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禁欲上将被雷劈后,半夜站起来了 > 第218章:你可别后悔

第218章:你可别后悔


  巫泠鸢等着男人否认自己的猜测,可是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男人的默认。
“把她们带走。”
这里不是一个聊天的好环境,巫泠鸢吩咐李秘书,“有人问起,就说我和上将请法斯莉娅小姐去上将府做客了。”
机智如李秘书,自然知道该怎么安排。
“走吧。”巫泠鸢看着眼前这个顶着她老公的脸却一脸高冷的男人,也不知道这张嘴里还能说出什么有用消息。
男人倒是配合,主动朝着门外走去。
反而是“法斯莉娅”,眼看人数上不占优势,便张大了嘴巴要喊救命。
巫泠鸢见状,直接让李恒封住了她的嘴。
为了避免一会儿她又从身上掏出什么武器,上车前,巫泠鸢亲自搜了她的身。
“你跑不掉的,”巫泠鸢垂眸看着她,“不想死就老实点,封廷寒可能会因为身份职业放你一马,那个男的——”
巫泠鸢用下巴点了点,说:“他不会,他狠起来甚至会自杀。”
一行人低调的回到上将府,巫泠鸢直接把法斯莉娅关进了主卧室的浴室里,然后启动了激光墙。
“说吧,”巫泠鸢双手环胸看着法斯莉娅,“你到底是谁?”
“这还不明显吗?”一旁的“封廷寒”非要插嘴。
巫泠鸢瞪了他一眼,“你要代替她说,我也没有意见。你为什么要杀她?”
这男人自从得知封廷寒知道他的存在以后,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干掉法斯莉娅,他图什么呢?
男人冷着脸说:“我这是为你好。”
巫泠鸢挑眉,“为我好?”
男人点头,指着法斯莉娅说:“只有赫连月笙死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才有顺利出生的机会。”
“你凭什么断定她就是赫连月笙?”
“因为我是你老公分裂出来保护他的第二个人格,”男人撩起衣摆,说,“知道为什么幽灵花只印了一半吗?”
“因为花溟技艺不精,催眠到一半却被你半路拦截?”
“还不算太傻。”
巫泠鸢:……说话就说话,内涵人是什么意思?
“你时间不多了,”巫泠鸢提醒男人,“我老公马上就要回来了!”
言下之意是“你别嘚瑟,赶紧说正事”。
男人言简意赅道:“杀了她。”
巫泠鸢:“……说杀就杀?总得有个理由吧?就算她是赫连月笙,她残忍杀害了那几个警卫员,但是帝国有帝国的法律……”
“犯罪的人是赫连月笙,和她法斯莉娅有什么关系?”男人抛出一个问题,巫泠鸢瞬间沉默,或许这就是他想私底下解决对方的原因。
洗手间里的法斯莉娅,或者说是赫连月笙听到二人之间的讨论,突然放声大笑。
“你笑个屁,”巫泠鸢问,“你把法斯莉娅弄哪儿去了?”
“不是吧?”赫连月笙冷笑,“你还真相信这个疯批男人的话?”
“不然我信你?你看看自己哪点像法斯莉娅!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都装不像,我看你俩感情也挺塑料的。”
赫连月笙:……好想撕烂这女人的破嘴!
“瞪着我也没用,你的命现在在我手里。”巫泠鸢说。
赫连月笙冷笑,“怎么?你真敢对法斯莉娅下手不成?”
这是装都懒得装了。
巫泠鸢说:“我是不敢,但……暗影总是敢的。”
“什么意思?”赫连月笙在拘留所里待了太长时间,不知道这外面的天早就已经变了。
巫泠鸢脱掉碍事的外套,挽起了睡衣的袖口。
她实在没有耐心去审问赫连月笙和她老公的危险人格。
“我时间不多。”
她答应了玛勒基斯,天亮后不久就必须动身。
在离开之前,这件事必须有个结果。
“希望我老公醒来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
巫泠鸢转身,走到卧室门口,看着皱起眉头的李秘书,交代,“上将醒来以后,告诉他我回家探亲了。”
说完回头看了赫连月笙一眼,“如果人死了,就说是暗影干的。”
李秘书瞳孔地震,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少夫人这是打算……
不等李秘书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巫泠鸢从里面关上。
原本坐在沙发上看好戏的“封廷寒”皱起眉头坐直了身子,紧张道:“你想干什么?”
他话音刚落,巫泠鸢突然拉开衣柜,拎出了一个枪箱。
“巫泠鸢!”男人起身,试图阻挡她,然而还没走近,巫泠鸢就已经组装好了枪械,并且拔掉了保险杠。
“嘘~”枪口对准封廷寒,刚才没注意到这男人还在房间里,有些影响她的发挥。
她走到门边,重新拉开房门,“出去。”
门外站着李秘书一群人,看到巫泠鸢拿枪对着封廷寒,瞬间慌了神。
好在巫泠鸢没有要开枪的意思,只是把封廷寒赶出了卧室。
李秘书下意识想问上将该怎么办,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上将。
“盯着他。”封廷寒对李秘书说。
李秘书不知道巫泠鸢要做什么,但是根据这些日子他对暗影的了解……发起疯来怕是没人拦得住。
“少夫人……”
他劝阻的话还没说出口,卧室门再次被巫泠鸢关上。
巫泠鸢不仅关了大门,还关掉了激光墙。
赫连月笙不知道这闹的是哪出,想到她刚刚说的暗影,环顾着我四周,似乎在找那个传奇星盗的藏身之处。
“我倒是没想到,贤良淑德的上将府少夫人,竟然和暗影那种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勾搭在了一起,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给上将戴绿帽子!”
“你的想象力很丰富,不过还不够丰富,”巫泠鸢在浴室门口站着,“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就是其实暗影就是我本人呢?”
赫连月笙先是愣了两秒才大笑出声,“以前没发现,你还挺幽默的。”
“我不光幽默,我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一面在等着你来探索,”巫泠鸢拿着枪勾了勾,“出来吧,我们好好聊一聊。”
谁要跟她好好聊?她不会以为拿把枪自己就会怕她了吧?果真是被封廷寒宠坏了的蠢货!
赫连月笙冷漠勾唇,“放我出来,那你可别后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