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 090:惊世秘密,婳婳那么厉害

090:惊世秘密,婳婳那么厉害


  “我为什么要关门?”宋博阳就这么看着宋博琛,眼底全是失望的神色。
  明面上说着相信宋亦颜,把宋亦颜当成亲妹妹,可内地里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这算什么?
  这对宋亦颜公平吗?
  宋博阳从没想过,宋博琛竟然是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宋亦颜本来在宋家就过得小心翼翼,她需要看每一个人的眼色,可现在,就连宋博琛都这么对她。
  要知道,在这个家里,除了宋父之外,宋亦颜最尊重的人就是宋博琛。
  这件事要是让宋亦颜知道了,她该有多失望啊!
  “我说,”宋博琛按了按太阳穴,“把门关上。”
  宋博琛神色淡淡的,也没生气,可就是这么平静的语气,依旧让人心慌,无法抗拒。
  这是身为长子的威严,也是身为大哥该有的气场。
  宋博阳看了眼宋博琛,然后去把门关上,须臾又看向宋博琛,接着道:“大哥,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
  今天,他必须要给宋亦颜讨回一个公道。
  宋博琛眯了眯眼睛,语调依旧很淡,“你想要什么解释?”
  “你为什么不相信亦颜?”宋博阳接着道:“明明都把这件事全权交给亦颜了,可你现在这样不是在怀疑亦颜的人品吗?她是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的妹妹,她什么秉性,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如果宋亦颜真的找到宋嫣的话,她会隐瞒情况吗?
  肯定不会!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的话,宋亦颜甚至会比父母都开心,宋亦颜在他面前说过不止一次,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宋嫣跟宋家团圆。
  但凡宋亦颜是那种有心计的人,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有几个做妹妹的愿意用生命换取姐姐回家?
  宋博琛这么做,无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是对宋亦颜的不公平。
  非常不公平。
  宋亦颜越想越难受。
  相比宋博阳的情绪激动,宋博琛可谓是非常淡定,只是看着宋博阳道:“因为人心隔肚皮!”
  很简单的五个字,就解释了全部。
  宋博琛是个商人。
  而且还是个很成功的商人。
  在商人的眼中,他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更何况。
  宋亦颜跟宋家并没有血缘关系。
  所以,找妹妹这件事,他只能亲历亲为。
  “可亦颜她是咱们的妹妹,”宋博阳见不得宋亦颜受委屈,“大哥,你知道亦颜她有多尊重你吗?她一直都拿你当最亲的大哥,你这么做,未免太伤人心了!她跟我们虽然没什么血缘关系,但她是你看着长大的,难道这么多年的感情,还不抵不过那张DNA证明?”
  说到最后,宋博阳非常难受,也替宋亦颜感到委屈。
  宋亦颜一直拿宋博琛当最亲的人,可宋博琛却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信任过她。
  光是这么想想,都觉得难以呼吸。
  在这个家,宋老太太就已经很不喜欢宋亦颜了,处处给脸色给宋亦颜看。
  现在,又多了一个宋博琛......
  光是这么想想,都觉得难以呼吸。
  “我有说过她不是我妹妹?”宋博琛反问。
  “可你这么做,你就是不相信她。”
  “相比她,我确实更信任自己,”宋博琛不急不缓地点燃一支烟,“博阳,我是个商人。如果别人说什么我信什么的话,你认为我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
  商人生性多疑。
  更何况,找妹妹又是一件大事。
  站在宋亦颜的角度,如果真把宋嫣找回来的话,对她是一种威胁。
  毕竟,宋嫣才是真正的宋家大小姐。
  生而为人,谁没有嫉妒心?
  谁又能保证,宋亦颜不会因为嫉妒宋嫣,就故意隐瞒她的行踪?
  所以。
  唯有他亲自调查,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听到这番话,宋博阳紧紧皱眉,“大哥,你太无情了!”
  他实在是不理解宋博琛的说法,难道一个成功的商人就要六亲不认吗?
  宋博琛吸了口烟,“你在娱乐圈这么多年,难道连这点道理都看不清?”
  宋博阳冷哼一声,“我们娱乐圈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无情。”
  至少他没有遇到过那种人。
  宋博阳长着一副好皮相,演技也好。
  应了那句话。
  祖师爷赏饭吃,出道即是巅峰,加上家世好,从没吃过苦头,没跑过龙套,更没有经历过老演员的有意刁难,五年六部戏,就被封成了娱乐圈最年轻的影帝,一路走来,顺风顺水,都是别人在讨好他,哪里知道什么叫人情冷暖?
  闻言,宋博琛无奈地摇头。
  说到底,还是宋博阳经历的太少了。
  宋博阳接着问道:“大哥,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宋博琛用指尖弹了弹燃烧了一半的烟灰,“我看你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了。”
  说到这里,宋博琛的语调淡了淡,“人性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坏,但也绝对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这个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坏人。
  但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人。
  好人不可能没做过一件坏事,反之,坏人也不可能连一件好事都没做过。
  “所以,你不要总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有的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也不一定为虚。”
  闻言,宋博阳很是无语,“是你把人性想的太复杂了。”
  很多事情唯有亲生经历才能彻底明白,刻骨铭心。
  宋博琛语重心长的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宋博阳看向宋博琛,忍住心里的怒火,接着道:“大哥,我懒得跟你讲那么多大道理,我只是想跟你说,你能不能尊重下亦颜,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
  “就算你不相信亦颜,你也应该相信我,我是嫣嫣的亲哥哥!我也想早点找到她。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做担保,亦颜肯定会尽心尽力的帮我们找嫣嫣,她在这件事上,做的绝对不会比你差!”
  但凡宋亦颜有宋嫣的消息,必定会第一时间通知父母。
  以她的人品,她做不出那种刻意隐瞒的事情。
  “你值得相信吗?”宋博琛反问。
  听到这句话,宋博阳心里憋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几乎无法呼吸。
  非常难受。
  宋博琛真是太过分了。
  他根本就不配成为宋亦颜的大哥。
  宋博阳很生气,接着道:“大哥,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亦颜吗?”这是在威胁宋博琛。
  可惜。
  宋博阳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哥哥。
  “随便你。”
  “大哥!”
  宋博琛将手中的烟蒂摁在烟灰缸内,抬头看向宋博阳,“出去吧,我还有公务要处理。”
  宋博阳想说些什么,但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看着被关上的书房门,宋博琛有些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
  他这个弟弟,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
  宋博阳来到门外,心里积攒了一堆怒气。
  他在犹豫。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宋亦颜。
  如果告诉宋亦颜的话,宋亦颜肯定会非常伤心。
  别说宋亦颜,换成他的话,他也一样伤心难过。
  相比看到宋亦颜伤心,他更希望宋亦颜一直都快快乐乐的。
  而且,这件事要是被宋亦颜知道的话,势必会影响宋亦颜和宋博琛之间的兄妹情谊。
  宋博琛可以做得那么绝情,但是他不能。
  他更希望宋亦颜可以多一个能保护她得人。
  所以,不能让宋亦颜和宋博琛之间产生隔阂。
  思及此,宋博琛暗暗下了决心,要把这件事隐瞒下来,不让第三个人知道。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宋亦颜重新获得宋博琛的信任。
  宋博琛的心结是宋嫣。
  所以,想让宋博琛相信宋亦颜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宋嫣。
  只有宋亦颜早点找到宋嫣,一家团聚,宋博琛才会对宋亦颜放下芥蒂。
  宋博阳整理了下心情,来到宋亦颜的卧室,伸手敲门。
  不多时,门被打开。
  “三哥。”
  宋亦颜打开房门。
  宋博阳笑着道:“我能进来吗?”
  “不能!”宋亦颜板着脸。
  见此,宋博阳愣了下。
  心里有点慌。
  宋亦颜怎么生气了?
  难道她知道什么了?
  就在此时,宋亦颜突然展开笑脸,“三哥快进来吧!我跟你开玩笑呢!”
  “臭丫头!”宋博阳拍了下宋亦颜的脑袋,“吓死三哥,我还以为你真生气了呢。”
  “生气?”宋亦颜歪着头,看向宋博阳,声音娇嗲,“难道三哥有什么事情瞒着人家?”
  “没有没有。”宋博阳立即摇头。
  可千万不能让宋亦颜发现那件事。
  “真没有吗?”宋亦颜抬头看着宋博阳,“三哥?”
  “真没有,”宋博阳亲昵地拍着宋亦颜的脑袋,“你是三个最爱的妹妹,三哥难能骗你啊。”
  宋亦颜突然一脸坏笑,伸手就挠宋博阳的腰。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宋博阳有什么缺点,宋亦颜知道的清清楚楚。
  宋博阳最大的缺点就是怕痒。
  宋亦颜边挠痒边问,“三哥,你招不招认?”
  其实跟宋博阳处理好兄妹关系很简单。
  他跟宋博琛不一样。
  宋博琛性子严谨,成熟稳定,绝对不允许她这样挠他的腰。
  这一幕若是让宋博琛看到,肯定会严厉制止,拿出一套儿大避母,女大避父的说辞来。
  宋博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也就宋亦颜敢对他这样。
  兄妹之间就应该这样。
  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向宋博琛那种人,太过古板,也太过墨守成规了。
  宋博阳最怕痒,“没没没,我的好妹妹。三哥真的没什么事瞒着你!”
  宋亦颜笑着道:“三哥你求不求饶?”
  “求饶求饶!”
  “这还差不多。”宋亦颜松开宋博阳。
  这边宋亦颜刚松开挠痒的手,就被宋博阳一个擒拿手,给按在床上。
  “三哥,你耍赖皮!”
  宋博阳笑着道:“你个小坏蛋,就允许你耍赖皮,不允许我耍赖皮是吧?”
  兄妹俩闹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宋亦颜看向宋博阳,“说吧三哥,你找我什么事?”
  宋博阳这才想起来正事,接着道:“亦颜,你这段时间有嫣嫣的消息没?”
  宋嫣。
  听到这个名字,宋亦颜的神色暗了一瞬,很快就消失不见,快到让宋博阳都没有捕捉到。
  “暂时没有,”宋亦颜摇摇头,很惭愧的道:“三哥对不起,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姐姐的消息,是不是辜负了爸妈他们的希望?”
  见宋亦颜这样,宋博阳立即道:“亦颜,你千万别这么想,三哥知道,你已经很努力的在寻找了。找不到不是你的错,如果嫣嫣能那么容易被找到的话,爸妈他们之前也不会找了那么多年都没什么线索。”
  “对不起......”宋亦颜还是道歉,眼眶微红。
  她这副可怜楚楚的样子,看得宋博阳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宋亦颜如此尽心尽力的去寻找宋嫣,可宋博琛却怀疑她别有用心。
  幸好。
  幸好宋亦颜还不知道这件事。
  宋博阳看着宋亦颜,眼底全部都似乎心疼的神色,伸手搂住她,接着道:“亦颜,你不需要道歉。要是在找嫣嫣的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的话,记得跟跟三哥说,三哥人脉广,肯定能在最快的时间里解决问题。”
  闻言,宋亦颜眯了眯眼睛。
  宋博阳这是什么意思?
  他也要插手这件事?
  可笑。
  真是可笑。
  宋家人口口声声说相信她,所以愿意把寻找宋嫣的事情交给她,可现在为什么,宋博阳要来横插一脚?
  这分明是在怀疑她。
  宋亦颜不甘心的咬咬唇。
  她不明白。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那么努力的扮演着‘孙女’‘女儿’‘妹妹’这些角色,为什么他们还是不认可她!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宋亦颜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点点头,“三哥,谢谢你。”
  “小傻瓜,”宋博阳揉了揉宋亦颜的脑袋,“跟三哥还说什么谢谢?更何况,嫣嫣也是我妹妹呀,三哥跟你一样,都希望能早点找到她。”
  找到宋嫣?
  如果宋博阳是真的拿她当妹妹的话,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和宋嫣。
  一个真千金,一个是养女。
  倘若宋嫣真的回来了,宋家还有她的容身之地?
  恐怕到时,她只能沦为宋嫣的陪嫁丫头吧?
  宋博阳并没有注意到,宋亦颜低垂的眼底有阴狠的光闪过。
  这是在电视剧中,狠毒女配才会出现的眼神。
  须臾,宋博阳站起来道:“时间不早了,亦颜,我先回房休息了。”
  “嗯。”宋亦颜点点头,“三哥晚安。”
  “晚安。”就在此时,宋博阳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接着道:“对了亦颜,我后天要去通海拍戏,你要不要跟着去玩玩?”
  “不了。”宋亦颜毫不犹豫的拒绝,“我还有其他事。”
  “是找嫣嫣的事?”宋博阳问道。
  “嗯。”宋亦颜点点头,笑着道:“我希望能早点找到姐姐。”
  闻言,宋博阳心中感慨万千,为了找到宋嫣,宋亦颜牺牲了自己绝大部分的休息时间。
  可到头来,却没一个人感谢她。
  宋博阳心里一阵凄凉,看着宋亦颜道:“亦颜,要不算了吧。”
  “嗯?”宋亦颜疑惑的看着宋博阳。
  宋博阳接着道:“亦颜,要不你把找嫣嫣的事交给大哥吧。”
  让她把找宋嫣的事情交给宋博琛?
  宋博阳这是什么意思?
  怕她会隐瞒宋嫣的消息?
  先是要介入她找宋嫣的事情,现在又要她把这件事交给宋博琛处理。
  看来,她想的没错。
  宋博阳就是在怀疑她。
  宋亦颜眼睛一红,“三哥,你这是不相信我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宋博阳立即转身安慰宋亦颜,“亦颜,三哥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三哥就是怕你太累了。你要是不累的话,就当三哥刚刚什么都没说过。”
  宋亦颜吸了吸鼻子,声音委屈,“三哥,只要能知道姐姐,再累我也不觉得累。”
  不等宋博阳说话,宋亦颜接着道:“三哥,我也想为这个家尽一份力。”
  宋博阳伸手拥抱了下宋亦颜,“三哥支持你。”
  他一定会帮助宋亦颜,尽快找到宋嫣。
  希望宋嫣不是那种白眼狼。
  也希望宋嫣的教养能好一点,可以和宋亦颜好好相处。
  书房。
  宋博琛看着助理送过来的资料,紧锁愁眉。
  一共十份亲子鉴定报告。
  十份都是亲子关系不成立。
  这种感觉无人能懂。
  如今,宋老太太的岁数越发大了,他不知道,老人家是否能撑得到那一天。
  “还有一份没做是吗?”宋博琛转头看向身边的助理。
  助理点点头。
  “因为胳膊上的胎记?”宋博琛问道。
  “是的。”
  这段时间,宋博琛已经看到过很多份胳膊上没有胎记的十八岁女孩,但是其它方面的特征都能对上的资料。
  宋博琛思考了番,随后拿起桌子上的一叠资料,“把这些人也送去做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万一这些人里真的有宋嫣呢?
  万一胎记是会变的呢?
  这种时候,他不能放过任何希望。
  “好的。”助理接过资料,接着道:“老板我现在就去办。”
  “嗯。”宋博琛点点头。
  助理拿着资料离开书房。
  这一幕,刚好被张妈看到。
  张妈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看着助理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结合刚刚在的宋博琛书房门口听到的那些话,张妈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张妈一边打扫,一边偷摸跟上了助理的脚步。
  最后发现,助理开车离开了宋家庄园,他去的方向......
  是医院。
  张妈有个在医院工作的侄子,她立即拿起电话,给侄子拨了过去。
  “喂,小西啊。你帮我留意个事。”
  晚间。
  张妈来到宋亦颜的房间拖地。
  宋亦颜站在落地镜前,欣赏着最近刚买的连衣裙,“张妈,我房间的地不是今天早上刚拖过吗?”
  “小姐,您记错了吧。”张妈笑着道:“我今天还没来过您的房间呢。”
  宋亦颜也没在意这些小事,“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张妈一边拖地,一边道:“小姐,有一件事您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宋亦颜问道。
  “这个家不止是你一个人在找宋嫣。”
  张妈说的简单,宋亦颜却听得心头一颤。
  “什么?”
  张妈看着宋亦颜,“是我亲耳听见的。”
  宋亦颜虽然有在怀疑宋家不相信自己,但亲耳听到事实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
  不。
  这不是真的。
  张妈接着道:“这件事,三少爷也知道。”
  准确的来说,就是宋博阳发现的。
  张妈知道宋亦颜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但这种事实,她必须接受。
  人总是要学会成长的。
  不等宋亦颜反应过来,张妈接着道:“刚刚大少爷的助理已经送去了一批样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宋亦颜的脸色很白。
  宋家这么做,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说完这些话,张妈就离开了宋亦颜的房间。
  宋亦颜已经完全没有欣赏衣服的心情,瘫坐在地上,身上半点力气提不起来。
  不可以。
  她不可以提前倒下去。
  她要振作起来。
  宋嫣丢了十八年,宋家人找了十八年,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被找到。
  宋亦颜努力让自己站起来。
  这边。
  张妈刚走出宋亦颜的房间,就接到侄子的来电。
  “姑姑,您就放心吧!我给您打听过了,宋家这次送过来的样品都是右边胳膊上没有胎记的孩子。”
  没有胎记。
  听到这句话,张妈的脸色也有些白。
  没人比她更清楚,为什么这么多年,宋家人一直找不到真正的宋嫣。
  因为他们一直把目标放在了胎记上。
  殊不知。
  胎记是可以转变成伤疤的。
  张妈立即道:“小西,你帮我看着那边,有什么问题,你立即给我打电话。”
  “好的。”
  挂了电话后,张妈一直心神不宁的。
  好在,小西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复。
  这批亲子鉴定报告中,也全都是亲子关系不成立的。
  张妈松了口气。
  看来。
  是时候把这个秘密告诉给宋亦颜了。
  张妈眯了眯眼睛。
  **
  另一边。
  江城。
  谁都没想到宋婳居然在小提琴比赛上得了第一名。
  毕竟,宋婳不过是个从乡下来的小村姑而已。
  就连宋大龙和周蕾都没想到,宋婳会得这个第一。
  周蕾皱着眉道:“咱们宝仪心地善良,处处都为那个小野种着想,这次肯定是宝仪让着她的。要不然,就凭她?她也想得第一?说不定,就连那个小野种琴技都是宝仪教的!”
  宋大龙点点头,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毕竟,宋婳之前一直生活在乡下,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小提琴这么高雅的乐器。
  乡下的放牛娃最擅长的是什么?
  当然是吹笛子!
  乐理都是相通的,如果宋婳吹笛子很好听的话,那么她经过宋宝仪的指点后,会拉小提琴也很正常。
  周蕾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我早就说了,着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这不,现在就吃亏了!”
  那第一明明就是宋宝仪的。
  现在可倒好,白白让给那个小野种了。
  宋宝仪努力的保持着嘴角的微笑,尽量不让自己失态,毕竟今天闲庭先生很有可能就在现场。
  不过相比之前,她现在已经不希望闲庭先生在现场了。
  她想在更好状态下和闲庭先生相遇。
  宋宝仪一步步的往观众席这边走着。
  “爸妈。”
  “宝仪。”周蕾站起来,面带责怪,“你怎么能把第一让给那个小,你姐姐呢?”
  不等宋宝怡说话,周蕾接着问道:“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教你姐姐小提琴的?”
  在私下里可以称呼宋婳为小野种。
  但现在不行。
  毕竟这里还有很多其他人呢。
  宋宝仪楞了下
  不等宋宝仪反应过来,周围立即有人道:“原来宋婳的小提琴是宋小姐教的!”
  “我说宋小姐今天怎么没得第一,原来是故意在让着那个小村姑啊!”
  “宋小姐也太善良了吧。”
  宋宝仪本就有江城第一才女的名声在,而宋婳不过是从乡下来的小村姑而已。
  没关系,没人脉,没粉丝......
  宋宝仪正愁着找不到台阶下去,立即顺着这番话道:“我毕竟是妹妹,让着姐姐也是应该的。而且,姐姐确实比我优秀。”
  很快,事情就演变成是宋宝仪让着宋婳,如若不然,宋婳绝对达不到这个水平。
  苏时越也得知了这件事。
  觉得宋宝仪很伟大。
  几乎很少有妹妹能做到这样。
  晚上。
  苏时越请宋宝仪吃饭,顺便问到这件事。
  宋宝仪笑着道:“其实比赛的名词不重要,重在参与。只要是姐姐喜欢的,我都愿意让给姐姐。”
  这话说得非常漂亮,将一个好妹妹的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
  苏时越听得很是震撼,甚至开始替宋宝仪打抱不平。
  妹妹是个好妹妹,可惜没能遇到个好姐姐。
  吃完饭。
  苏时越送宋宝仪回去。
  待苏时越回到苏家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半。
  苏老太太坐在沙发上等他,“最近又加班?”
  “在外面吃了个饭。”苏时越道。
  听到这句话,苏老太太隐隐觉得不对劲,“和谁?”
  “您也认识。”
  苏老太太眯着眼睛,“宋宝仪?”
  “是她。”苏时越点点头。
  听到对方是宋宝仪,苏老太太非常不满,“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宋宝仪很明显实在钓鱼呢,偏偏就有这种傻鱼要上钩。
  苏老太太直叹气。
  苏时越接着道:“奶奶,您真的误会宝仪了。”
  苏时越还顺便把比赛的事情跟苏老太太说了下。
  这个世界上会有第二个妹妹能做到这样吗?
  “放屁!她在放屁!”宋老太太听到这番话,非常激动,“婳婳那么厉害,需要她让?这种鬼话你也信,你长脑子了吗?”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_^
  明天见鸭^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