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快穿】黑莲花大佬总想独占我 > 第478章恐同直男与钓系美人

第478章恐同直男与钓系美人


图书馆。看到手机冒出来一串消息后,裴遇神色微动, 最终还是打破原则拿起手机回复。 不一会儿,一个修长的身影从前方缓缓走来。 江免自来熟的坐在他身旁, 从袋子里掏出糯米团和矿泉水小声道: “这个糯米团特别好吃,你尝尝。”裴遇正要拒绝, 江免却迅速剥开外包装直接将糯米团塞进他嘴里。

这一举动令四周围偷看过来的女生们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是吓的,而是激动。 她们本来以为院草的恋爱要be了, 没想到峰回路转,眼前这恩爱“秀” 的她们头皮发麻。草草草,搞到真的了!!她们闹出的动静不小,江免自然听到了, 但他没管,见裴遇自己拿着糯米团吃了, 顿时眉开眼笑的。

“我没说错吧,是不是特好吃”裴遇没说话,但进食的动作加快了一些。又拧开瓶盖递给他水,裴遇看了他一眼。江免笑问:“怎么了”裴遇:“你今天

“是不是很帅”

"”算了。

“怎么又不说话”江免问他。裴遇惜字如金:“食不言。”了一声,“老干部。”

拿出糯米团咬了一口, 他又从袋子里掏出一瓶豆浆。 裴遇奇怪的看着他,“糯米团配豆浆“江免惜字如金:“食不言。”裴遇:吃完糯米团, 江免又掏出五个糯米团以及三个三明治, 还有若干个小面包。裴遇看着摆放在他面前的一堆食物, 无言以对良久方道:

“如果可以我还想把火锅搬过来, 就这点东西我没吃饱。” 裴遇不由自主的望向他纤细的腰。

这么多东西,他到底吃哪去了

一旁的裴遇在认真学习,江免在认真干饭。

千完饭,他无所事事的拿出手机翻看段子, 突然看到这么一段幽默对话。

女:“我感觉我感冒了。”

男:“怎么”825360184女:“因为你冷漠的态度冻着我了。”

男:“哈哈,抱抱。”想着裴遇经常也是这么冷漠的对待自己, 江免拿手肘拐了拐他,“我感觉我感冒了。” 裴遇:“哦。”江免:

很好,直接冻发烧。手机忘记充电,眼看要没电了,江免想回寝室, 而外面又突然下雨了。

没带伞,身旁的学神还要继续学习下去, 江免跟他告别后没等他回答就起身离开了。 屋檐下看着越来越大的雨, 江免正打算让秉宏察来接自己, 一旁忽然站过来一人。

“学长,你是不是要回寝室啊,我送你啊。” 正太脸的学弟一脸娇羞的看着他。 江免眸色微顿,随即笑着点头,

没想到他居然同意了,还对自己笑!

正太脸兴奋得手直抖,忙不迭打开伞递过去。终于能接近梦寐以求的男神了, 正太脸激动得脸红脖子粗, 将伞斜过去确保他不会淋雨后正要迈步, 不料面前忽然被一人挡住。两人同时抬头看过去, 只见高冷的裴遇拿着一把伞站在他们面前, 深邃幽森的眼眸直视着江免。江免:“”

当裴遇出现的那一刻,正太脸心一沉。完了,我还没捂热乎的男神要飞了。

果不其然,裴遇开口道:“我要回寝室, 顺路送他回去,就不麻烦学弟了。” 闻言,江免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盯着裴遇看, 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正太脸也是看过他俩的绯闻的, 再加上面对裴遇这强大且极具压迫感的气场, 他哪敢跟他抢男神。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江免, 正太脸不甘心的转身踏入雨幕里。 裴遇打开伞,见江免还在盯着自己看,冷淡道: 你要是实在想让学弟送,现在追还来得及。” 好酸的话。

口嫌体直的老干部。江免憋着笑挤进他的伞下, 并假装脚滑抓住他的手腕,一路上都没放开。

而裴遇像是没看到他的手, 面无表情的目视着前方, 像一具没有感情的机器。

可只有江免知道这个“机器”是有温度的, 还会吃醋,并且占有欲极强。

江免背上长痱子了。

他的室友在跟裴遇的室友在打游戏, 现在空闲下来的就只有裴遇。

回屋拿了痱子粉,江免对裴遇道:“裴神, 我背上难受,你帮我擦擦。” 裴遇眼皮轻抬,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这是拒绝的意思成,不帮就算了。

江免转身要朝秉宏察走去, 手里的痱子粉突然被夺, 紧接着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

“去浴室。”江免小脾气上来了,说着他就要抢回痱子粉, 裴遇却起身故意拿高让他抓不到。 江免气得牙痒,“你幼稚不”微抬下巴,强势道:“进去。”嘿,我这暴脾气。江免张嘴就要开怼,却被裴遇攥着手腕就拖进 了浴室。 被迫进了浴室,再被迫脱了上衣, 江免无语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没出息。背上骤然一凉,是裴遇拿着痱子粉给他涂抹。

透过镜子,江免清楚的看到裴遇认真的神色, 一丝不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做实验。 指下的肌肤冷白滑嫩,裴遇涂的很慢, 也很仔细。 耐心也十足,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掌心里的触感很好,涂好痱子粉了,1 旦他却并未收回手,而是假装没涂完继续触摸。 江免皱眉,“还没好吗”裴遇不答。江免透过镜子看着他。裴遇眼皮轻抬, 隐藏在眼底的情绪汹涌的翻滚着,晦暗难测, 叫人捉摸不透。江免与他对视了几秒, 最终还是迫于他眼神里的威慑力转移视线, 也没再催促。指尖轻轻刮过纤细的腰间, 裴遇明显的看到江免敏感的抖了一下。 裴遇眼里掠过一丝笑意,而后转瞬即逝。

这反应倒是有趣。江免无语的吐槽道:裴遇淡定的收回手,勾了勾唇没说话。江免不服气的转身盯着他的肚子,“不行, 也让我戳戳你的腹肌,不然我亏了。” 裴遇沉默的看着他。江免当他是默认, 激动的撩开他的衣服猴急的触碰每一块腹肌。 手感特别棒!江免爱不释手的摸个不停。裴遇喉结不受控制的滑动了一下, 他忽然伸手抓住江免的手腕,沉声道:“别摸了。” 江免抬眼看着他,“怎么,被摸y了”

话题骤然变得暧昧起来,裴遇皱眉盯着他看。江免也意识到这句话不对劲了,但话已出口, 想反悔都没机会了。 两人正沉默的互相对视着,门突然被打开, 旺仔猴急的正准备解裤子, 待发现里面的情况后瞬间尖叫着背过身。

“我什么都没看到!啊啊啊,好刺激啊卧 好刺激啊卧糟!!”江免:“裴遇:

江免落单时被许久未见的艾叶堵住了。

几天不见,艾叶显得有几分颓废与沧桑, 眼里布满了红血丝, 盯着江免的目光带着浓浓的妒意。

“你知道裴遇恐同的吧”江免一手插兜,懒散的看着他,并未说话。

见他这漠视的态度,艾叶脸上的表情狰狞了几分, 裴遇若知道你是同性恋,你猜他还会搭理你么 1江免冷下脸,“关你屁事”

艾叶嗤笑出声,拿出几张他去, 你不止是同性恋,还是个肮脏且不干净的同性恋, 身上肯定染了艾,滋了吧。说这话时,艾叶还故意加大了音量, 看到周围的学生都朝他们这里看过来, 他心里十分得意。

“瞅瞅你这嘴大的,喝汤得用粪飘,” 江免身上的慵懒气息消失得一干二净, 取而代之的是慑人的凌厉,“嘴又臭又脏, 我劳累帮你洗洗。”说着,江免拧开手里还剩一半的水, 面无表情的冲他的嘴淋去。

“啊,”被喷了一脸的水,艾叶脸色微变, "江免,你他妈

"法盲,侮辱罪知道么,”江免将他推撞在墙上, 拿出手机点开录音,“你刚才说的话我全录进去了, 一会儿咱们警察局见。”闻言,艾叶小脸一白。

他本以为今天过来可以威胁到江免, 不曾想反被他威胁了! 江免:“快求我,兴许我高兴了放过你也不一定。”

艾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本想硬气些跟江免对抗到底,但他不想坐牢, 家里本来就只看重哥哥,若他坐牢了, 家人肯定不会来救他,并且会嫌丢脸将他轰出家门的!

思索片刻,艾叶最终还是强忍着心中浓烈的嫉恨, 咬牙切齿道:“对不起,我错了,求你饶了我一回。” 江免:“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我没听清。”被这么侮辱,艾叶脸色难看至极, 沉默良久才加大音量重新说了一遍。 江免嫌脏的拿出纸巾擦着手, 居高临下的看着艾叶,“啧,怎么办, 你虽然求我了,但我还是不高兴。”

艾叶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愤怒的扬起拳头揍他, 却被他灵活的躲开了。 脚下猛地绊到什么, 艾叶瞬间脸着地狠狠摔在了下去。

“啊,我的下巴!”看到指上沾染血渍, 艾叶又惊又怒的瞪向江免。 江免无辜的耸肩,“我离你可有两步远, 你可别想诬陷我。”

“就是你害我受伤的,你艾叶刚要破口大骂, 忽然瞧见裴遇的身影后一脸惊喜, 连忙冲裴遇大声道:“遇哥, 江免就是个恶心的同性恋,我手里有他是同性恋的证据!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你被他骗了! !”

他的音量特别大,声音也嘶哑并且带着点破音, 听着格外刺耳,更刺耳的是他话里的内容。

不止裴遇听到了, 周围的一众男女生们同样听到了,一时间,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江免,眼神有善有恶, 小部分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江免不在乎他们的异样眼神, 他只在乎裴遇是如何看待他的。

然而与裴遇对视上后, 江免清楚的看到他眼里闪过的厌恶。

霎那间, 江免只觉一股森寒的凉意至脚底传至四肢百骸, 冻得他颤栗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