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七部 第二十四章(总第三百O二章)、生死未卜

第七部 第二十四章(总第三百O二章)、生死未卜


  第七部
  第二十四章(总第三百O二章)、生死未卜
  “啊!”听闻三名为天子吸吮伤口的靖勇军将士都中毒身亡,众人大惊,内心一沉,更为天子伤势担忧。
  马宇闻讯深感悲痛,含泪道:“为救天子,也是为了大汉,为了万民,童森、郭宁、牛娃舍生取义,是靖勇军的英雄,也是靖勇军的光荣,他们的死重于龙门山。我们要隆重祭奠我们的英雄。”
  伏完、杨彪、董承纷纷道:“我们也要参加祭奠。”
  马宇擦去眼泪对李鼓道:“追认童森、郭宁、牛娃三人为靖勇军特级英雄,三人追授将军称号,童森谥号忠勇,郭宁谥号义勇,牛娃谥号为刚勇。”
  董承道:“童森、郭宁、牛娃三位是为救天子而英勇取义,朝廷也要有所表示,待我们商议后再告知。还有谭蕞、吴子兰两位大臣、聂环将军等将领阵亡。”
  李鼓含泪报告道:“童森昏迷醒来后,说了一个细节。当时童森赞刺客‘好身手’,挥刀劈下去的时候,对方应了一句‘来得好’,绝对是标准的南方口音。说完之后就陷入了昏迷之中,再也没有醒来。”
  “江南口音,这么说,是曹丕或者是刘备派来的刺客?”杨彪惊道。
  伏完恨道:“亦或是他们联合派来的刺客,也有可能。”
  杨彪道:“曹丕已经归降朝廷了,可以肯定是刘备干的。”
  “德远啊,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讨伐江南,将刘备割据势力早日清除干净,到时候告诉我一声,我也参加。”董承怒道。
  马宇点头道:“关于天子的伤势,所有人都要严加保密,千万不要往外泄露,这可是关系到天下安危的大事。”
  “我立即命人传令下去。”杨彪答应道。
  伏完刚要和马宇说什么,这时小太监魏翔从勤政殿出来,极为热情的和马宇招呼,又亲热的把马宇拉倒一边窃窃私语,马宇只是点了点头,但没说话,魏翔又匆匆的回勤政殿去了。
  这时,从勤政殿出来了七八名御医,随后张仲景边擦汗边和一名御医边走边说着什么,从勤政殿走了出来。付完、马宇等人迎上前去,低声询问道:“天子如何?好些了吧?”
  和张仲景一起走出来的路御医是御医负责人,对伏完道:“伏太傅,幸亏张仲景先生来了,在张仲景先生的全力协助下,总算保住了天子的性命。目前经过救治,天子暂无生命之忧了,但仍然昏迷不醒,我们安排了每次三名御医看护,然后两个时辰后御医依次轮换。”
  “多谢张仲景先生。多谢张仲景先生。”众人纷纷执礼。
  张仲景也连忙回礼,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脸上依然还是有些凝重。
  “路御医,天子虽然还在昏迷之中,待明日醒来就无大碍了吧?”伏完松了一口气道。
  “恕我等庸医无能,恐怕天子昏迷再也醒不过来了。”路御医低首回道。
  “什么?”
  “你说什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众人纷纷惊道。
  “天子中毒很深,且是一种罕见的毒,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毒。根据现在的情况,命虽然是保住了,但天子可能会长期陷入昏迷之中。”
  众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立在那里不知所措,谁都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半响,伏完咧了咧嘴,要哭但又忍住了未哭出来,双手捂着脸走到一边,最后还是忍住了没哭出来。
  杨彪怒道:“德远,我不管刺客是不是刘备派来的,我只想知道咱们能不能现在就开始讨伐江南,讨伐刘备?”
  “杨太尉,天子伤势如此严重,我心里也很难过,但是要讨伐刘备,一定要做好准备才行。今天在这里也没有外人,实不相瞒,在结束讨伐曹丕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了。当然,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要等待讨伐的时机。”马宇沉声道。
  “德远,到时候我们都参加,我豁出我这把老骨头了。”伏完道。
  马宇点点头道:“伏太傅,这些御医最好都不要出宫,要安排好他们的吃住,时时刻刻都守在这里,保证天子的病情稳定。”马宇又问张仲景道:“现在天子是在昏迷中,可以喂东西吗?”
  “天子还能吞咽,喂药都能喂下去。”张仲景道。
  “那就可以给天子喂流食,保证天子的饮食。”
  伏完道;“什么是流食?”
  马宇详细解释了什么是流食,喂的时候注意事项,最后道:“御医昼夜轮番在此陪护天子,要定时给天子翻身,还要擦洗身体,要注意保温。”
  “说的是。”伏完道:“急的我们几个方寸大乱,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我去安排。”
  。。。。。
  董承告辞去见董贵人,只有杨彪送马宇出宫。杨彪见左右没人,把马宇拉到前后无人的地方,低声道:“德远,咱们也相交多年了,彼此都很了解,我这人直性子,有啥说啥,从不掖着藏着。老夫斗胆说句冒犯的话,天子若长期这样昏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生死未卜,很是难办。关键是天子也没留个话就这样昏迷了,且三个皇子都还小,最大的才四岁,德远你是怎么想的,有什么打算啊?”
  “宇愿听太尉教诲。”马宇恭敬的应道。
  “我知道你自起兵以来,虽然连年讨伐,但确是事事为百姓考虑,处处为大汉着想,现在的大汉征服四夷,国富民安,已经达到并超过了以往所有的盛世。犬子德祖也经常说他有幸追随德远,是遇到了真正的明主,他在你手下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实不相瞒,我原本是非常恨你的,因为你把持朝政,不将朝政还于天子,所以我多次为天子出谋策划如何夺回朝政,只是没有形成实际行动罢了。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独自思考了很多天下的问题,又详细回忆了自中平元年以来发生的事情。从何进、宦官把持朝政开始,如走马灯一般,陆陆续续换了那么多人,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些人把持朝政都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自己的财富,为了自己的权利,因而害天下,穷天下,惟有德远你是利天下,生天下,安天下,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
  杨彪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各朝各代,有兴有衰,自古已然。我闻古人言: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阴阳之和,不长一类;甘露时雨,不私一物;万民之主,不阿一人。古人又言: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古人又言:故利天下者,天下启之;害天下者,天下闭之;生天下者,天下德之;杀天下者,天下贼之;彻天下者,天下通之;穷天下者,天下仇之;安天下者,天下持之;危天下者,天下灾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惟有道者处之。古人又言,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最后杨彪拉着马宇的手道:“说句大不敬的话,传国玉玺被德远所得,难道不是天意吗?老夫肺腑之言,还请德远三思。”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