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六道征途 > 第一章 醒来被收为开门大弟子

第一章 醒来被收为开门大弟子


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她,澄澈的眸子,精致的面容,婀娜的身段,甚至给了万(mo)言一种错觉,天仙配的错觉。

好在这种错觉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还!在!睡!!!”。

那一瞬间,宛如神木崖的罡风吹向了古井无波的洞泽湖,瞬间激起千层浪,席卷着冲向白鹿洞,转瞬间一切美好的印象全都磨灭,来不及回忆方才脑海中想的什么。

那根比她手臂还粗的棒子,眼看着从小变大,几千年了,第一次体会到灵魂颤抖的感觉。

绵绵的睡意几乎是一瞬间化作冷汗出了,万言从床上跳了下来,这个人是我姐姐茅丘八,很能打!

脑海中像是有个人拼尽全力在耳边呼喊,都快破音了,但是事实上,完全就是自己记忆,也不是自己记忆,就是自己记忆,万言有些懵住了。实在想不起来是怎么一回事。

当务之急是先解决眼前的危机再说。

大慈悲手!

手中印诀翻飞,神情严肃至极,体内灵气运转周身,这一掌蕴含了自己千年修为,只要打出去,定要改变这个疯婆娘对我的认知!以后必被我制的服服帖帖!

“啪”

千年前的一掌,古往今来四大绝学中的巅峰,集魔道佛于一身的不世神功,击败了九幽魔尊与太古东皇的无上神术,就这么打了出去。

两手感触着温软如玉的高峰。

眼前的姑娘惊呆了,一抹可见的绯红从脖子瞬间到了发际线,万言也惊呆了。

“怎么回事?”。

“万老二,你吃了熊心豹子胆!!”。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混沌之中,仿佛又见冰棺!

那种极寒的感觉瞬间让他大脑无比清醒。

姑娘喘着粗气,整理整理自己被他抓的凌乱的衣衫,抬眼朝地上昏迷的人望去。

糟了,下手太重了,茅丘八蹲下身子扒拉扒拉地上的万言:“喂,醒醒”。

万言一动不动,脑海里面宛如过电影一般回想着自己的过去。

千年之前的三界大战,自己身败之后逃到白雪峰玄冥山,用九幽神功将自己封印在玄冰冰棺之中,睡梦中仿佛看见了冰棺破碎,那个小姑娘用尽了力气将自己背出山洞。

茅丘八凑近了万言,睁大水灵灵的眸子,想看看这小子是不是被自己打坏了,正担心,忽然地上那小子眼睛睁的大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了上来。

“啵唧”。

万言直挺挺的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地上目瞪口呆的茅丘八。

茅丘八牙齿咬的咯咯响,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小兔崽子,敢骗我,非礼姑奶奶”。

起身便是狠狠一脚踢在万言屁股上。

万言还沉寂在唇齿边的温润,嬉皮笑脸道:“姐姐今天真漂亮”。这话一大部分出于对茅丘八当日将自己从山洞中拖出来的感激和这么多年她对自己的照顾。

“漂亮你个大头鬼,我看你今天就是找打”。茅丘八气不打一来,抬手一巴掌扇过去。

万言手快,抓住她手腕,茅丘八又抬脚去踢,又被抓住脚腕,忽听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丘八姐,丘八姐,我回来了”。

万言心中一喜,蒋灵儿来了。

门外少女推开门,但见眼前二人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看着自己,那少年还只穿着睡衣,露出大半个胸膛,急忙遮上了眼道:“你……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转身红着脸出了门,还不忘负手把门关上。

屋内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茅丘八红着脸拎着一身煞气气冲冲的朝不远处台阶下自己的房间走去,蒋灵儿急忙乖乖跟在后面。

万言半裸个胸膛,从门缝中伸出个脑袋,一边系着腰带,一边冲茅丘八大喊:“姐,我衣服给我拿一下”。

“自己拿!”,前方传来一声咆哮,吓得万言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长出一口气,还好灵儿姐来的及时,否则今天必要被打成猪头。

穿上鞋子去晾衣绳上拿衣服的同时,环视了一下四周山脉,缺月峰一带四季云雾弥漫,远处雪山高耸,近处地陷坑深,方圆五里内,此处便是最高点,一眼看向悬崖下边,万千景色一览无余。

“可真是个好地方”,万言喜笑颜开,边穿衣服边朝姐姐房间看去,两人隔着窗户不时看一眼万言,不知道在说什么。

万言尝试调动周身灵气,半天也没有一丁点儿灵气被调动,叹了口气,陷入沉思,自己记忆是回来了,可是气海破碎,经脉也基本上是断裂状态,如今只能凭借自己刻入骨髓的四大绝学翻身,哪四大绝学?

大慈悲手。

轮回术

九天照玄经。

九幽神功。

如果能找回四大法器当然是最好,不过乾坤葫芦应该是被上界的人带走了,灭世金轮也应不在人间了,诛神剑没记错的话遗留在了皇府地宫之中,只有神木灵根应该还在神木崖。

万言已经到了姐姐房间,在楼下吃了早饭,本要上楼去,又觉得不好闯姐姐闺房,可是又急于想知道灵儿和姐姐谈了什么,想了想,顺着屋外正对着茅丘八房间窗户的大树怕了上去,躲在树上听她俩说话。

茅丘八道:“如今我们有三个人了啊,开宗立派重新竖起白雪峰的大旗是最重要的,紧接着的事情,便是想办法夺回白雪峰,师傅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蒋灵儿道:“三个人?”,想了半晌,失声道:“你把万言也算上了”。

茅丘八点点头道:“是啊,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何况……”,突然止住,像是想起什么,脸上绯红,烦乱的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反正算他一个”。

窗外传来咯吱咯吱树木破裂的声音,一声惨叫,万言从树杈上掉了下去,平铺在地面上。

两个姑娘急急下楼去看,茅丘八双眉一竖,撩起袖子把万言从地上提起来,道:“能不能安稳一点,能不能乖?”。

万言抹抹鼻血,点点头。

茅丘八拿出手帕,帮他擦了鼻血道:“我们今天要开宗立派了,你就是白雪峰门下开山弟子,知道了吗?”。

“开衫弟子?”。这怎么好意思。

万言嘿嘿一笑,点点头道:“知道啦”。

茅丘八总觉得他笑的有些不怀好意,哼了一声,进门拿出白雪峰门旗。

小门小派的没有那么多规矩。

门前插旗烧香,万言跪在茅丘八身边duang,duang,duang磕完三个响头,便算入门了。

“好,你既已经成为我白雪峰弟子,需得记住三件事”。茅丘八伸出三根指头道:“第一件,凡我白雪峰弟子,需行侠义道”。

“第二件,凡我白雪峰弟子,需有慈悲心”。

“第三件,凡我白雪峰弟子,必要时候要能舍身忘死”。

万言脑海中依稀回想起那日落香谷白雪峰弟子明知不敌,举身赴死的壮举,一时间陷入回忆中。

那年的落香谷,还不叫落香谷,地处西北蒙尘山弑神沟,凶兽屠苏降世,天下六大派追捕屠苏,不知情的人以为是杀它,而赵乾纲发动那场惨烈追捕的唯一目的,是为了屠苏体内的八部天龙内丹,那本是魔界圣物,魔君将它放在屠苏体内,集手下十二使徒之力,打开魔界通往人间的界渠,是为收集人间一切苦厄业力。

梅若兰当然不知此事,赵乾纲骗白雪峰弟子,凶兽屠苏被困在弑神阵中,需要千机伞打开阵眼,放才能踏入弑神沟,梅若兰手持千机伞带领白雪峰弟子一百二十八人前去破阵,走到弑神沟中才发现,弑神沟里根本没有弑神阵,那阵早在神魔第一次大战之时便被九天玄女用神木灵根破了,沟中仅有一物,那便是凶兽屠苏。

结果根本不必细讲,白雪峰弟子包括掌门以下一百二十八位高手尽数死在弑神沟,凶兽屠苏受伤之后被不戒寺救走。

万言回过神来,只看见茅丘八担心的眼神与蒋灵儿翻着的白眼。

低声道:“不好意思,想起一些事情”。

蒋灵儿道:“那就这样结束了,我们只要记着自己是白雪峰的弟子,总有一天,要打回白雪峰去”。

起身拍拍身上尘土,只听见旁边万言问道:“白雪峰究竟是被什么人占了去?”。

蒋灵儿长出一口气道:“师傅还在世时,有一天有群自称是什么八荒弟子的人打上了山,那时我和丘八还小,师傅拼命送我们下山,不久之后就死了,很长时间没去看过了”。

万言没听过这个八荒弟子是什么东西,只见蒋灵儿招招手,远处草坪上一只仙鹤双翅一展飞了过来。莫言好奇道:“这仙鹤哪来的?”。

蒋灵儿道:“我和丘八离开师傅后捡到的,那时它还只有拳头大”。

说着伸手捋了捋仙鹤脖颈,从随身布袋中抓出一把稻米给它吃了,翻过布袋,抖了几下,已经空空如也了。

万言伸手去摸那大鸟,冷不防被鹤啄了一下。讪讪收回手。

猛然听见群山之中传来凄厉的猿啼,蒋灵儿脸色一变道:“诶?有人来缺月峰了”。

茅丘八蹙眉往前走了几步,轻轻一跃,纤袖飘舞,飞上万言房间上方石峰,蒋灵儿紧跟在后面,万言顺着一边木梯爬了上去,但见群山俯首,四海归林,这一大片山脉云雾弥漫,远处山峰白雪皑皑,若不是身在这里,又怎会相信这里竟然还有人居住,实在是闲云野鹤的好地方,而那远处林海不时飞出一大群鸟,距离此处尚远。

蒋灵儿低声道:“不会又是万圣宫那帮人吧”。

茅丘八闻言,一脸厌恶,鼻子里哼了一声,半晌道:“这帮无赖好不要脸”

蒋灵儿忽然看向万言,道:“你怕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啦?”。

“啊?什么东西”。万言一呆。

“从今往后,我和丘八姐,就是你的师傅了,叫一声师傅听听”。

万言心里翻个白眼,比起你俩小妮子,我可是能当你们祖宗辈的存在,怎么可能?

翻个白眼道:“还是姐姐叫着顺口”。

蒋灵儿伸手拧住万言耳朵道:“叫不叫?”。

“啊啊啊,师傅师傅师傅”

“这才像话嘛”。

万言揉着耳朵,忽然有点慌。

却见那远处飞鸟渐渐逼向缺月峰,显然是那些不知身份的人越来越近了。不多时,忽见远处几棵大树倒塌。

蒋灵儿变色道:“糟啦!这次没那么好打发啦”。

万言问道:“灵儿姐,万圣宫是什么东西,他们来干什么?”

蒋灵儿道:“他们要来抓你家师傅做少主夫人去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