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玄阳霸王传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材小用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材小用


有了贾绝生这位阵法师在,梓阳,轩一,飞鹫,关阅,武羽倒是放心多了。

残阳虽不清楚贾绝生的阵法造诣,但从梓阳他们脸上的笑容来看,也是能够猜出这位阵法师不简单。

汤圣面露担忧地来到梓阳身旁,低声问道:“梓阳,我们还要走多久啊?万一皇空商会的杀手追来,这阵法能行吗?”

对于汤圣的话,贾绝生自然是听到了,他只是有些随意的笑了笑,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呃。。。。。。”梓阳犹豫许久,不知该如何回答汤圣,他如果将阵法说得太神难保汤圣不信,若是说阵法一般,汤圣说不定就信了,并且,他还有一堆话要说。

短暂的沉默过后,梓阳意味深长道:“我们现在很安全。”

汤圣道:“现在皇空商会的杀手没追来我们肯定安全啊,一旦那些人追上来,我们还能安全吗?”

不等梓阳开口,武羽率先说道:“汤圣,你多虑了。”

汤圣略有不满道:“我怎么多虑了?孤风那家伙就在身后,皇空商会的杀手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武羽问道:“那你什么意思啊?”

只因贾绝生是梓阳同伴,汤圣也没把话说得太明白,他道:“我没什么意思,传送阵点就在前面,我们一鼓作气冲过去就行了,没必要在此耽搁时间。”

他的言外之意自然就是在说贾绝生腿脚不便,速度有些慢。

贾绝生一听便知汤圣的意思,他面容平静道:“我们马上就走出这阵法了。”

汤圣本想说让人背着,或者抬着贾绝生走,因为那样他们可以快速走出阵法,但话到嘴边,他并没有说出口。

只因他想起了梓阳的一句话,那就是相信自己的同伴。

梓阳本以为汤圣会再说些什么,罕见的是他竟然闭口不言,这倒是让梓阳有些意外,在他的心目中,汤圣一直都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探索是孩童的天性,汤圣也不例外,对此,梓阳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汤圣今日的表现,让梓阳对他有了另一种看法,那便是成长。

这要是以前梓阳刚认识汤圣那会儿,他一定会说出心中的想法。

当所有人走出阵法的那一刻,如从笼子里飞出的鸟儿顿时轻松了许多,雨势渐停,笼罩在天空中的雾气也是缓缓消散。

正当梓阳他们站在传送阵点上时,邪木,擎路,孤风等人的身影出现在阵法中。

邪木望着星光升起的传送阵点,脚步飞快地冲了过去,边跑边说道:“休走!北大陆梓阳休走!”

孤风,擎路他们也是紧跟在邪木身后,试图阻止传送阵点的启动。

汤圣淡淡一笑,道:“果然是追来了。”

“无妨。”说完,从容淡定的贾绝生将手中的灵源石抛向虚空中的阵法纹路内,只听嗡的一声,阵法被彻底激活。

生死轮回九境的邪木飞身一拳打在阵法内壁上,阵法完好无损,反倒是将邪木的手臂震得发麻。

见此一幕,不仅让武羽,关阅,汤圣,残阳四人大吃一惊,就连擎路,孤风他们也是满脸惊讶。

要知道,邪木的实力在孤风之上,他蕴含生死轮回之力的一拳竟然毫无作用,足以证明阵法有多么的坚固。

汤圣充满质疑道:“灵源石的阵法有这么强?”

众所周知,灵源石,圣源石,神源石三种源石中,灵源石所制造出的阵法最为脆弱,其次是圣源石,神源石的阵法最为坚固。

刚才贾绝生抛出的源石明明是灵源石,显然,阵法是由灵源石所组成,其阵法强度应该很脆弱才是。

但阵法却是挡下了生死轮回九境的一击,这着实有些不可思议,至少,汤圣是这么认为。

武羽,关阅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俩也是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贾绝生开口解释道:“我只是用灵源石激发了阵法,整个阵法的构造可不仅仅只有灵源石,因此,挡下他的攻击并不难。”

他早就在此布置阵法,为的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眼前这座阵法是他目前为止布置出的最强阵法。

因为这座阵法不仅有圣源石,还有神源石,虽然数量不多,但却是大大提升了阵法的坚固程度。

汤圣盯心贾绝生问道:“你这阵法到底有多强?”

贾绝生随口说道:“也没多强,不过,阻挡他们半刻钟是绰绰有余。”

他布此阵法原本是为了围困半神境之下的修士,但大材小用了,追杀梓阳的人境界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强。

擎路眼看邪木受挫,立即说道:“卫光,破阵。”

他此话一出,众人将所有目光放在了手拿源石,急得满头大汗的卫光身上。

卫光手中的源石落地,他单膝跪地道:“请公子恕罪,这。。。。。。这阵法纹路诡异,在下根本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擎路闻言,旋即瞪了他一眼,道:“你说什么?!”

他那么信任卫光的阵法,眼下正是卫光大显身手的机会,结果,卫光却说出了这种话。

卫光吞吞吐吐道:“公子,此阵法的纹路错综复杂,在下破不了。”

如果有准确的阵眼位置,卫光才敢破阵,若是贸然出手破阵,难免会改变阵法的结构,说不定还会使防御阵法变为杀阵。

因此,卫光哪怕在人前丢脸,被擎路处罚,他也不敢冒险一试,因为一旦出现差错,他性命不保。

在这种情况下,卫光宁愿什么都不做,他也不敢犯错。

轩一看着贾绝生笑道:“这么强的阵法,你可真是破费了。”

贾绝生摇头道:“破费不敢说,因为有人出源石,我只不过是多用了点心,多花了些时间而已。”

话说到这儿,他扭头看向梓阳,道:“梓阳,他们一时半会出不来,你还要在这看吗?”

梓阳还未开口,汤圣先来了一句:“你的阵法既然这么强,能不能把他们都给杀了?”

贾绝生很是为难道:“这。。。。。。不太好吧。。。。。。”

皇空商会没派半神境强者追杀,这就说明他们没有对梓阳下必杀之心,如果贾绝生将这些人杀死,万一激怒了皇空商会,那就不好收场了。

再者,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救梓阳离开,并不想杀人,因为那样只会加深双方间的仇恨。

汤圣赶忙说道:“有什么不好的?凭什么他们可以追杀我们,而我们就不能杀他们?”

无奈,贾绝生只得将眸光移向梓阳,道:“梓阳,你看这事。。。。。。”

他只要用源石来改变阵法的纹路,使得防御阵法转变为杀阵,身陷阵法中的邪木等人很难存活。

但事关重大,他不能擅自做主,再说,梓阳在这,理当由他来决定是否要杀掉皇空商会这些人。

正当梓阳沉默之际,残阳立即出言劝阻道:“不能再杀了,一个凌风皇空商会还能忍耐,如果再加上擎路,邪木,孤风这些人,那就不好说了。”

武羽点头附和道:“的确。皇空商会损失一个天才弟子或许不会放在心上,损失的若是多了,就怕他们狗急跳墙,不顾一切地展开报复啊,到那时,西大陆还有你的容身之地吗?”

许久之后,梓阳盯着汤圣告诫道:“你年纪轻轻为什么总是想着杀人?你手上的血债越多,身上的戾气则会越重。”

“我们势单力薄,有些事一旦做了,承受不起后果呀。”

“所以,不要那么暴躁,要以大局为重。”

汤圣不情愿道:“那就听你的吧,反正我说的话他也不听。”

这话要是出自他人之口,汤圣早就与其争吵起来了,周围有这么多人,他汤圣也是要面子的。

但讲话之人是梓阳,汤圣即便是有怨言,也不能说出来,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梓阳的话有道理,于是,心中的怨言也就消失了。

梓阳望着汤圣看了一会,道:“这么牵强?”

汤圣立即抬眸看着梓阳,笑呵呵道:“没有啊。我是在思考你刚才说的话,发现的确是我错了。”

梓阳故作惶恐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让你认错。”

汤圣十分从容道:“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我认为这没什么。”

听到汤圣这话后,梓阳倒是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那时的他也跟汤圣一样,有错就认,知错就改。

汤圣见梓阳突然沉默了,脸色也是有些凝重,他道:“怎么了?”

梓阳盯着他欣喜笑道:“没什么。从鬼域认识你开始一直到这儿,我就是感觉你成长了不少。”

武羽有意无意道:“这也得看训话的人是谁。”

汤圣眉头微皱,还未将目光看向武羽,梓阳便笑着对贾绝生说道:“好了,走吧。”

贾绝生将手中的源石抛向阵法纹路中,下一刻,万千星光从众人的脚下闪烁而出,渐渐将梓阳他们笼罩,没过多久,沙地上便空空如也。

邪木的瞳孔闪着血红色的微光,眼睁睁看着梓阳他们被传送阵点传走,面无表情道:“果然是阵法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