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乱世逃亡后,我成了开国女帝 > 第1760章 鲁蕴丹:殿下还真是爱惜自己的名声

第1760章 鲁蕴丹:殿下还真是爱惜自己的名声


“览州一城,并将本王如今所打下的所有地盘,正式分封到本王名下。以及.....”
林知皇与鲁蕴丹对上视线。
鲁蕴丹温声问:“以及什么?”
“以及朝廷对茁州齐氏正式发出的檄剿文。”
鲁蕴丹瞳孔微缩,仍是笑问:“以什么名义?”
林知皇也笑:“鲁相国之前想以什么名义向本王发檄文,就以什么名义对齐氏发檄文。”
鲁蕴丹沉默了。
造反。
意欲窃国。
“殿下还真是爱惜自己的名声。”
林知皇大方承认了,毫不掩藏自己的心思,曼声道:“因私人恩怨而去掀起战事,哪有占着大义之名去平乱......”
“更得民心?”
是的,林知皇当然可以用林知晖从前被齐氏所迫害的理由,去攻茁州齐氏。
这战由虽然正当,但.....这毕竟属于私人恩怨。
由此而受战祸波及的百姓,难免会因此而对她这战事发起方而生怨。
毕竟齐氏治下如今也算清明,齐氏在当地的名声更是不差,之前因义子营而起的恶名,早在齐雅去攻蒋幻威后,消失的一干二净。
说到底,义子营之事,齐氏迫害的不是百姓,而是当地富户与末流世家。
当地百姓是没有太大感同身受之感的,所以在符骁接权一番舆论操作后,齐氏的名声便又如往昔一般好了起来。
茁州当地百姓,对齐氏.....是有很高的归属感的。
所以她如今想要拿下茁州,又不想遭到当地百姓大的抵触,响应朝廷号召,以平乱的名义去攻齐氏,那可就在好不过了。
反正....鲁蕴丹现在落到了她手上,她能平白用,为何不用?
毕竟鲁蕴丹现在能给的实际太少了,钱,粮都刮不到什么,就只能用他手上所掌的“名”了。
“名”用好了,可不比直接要钱粮,所带来的利益少。
鲁蕴丹只稍微想了想,便知道了林知皇的意图。
她这是....立马要去攻茁州了。
鲁蕴丹一点都不想让自己成为林知皇去攻茁州的助力。
他用朝廷的名义发文斥齐氏积兵意欲窃国,权王再去攻茁州,所遇的阻力将会小许多。
鲁蕴丹还想扶齐氏起来,与林知皇继续斗的......
“怎么?鲁相国这是不愿意?”林知皇冰冷地视线落到了鲁蕴丹脸上。
花铃手中的枪再次举了起来,目标,鲁蕴丹的双腿。
不能要鲁蕴丹的命,废了他的腿,却是可以的。
鲁蕴丹也注意到了花铃的动作,薄唇微抿后温声道:“殿下说笑了,齐氏在乱世前便蓄兵甚多,早便有窃国之心......”
“拥兵自重,意欲造反窃国。您能出兵帮朝廷除患,本相感激不尽。”
林知皇朗声大笑:“这就对了,鲁相国终于学会说话了。本王甚喜。”
鲁蕴丹垂眸,掩住眼中的杀意,温声道:“见殿下开心,本相也甚喜。”
“但......刚才本王所提的,只是放那两万兵马出峡的条件。”林知皇笑过后话头一转。
鲁蕴丹颈侧青筋暴出,但面上神情却不变:“敢问殿下要如何才放我?”
“用人换。”
鲁蕴丹心中有了猜测,脸直接冷了下来:“谁?”
“鲁相国又开始不识趣了,既然心里都已经知道了,为何还要明知故问?”
这回,鲁蕴丹装都不装了,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林知晖带兄弟们去客帐见陈长忠,结果竟然没见到人,一问才知道,陈长忠去寻守山先生了。
齐绘琉这才具体的知道,齐绘琉所说的“陈州牧在这可以到处乱蹿”这话,是真的没有丝毫夸大的。
还真是......到处乱蹿啊。
“那顺道去拜见守山先生?”齐方亚跃跃欲试道。
守山先生耶,闻名天下的大儒,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可以拜见的。
之前在权王的婚宴上只是远远一观,到底没有真正说上话,现在可以趁此机会去拜见拜见,也乃殊荣。
林知晖想着今日不是他当值,有的是时间陪兄弟几个去浪,当即便拍板道:“走!”
一刻钟后,林知晖四人便来到了守山先生所居寝帐外请见。
没一会几人便被请进了。
林知晖等人进去拜见了守山先生才知道,在守山先生这的人还不少,除了已知的陈长忠外,戚玉寐与符骁、随边弘竟然也在。
“博济过来是?”符骁看到林知晖进来后问。
陈长忠却已经看到齐绘琉了,扬声问:“苑儿让你过来看我的?”
“是。”齐绘琉见陈长忠果然精神面貌不错,并无为质的颓然之态,放心了后含笑回道。
“那个娶了你妻妹的麒麟五子之一?”戚玉寐撞了撞陈长忠的肩膀问。
陈长忠却懒得理戚玉寐,直接将自己的位置挪了挪,与戚玉寐拉开距离,将对他的不喜摆到了明面上。
随边弘玩味一笑,慵声道:“你也是的,师兄明摆着不愿理你,你却非要和他搭话。”
戚玉寐宛然笑道:“这师兄就不懂了,我就喜欢和不爱搭理我的人讲话,这样对方只用听我讲就够了。”
这主打的就是一个只管自己输出,丝毫不管别人是否回应的真神人。
陈长忠听后被气,好么,他一直不回应,反还弄爽了这小子!
这小子,当年他爹生他时,怎就没看在他理颅内有疾的份上,直接将他丢沟里?
陈长忠心里这么想着,符骁已经帮他对此事做评价了。
符骁冷声问:“颅内有疾?”
戚玉寐笑眯眯道得:“没有啊?”
随边弘慵声笑道:“你这样的,还敢说自己无疾?”
齐方亚小声对站在身侧的于弘毅道:“守山先生的这几名亲传弟子,似乎关系不睦?”
林知晖早有所闻,对齐方亚解释道:“他们就这样,其实关系都还可以的,没看守山先生都不插手了吗?”
就在这时,一名传报兵来报:“先生,主公让属下前来转告您一声,鲁相国....”
“她直接关进牢营,和温南行与姜航幸为伴了。”
守山先生站起身来:“什么!”
——
各位喜爱本书的小可爱,每日免费小礼物可以顺手送送,笔芯~
下方小礼物图标点进去,可送免费小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