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 017:居然碰上了行家!

017:居然碰上了行家!


  北桥高中是宋宝仪当年都没能进去的高中,宋婳凭什么进去?
  小野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要不您去下面问问奶奶她是怎么教的?”宋婳就这么看着周蕾,秀眉微挑。
  明明是一句让人恨得牙根痒痒的话,偏偏,她是笑着说出来的,笑靥如花,让人移不开眼。
  周蕾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就这么狠狠瞪着宋婳,几乎喘不过气来。
  宋宝仪美眸微眯,在这个时候开口,“姐,北桥确实是唯一一个可以跟国际学校对比的高中,但是北桥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要不这样,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叶老师办公室,到时候你不用说话,我来给叶老师道歉就行,你要是真想转正,我再给你想想办法。”
  其实宋宝仪很清楚宋婳为什么执着于北桥高中。
  因为宋婳想高她一等。
  宋婳惹恼了叶老师,自然没脸再回国际学校,要想找回颜面,宋婳就只能想办法去北桥。
  可宋婳也不照照镜子,就凭她有什么资格去北桥?
  痴人说梦。
  宋婳懒得再说,看了眼蹲在门口的猫儿,“我先回房了。”
  “等一下!”
  宋大龙突然开口。
  宋婳红唇轻启,“说。”
  很简单的一个字,却染着股莫名的气势。
  看着这样的宋婳,宋大龙不知怎地突然就有些心慌,色厉内荏,“宋家大小姐永远都只有宝仪一个,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一个养女而已,还真想顺着杆子爬上天?
  “学校的事情,你要么跟宝仪一起去给老师道歉,要么自己想办法!别妄想以宝仪的名义或者我们宋家的名义进北桥高中!”
  他可不会为了一个小野种去动用人际关系!
  宋婳没说话,微微弯腰抱起门口的猫儿,就这么地离开了书房。
  宋大龙看着宋婳的背影,同样被气得不轻。
  “爸,您别生气。”宋宝仪轻声安慰,“其实姐姐就是心里不平衡而已,您和妈多担待着点。”
  “不平衡?她有什么可不平衡的?”周蕾怒不可遏,“如果不是我们的话,她到现在还只是个没人要的小野种!”
  周蕾平复了下心情,接着道:“明天中午孙阿姨邀请我去参加茶话会,宝仪,你准备下,跟我一起去。”
  贵妇圈子里经常有各种茶话会。
  这些贵妇们凑在一起,一来是为了巩固人际关系,拓展人脉。
  二来也是为了打消时间,参茶话会的时候,顺便炫耀下老公,炫耀下儿女。
  周蕾最乐意带宋宝仪一起去参加茶话会,毕竟宋宝仪是江城第一才女。
  “带姐姐一起去吧。”宋宝仪道。
  “带她一起去做什么?”周蕾眼底满是嫌弃,“丢人现眼吗?”
  她丢的起这个人,宋家和宋宝仪也丢不起这个人。
  宋宝仪看向周蕾,“姐姐刚回来,总得带她出去见见世面。”
  “宝仪说的对,也该带她出去见见世面了!”宋大龙接话。
  宋婳毕竟是要跟郁廷之订婚的对象,必须要让更多人知道宋婳的存在。
  “那行。”周蕾点点头。
  语落,周蕾好像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宝仪啊,吴老先生最近回来没?”
  “还没,不过应该就在这几天。”宋宝仪回答。
  周蕾道:“听说这次的茶话会云家那位也会去。”
  “您是说云小姐?”宋宝仪问道。
  周蕾点点头,“自从云小姐三年前出了意外之后,就四处求医可惜都没什么效果,你要是能把她的脸治好,那咱们家在江城的位置就可以更加稳固了。”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
  云家这可大树谁都想高攀,可惜,谁都高攀不上。
  唯一能高攀上云家的捷径就是把云家唯一的继承人的脸治好。
  宋宝仪颇有医学天赋,还拜了号称扁鹊后人的吴神医为师,小小年纪在医学界就有了一番成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是让吴老医生欣慰不已。
  闻言,宋宝仪问道:“听说云小姐是烧伤是吗?”
  “嗯。”周蕾点点头,“我打听过了,是烧伤。”
  宋宝仪笑着道:“既然是烧伤您就不用担心了。”
  她主攻的便是容貌修复,烧伤烫伤,医术甚至比吴老医生还要好,有把握能让云小姐重获新生!
  ......
  楼上。
  宋婳给猫泡了点羊奶粉,然后便打开手机查看基金。
  不过两天时间而已,原本只有125块钱的基金,现在已经涨到了1500。
  不过宋婳却没打算继续留着,而是点击出售,这个基金看似赚钱,其实不然,猛涨十倍已经是巅峰期,再不出售的话就会赔得底朝天。
  而后,宋婳又从余额里取出1000块钱分别又买了三份基金。
  做好这些,宋婳拿起桌子上的鸭舌帽,扣在头上,黑色的帽檐遮住了眉眼,只能看到绯红色的唇瓣。
  来到楼下,佣人们皆是对宋婳投来异样的目光。
  在他们眼中,宋婳不过是乡下来的小村姑而已。
  就算来到宋家,也改不了身上那股子穷酸的小家子气,佣人们从未将她当成过宋家大小姐。
  宋婳并未在意这些人的眼神。
  出了宋家别墅后,宋婳扫了一辆共享单车。
  单手骑车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酷。
  半个小时后,便到了目的地--
  华夏第一药材市场。
  占地三十多公顷。
  原主的底子不好,体弱多病,跟林妹妹一个级别的。
  好在宋婳有中医底子,略懂岐黄之术,原主的身体在其他医生看来可能会有些麻烦,但是在宋婳手里,就是一副中药的事情。
  宋婳将车停好,抱着小奶猫,来到一家药铺,“老板,麻烦给我两克藏红花,两克通草、两克五味子......”“好的,稍等。”
  不多时,老板便将药材打包好,“小姑娘,一共三百二。”
  宋婳接过药材,低眉看了眼神色不动,“谢谢,我不要了。”
  “不要?”老板一听这话气得不行,横眉怒目的,“我都打包好了,你跟我说不要!耍着我玩是不是?”
  药店老板五大三粗的,这副凶巴巴的样子如果换成旁人的话,肯定被吓傻了。
  可宋婳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云淡风轻的,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要,老板您心里没点数?”
  “小姑娘,我看你长得漂漂亮亮的,怎么做出来的事情这么恶心人呢!药材都给你称好了,你说不要就不要!这不是在耽误我时间吗?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
  因为老板的声音太大,惹来不少路过人来围观。
  老板一看这么多人,更来劲了,扯着嗓门道:“大家快来看啊!小姑娘长得蛮漂亮,心肠咋这么黑呢!我辛辛苦苦给她配的药,她说不要就不要!”
  闻言,围观的人纷纷指责宋婳。
  “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样啊!”
  “肯定是家里的大人没教好!”
  “......”
  宋婳依旧是一副神色淡淡的样子,清隽的脸上没有半丝惊慌,不紧不慢地打开药材包,“我要的是藏红花两克,你给我的是什么?嗯?”
  闻言,老板的心里咯噔一下。
  不!
  不可能!
  眼前这个小姑娘才几岁?她能分得清什么是真正的藏红花?
  多半是在装模作样!
  “不是藏红花是什么?”老板色厉内荏,“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
  “藏红花的花头呈喇叭状,一边有裂缝,另一边呈现细细的锯齿。红花虽然类似藏红花,却没有这些特征。你拿红花冒充藏红花,心黑不黑?”
  宋婳语调淡淡,却在人群中引起一阵唏嘘声。
  藏红花非常珍贵一百多一克,红花一百块钱买一斤!
  老板也太心黑了!
  “你这个小姑娘胡咧咧什么呢!不买就算了!”老板看着议论纷纷的人群,非常心虚,他本以为小姑娘好骗,哪成想今天居然碰上了行家,伸手就要把药材包拿走。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跪求五星评价票~
  明天见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