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天途颂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云中云酒楼。

李小天起了床,推开窗户,上安半城尽收眼底,果真不愧为京都第一大客栈。

自是李小天修行遇到瓶颈之后,这算得是李小天睡眠质量最好的一个觉了。

“打人也是一个劳累活。”李小天伸了伸懒腰,舒了舒筋骨,感慨道。

不言而喻,昨天那个黑衣人除了李小天还能是谁?

自打李小天昨天看见那个嚣张跋扈熟悉的身影,心中就萌发了帮曾经的好大哥韩朔报断脚之仇。

更为重要的是,李小天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那家伙的修为要比他低。

于是乎,李小天便制定了黑衣人暴打恶犬的计划。

这件事,李小天做得明目张胆,却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整个殴打过程中,无论杨真如何质问恐吓哀求,李小天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连唯一暴露的作案工具黑衣服,打完以后,就找个隐蔽处给烧了,所以说,即便朝廷派出多少神探都无济于事。

这不,御书房内,杨潜仁的亲卫庚年就在与他报告此事。

“没查到一点线索吗?”

“启禀陛下,那黑衣人似乎是有备而来,属下也问过了太子殿下,他说黑衣人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估摸着修为大概在通脉七层左右,擅用拳击。而且,我也查过太子殿下最几个月内有摩擦的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大部分都是些平头百姓,至于通脉七层的修士,根本就没有,所以,据目前而言,基本可以判断那黑衣人是临时起意。”

杨潜仁听完庚年的分析,道:“我知道了,就是有人看不惯他这么嚣张,帮着教训教训他罢了。”

庚年点头以是赞同。

“对了,那件事,有眉目吗?”杨潜仁忽想到了什么,问道。

庚年摇头,回道:“还没有。”

杨潜仁叹道:“事情久远,确实难以查找。”

庚年只道:“属下会尽力。”

“黑衣人的事就到此为止吧,不过,王宫的颜面也不能丢,去监狱死囚犯随便找个替罪羔羊给处决了吧。”杨潜仁说完,摆了摆手,示意其退下。

庚年领命退去。

杨潜仁吁了口气,露出难得慈祥的面目,喃喃道:“你应该还活着吧?”

视线再回归李小天。

在酒楼厢房里,空间小,没法练拳,也没法练步,只适合入定修行,奈何李小天又遇到修行瓶颈,无所事事,颇为无聊。

闲来无事,李小天忽然灵光一闪,打算盘点一下自己的身家财产,全部摆放在桌子上。

回想幕皋山脉一行,李小天毒杀了五位修士,于通脉阶段来说,他们均修行不低,被迫地杀人掠货,算下来,怎么着都算得是小土豪一个了。

“怎么只剩这么点了?”

李小天望着桌子,有些纳罕。

金币差不多两百枚,丹药两瓶半,无名破旧的兽皮一张,五阶初期黄金角鳄的犄角一个,外加其兽丹一枚,还有元气所剩无几的极品晶元石一小粒,最后,黄级中品的功法《混元拳》与玄级未知品的功法《神行步》各一本。

李小天这话要是让别的通脉阶层修士听到,怕是他不用动手,就得气的吐血身亡。

兽丹,极品晶元石,玄级功法,哪一个不是通脉阶层修士梦寐以求想得到的东西,你他丫的全部都有,还嫌不够,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当然,李小天说的少,是金币和丹药少了,毕竟是五个中高层通脉修士,金币丹药怎么着也不止这么一点吧。

于是乎,李小天细细回想一下,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做了阔老板,送张山了。

第一个堵人被反杀的通脉五层,是李小天搜刮的。

第二三个绑架吃烤肉被毒死,李小天为了打发张山,分了他一袋金币。

第四五个洞中打劫兽丹被诱导身亡,李小天因为玄级功法的事太过开心,把那两人都交给我张山处理。

总结至此,李小天才发现自己斗智斗勇到最后,不过是打工仔一个。

“不然的话,这金币和丹药起码得翻好几倍,说不定最后那两家伙身上藏着啥好功法呢,若不是自己进不了幕皋城,指定要好好盘问下胖子。”李小天想入非非。

片刻后,李小天将财物悉数装好,最后拿起兽皮的时候,李小天随意地拉扯了下它,这东西一如既往的坚韧,丝毫没有变形。

李小天不信这个邪,自己通脉二层扯它没变化,是力量不够,尚且说得过去,现在好歹也是通脉七层了,远非通脉二层能够相比,怎么能与那时一样呢?

李小天吸一口气,运气于双掌,猛然朝两边使劲,见兽皮毫无异样,不由得越拉越大力,结果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还是和通脉二层扯得结果一样,完整如初。

“你可真皮!”李小天无奈笑道,把其放入怀中袋里。

“找个时间是该在这京都购置一处房产了,老住酒楼客栈的不是办法。”李小天自言自语。

云中云住着虽舒服,但是每日开销也大,就他这点金币,坚持不了几个月,倘若买个宅院,省下一大笔租金不说,还能尽情地修炼拳步法,可谓一举两得。

想到就做到,李小天向来是一个行动派。

对于宅院,李小天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除了一点,院子必须得早宽敞,方便练功,至于地段啥的,城边城中无所谓。

京城虽大,但寸土寸金之地,即使李小天没什么太过分的要求,想要找个合适的宅子也不容易。

要么小的太小,这个李小天自是不会考虑,不然就是大的过大,几个院子,十几间厢房,一人居住,过于空洞,且价格昂贵,有些吃不消。

兜转半天,李小天终于是在西城区物色到了一间各方面差强人意的宅院。

咚咚。

李小天看见有挂牌出售,上前敲门。

开门的是一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是想来买宅子的吧,请进来细看。”男子热情道。

李小天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一进宅门,打量了下,和自己心里预期的差不多。

“多少钱?”李小天开门见山道。

男子回道:“一口价,二十五金币。”

李小天眯着眼,狐疑道:“你这可比市场价少了近三成,莫不是有什么猫腻?”

毕竟转悠了大半天,行情价格李小天都摸得清清楚楚。

男子长叹一口气,道:“这是我的祖宅,都怪我手贱,染上了赌博,借下不少高利贷,马上到期了,若再还不上,命都没了,哪还能在乎钱不钱的。”

对于这些,李小天毫不关心,只道:“有房契地契吗?”

男子忙道:“瞧您说的,当然有,我难道还会骗您吗?”

说完,男子拿出黑纸白字给李小天看。

李小天仔细打量之后,这房契地契并无问题。

“怎么样?”男子继续问道。

半晌后,李小天道:“宅子我买了,你收拾收拾。”

男子甚喜,道:“不用收拾了,反正没啥值钱的,输的差不多了。”

李小天看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估摸着是赌瘾犯了,拿出二十五金币点给他。

那家伙一收到钱,急匆匆就离去了。

李小天虽觉得那厮始终有些不大对劲,可手中房契地契却是真的,便也就懒得想太多,反正证件在手,还能出啥问题?

收起契纸,李小天在自家宅院闲逛了一小圈,忽想起云中云酒楼的厢房还没退,于是乎,便准备出门结房去。

咚咚!

李小天将到门前,门外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伴随着人的叫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