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六十三章 养龙

第六十三章 养龙




  若是有人视野能抬高至九天之上,便会发现,整个天河海就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如今,这面镜子中心偏南处,是拄剑而立的陆青山。

  陆青山以北,是一头蛰眠于中灵域许久后陡然现身的庞然大物。

  它正在以一种鬼魅般的速度,向着陆青山的方向接近。

  随着陆青山渡过一重又一重的天劫,它与陆青山之间的距离也在缩短,越来越近。

  那巨物翻云覆雨而至,云雾中偶见狰狞头颅和那双仿佛含着日月的眼眸,以及硕大眼眸中显示出的充满人形化的讥讽贪婪。

  ..........

  陆青山这边的动静暂时平息了下来,楚牧神这边的激战却是从头至尾都没有哪怕瞬息的停歇。

  面对罗睺与十二位顶级魔尊的联手,楚牧神以一敌十三,从白天战到黑夜,不落下风不说,还斩杀了三位顶级魔尊,凶残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地步。

  魔尊们即使内心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认,楚牧神真的太强了,而且很果决,舍得付出代价来强杀他们。

  楚牧神分明地位不凡,对人族来说绝不容有失,出手却是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诸多顾忌,敢于拼命。

  战到现在,两方都退无可退。

  魔族这边,虽然一开始便接连减员三位,但是在有所防备之后,魔尊们也表现出了他们应有的战斗素养。

  他们放下各自成见,互相接应配合,尽管在不断负伤,不过也就仅限于此,再没有出现新的减员。

  而且罗睺所言不虚,剑修擅爆发,可只要把战斗拖入持久战环节,即使是楚牧神这等剑修也开始渐显颓势。

  “杀!”罗睺承担起作为半圣存在应当承担的压力,在正面主攻楚牧神,同时承受楚牧神最凶猛的攻势。

  罗睺一拳接一拳地抡出。

  他早已抛弃修罗刀,以肉身作为兵器,九道天龙之力的极致力量加成之下,宛如阿修罗神转世,每一拳都能将虚空轰出一个塌陷。

  楚牧神手持古剑,铮铮而鸣,杀气滔天。

  一道道剑光闪过,与罗睺的铁拳相触,碰撞出冲天的火花与能量涟漪。

  铛铛铛!

  天地之间,兵器铿锵声不断。

  罗睺主攻,其它九位顶级魔尊则是负责策应,辅攻。

  在罗睺与楚牧神对拼正激烈时,他们也各自祭出各自的杀招。

  羽尊施展绝世战法,魔气化作一座大印,巨大无边,直接向着楚牧神压落。

  此外,还有一只遮天蔽日的魔掌落下,如同镇压孙大圣的五指山,轰向楚牧神。

  魔气弥漫之中,一道黑光暴涨,刺向楚牧神的后背。

  是虚空一族的魔尊出手,通过血脉神通穿梭空间,来到楚牧神的身后。

  “一群魑魅魍魉,终究成不了大气候。”楚牧神轻叹,根本不在意来自背后的杀招。

  轰隆!

  楚牧神眸光转动,剑光随之散开,划过虚空,如同列缺霹雳,景象恐怖,直接是将魔尊们攻来的战法粉碎。

  当!

  响声震耳,虚空族的魔尊被剑气所伤,浑身鲜血淋淋,身形倒飞出去,坠落向下方的天河海域中。

  砰!

  水花四起,浪涛惊天,虚空族魔尊将海面都是短暂炸出了一个深坑。

  楚牧神主动攻杀,抡动手中古剑,径直朝前劈去,非常果决。

  这一剑,光耀天宇,璀璨如天河倒灌,煌煌剑光不可直视。

  强大如罗睺也满身寒意,双臂交叉横挡在身前,因为这一剑的威胁太大。

  至于其它顶级魔尊,更是发自灵魂的恐惧,楚牧神这一剑之威,让他们形神欲散。

  虽然楚牧神看上去只是针对罗睺,但战斗至现在,他们哪能不明白,楚牧神的真正目标从始至终都是他们。

  只要他们一有疏忽,就有可能被楚牧神直接斩杀,所以根本不敢松懈。

  噗!

  罗睺的双臂被震得炸裂,他自身更是被楚牧神发出的万丈剑光冲击得不断咳血。

  楚牧神一个人而已,竟然将他们打得如此狼狈,当真是神威盖世。

  “楚牧神,不要真以为你能笑到最后!”罗睺喝道,手臂上有幽幽魔光一闪而过,原本惨不忍睹的伤势瞬间复原。

  他一声怒喝,再次主动攻伐。

  轰的一声,血气冲霄,爆发出通天动地的气息,神魔体如同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炉,血气如烈焰般沸腾。

  罗睺的气息澎湃着,冲向天宇,淹没此地,让海域中已经是七零八落的紫竹都在颤抖,弯曲折服。

  如果是楚牧神是极致的道,那罗睺则是极致的力。

  嗤嗤嗤!

  漫天都是条状的魔气,十分粗壮,如一道又一道的蛟龙,在天穹翻腾,景象恐怖。

  这是罗睺以自身血气给予魔气以力量与灵性,让其恐怖。

  万龙滚动,体型庞大,向着楚牧神一跃而来,轰杀楚牧神。

  这景象相当恐怖,至强的魔气浩荡,将楚牧神给彻底淹没。

  当!

  楚牧神弹指间,剑气无双,万剑齐发,每一道剑气中都蕴含有道之力量,同样是化作万道剑气形成的蛟龙,全部迎向罗睺发出的魔龙,与之对抗。

  两者碰撞之激烈,让冰冷的夜色都为之炽热起来。

  同一时间,罗睺并不止歇,身体开始发光,仿佛贯通天宇。

  他挥动拳头向前。

  看上去只是简单而霸道的直击,但却蕴含着极致的力量与妙理。

  拳头之中,诸天星斗浮现,虚空沦落塌陷。

  这景象骇人!

  楚牧神应对的有条不紊,

  他挥动古剑,崩开罗睺的拳头之后,顺势身形急掠,盯上了刚刚被他击落海域中的虚空族魔尊。

  正如罗睺所言,哪怕他现在占据主动,可毕竟是以一人之力独对众敌,万一有个疏忽,可能后果就不堪设想。

  所以楚牧神看上去是大开大合,根本不惧以伤换命,霸道无比,可实际上他一直都很谨慎,即使是以伤换伤也是在计算之中。

  这一次,他放弃了其它人,集中全力攻伐虚空族魔尊。

  剑光滔滔,楚牧神杀招频出。

  “快杀了他,不要惧怕,今日杀不死他的话,我们都得死!”那被楚牧神攻伐的虚空族魔尊惊惧万分,大声吼道,呼唤其它人出手。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

  这种时候了,任何人都没有退缩的理由。

  不然的话,只会被楚牧神一个一个寻到,一个接着一个格杀。

  罗睺与其余魔尊明白这个道理,毫不犹豫地祭出杀招,攻向楚牧神。

  虚空族魔尊则是长啸一声,施展虚空魔族神通,在虚空中不断穿梭,闪避楚牧神的攻势,哪里敢硬撼。

  可即使是穿梭空间,他也依然甩不开楚牧神。

  “死!”

  楚牧神一声叱喝,一剑斩出,剑光绝世无匹。

  而后剑气万道扫过,直接化作一道剑气囚笼,封死虚空族魔尊周围的空间,让他无所遁逃。

  继而楚牧神古剑横扫,将刚刚袭来的新一波攻势全部格挡开后,欺身到虚空族魔尊近前,一剑斩下。

  可叹虚空族一代魔尊,纵横不知多少年,就这么被楚牧神一剑斩开头颅,血水飞溅。

  虚空族魔尊就这么陨落了,他的头颅被楚牧神劈开,源神也顺势覆灭,被彻底粉碎,没有逃出哪怕一缕元神碎片。

  战斗还没有完结。

  再次斩杀一位魔尊后,楚牧神从容转身,攻向北莽魔族的羽尊。

  一刹那而已,古剑之上就有磅礴玄黄气冲起,横空而出,轰杀向驭尊。

  嗤!

  突然,一道黑光亮起,足以撼动九天十地。

  一拳轰碎天宇,恐怖无边。

  罗睺出手了,带着九道天龙之力,在这一刻出手,正是楚牧神最放松警惕的时候,因为他刚刚斩杀一位魔尊。

  罗睺来袭,极致力量澎湃,直接是打断楚牧神的攻势,将他的身形轰飞。

  待楚牧神稳住身形时,他一身白衣已经都殷红色,并且破散,甚至他的周身毛孔都在淌血。

  不过,他无惧无畏,手中古剑铮鸣,继续向前轰杀,全力以赴。

  他的剑道如渊,深不可测,穷奥妙之极致。

  剑锋所向,像是在开天辟地,划动之间,发出让人窒息的恐怖波动。

  这一刻,在楚牧神的周围,无边净土再度浮现。

  星月失色,唯有汪洋一般的磅礴气息在浩荡,震慑天下。

  砰!

  罗睺直接被震飞出去,脚步踉跄。

  楚牧神纵天而去,再度瞄准羽尊,他没有多余的动作,一剑立劈而去,那羽尊施展出的诸多战法、神通乃至魔气,全部溃灭。

  他身后的帝影也当即崩碎,化成魔雾。

  羽尊惊慌失措,极速倒退,可楚牧神目光冰冷,手持古剑在虚空中轻轻隔空一切。

  划拉一声,羽尊就这么被斩落双足,鲜血淋漓,痛呼不已,面孔扭曲。

  因为伤口处正有凌厉的剑气在肆虐,阻止伤势的恢复。

  羽尊双目猩红,不甘心就这样被斩掉,可一切显然不会如他的心意。

  古剑再次举起,吞吐玄黄色的剑芒。

  铮!

  楚牧神再挥一剑,这一次羽尊是被拦腰斩断,血气溃散。

  轰!

  漫天剑气爆开,绞碎一切,包括羽尊的肉身与灵魂。

  又一位魔尊陨落!

  幸存的魔尊人数越来越少,楚牧神也愈发游刃有余起来。

  或避开或格挡或硬抗下罗睺的攻击,他对着选定好的下一个目标出剑。

  经过长达一个白昼的鏖战,所有幸存的魔尊都是伤痕累累。

  楚牧神早已做好铺垫,在进行最后的收割。

  他气势陡升,举手抬足间都是成千上万道剑气挥挥洒洒的射出。

  锵锵锵!

  剩余的七位魔尊还有罗睺,全都被剑气笼罩。

  剑仙杀意冲天,汹涌向四面八方。

  天地都被洞穿,楚牧神的剑化成道一样的存在,直接隔空劈向又一位魔尊。

  “这!”

  众人骇然,完全没想到楚牧神的剑道会如此可怕,隔空索敌,让人根本无法逃脱。

  那被楚牧神锁定的魔尊惊惧万分,到了这一生死存亡的时刻,他拼尽全力想要自救。

  噗!

  楚牧神并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古剑一抹,魔尊的头颅就变成一团血雾炸开,元神化作飞灰,什么都没有剩下。

  “去死!”苍尊一声怒吼。

  他身后帝影巨大,巍然耸立,就像是一尊巨灵神,一脚对着楚牧神踏下。

  这是帝字诀,苍尊爆发出自己的最强形态。

  可是,面对那山岳般庞大的脚掌,楚牧神只是一剑向上刺去。

  他意气风发,古剑上出现一道道纹路,玄奥无比。

  轰!

  楚牧神气势骇人的一剑径直刺在了那山岳般的脚掌上。

  天地失色,那通体变为玄黄色的古剑将脚掌洞穿,发出咔擦咔擦的响声,而后,轰的一声爆碎,彻底化为齑粉。

  楚牧神在毁灭了苍尊的帝字诀后,身形继续逆天而上,杀到苍尊近前,一抖剑锋,直接是将苍尊洞穿,活生生的挑了起来,而后猛地一震,剑气四散,血雨纷飞,又一位魔尊陨落!

  其它人惊悚,这死的每一个可都是与他们实力相差无比的存在啊,若是他们之间想分出生死,至少是要鏖战个数月,如今短短时间内,就被楚牧神连斩三位。

  何其骇人!

  到如今,原本十二位魔尊已然被斩了一半,他们魔族一方可谓是溃不成军。

  这种情况下,残存的六位魔尊甚至都没有心思去责怪埋怨罗睺的不中用,心中萌生无限退意,恨不得现在就回到各自的魔域。

  “怎么办,我们现在都被他盯上了,根本就退无可退啊!”魔尊们心寒,没有任何办法。

  楚牧神道域展开,持剑而立,一步步向前逼近。

  他的杀意更浓了。

  魔尊们竭尽自己所能,各种异象纷呈,各色光芒交织,向楚牧神落去,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楚牧神一人一剑,不可撼动,当场将这一波攻势击碎,然后古剑继续向前洞穿而去。

  饶是魔尊们魔气滔天,战法万千,却也抵挡不住这一剑。

  噗!

  一位魔尊胸膛被刺穿,然后元神也被震碎。

  楚牧神在击杀又一位魔尊的同时,下一步咫尺天涯,已然来到另一位幸存的魔尊面前。

  当下,他真的如入祖境,天下无敌,一剑斩下,这一位魔尊本就伤痕累累的身躯,几乎直接崩碎。

  那魔尊正是北莽魔族的旧尊,他一声大吼,眉心冲出各种神芒,想要击退楚牧神。

  楚牧神只是立劈而下,绝世魔尊就被劈成两半,汪洋一般浩瀚的神识散去,源神也被绞碎。

  毫无疑问,魔族一方大势已去,不说罗睺,至少这十二位各族魔尊是一个都跑不掉。

  可以想象,经此一役,人族各域的压力将会减轻多少。

  何为不世之功?

  当如是。

  ..........

  孤岛遗址的天穹上。

  陆青山悬立,默不作声。

  天上的劫云在第七重天劫来临之前就已消散,直至如今也未曾有半分再度涌出的意思。

  可经过刚刚的天河海之劫,任谁都明白,这九九天劫,必然会有九重,不能存在半点侥幸心理。

  而本以为黔驴技穷的天道,也确实会有旁人意想不到的招数。

  陆青山先后施展出长安剑仙李求败的断江之剑,青云剑仙的无双之剑,龙雀的破法与逆命,列缺的天罚,忘川的镇海之力,催破七重超乎世人想象的天劫。

  这七次破劫,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可事到如今,就像天道几乎黔驴技穷一般,陆青山也基本是等于将所有的招数底牌都出了一遍,并且自身伤势已经积累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满身鲜血。

  这样的他,又拿什么去迎对接下来注定凶险要胜过之前不知多少倍的最后两重天劫呢?

  难怪罗睺敢断言这是十死无生之局。

  此时此刻,即使是陆青山自己也无法保证什么,只是坚持下去而已。

  曾几何时,那个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只是想要改变一些人命运的异域来客,早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又何止是一个人呢?他现在甚至能影响到两个世界的命运。

  陆青山胸中有千万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在激荡。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吗?

  如果当时的他,能够看到这未来发生的一切,看到自己将会走上“逆天而行”的道路,还会义无反顾地走上这条路吗?

  也许不会,没有路上的成长,又有几人敢承担这样的重压?

  也许会更坚决,毕竟有人说过,他是天生的剑修。

  管他呢!

  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便担当这注定要经历的命运与劫,又何必再去多想什么?

  陆青山粲然一笑。

  正当这时。

  一大片黑影笼罩下来,遮盖月华。

  但在黑影之中,有比月华还要亮的光源。

  那是一对眸子。

  左眸是炽红的大日,右眸则是一弯淡金的残月。

  标志性的日月双眸。

  黑影的来历已经一目了然。

  敕天。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想来你应该是认得我的吧,陆青山。”

  以一种强大且诡异姿态现身的敕天并没有急于落井下石。

  它安静的匍匐在高空上,匍匐在原先劫云翻滚的位置,冷冷盯着陆青山,扯动嘴角发出了一声如同嗤笑一般的声响。

  “不得不说,你的表现令我惊讶,甚至可以说震惊,”敕天的声音很冷,“此方天道的意思是让我来杀你,说实话,我并不想杀你,也不一定能杀你.......”

  敕天,便是陆青山的第八重九九天劫!

  “所以,我这一次并不是为杀你而来。”

  “那你为何而来?”陆青山吐出一口浊气,问道。

  那条体型大的甚至超过先前雷道天龙的真龙,一对日月双眸不带任何感情地看着陆青山。

  “当年古庙之中,你受我之恩惠,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陆青山你说是不是?”

  修士最忌惮因果¹。

  因为在渡劫之时,所结一切因果都会由天道进行结算。

  这就是天道之所以能以敕天作为第八重天劫的缘由。

  而敕天与陆青山的因果之深,远超旁人想象。

  不说陆青山剑气生灵的原形便是敕天,他还曾在敕天古庙中,获得敕天一族的记忆传承,并因此领悟创造秘剑·日见。

  而且也是敕天将心魔之秘透露给陆青山的,这是剑宗打赢中灵一战的关键。

  “你想要什么?”陆青山问道。

  “若不是有我相助,你之气运如何能成就今天之盛景?”

  敕天说话间,一条似有形又似无形的金色真龙,骤然现身,盘踞于陆青山的身后。

  它好似在生气,龙首探出,向着敕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不知何时,蛟已化龙。

  如今的陆青山气运之盛,天下罕见。

  “陆青山,我要你这由我一手养出的气运真龙!”敕天大声叱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