”。

茅丘八正一脸焦急,听到声音,先是推门探头一看,却闻见空气中有一股厚重的汗臭味,急忙退出去,用手扇了扇,还是觉得有股臭味。

拿了一身衣服,隔着门递给万言。

万言换了衣服,出门感觉空气有点不正常,又探头闻了闻自己房间。

“呸,呸,什么东西,这么臭”。

茅丘八皱眉拎着万言肩膀,提的远远地,捂住口鼻,上下看了看。

“感觉怎么样?”。

“嗯……丹田没有修复好,不过经脉倒是全好了”。

茅丘八闻言,水灵灵的眸子顿时睁大,掰正了万言肩膀,上下左右看了一圈。

万言一脸神秘道:“姐姐,给你看个东西”。

“啊?”

万言神情凝重,左手右手分别在半空里画个圆,双脚朝外各走出半步,望海崖上灵气猛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一般,紧接着一股一股小小的灵气气团慢慢朝万言涌了过来,一枚叶子被气流从树上带入万言双掌之间。

紧接着第二枚,第三枚,越来越多的叶子聚集在万言双掌之中。

茅丘八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脱去了一身稚气顽劣,变得自己完全认不出来,浑身气势比起眼前千里云海更加波澜壮阔的男子,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一片,两片,百片,千片,万片……望海崖上所有植物,山上山下无数飞叶,万圣宫内读书的,奔走的,聊天的,练功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正在做的事情,仰头望着那一条条由各种植物叶子构成的滚滚洪流,如同一条条涌向望海崖的升空巨龙,围绕着万圣宫最高的山峰周转盘旋,惊出飞鸟无数。

“看好了!”,万言长呼一声。

右掌在前,左掌在后,那无数条巨龙汇成一股,瞬间从望海崖冲向茫茫云海。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此时的望海崖如同向这人间递出了一把利剑,将那茫茫云海分成两半,波涛汹涌。

那一天的望海崖,人间显圣,天降叶雨,九天云海被一斩为二,万圣宫上下盛传谣言:”满山松影月未还,云暗天阴袖手间,琼楼十二天风细,吹来一叶斩神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